《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章 猖奴

“有些古怪!这二人的气息,好像是本王前不久发现的那群人族修士中的两个。那些家伙还真是没用,竟连这么点事都无法办好。”一名夜叉脸上异色一闪地开口了。

此夜叉竟是先前那位一击斩开巨山名叫“梦祥”的夜叉首领,不知怎么竟出现在此地了。

“不死王,附近地下有一片灵磁石脉,这二人有本事不受影响地从地下遁走,这倒无法怪罪你那群手下的。”另一名夜叉却嘿嘿一笑地说道,一眼就看出了韩立和肖姓女子逃出生天的根本缘由。

“哼,这也不是让这二人逃掉的理由,回去后本王自会好好处罚他们。你二人能逃到这里,也算有些本事,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第一位夜叉王冷哼一声,单手一抬,顿时一片血红之光浮现而出,打算马上出手灭杀眼前两人的样子。

韩立和肖姓女子脸色大变。

一个背后风雷翅响起,蓦然现出一只五色凤影和一只目若雷电的青色大鸟虚影,两者一闪后,就化为一对晶莹羽翅浮现在了身后。

另一人则足下五色小舟一声低吼,一个翻滚地化为一条十余丈长的五首怪蛟,五种颜色不一的头颅张牙舞爪,凶恶异常。

“不死王,且慢!这二名人族似乎不是一般人族修士。那人背后刚才显现的好像是天凤和鲲鹏的真影,另一人足下好像是真龙族变种,五色虬蛟的一缕精魄。有些意思啊!”另一名夜叉一见刚才韩立和肖姓女子催使的神通,却双目一亮,忽然开口喝住了先前的同伴。

“转轮王,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想让本王放他们走吗?还有在下可不喜欢别人直称尊号,阁下还是叫在下姓名吧!”第一名夜叉眉头一皱,虽然依言将手中的血光散去,但是却一扭首,面现不满之色。

“哈哈,这倒是本王的疏忽。梦祥大人,刚才你我不是还在为那件事情争执不下吗?不如就利用这二人打个赌如何?”被称呼“转轮王”的夜叉哈哈一笑,竟然真对同伴改变了称呼,直呼起姓名来。

“打赌,什么赌?”名叫“梦祥”的夜叉神色一动,似乎猜到了对方的几分用意。

“很简单。我二人就以刚才争执之事为赌注,分别出手诛杀这二人,谁先得手,就算谁赢得赌注如何?”转轮王大嘴一咧,露出了狰狞之色。

“哼,区区两名化神修士,我们一出手他们就一命呜呼了,如何分得出什么胜负?”不死王冷漠异常地说道。

“这两人都不是普通的化神修士,况且我二人自然不能亲自出手。不如各自派出自身的一个猖奴动手如何?如此一来,想来这两名人族也能应付一下,足够你我分出胜负了。”转轮王却胸有成竹地说道。

“猖奴……好,就以你之言!难道我还会怕输给你不成?”不死王脸色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似乎觉得此赌约没有什么问题,终于凝重地答应了下来。

“哈哈,很好。你二人也听到了我们之言了,不要说我二人以大欺小了。给你们一次活命的机会,让你们先走出千里之外,我二人才会出动猖奴追杀你们。但要注意一点,你二人别想着分开而走。你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只要一超过百里之外,就休怪我二人亲自出手了。”转轮王大笑地点着头,然后一转首,冲韩立二人森然道。

“千里?”韩立单手抚摸了一下背后几乎透明的羽翅,神色镇定了下来。

“不错!当然若是一炷香的时间到了,你们没有遁出千里之外,我同样也会派出猖奴的,别妄想什么侥幸。”转轮王淡淡地说道,但话语的内容冷酷异常。

韩立眼角抽搐了一下,头颅一偏地瞅了一眼附近的肖姓女子。此女冲其勉强一笑,脸上血色倒也恢复了稍许,但配合其娇小的身形,显得越发楚楚柔弱了。

“好,肖道友,我们走!”韩立沉默了片刻,忽然背后双翅一动,就骤然间化为一道虚影在原地消失不见,而下一刻,人却诡异地横跨近百丈距离,直接从虚空中无声无息地闪出,出现在了肖姓女子身旁处,竟然同样落在了那条五首巨蛟的身体上。

韩立这一手出神入化的瞬移神通,二夜叉互望一眼后,目中讶色一闪,但随即就若无其事起来。

肖姓女子先是一惊,但马上又露出一丝喜色来。

既然二人被指明要一起逃生,自然韩立的神通越大,他们的生机也就更多一分。

当即此女也不用韩立开口,玉足一踩足下的五首怪蛟。

此蛟五颗头颅一摆,立刻化为五色霞光将二人身形一包裹,直奔远处激射而去,速度也是同样地惊人。几个闪动后,就在天边处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两只夜叉王真的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一下,只是冷漠地盯着二人遁走而去,似乎对那所谓的“猖奴”都信心十足。

以肖姓女子驱使的五色霞光遁速,千余里的路程根本用不了一时半刻,就可瞬间就到的。

但既然两名夜叉王给了一炷香的时间,此女在刚一飞出百余里后,自然立刻就将遁速降了下来,然后单手往腰间一拍,上面悬挂的一块雪白玉牌飞射而出,化为一层白蒙蒙光罩将二人护在了其内。

“这面日光佩是用至阳之力凝练而成,纵然是合体大成的夜叉王,也不可能单凭神念就无声无息地侵入里面的,我们下面可以放心地交谈了。”肖姓女子飞快地解释道,但脸上愁容隐现。

“有何可交谈的?此次我们恐怕真的九死一生了。”韩立嘴角抽搐一下,露出了苦笑之色。

“道友觉得那两名夜叉王的实力大概如何?”肖姓女子却目光闪动了几下,面露一丝犹豫地问道。

“怎样?起码也和我们人族合体期修士相当,虽然我无法探查它们的具体实力,但我也曾经见过木族的银阶木灵,但是给我的感觉还远没有眼前这两名夜叉强大。这两名夜叉恐怕在夜叉王中也不是一般的存在。”韩立仔细斟酌地回道。

“道友的意思是说,它们可能是大夜叉王?”肖姓女子一惊地失声起来。

“纵然不是,恐怕也是仅次于的存在。”韩立没有十分肯定地答道。但就是这样,肖姓女子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肖道友可知道对方口中的猖奴是什么存在?对方好像信心十足的样子。”韩立突然这般问道。

“这个小妹倒真从师门长辈那里听说过一些。听说是夜叉族中王级存在都会豢养的一种半鬼半妖的东西,平常是以夜叉王自身的精血喂食,故而会随着夜叉王的实力增高而增强。而根据品种不同,大约会有夜叉王本身的十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不等的神通,端是厉害异常的。所以若这两名夜叉真是大夜叉王,哪怕是最次的那种猖奴,我们也根本不敌的。”肖姓女子贝齿微咬起来。

韩立听了,神色也阴晴不定了。

“事到如今,我二人最好将自己的大概神通和实力稍微互相交代一下的好,这也方便我们联手应敌。”肖姓女子低声地说道。

“怎么,肖仙子真打算硬拼这些猖奴?”韩立眉头一皱,反问了一句。

“不击退它们,我们怎逃得性命?”肖姓女子闻言一怔。

“道友不会当那两只夜叉王是摆设吧?若是那猖奴击杀我们还好说,若是反被我们击败,你以为他们真不会亲自出手?他们好像从头至尾都没有对我们许诺过,只要击败猖奴就饶我们性命吧?”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后,阴霾异常地说道。

肖姓女子一听这话,脸色蓦然又是一变,显然她并非没有想到此事,但只是下意识地不愿多想而已。

“那道友可有何良策?”肖姓女子明眸晶亮地盯着韩立,凝重地反问了一句。

“没有,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见机行事了。但若是猖奴真像你所说的那般可怕,我们连眼前的这一关都无法应付。就算不交手,只是夺路而逃,但又如何能逃过那两名夜叉王的锁定?除非我们突然修为暴涨无数倍,也进阶合体期才有那么一丝可能。或者马上能在附近发现一座传送阵,一传送到数万里之外,这才能逃之夭夭。”韩立抿了抿嘴唇,沉声地回道。

听到韩立之言,肖姓女子脸上一丝古怪一闪即逝,但却没有说什么。

“不过,肖道友所说互通神通,好联手应敌的建议,倒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最起码可以多保住小命一会儿。”韩立叹了一口气,又喃喃地说道。

肖姓女子闻言,同样只能无奈地一笑,随即开口开始介绍自己的功法和所修的神通宝物了……

一盏茶的工夫后,韩立二人尽管压低了遁速,但仍然遁出了千里之外了。

就在这时,遥遥的远处,传来了两声仿佛狼嚎般的凄厉叫声,声音尖利无比,直冲九霄之外。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