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玄涡兽

见此情形,祝姓青年和美艳女子都露出了满意之色,四周群修也大为高兴。

虽然以他们修为,对付这区区一群黑血蚁原本就是杀鸡用牛刀,但是如此顺利的就完成此行的第一步,自然是一个不错的预兆了。

祝姓青年抬手冲香炉一招,炉中碧绿檀香丝毫征兆没有的熄灭了,化为一团黄光的落到了其手中,再一翻转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但马上霞光又是一闪,取而代之的现出一套银灿灿小旗。

每一杆只有数寸长短,上面铅印着许多紫色符文和一些雷电花纹,给人一种神秘异常的感觉!

“现在黑血蚁的威胁已经没有了,下面我等就要进入山中的真蟾兽巢穴了。这一套玄清天雷旗,几位道友过来一人领上一杆吧。”银发青年目光冲修士中的几人一扫,缓缓的说道。

当即这几人互望一眼后,立刻飞身上前,一人从他手中取走了一杆小旗,其中赫然有那柳姓老者。

“好了,除了赵道友和旬道友留在外面,警戒一下外,其余人都跟我夫妇走吧。”青年冲一名老者和一名中年人吩咐后,就和美艳女子一同化为两道惊虹直奔巨山而去。

其他人也没有迟疑,同样驱动遁光跟了过去。

只有被点名的老者和中年人互望一眼的苦笑一声,当即二人掐诀下,身形再次的隐匿而去。

其他修士已经随着祝姓青年夫妇二人,从巨山某处的一个看似天然的洞口处,进入了巨山的山腹中。

一盏茶工夫后,韩立等人均出现在一个潮湿阴暗的地下通道中。

通道中到处都是倒悬的钟乳岩,四壁挂满了水珠,地下奇滑无比,长有一些寸许高的无名青苔。整个通道蜿蜒崎岖,不停的向地下斜着延伸下去。

好在这天然形成的通道,总算够宽大,让在离地数尺缓缓飞行的众人,不至于真的徒步前进了。

韩立不停的四下打量着,偶尔有一些大得出奇的毒虫从某些缝隙中飞向他时,都被其手指弹射出的一根根红丝,随手洞穿,直接化为了灰烬。

在其旁边,赫然是那名肖仙子。

此女同样一脸的谨慎之色,浑身有一层忽隐忽现的白色光罩,无论什么样的毒虫扑到其上,立刻化为一团团晶莹冰块,掉落地上。

不光是韩立和此女,其余修士也施展各种小手段,同样击杀着敢靠近身前的任何毒虫。

这些虫子别看不起眼,但是谁也不敢真让它们中的哪个咬上一口。

毕竟蛮荒界古怪东西多不胜数,即使看似没有气候的普通毒虫,也可能让一名高阶修士立刻毒毙身亡的。

这种事情,以前也并非没有发生过的。

众修一路向下很快,并且队伍中开口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最后整支队伍都变得安静起来了。除了“噗噗”不断被灭杀的毒虫外,再无任何声响了。

通道中倒也不算太阴暗,四壁不时有一些不知名石头散发着淡淡莹光,似乎和人族修士常用的月光石颇为的相似。

如此一来,倒是方便了韩立等人的前进了。

再向下走了一会儿后,韩立蓦然神色一动,向队伍前方大有深意的望了一眼,似乎发现了什么。

与此同时,走在最前边的银发青年也眉头一皱,突然和美艳女子身形一停。

接着韩立等人耳中马上响起了祝姓青年的传音声。

“大家小心一些,我感应到前边出现两只虫兽,接近化神的气息,正好挡住了我们去路。附近还可能有其他虫兽,我不便放出太多神念去查看。必须先有人过去,亲眼确认下是何虫兽再说。小心一些,先别动手!”

所有人一怔,但马上就有一人站了出来,开口说道:“让在下去看看吧,在下别的神通没有,在遁术上还有几分自信的。就不知祝前辈是否信的过在下了。”

“呵呵,原来是游兄,道友的风遁术神妙万分,祝某正求之不得的。”银发青年一看清楚那人,顿时满脸是笑。

此人却是在出发前,在冰殿上发问过的那名斗笠老翁。

老翁闻言嘿嘿一笑,身旁顿时一股轻风吹过,人就踪影全无起来了。

果然是那神妙异常的风遁之术。

其他人则停在原地静候了起来,不少人对前边突然出现的挡路虫兽,都暗自大感兴趣起来。

只是一顿饭工夫,老翁身形又在轻风中现形而出,位置正是其原先消失之处。要不是所有修士凝神注视下,几乎都以为老者根本未曾离开过一般。

而老翁一等全部身形都出现后,当即冲祝姓青年夫妇一躬身,说道:“游某已经查过了,前边是两只玄涡兽,恐怕要有些麻烦的。”

“玄涡兽!”一听这话,通道中的修士又一阵的骚动。

不少人脸上都显出了意外之色,即使祝姓青年也不禁眉头一皱。

韩立则脑中立刻浮现了玄涡兽的相关资料。

玄涡兽也是一种虫兽,此兽倒并不是太可怕,但是出现在此地,却大为的麻烦。

因为此兽别的能力没有,但偏偏天生精通水、雷两种遁术,并且还胆小如鼠,稍有个风吹草动就会逃之夭夭的。更无奈的是,此虫兽还有个名字叫‘鼓鸣兽’,会在发现敌人的时候,身躯发出类似巨鼓的怪鸣声。声音之大,几乎可以洞穿出数百里之遥。

故而人妖两族的一些大宗门和大神通者,干脆驯化了此兽,专门放在一些要害之地,担当警戒之用的。

若不能做到一击必杀,肯定就会惊动整座巨山中的其他虫兽,到时会出现什么事情,只有天知道了。

“这倒真有些棘手了!我虽是炼虚修士,但是所修神通并不擅长隐匿之术的。玄涡兽无论嗅觉和神念可都不弱的。在下夫人倒是遁术不弱,有把握解决其中一只。另一只的话,还得需要另一位道友出手解决才可的。”祝姓青年思量了好一会儿,才冲众人说道,最后目光又落到了游姓老翁身上。

“在下肯定不行的。以老夫风遁术接近它们没有问题的,但玄涡兽皮糙肉厚,在下修炼的神通可做不到一击必杀,会误了大事的。”老翁连连的摆手。

银发青年见此,苦笑一声,又望向其余几名化神后期修士。

这几人也眉头皱起,全都没有多少把握的样子。这等关系到整个计划的事情,若没有十足信心,谁敢轻易应承下来。而同时精通遁术和一击必杀神通,也的确有些强人所难的。

祝姓青年见此,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谋划数年的事情,竟会因为区区一只虫兽而功败垂成?

“难道不能施展土遁术从一旁绕过去吗?”一名修士有些不明的问道。

“能绕过去的话,在下还会如此头痛吗,此山不知何处有一个巨大的灵磁石脉,一遁入山石中,所有身具灵力存在都会被其强行禁制吸走的。但只要不施展土遁术,却也无大碍的。”

“灵磁石脉!”不少人听到此言,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大变起来。

那发问之人更是脸色难看异常起来了。

一时间更无人敢轻易开口了!

“祝前辈,若是在下能解决了另外一只,是不是真蟾血到时会多分在下一份的。”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忽然从修士中传出来。

说话的人,赫然是站在队伍尾部的韩立,一旁的清秀女子闻言,则有些愕然了。

“怎么,韩道友有把握解决此兽?若是真能够做到的话,多分道友一份真蟾灵血,倒不是不行。但若是失败的话……”祝姓青年一见是韩立也大感意外,有些迟疑的回道。

显然他还是不看好韩立这么一位化神中期修士的。

“嘿嘿,前辈放心。若是在下失手了,有何损失,在下负责赔偿就是了。”韩立淡淡一笑。

“韩道友看来真的很有把握了。好,另一只虫兽就交给道友了。”祝姓青年倒也果断异常,只是略沉吟一会儿,竟真的点头答应了。

倒是其他修士一阵的窃窃私语,神色各异的打量韩立不停,有些人甚至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怀疑之色。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游道友,你隐匿过去,在一旁辅助下韩道友吧!”祝姓青年话音一转,又这般冲那斗笠老翁说道。

“行,这个可以交给老夫就是了。”这一次,老翁倒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于是下面,在祝姓青年嘴唇微动的冲美艳女子传音几句什么后,此女两手一掐诀,蓦然体表浮现朵朵红霞,一闪的在原地不见了。

而韩立却掏出一张紫色符箓,往身上一拍,顿时在银色符文翻滚中,同样的无影无踪了。

倒是老翁还是施展风遁术,借风遁走了。

在那老翁的带路下,韩立和美艳女子只向前飞行了一会儿工夫,就到了目的地。

在前边一大截宽阔得多的通道中,两只白白胖胖的硕大肥虫,正各自趴伏在一面石壁上,啃噬着上面的一种不知名青苔。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