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剑阵与血剑

剑阵片刻工夫就已经布置完毕,在韩立法力一催之下,顿时一股惊人灵压从四面八方冲天而起。

随即以血色巨剑为中心,直径百余丈范围的边缘处,同时浮现出无数道晶亮金丝,若隐若现之下,缓缓向中心处靠拢而去。

陇家双修见此情形,虽然不知道大庚剑阵来历,但也心中一凛。

二人互望一眼后,蓦然那名催动血书的修士,突然两手一掐诀,空中的血书蓦然接连翻动数页,从中“嗖嗖”的一下射出十道赤红魔影,冲韩立激射而来。

虽然他们不信韩立真有手段击毁血色巨剑,但也绝不想让韩立这般丝毫牵制没有的直接攻击血剑。

那些赤红魔影一个个模糊异常,身体红光闪动下,纷纷在韩立附近现形而出,但是早有准备的韩立一声冷哼,两手一搓下,在蓦然一扬。

一连串雷鸣后,十几道金色电弧出其不意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全都击在了这些赤影身上。

这些魔影大半在金光闪动中哀嚎的当场被灭,剩下的小半,也纷纷惨叫的倒射而回。

说起来,这些魔影既然是炼虚修士驱使的魔物,在对付普通修士时威力不算小的。无论刀砍剑斩,火烧水浸都丝毫不惧,可算是一般修士极难应付的存在。但却因为身带浓厚魔气,碰上韩立的辟邪神雷却一下被克制住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韩立修为大进,辟邪神雷施展出来,比起在人界的时候厉害了何止倍许。否则以这些魔影的神通,未必不能硬接韩立元婴时期的神雷一击。

韩立这一神通的展露,让争斗中的其他四人又为之一惊。

但这一次,韩立未等陇家修士再驱使什么东西,身旁的啼魂兽蓦然鼻子一哼,青色霞光一下飞卷而出,竟反袭那七只正和白袍少女争斗一团的赤发恶鬼。

这七只恶鬼纵然神通不小,但可不是那无相鬼王,被青霞一卷后,当即有三只立刻化为红色雾气,被霞光一卷而回的吞进了啼魂腹中。另外四只却见势不妙,立刻瞬移逃到了百余丈外,总算逃过了一劫。

如此一来,白袍少女一下脱身而出。

此女大喜,目光在被无数金丝围拢的血色巨剑和陇家双修那边各望了一眼,随即毫不犹豫的一催动身前盘旋的五种异宝,立刻加入了叶楚那边的战团。

原本陇家修士纵然两人联手也不过勉强围住叶楚,现在白袍少女五宝一加入其中,五种光霞一起闪动,瞬间和叶楚放出的青色灵光融合一起,一下将四周的紫色瘴气压的节节后退。

这二人一时间也顾不得韩立这边了,当即又各自再祭出一件红色小鼓和一只蓝色铁尺。

只见小鼓敲响下,立刻在瘴气中幻化出一群群赤红鬼蜂,嗡鸣之下,蜂拥而上了。而那件蓝色铁尺盘旋舞动下,则突然划开了附近的虚空,一下跳出一头仿佛巨大章鱼的八爪魔物,八只巨大触手毫不客气的抽向叶楚二女。

如此一来,陇家二修才勉强再稳住形势。

另一边啼魂兽催动神魂神光,直接追杀那四名逃掉的恶鬼。双方在附近空中追逐飞舞,倒也无法马上得手的样子。

韩立见此,这才放心的继续催动大庚剑阵。

没有陇家修士的打扰,他倒不信凭剑阵之力还奈何不了一件器物。

没有其他顾忌下,大庚剑阵终于显现出真正的威力,密密麻麻金丝终于靠拢到了一起,和血剑接触到了一起。

无数金丝切割在巨剑上竟发出了金属摩擦般的难听声。

血剑通体灵光狂闪,金芒血光交织一片,从剑身两侧放出一道道剑光出来,竟抵住那些金丝。但马上,血剑本身突然发出一声长鸣,就一动的冲天而走,想要冲出剑阵的样子。

不过空中,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更多的金丝。巨剑方一飞高数丈,就爆发更加刺目的光芒,被强行的反弹而回。

此宝无奈之下,只能苦苦抵挡着剑阵的威能。此剑纵然有灵宝之威,但在无人主持下,单凭自身神通无法坚持太久的。

结果片刻工夫后,血剑自身灵光在金丝潮水般的狂切之下,有些黯淡起来,并发出了哀鸣之音。

剑阵四周浮现的金丝却无穷无尽,并且剑丝越来越细,越来越亮,明显剑阵威力更胜先前了。

远处四人望见这边情形,陇家二人大惊后,连换数种秘术催动麾下恶鬼和魔头,想要阻挡韩立的行动。但是白袍少女和叶楚见此却是大喜之极,也不留后手的神通全出,死死的将对敌二人及那些鬼物魔头全都缠住。

要说将陇家双修击败灭杀,对她们有些难度,但仅仅牵扯住对手却并不是太难的。

故而陇家双修哪怕暴跳如雷,也只能先应付眼前的大敌再说。

血晶摩诃剑灵光,眼看被剑阵之力消磨的差不多了,韩立耳中突然传来了陇东强忍怒气的传音声:“韩兄,你真打算坏我好事吗?你若毁掉此剑,从此可就和我们陇家不共戴天了。你以为叶家真能庇护你多久吗?”

韩立听到这话,只是自顾自的掐诀催动剑阵,根本不加理会分毫。

“道友若是肯放在下一马,叶家给你什么条件,我可以给你翻倍的好处。”陇东口气马上一换,又有几分苦求之色的讲道。

韩立嘿嘿一笑,嘴角浮现一丝冷笑,仍然丝毫停手的意思都没有。

陇东见韩立根本不为其言语所动后,也不再传音什么了,但是剑阵中的血剑却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了,任凭那无数金丝在其上狂切不停。

当此剑上的最后一点灵光也溃散消失后,庞大剑身上终于出现一道接一道的细长痕迹。虽然每一道留下的痕迹都不太深,但如此多剑丝密密麻麻的切割下。巨剑转眼间就变得伤痕累累,仿佛随时都要被毁去的样子。

韩立见此一怔,但目光连闪几下后,蓦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的口中一声大喝,身形刹那间化为一道青虹的倒射飞出,再也顾不得主持什么剑阵了。

几乎同一时间,血剑中同时传出龙吟凤鸣之声,随即血剑在一声巨响中自行爆裂了开来。

一团炙白色骄阳浮现而出,里面无数白芒四下迸射而出。

剑阵中的金丝和这些白芒方一接触,就寸寸的碎裂开来。一个呼吸的工夫,骄阳面积就狂涨无数倍,遍布数百丈之广,连附近的陇家双修和白袍少女等战团都被波及而至,四人吓了一大跳。

好在他们离血剑位置原本较远,总算来得及神通一收,同时从附近空中瞬移逃开了。

顶阶通天灵宝自爆的威力,恐怕就是合体期修士遇见,也只能暂避三尺的。

韩立要不是机灵异常,早一步的先逃之夭夭了,被自爆威力笼罩的下场,也只能是飞灰湮灭外加魂飞魄散。

如今,他在距离白色骄阳数百丈外的地方,脸色苍白异常的凝望着自爆方向。

虽然他在逃遁途中就立刻就将众飞剑收了回来,但是仍有十几口飞剑略晚一步,被自爆波及到了一点,均都损伤到了灵性。看来他要日后重新陪炼恢复一番了。

这也是青竹蜂云剑掺杂炼晶等如此多的珍稀材料,否则普通飞剑就不是损伤灵性这般简单的事情了,就算剑毁灵散都是大有可能之事的。

不过此时的韩立,双目蓝芒闪动不已,死死凝望着前方。

对别人来说根本无法直视的骄阳,他却能看清楚几分,忽然其面色一动,背后双翅一展,化为一道清白色电弧在原地消失不见。

但是下一刻,在另一方向的虚空处,韩立身形诡异的现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虚空向下一抓。

顿时五只骨戒从五根手指上浮现而出,但一闪的又消失不见了。

从指尖处一下喷出了五股极寒之焰,随即五色光焰将下方大片地方笼罩其下。

“噗嗤”一声,一道尺许长血影竟在光焰中诡异现形而出,正是一条通体鲜红的五爪血龙,而在其口中却死死咬住残缺不全的另一只血凤。

血凤身子小半部分不翼而飞,剩下的身体也在血龙口中一动不动,仿佛早就灵性全无一般。

寒焰中的血龙,一副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模样,明显刚才借助自爆的掩护,想要趁机隐匿逃到什么地方的样子。但是它万万没有想到韩立具有明清灵目这等神通,不但一下将其身形看破,反而趁机放出五色寒焰,将其一下困在了其中。

如今身处五色寒焰中的血龙,身形一下放慢了十倍有余,一切动作都变的迟钝异常起来。

目中寒芒一闪,单手一招,顿时五色寒焰倒卷而回,一下将此血龙包裹的严严实实。

而韩立本身又一张口,一团青光包裹着虚天宝鼎飞射而出。

通宝诀一催,小鼎一下狂涨数倍,化为了数尺大小了,同时盖子自行飞射而起,无数青丝喷射而出,直奔下方的血龙席卷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