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力压黑凤

白色丝网纵然神妙不凡,但是如此多剑光斩击下,一个呼吸间就剧烈震荡起来了,光芒狂闪的马上呈现崩溃之像。

而四周的黑焰和那五色光焰只是抵挡了一下,就在光焰翻滚中一下凝滞不灵起来了,随即被滚滚的淹没其中。

五色光焰再次向少妇一卷而去。

至于少妇身前那面古镜喷出的乌光,和灰色霞光方一接触就爆发出连绵的闷响声,立刻寸寸的溃散开来。

灰色霞光一扫而至,被扫中的镜子滴溜溜一转后,立刻在灰光中黯淡无比起来,仿佛失去了灵性一般。

元磁神光再无任何阻碍的同样一喷而下了。

少妇心中骇然异常!

她纵然知道韩立神通之大非同寻常,但也万万没想到会难缠到这种地步。一交手下,她竟然根本不是对手的样子。

一咬牙,少妇再无任何迟疑的往地上一滚,身体灵光一闪下,十余丈高黑色火焰冲天而起。

火焰中一只丈许长的黑凤傲然现形而出,一声直冲九霄的凤鸣出口,双翅一展,身前立刻显出一道白蒙蒙光缝。

此鸟身形一闪,一下没入其中不见了。

如此一来,无论刚刚将丝网斩碎的密密麻麻剑光,还是四周五色光焰和高空的灰色光霞,一下全部都落空了。

“空间神通!”韩立却冷哼一声,眉宇间黑光一闪,浮现出第三颗妖目出来。

此眼珠一动,一道纤细黑丝激射而出,一闪的也凭空立刻消失了。

韩立背后双翅一动,也在一声雷鸣中不见了。但马上三十丈外的虚空中,青白色电光一闪,韩立身形浮现而出。

几乎与此同时,韩立身下数丈虚空处,蓦然传来轰隆隆的一声闷响。随即空间波动一起,那只黑凤一个跌跄的现形而出,一对凤目满是吃惊异常的神色。

“破灭法目!”从此凤口中传出了难以置信的话语声。

但未等黑凤重新稳定身形,一声冰寒刺骨的冷哼从头顶传出。

黑凤一听此声,身形蓦然巨颤,差点从空中坠落。

几乎与此同时,韩立一张口,一只青色小鼎喷了出来。

此鼎一声清鸣后,鼎盖飞射而起,无数青丝密密麻麻从鼎中喷射而出,青光大放的一罩而下。

黑凤明明知道不妙,但双翅却万斤坠身般的无法动弹分毫,在满脸惊恐中,一下被青丝捆缚个结结实实。

韩立身形一晃,就诡异的到了黑凤近在咫尺的地方,袖袍一抖,一只漆黑如墨的大手闪电般探出,五指一张,一把将黑凤脖颈死死抓住。

这时,黑凤终于从韩立失神刺的攻击下,清醒了几分,见此情况自然狂暴起来,不但身体在青丝中拼命扭动想要挣脱而出,一层黑色火焰更是在体表浮现而出,汹汹烧起。

那些青丝在黑焰中马上呈现出融化消解之状。

韩立见此,目中蓝光一闪,突然抓着黑凤脖颈的手臂和脸颊同时浮现出一层金色鳞片,五指用力一捏,一股巨力立刻涌向黑凤脖颈处。

顿时原本拼命挣扎的黑凤只觉两眼一黑,差点昏厥了过去。

而接着,韩立一声大喝,直震得附近空气一阵嗡鸣,随即背后双翅猛然一扇,单手抓着黑凤瞬间化为一颗流星往地上激射坠去。

被韩立巨力死死捏住要害的黑凤,一时间根本无法反抗挣脱分毫。

片刻后,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传来,流星狠狠砸到了地面之上,一个十余丈大的巨坑立刻塌陷出现。

而青光一闪,韩立身形浮现在了大坑上空,而在大坑中心处,黑凤软软的躺在坑底处,一动不动了。

此妖女纵然是妖禽之体,但是遭到如此重击后,还是彻底失去了知觉。

韩立冷冷望了下方的黑凤几眼,目光闪动一下后,竟然没有立刻放出剑光结果了此女的小命,只是单手虚空一抓下。

黑凤身上的白光一闪,一只储物镯离体飞出,被韩立摄到了手中。

另一只手五指一弹,数张符箓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黑凤体内,再一反手的虚空一按,空间波动一起,一座黑色小山浮现在了大坑上方,灰光闪动下,立刻狂涨数十丈之巨,往下徐徐一落。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黑色山峰将黑凤彻底镇压到了其下。

以元磁神光之众,外加自身具有的元磁神光神妙,被此山镇压结实后,黑凤神通再大也不可能自行从山下脱身了。

算是被韩立活生生的禁制在了此处。

从韩立动手,到一举制服这位修为还高其一层的黑凤族妖女,竟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

至于没有痛下杀手,倒不是韩立有什么怜花惜玉心思。而是在有他人在场的情况下,不想真和七大妖族这等庞大势力,结下不可解的生死大仇。

他可不是叶家和陇家这等人族中具有莫大势力的真灵世家,暂且将此女禁制一会儿也就可以了。

其实筱虹身为黑凤族中的嫡系妖修,身上宝物和神通自然不止刚才这一点,但是韩立出手实在太快了,神通也过于诡异难防,出其不意之下,它才如此窝囊的被轻易拿下。

否则真面对面的正常交手下,韩立不动用几种杀手锏,纵然能胜,自然还要大费一番手脚的。

“咦”的一声惊讶,从另一边的战团中清楚的传来。

韩立抬首,顿时对上了一道愕然目光。

赫然是陇家那名催动黑色画轴的中年修士,他正面带一丝讶然的望向过来,显然韩立以化神中期修为,反而几个照面的击败一名后期对手的诡异情形,已全被此人看入了眼中。

听到同伴惊讶声,另一名陇家修士也在紫色瘴气中一扫的望了过来。

见韩立静静悬浮在低空处,地面无端出现一座黑色巨峰,而筱虹的气息出现在黑峰底下,变得微弱异常的样子,此人目中也一丝意外之色闪过,但随即冷哼一声,突然单手一拍腰部一个血红色袋子,顿时皮袋中嗡鸣声一响,一团血光的腾空飞出,直奔下方的韩立而去。

陇家二人这般举动,让叶楚自然也看到了韩立的情形,大喜之下,一张口,一道青色闪电劈出,后发先至的击在了血光之上,让其一颤之下,突然化为一只巨大鬼头,一脸暴虐反身直扑此女去了。竟将原先目标忘到了一边。

韩立见此,自然不会浪费此良机,背后雷鸣声一响,身形就化为一道青白电弧的弹射而出。

接连几个闪动后,它在忽隐忽现中接近了空中的巨大血剑。

此刻,这口血晶摩诃剑仍然嗡嗡的悬浮在空中,闪动着诡异的血光,被那一层白色光幕护的严严实实。

另一名陇家修士眉头一皱,一只手掌冲韩立所立之处摇摇一拍,看似轻飘飘的,但噗嗤一声,一只晶莹闪烁的乳白色光手浮现在了韩立上空,丈许大小,闪电般的一把抓下。

此巨手尚未真正落下,一股巨风就已呼啸而至,风压之猛烈,甚至让人有一股窒息之感。

韩立眼角抽搐一下,也不见其放出任何宝物,只是身体突然金光大放,两手一握拳,冲虚空狠狠一击。

两只拳头在击出的一时间,蓦然化为黑白两色,闪动神秘的灵光。

他竟然单凭肉体之身,想要硬击炼虚修士秘术凝练而成的大手一击。

远处的陇家修士见此一喜,当即心中法诀狂催,晶莹大手立刻灵光流转,一下又涨大了三分。

“嗡”的一声仿佛钟鸣般的撞击声后,乳白色光手的泰山压顶之势竟然一震的停了下来,随即仿佛瓷器破碎的脆响声传出,光手寸寸的碎裂开来,最终化为点点灵光溃散消失了。

韩立双拳高举,身上金光闪动不定,但一副毫发未损的样子。

原本冷笑的那名陇家修士见此,顿时面色一变。

而韩立也根本没有在此发呆的意思,袖袍一挥之下,顿时两颗银珠从袖口飞出,随即一闪的化为碗口大小,滴溜溜一转直奔白色光幕激射而去。

从银团中隐隐传出了雷鸣之声,正是韩立炼制的两颗雷珠。

眼见雷珠在闪动中撞上了白色光幕,光幕前原本空荡荡之处,突然水面荡漾般的波动一起,一只漆黑鬼臂一探而出。

银团顿时击在了其上,爆裂了开来。

轰隆隆两声巨响,无数道银弧交织闪烁瞬间将方圆二十余丈的范围全都笼罩其下,白色光幕虽然未被雷珠直接击中,但也在此惊人威能下一阵急颤晃动,仿佛随时能够破裂。

两颗雷珠的一小半电弧,还是劈在了上面。

韩立双目一眯,未等远处雷电之力消失,十指冲其连弹不已。

顿时破空声大作,一道道金色剑气密密麻麻的弹射而出,直奔白色光幕狂斩而去。

以那光幕的情形,这些犀利剑气全都击中其后,定可一下将光幕硬生生破开。

一声怪吼突然从雷光中传出,随即十几道黑影一闪即逝的从中喷射而出,全都准确无误的击在了剑气上。

顿时所有剑光光芒一黯,纷纷一颤的溃散湮灭,凭空化为了乌有。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