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赤鬼

金刀一晃下,一道十余丈刀光直奔血剑一斩而去,另一件翠绿圆环则清鸣一声后,化为一道绿蒙蒙的巨大幻影,同样奔血剑套去。

“休想!”一名陇家修士见少女此举动,口中大喝,随即单手一拍腰间某只白色玉佩。

此物化为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下,幻化为一层白蒙蒙光幕将那血剑罩在了其下。

顿时刀光和幻影一击在光幕上,顿时两声巨响传出,白色光幕剧烈晃动之下,无数符文从上面漂浮而出,但竟硬生生的接下来两件宝物的一击。

少女神色微变,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抬,对那口金色短刀打出一道法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短刀光芒大放起来,再次冲着白色光幕一斩而去。

这一击看起来了轻飘飘的,似乎毫不受力,但一道奇粗无比,足有百余丈长的巨大刀光蓦然在光罩上空浮现而出,仿佛擎天之刃般的徐徐斩下。

此刃尚未真正落下,附近空气就震动不已,传出了嗡嗡的刺耳声。

任谁也看的出来,此刀光一斩落结实,任凭那白色光幕神妙万分也绝无法抵挡的。

就在这时,另外一名陇家修士一声冷哼传出,猛然一把将自己长袍撕去,顿时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身躯。

这位看似普通的半截躯体上,竟有七八个拳头大的赤红鬼头同时咬住其上身各处,并微微蠕动着不停。

此修士口中一阵尖啸出口,顿时身上的三颗鬼头一晃的松开了大口,随即一颤的全都凭空消失了。

下一刻,在白色光幕上方,三团阴气爆发而出。

漆黑如墨的黑气中,三道身高五六丈的赤发红鬼,诡异的现身而出。

三只恶鬼望了望空中的巨大刀光,突然两只一个打滚化为两口赤红长剑,被中间的恶鬼一把抓住。

随即阴气一阵旋转,纷纷没入了此鬼和两把巨剑中。

恶鬼马上发出一声惊天厉啸中,身躯一下狂涨七八倍,化为三十余丈之巨,然后举起同样放大数倍的赤红鬼剑,对准空中刀光交叉一斩。

红芒金光交织闪烁下,传出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

下落的巨大刀光,竟被十余丈长的两口巨剑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随即一颤之下,刀光就此溃散消失了。

与此相应的,下边的两口鬼剑和恶鬼持剑的两只粗大手臂却丝毫征兆没有的寸寸碎裂,化为了团团红雾却凝聚不散。

就在这时,一道幻影一个盘旋后,冲恶鬼一砸而下。

中间的赤发恶鬼见此丝毫不慌,只见身前红雾一翻滚下,再次幻化出鬼臂和两口巨剑出来,仿佛原先就安然无恙一般。

幻影一击,自然被两口巨剑轻易挡下,并一击而飞。

远处少女见此,脸色有些发白。

她一咬牙下,袖袍一抖下,黄红白三个拳头大小光团飞射而出,一个盘旋,“箫”“琴”“琵琶”三件异宝浮现并列一排。

少女十指车轮般的冲三件宝物狂点,三件宝物异光一起,三种不同颜色的光霞同时飞射而出,并在途中融合一起,化为一股三色光霞奔恶鬼席卷而去。

但是霞光飞出一段距离,霞光前又有四团阴气爆裂开来,接着四只赤发恶鬼再次浮现。

它们对准迎面而来的三色光霞同时大嘴一张,四股黑色阴气一喷而出,一下抵住了三色光霞,并僵持不下的样子。

少女一惊,正想另行施法时,头顶上却“嗖”的一声轻响,一道赤影诡异的从虚空中闪现,并双手一挥,两道粗大剑气就狠狠斩下。

那只原本停留在白色光幕上的红鬼,竟不知何时撕破空间,悄然瞬移到了其头顶处。

少女惊怒交加,身形一晃,化为一道金虹激射而去,堪堪避过了此击,同时单手一招,远处金刀和绿环顿时呼啸一声的激射而回,围着头顶恶鬼盘旋狂击起来。

而此鬼则舞动手中一对巨剑,毫不示弱的护住全身。

如此一来,白袍少女凭借五件威力奇大宝物,和七只红鬼斗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心奈何血色巨剑了。

另一边的叶楚也已经放出了十几口青黄两色的飞剑,化为漫天剑影和两名陇家修士招出来的一群披发魔首,战到了一起。

这些魔首一个个仿佛人头大小,但偏偏没有躯体,同时青面獠牙,口喷紫色魔气,将方圆百丈范围全都化为了雾腾腾的一片。

叶楚竟被卷入其中。

瘴气中魔影重重,任凭叶楚先后连换数种大威力神通,一时间却无法马上破除脱身,只能先放出护身的青光和瘴气交织碰撞不停。

此女心急下目光一扫,自然看到了白袍少女同样陷入苦战的样子,心中不禁一沉,但马上又想起来什么,螓首再朝另一方向一偏,结果看到的东西,让其一怔。

她注视之处,正是尚未出手的韩立。

此刻的他,双手倒背,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不过,这倒不是韩立不想出手,而是在其身前不远处,一名黑裙少妇正似笑非笑的望过来。

正是黑凤族的筱虹。

韩立似乎忌惮之下,并不敢冒然出手的样子。

“此事是人族之事,道友插手我们真灵世家之事,难道想自寻麻烦不成?”叶楚厉声冲少妇喝道。

“道友若想妾身不管此事也行,将手中的天凤之翎交给我就行。只要拿到此物,我立刻转身就走。”筱虹娇笑的说道。

“什么天凤之翎,我手中怎会有?”叶楚面色微变,却一口否认道。

“嘿嘿,道友忘了一件事情,派往木族卧底之人,可也有我们妖族之人的,他早就在许多年前就传回消息,说木族藏着三支天凤浴火重生用的天凤之翎。否则,道友堂堂一名炼虚级修士,又怎会亲自潜伏木族如此多年的,现在连这位叶少主亲自出马接应,天凤之翎应该到手了吧。”少妇悠悠的说道。

听到筱虹此语,叶楚和白袍少女沉默不语了。

少妇一声冷笑,再次将目光落到韩立身上。

“韩兄,我知道你神通非凡,但若想战胜我也不是易事吧!不如我们就这样等下去,让其他人先分出胜负如何?”此女竟如此的说道。

韩立自然也早将其他二女争斗的情形,早就看进了眼中,默然了一会儿后,却忽然笑了起来:“在下也实在不想和道友争斗什么,但是若是真等那位龙少主融合真灵之血出来,在下就要生死两难了。看在一同到此的情分上,韩某只问道友一句话,让还是不让?”

“恕难从命!”筱虹面色一沉,声音蓦然一寒。

“好!”韩立猛然一步迈出,身形一模糊后,竟不知怎么一下就踏出了二十余丈之远,瞬间离少妇就不过数丈远而已了,单手一抬,一根手指就不带丝毫火气的一划而过。

金光一闪,一道金丝就到了少妇面前,要将其一斩而开。

这一下攻击,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却是韩立依仗强横肉体,将罗烟步和疾风九变的身法发挥到了极致的结果。

即使少妇是一名妖修,但韩立这般鬼魅般的行动和出其不意的攻击,仍然让她吓了一大跳。

剑气所化金丝之快让其根本来不及做任何闪避和防御,其大急之下,只能猛然一张口,一团黑火喷出口外去。

“砰”的一声闷响,黑焰一分而开,剑气不由得一滞。

有了这一丝喘息之机后,少妇身形一动,金丝闪过后,斩下了此女一小片裙角,而她已经倒射出了七八丈远去。

当少妇重新站稳身形后,再望向韩立的目光,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时韩立将剑光一收,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摸头颅,灰蒙蒙的元磁神光冲天而起,在神念一动下,直奔少妇一卷而去。

同时他袖中一只手掌悄无声息的虚空一按,顿时五颗白骨骷髅头在此女四周凭空现出,五口一喷,五种颜色各异的极寒之焰滚滚而出,瞬间化为五色光焰一扑而去。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本身背后雷鸣声一起,风雷翅浮现而出后,青白电弧一闪,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等其下一刻再次从虚空中闪现时,人却已经到了少妇的头顶处,袖袍一抖,数十道金光飞舞而下。

韩立一旦出手,攻击如同狂风骤雨般的猛烈异常。

而筱虹此女方从韩立那一剑下逃脱,尚有些惊魂未定,就马上又陷入生死一线之间,自然心中惊怒异常。

此女不假思索下,身形滴溜溜的在原地一转,顿时一片黑焰从身上飞出,直接迎上五色光焰而去,再一张口,一面墨色古境喷射而出,镜面对准前方一晃,顿时一片乌光狂涌而出,正好挡下了迎面扑来的灰色霞光。

至于头顶已经狠狠斩下的数十道金色剑光,此女单手往空中一扬,一蓬白丝激射而出,化为一张巨大丝网将其护在了下面。

韩立看到此幕,目中一缕寒芒闪过,心中剑诀一催,数十道剑光一晃之下,竟在金光大放中化为数百之多,铺天盖地的狂斩而下。

“嗤嗤”的剑气纵横之声,仿佛洞彻了大半个天空。

少妇脸色一白。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