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血晶摩诃剑

韩立眼也不眨的凝望着空中,天上金龙彩凤,旗鼓相当一时间难分上下的样子。

如此的话,难道会打成一场持续数日数夜的消耗战不成?

韩立心念如电的想着,目光一收,打量了一下法阵中盘膝而坐的白袍少女和叶楚二人,脸色一怔。

少女双目紧闭,两手掐诀,身上五色灵光翻滚不定,丝毫看不出有任何异常之处,而叶楚仍然口喷青光,不停的往少女体中狂注而入,但肌肤颜色却已经大变。

原先的翠绿仿佛木灵的肌肤,此刻晶莹白腻,仿佛美玉般的洁白无瑕。

此女彻底变成了一名千娇百媚的大美女,瓜子脸蛋,凤目星眸,只有十八九岁的模样。

似乎感应到了韩立的注视,此女目光一瞥,冷冷望了韩立一眼,目光丝毫感情没有,冰寒异常。

察觉到此女的一丝愠怒,韩立报以一笑,马上就将头颅扭了过去。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吡啦吡啦”的诡异脆响声。

韩立心中一凛,又往空中望去。

只见空中情形大变,飓风之力正在幻化成了蓝色灵光,一朵朵晶莹透明的巨大冰莲在空中绽放开来,一股能洞彻天空的极寒之力瞬间加入到了争斗之中。

此股极寒和那白色火焰泰然相处下,似乎一点排斥都没有,反而性质截然相反的两种天地之力,隐隐相辅相成,威力一下大增倍许。

顿时白色火花和蓝色冰莲交织盘旋,遍布大半个天空,将雷电之力压的节节后退。

彩凤不知施展了什么神奇功法,将风之力一下幻化成了冰寒之力后,在争斗中一下大占了上风。

“嘿嘿,五行转换,众元归一!你终于还是施展出了阴阳化极诀!好,很好,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了。”空中金色巨龙眼看不支,却非但不惊慌失措,反而口中发出了嗡嗡的人语声,放声大笑起来,似乎欢畅异常。

“你知道此功法?”彩凤身形一凝,口中同样传出了惊疑的声音。

正是白袍少女的嗓音。

但是空中巨龙根本不回复彩凤之言,反而从口中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咒语声,随即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巨龙的庞大身躯蓦然金光褪去,反而化为了鲜红欲滴的血红之色,随即龙口一张,一根粗大血柱喷出了口外。

血柱方一接触空气,滴溜溜一转下,竟凝聚成了一口十余丈长的巨剑。

此剑通体晶莹血红,龙首凤身,浓浓的血腥之气从剑上狂涌而出,让人闻之欲呕。

“血晶摩诃剑,这件灵宝竟然落到了你们手中!难道你打算是……”一见此剑的形态,彩凤大惊叫出了名称,但马上就想起了什么,立刻惊慌失措起来,双翅一展的就要飞离附近的样子。

“现在想走,晚了!”从巨龙口中传出了冰冷的话语,随即身形往前一扑,身躯骤然间缩小无数倍,竟一下化为丈许长的一道血光,没入到血剑中。

随即此剑一震的冲远处彩凤虚空一斩。

淡淡血光一闪,一道百余丈长血影从彩凤身上一斩而过,速度之快,令那只彩凤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

一声惊怒的凤鸣后,彩凤庞大的身躯看似安然无恙,但是一只数尺大的血凤虚影却被剑影从彩凤身体中一斩而出,然后血色剑影蓦然向后一卷,化为血色光霞将血凤虚影一包其中,向后风驰电掣的激射而回,闪了几闪就回到了血剑之中。

血剑光芒大放,发出低沉的嗡鸣之声。

彩凤身躯则“噗嗤”一声闷响,顿时化为点点灵光凭空溃散了,只有一小片血光从灵光中直坠而下,眨眼间没入了下方的少女身体中。

叶颖身体一震,睁开了双目,但眸中满是惊恐异常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天凤之血,我的真灵之血被此剑吸走大半。”少女声音有些沙哑,脸上没有了一直以来的从容。

“少主不必惊慌,天凤之血不是如此好夺走的,现在不过暂时是被此剑困住而已,即使陇家那人以元神驾驭真龙之血进入此剑,想要真正夺取融化灵血,也不可能马上成功的,只要夺下此剑,我们还是有机会夺回,甚至说不定反抢下对方的真龙血脉。”叶楚却停止了喷吐灵光后,目光一寒的森然道。

“不错,我现在还能感应到那部分灵血的存在。对方的确还没有得手,我们上去夺下此剑,韩兄,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化神修士。这次只要助我夺回灵血,我答应你,以后叶家愿意替你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作为回报。”白袍少女一听叶楚之言,终于恢复了镇定,略一沉吟下,却蓦然转首冲韩立许诺道。

叶楚闻言一怔,而韩立眉头一皱,略显一丝犹豫。

“道友不要妄想陇家会独放你离去的,若是我们失手被灭,你绝无法独自一人逃过对方的追杀。况且,刚才你和我等明显站到了一起,就算真能侥幸逃回到人族,以后陇家也绝不会放过你的。只有受我们叶家庇护,才能无事的。”叶楚目光一闪,面无表情的说道。

“在下还有别的选择吗?”韩立摸了摸下巴,有些无奈的说道。

“韩兄何必说的如此勉强,人族不知多少修士想和我们叶家攀上关系呢。”白袍少女低笑一声,随即身形一动,化为一团金光腾空而起,而叶楚此女化为青虹紧随其后。

此女身上灵光一阵流转后,肌肤颜色再次化为了绿色,远远看去又和木灵一般无二了。

韩立在一团青光包裹下,也冲天上血剑飞去。

因为金龙血凤的消失不见,天上雷电乌云冰莲白焰全部消散一空,再次露出了蔚蓝异常的天空。

要不是高空中悬浮的巨大血剑如此惹眼,先前的大战仿佛根本未曾发生过一般。

韩立等自然都很清楚,对方肯定不会让他们如此轻易得手的。果然三人方一激射到途中,血剑两侧空间波动一起,银光大放下,两名面容相近的中年修士显现而出。

二人一身锦袍,头扎紫带,神色冷然的望向三人。

“陇羽、陇鳞!是你们两个!”一见如此诡异出现的二人,叶楚却美目瞳孔一缩,喊出了二人的名字。

白袍少女心中一动,遁光在离血剑百余丈外率先停了下来,接着神念朝二名中年修士身上一扫,心中一惊。

“怎么楚姐姐认识这二人?”

“千余年前我和这二人同是炼虚初期境界,在一次真灵世家聚会中见过一次,这二人擅长养鬼驱魔之术,可不是普通的修士。陇家将他们派出来了,看来对少主的天凤之血,还真是势在必得的。”叶楚脸色阴沉的说道。

“养鬼驱魔术,的确很是难缠的。”白袍少女心中也是大沉。

“我兄弟原先还想,叶家派到木族的卧底是哪位高人,原来是楚仙子啊,当年仙子威名正盛之时,突然销声匿迹了,我兄弟就已经觉得有些奇怪了。现在道友竟然修炼到了炼虚大成的境界,可见仙子在木族肯定另有奇缘了。”两人四道目光在叶楚身上一扫后,其中一人嘿嘿一笑说道,另一人则一言不发,但满脸的不善之色。

“二位道友仅千年时间就修炼到炼虚中期,同样不可算不快了,但这一次对我们少主出手,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叶楚双眉一挑,不客气的说道。

“哈哈,我家少主即将大功告成,可兼具龙凤真血,以后合体可期的。再说这些话,又有何用。”说话的那名中年人,得意的大笑起来。

“那本阴阳两极诀,是不是你们故意卖给我的,否则纵然有血晶摩诃剑,天凤之血又怎会如此轻易的被分离出的。”白袍少女目中寒芒一闪,忽然冲二人厉声问道。

一听这话,两名陇家修士互望一眼,但随即一人打了个哈哈:“其他废话少说!有兄弟二人在此,二位别想惊扰我家少主分毫的。”

这二人根本不想回答此问的样子。

“少主,动手吧,多说无益了。”叶楚冷哼一声道,随即身上翠芒一闪,一圈圈的绿光从身上荡漾开来,里面树影花丛若隐若现。

此女两手一掐诀,绿光瞬间冲天而起,直往对面二人一罩而去。

陇家二人见此,几乎同时袖袍一抖,一个祭出一本赤红色古书,一个祭出一副漆黑画轴。

一人单手一抬,冲那血书凝重一点。

血书之页一翻转下,无数血色符文涌现而出,随即化为一数道道的赤红魔影,冲空中一张口,一道道血光击向了罩下的青光。

另一名中年修士,心中一催法诀下,漆黑画轴徐徐打开,上面雾气腾腾,一股黑风呼啸而出,同样直奔青光卷去。

血光黑风交织之下,将空中气势汹汹而下的青光一下抵住,两者之间爆裂四起,轰隆隆声不断。

白袍少女见此,脸色一沉,两手一翻转,一只手多出了一口金刀,金光灿灿,另一只手中却浮现一件圆环翠绿欲滴。

两手一挥下,二物同时朝对面腾空飞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