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木凤

豹麟兽翠绿色的双目闭上了许久,半晌后再蓦然睁开后,冲着韩立一声呜咽的低吼。

韩立见此,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自从收服此兽后,不久就发现小兽除了身法奇快,浑身坚硬逾铁外,竟还具有一种极其神奇的闻息寻物神通。

只要此兽感应过的东西,无论死物活物,它就可以无视对方的一切隐匿禁制,可在百万里之内将其准确找出来的。

这种追踪的天赋,已经不是仅靠嗅觉,而是一种神识上的不可思议感应。

最起码,韩立自己在不动用太一化清符的情况下,无法摆脱此兽的追踪。

至于法盘中的那点白光,自然就是白袍少女在出发时为了互相联系,而在其他人盘中都种下的一点精纯灵气了。

小兽四下旁顾一遍,头颅一偏,似乎在思量着什么,但片刻后就四肢一动,化为一道淡黄色虚影激射而出。

韩立并没有急着跟去,而是单手掐诀,蓦然往地下打出了一道青光去。

结果从地面下传出了一声隐隐的清鸣,突然从地下飞出一团银色火焰来,里面隐隐一只火鸟盘旋飞舞的样子。

正是韩立当初在黑夜森林,预先放出潜伏到地下的噬灵火鸟。

后来为了万一,韩立在从森林中逃脱时,一直未将此火收起。好在此火早就被其彻底炼化,即使他遁速再快,也可在一念之间的同样紧跟其不丢的。

当然此火鸟并非真正的灵兽,维持其形态要消耗一些法力的。但这点消耗,对如今的韩立来说,并不太在意的。

见噬灵火鸟并无问题,韩立满意的点点头,单手一点下,此火鸟再次没入地中不见了。

这里仍然危险重重,他可不会轻易将此火收起的,继续留在体外,只当埋下一记后手了。

做完此事后,韩立灵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激射飞出,几个闪动后,紧追豹麟兽在天边消失不见了。

小兽一路向北而去,足足飞行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方向一变,又朝另一方向而去了。

后面的韩立微微一怔,但没有说什么的,也随之改变方向。

但下面,豹麟兽飞遁方向又接连换了数次。

这让韩立脸色凝重了起来。

豹麟兽如此表现,说明叶颖此女还在不停移动中,并且看样子似乎被什么人追赶的样子。否则,不会这般频繁变换飞遁方向的。

不过他倒也不会因此就惧怕不前了。

以他现在神通,只要不是身处敌人重重包围之中,或者被实力太悬殊的大敌全力追杀,保命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而此女关系到自己的灭尘丹,他更不会轻易就此退却的。

面无表情下,韩立紧跟豹麟兽后,化为一道青虹风驰电掣飞遁着。

这一追下,就是三天三夜,韩立竟一直无法追上此女。

不过当第四日清晨,遁光经过一片一眼无法望见尽头的蔚蓝水面时,前边豹麟兽遁光一顿,蓦然停了下来。

韩立精神一震,青光一闪,人就到了小兽身旁。

豹麟兽一扭毛茸茸头颅,低声的呜呜几声,似乎在说些什么。

若是其他人自然不知道此兽吼声内容,但韩立却惊喜的问了一句:“什么,那人就在前边不远处,已经停了下来。就在那个地方!好,我知道了,你回来吧。”

韩立手指一弹,药香一散,一粒豹麟兽吞服过的血红丹丸激射而出。

小兽大喜,身形一动,在半空中一口将丹药吞下,再一张口,吐出了那团白色光点后,就带着一窜残影后没入了韩立大袖中不见了。

而韩立则单手一翻转,取出那个法盘,将白色光点一收,手中灵光再一闪后,一枚太一化清符浮现在了手中。

望着这张黯淡异常,几乎灵光全无的符箓,韩立眉头一皱,一犹豫下,另一只手翻转,又一枚一般无二的符箓出现了。

只是此紫色符箓比起第一枚来说,灵光耀眼多了。

这正是韩立为了此次蛮荒界之行,费了偌大力气又炼制的另外两枚太一化清符。

先前那张威能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为了保险起见,面对可能出现的未知危险,韩立自然还是另取一张新符保身的好。

将第一张残符一收,新符箓一晃下,顿时在银色符文闪动中,韩立身形在原地凭空消失了。

随即他心中掐诀,身形一动后,直奔豹麟兽所指之处轻飘飘飞去。

这片水面也不知是一处巨湖,还是真到了什么海边,向前飞行了二百余里后,竟然丝毫岸边都没有看到的样子。不过却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岛出现了眼前。

此岛大约十余里大小,上边草木茂密异常,似乎罕有人来似的。

韩立望了一下此岛,又抬首四下张望一下,才直奔岛屿中心处悄然而去。

豹麟兽所说地方,应该就是此岛不假的。

岛屿中心处是一个不算大的小盆地,里面一些大小不一的灰白色巨石堆放那里。

而在其中一块巨石上,一名白袍少女面色苍白的盘坐其上,在其身前处,一名似木族之人的女子,恭敬的站在那里。

韩立一见此幕,心中一惊,身形一顿的停留在了半空中,双眼微眯的打量起那名陌生女子。

这名女子肌肤颜色和普通木灵一般无二,同样是那种浅绿之色,并且腰间还带着一件代表等阶的橙黄色腰带,仿佛一名可和炼虚修士比拟的橙阶木灵。但是韩立一仔细观察下,却马上发别了此女和普通木灵的不同。

此女面对白袍女子时,脸上竟一副凝重之极的肃然表情,和其他木族的木然大不相同。并且他虽然没有放出神念去仔细探测,但此女身上隐隐散发着一种强大之极的火灵力,和那些木族体内全都一般无二的精纯木灵气截然不同的。

这不是木灵!

韩立心念一转下,做出了判断,接着目光一转,落到了白袍少女身上。

他这才发现,白袍少女除了脸色苍白异常外,胸前白袍处还有一处拳头大的血渍,仿若一朵绽开的血色小花,惹眼异常。

此女竟然负伤了。

见到此幕,韩立心中迟疑下,思量是否要现形落下。

而就在这时,下方的少女蓦然一抬螓首,冲空中嫣然一笑。

“韩兄既然来了,为何还不下来,休息一二。”

韩立闻言心中大惊,随即骇然起来。

此女竟然能看破他的虚化隐匿,这怎么可能?

太一化清符面对合体级修士不好说,但对于炼虚级的存在,以前可从未被人感应到的。难道此女用的是诈语?但看此女满面笑容的瞅向自己的样子,分明知道自己的所在位置。

除非此女神念强大竟然不在合体修士之下,这才能说的通!

韩立心中惊疑起来,但略一沉吟后,身上银色符文闪动,身形缓缓显露而出。

随后他又单手往身上一拍,一道紫色符箓飞出,一个盘旋后,落入其手心中。

“叶道友,这位道友是何人,能否给在下介绍一二!“韩立貌似平静的说道,身形从空中徐徐降落而下。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两族派往木族的卧底,叶楚道友。看韩道友样子,似乎很轻松的摆脱那些木族了。”白袍少女轻笑的说道,并颇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韩立,见其一副完好无损的模样,不禁一丝讶色闪过。

“叶楚?道友是人族还是妖族?”韩立却凝望绿肤女子,目光一闪的说道。

“道友还真是眼光犀利。在下是人族之身,但身具木凤灵血,算半个妖族吧。“女子清冷的望了韩立一眼,冷冷的说道,声音稍微有些沙哑的样子。

“木凤?咦,道友有炼虚级修为!”韩立刚为听到的名字一怔,但神念往此女身上一扫后,脸色微微一变了。

“楚姐姐,出身我们叶家,当年就有炼虚初期修为,如此多年在木族潜伏下来,如今已经炼虚期大成,距离合体大成,也不过是一线之隔的。”少女却秋波流转的说道。

“这也多亏我在木族中得了一些好处,否则,妾身也无法修炼到这种地步的。倒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竟然是少主亲自到此来的。”叶楚口中谦虚两句,面对少女一副束手而立的模样。

“原来如此。这一次要不是前辈在一旁接应,此次我等恐怕真的要全军覆没了。”面对炼虚后期这等可怖存在,韩立倒吸一口凉气后,神色自然恭谨了几分。

“不过,话说回来了。刚才因为被追的太急,我还没有细问下。楚姐姐,到底出了何事。为何我等会落入了木族的圈套中。其他几人呢?”少女脸上笑容一敛,蓦然神色凝重了下来。

“木族中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已陨落了。就在百年前左右,似乎木族人得到了什么情报,知道族中有我们两族探子。一番清查下,只有我因为木凤之血的缘故,蒙混了过去。其他几人都陆续暴露下,只能强行而逃。但是结果都被一一击杀了。”绿肤女子竟然这般的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