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退敌

四条手臂微微一晃。

一条金臂一动,一拳打散眼前的霞光。一条金臂则虚空一划,顿时金色掌影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轻易的挡下了漫天青芒。

与此同时,另外两只金臂却对准两只木灵十指一弹,十道金色剑气激射而出,瞬间到了两只木灵前。

这两只木灵一惊,一个身上浮现出青色木甲,另一个却手多出一只黄色木盾,同时想挡下剑光。

但是十道剑气可是韩立体内青竹蜂云剑所化,是何等犀利之物。

只是一闪,就将两只木灵连同身前东西,一同切开了。

两只木灵身体瞬间变成了数块。

但是韩立却仍不肯罢休,两只幻化出手掌接连弹射不止,密密麻麻的剑光狂涌而出,转眼间就将两只木灵淹没进了金光,两蓬血雨顿时洒落而下。

韩立这才深吸了口气,被吸住的双臂突然一抖,一阵波纹状金光诡异的在臂上浮现。

那只吸住韩立双手木灵躯体和青色长矛一接触此金光,顿时在颤抖中寸寸的碎裂,最后化为一团青色木粉,随风消逝了。

韩立将两手抽出,身上金光一敛,另外四条模糊金臂一闪就不见了。

这次对付区区几只元婴级存在,就动用了第二部的梵圣真魔功,还真是大材小用了。

不过此功法修为尚浅,无法真正发挥神通,尚无法用于正面之对战强敌中,也只能起到一些出其不意的奇效。

但是一等他修为进入炼虚,修炼到了第三部功法时,法体双修之下,这梵圣真魔功的威力绝对大的难以置信,决不在任何一部所谓的顶阶功法威能下的。

对这一点,他倒有几分自信的。

韩立心中思量着,再次化为一道青虹,激射离去。

下边路上,韩立又碰到了数波木族人的拦截。

但这些木族之人,个个修为都不太高,大都是相当于元婴级别的木灵,甚至还有一些更低阶的木灵出现。

对于这些木灵,韩立是能躲就躲,实在不行的话,则施展霹雳手段一下击毙对方,根本不给对方纠缠的时间。

结果在空中一路狂奔小半日后,韩立终于碰到了大麻烦。

在他面前,竟出现了两名腰系紫色腰带的木灵,一名身材魁梧,一名身材苗条,赫然是一男一女的样子。

而在二人的身后,竟然还站着四头皮毛银白,体长七八丈的木猿兽,每只手中各持着一根黄色大棍。

这四只木猿目光炯炯,齐盯向韩立,竟似乎通灵异常,开启了灵智的样子,隐隐带给韩立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似乎威胁并不在那两对男女木灵之下。

而这两名紫阶木灵,已经是相当于人族化神级的存在,同样不是好对付之辈。

现在韩立离黑夜森林边缘已经不足万里了,急于马上离开险地的他,自然没有心思再和这几人缠斗什么,在被拦下的同时面上煞气浮现,凝望着对面的两人四猿,面上冰寒异常。

蓦然单手往脑勺后一摸,大片灰光冲天而起,一个盘旋后,蓦然凝聚化为一道奇粗无比的巨大光环,足有二三十丈之巨,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下,一下就将对面敌人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他一只手袖袍一抖,七十二口小剑无声的飞射而出,向四面八方悄然飞去。

他竟打算用元磁神光牵引住对手,然后动用大庚剑阵,将这些大敌一举全灭。

……

同一时间,筱虹脸色发青的悬浮在半空中,双目死死的盯着身前浮现的数道绿影。

三名腰间系着紫色腰带的木灵!

……

另一方向上,陇东所化金光去势不止,在其遁光后面,一只浑身毛发如同赤金的金黄色木猿,肩扛一只乌黑巨斧,周身五色霞光流转不定,流星赶月般的紧追其后。

金光中的陇东已经散去了乌爪金龙的形态,但是回首望了一眼背后狰狞异常的金毛木猿后,却丝毫没有停下交手的意思,反而狂催遁光不止。

前边百余里远处,赫然就是黑叶森林的边缘了。

……

一道白虹发出凄厉尖啸的破空飞遁着,在背后数里处,一道银光紧追不舍着。两者均都忽隐忽现着,眨眼间就遁出了千丈之遥。

白虹纵然一时无法甩开银光,而银光也无法马上追及白虹的样子。

两道遁光一掠而过,冲出了森林地带,将黑叶森林远远的甩到了后面。

……

韩立身形悬浮在半空中,看着剑阵无数道金丝凝聚到一团,终于将坚持到最后一头银毛木猿也轻易的切割成了无数块后,当即轻叹一声,两手一掐诀,口吐一个“收”字。

前方于虚空中骤然间有数百道金色剑光冲天而起,随即一阵清鸣,在金光大放中还原成了七十二口金色小剑。

这些小剑在空中滴溜溜一转后,齐往韩立这边激射而来。

韩立袖跑一抖,所有小剑就没入其中不见了。

望了望原先剑阵的中心处,那边仍有许多血雾尚未散尽。

韩立目光一闪。

七十二口飞剑布下的真正大庚剑阵,威力之大远超他预料之外,一时大意被他剑阵困在里面的两个紫阶木灵和四只一看大为棘手的银色木猿,被剑阵放出的剑丝轻易的斩杀而尽,毫无抵抗之力的样子。

看来陇东所说的,青元子用炼虚期修为以大剑阵威力力抗合体期修士之事,恐怕还真有其事的。

韩立心中思量着,却没有在此多停留哪怕一刻。将飞剑一收入体中,再次驱动遁光直奔森林边缘处,激射而去。

半个时辰后,韩立飞离了森林。

一离开此森林百里之遥,韩立马上就从怀中取出了那张太一化清符,往身上一贴。

顿时身形彻底虚空化起来,彻底隐匿起来。

如此一来,他才真正大松了一口气,蓦然换了个方向继续飞走。

就在他从离开没有多久,从身后的黑叶森林方向又赶来两道黄色遁光,光芒一敛后,现出了两名身系橙黄腰带的木灵。

这两个木族之人正是当初跟随银阶木灵,而被白袍少女施法暂时困住的那群高阶木灵之一。

他们在韩立原先停留的地方,好一阵盘旋,又低声交谈了几句。但最终无法找到任何有关韩立的线索,只好悻悻而回了。

韩立并不知道自己的小心举动,让自己又逃过了一劫。

否则真被两名有炼虚级实力的橙阶木灵追上,纵然能逃得性命,但绝无法安然脱身的。

再飞行了万余里后,确定真的应该已经摆脱了木族人的追踪,韩立两手一掐诀,顿时身上符文一闪,身形从虚化恢复了原形,同时身体中一团灵光飞出,再次还原成了那太一化清符。

两根手指捏着符箓轻轻一晃,此符就此消失不见了。

韩立小心的四下张望了一番后,才悄然的降落到下面的一座小山上,面色阴沉的开始细细思量起来。

此刻的他,也心中郁闷异常的。

那枚玉简被木族人意外的击毁了,难道此行任务真失败了。若是如此的话,无法得到充足的灭尘丹,他岂不是还要再返回天渊城去的。

不对!后来突然出手困住银阶木灵之人,显然就是两族派往木族的卧底才是。若是如此的话,先前那枚玉简可不一定就是真的。说不定真正的木族情报,还是在此人身上的。只要找到此人,任务仍可完成的。

韩立心念如电的想过一遍,徒然觉得此事柳暗花明。

看来要先找到白袍少女才行。至于如何找到?

韩立脸孔一动,嘴角突然露出一丝诡异之色来。

他忽然袖袍一抖,一团虚影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化为一只巴掌大小的金钱豹趴伏在了地面上。

正是那只豹麟兽。

此兽正瞪着一对可爱的翠绿眼珠望着韩立,并低鸣了几声。

韩立也不说话,手中灵光一闪,蓦然多出了一只青色法盘。接着他口中念念有词,单手冲盘中虚空一抓。

顿时一团豆粒大小的乳白色光团从盘中徐徐飞出,悬浮在离法盘半尺高的地方,悄然不动起来了。

韩立口中发出一声哨声,冲小兽随意的一招手。

可是豹麟兽却打了个哈欠,根本没有动,反而露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韩立有些无语了。在来木族的途中,他放此兽和啼魂兽混了一些日子,怎么也染上了啼魂兽的嗜睡毛病。

不过,现在可不是和此兽计较这种小事的时候,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摸,顿时一个翠绿小瓶出现在了手中,并从中倒出了一个鲜红异常的丹药,冲小兽方向一抛。

顿时原本有气无力的豹麟兽,马上精神一振,残影一起的跃到了空中,将此丹药一口吞了下去。然后摇头摆尾的冲韩立呜呜几声,一副讨好似的表情,还想再要的样子。

韩立也不说话,单手冲法盘上光点一点。

不用他说什么,他就瞬间将自己意思通过神念传给了此兽。

小兽毫不犹豫的身形一动,下一刻就诡异的出现在了法盘之上,望了空中的光点几眼,稍微歪了下毛茸茸的头颀后,就一口将乳白色光点吞入了腹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