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六臂初现

那几名木灵一惊,或身上绿光闪动浮现一件木甲盾,或同样一张口,喷出一团绿霞来,想要挡下血丝。

但这些血丝不知是何物凝练而成,竟仿佛虚影般的洞穿这些防御而过,一闪的没入了这些木灵身上。

这些木灵全身血光一泛,瞬间被一件件血色丝网罩在了其下,竟一时无法挣脱而出。

同一时间,原本被韩立用剑气斩开的两片古树残骸,竟一个翻滚的骤然化为两道淡淡金影,往木瑞身上一扑。

木瑞冷哼一声,随手冲其一点。

顿时两道银光一闪的弹射而出,正好击在金影之上。

“轰轰”两声闷响,金影就此爆裂开来,无数点金光四溅飞射,将银阶木灵就此罩在了其下。

一声大吼,木瑞四周蓦然浮现出一片金色符文组成的法阵,在灵光大放中,将此高阶木灵团团围住。

木瑞目中紫芒一缩,两手一合,手心中一团刺目银光浮现,然后无数道银芒向四面八方暴射而出。

轰隆隆的巨响传来,银芒金符交织闪烁,那些金色符文不知是什么古怪神通,硬生生挡下了这名银阶木灵的一击,只有一小部分符文被震散开来。

这一幕让这叫木瑞的高大木灵,心里惊怒交加。

不加思索下,两手之间再次浮现银光,凝聚的光团一看就远比上次还要刺目几分的。

但这时,一见银阶木灵和其他高阶木灵全都被困住的样子,韩立和陇东虽然有些惊疑,但哪还会在此继续等死,当即狂喜之下纷纷动用了保命神通,立刻向四周激射而走。

其中少妇两手一掐诀,身形往地上一滚,瞬间化为一只艳丽异常的火凤,浑身黑色妖焰滚滚,往木猿群中一冲,所过之处任凭巨猿各种武器及身躯,全都瞬间化为灰烬。

眨眼间,此凤就冲出了百余丈之远。

而陇东神色凝重下,却一口吞下一颗五色丹药,随即口中念念有词,身上再次浮现那一套带翅战甲。

双翅一展下,战甲上竟然浮现出一条五爪金龙虚影。

此龙一声长吟的冲天而起,接着一个盘旋的没入陇东身中。

随即血痣青年身上金光大放下,骤然化为一道十余丈长金虹破空而走,在金光中隐隐一条五爪金龙摇头摆尾。金光所过之处,前方所有阻挡的东西,都立刻为了一蓬蓬的血雨迎空洒下。

相比前边两人如此惊天动地的逃遁,韩立动作却悄然无声,背后一声雷鸣后,一对青白色羽翅浮现而出。

接着他一张口,喷出了数团赤红精血,围着其身体滴溜溜一转下,就化为大片血雾将其身形淹没其中。

血雾翻滚几下,一缩之后,里面就一道血影一射而出,几个闪动后,就仿佛无形之体的洞穿了密密麻麻的木猿兽,出现在了天边尽头处。

再次一闪后,血影才彻底消失不见了。

韩立以化神级别施展出来的血影遁,竟比黑凤和陇东所化金光快了倍许有余。

让这二人在遁光中远远见此,不禁目瞪口呆了。

白袍少女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了,只是单手一晃,一口红灿灿断刃出现在手中,也不见其有任何掐诀举动,只是将此刃对准某一方向木猿兽最多方向轻飘飘一挥。

顿时附近空间的天地间元气一阵颤抖,一道百余丈、仿佛擎天巨柱的赤红刀光,从虚空中悠悠浮现而出,并往下徐徐一斩。

刀光所落之处,被笼罩其下的木猿兽一阵大乱,纷纷惊恐万分的想要逃离原地。

不可思议的是,所有木猿身形刚一动的瞬间,躯体就一颤的自燃起来,转眼间上百只木猿兽就在红色火光中飞灰湮灭了。

前面现出了空荡荡的一条笔直通道来。

而巨大刀光根本还未落下,就诡异的一闪消失了。

就在这时,从那颗暗藏玉简的残缺古树根部,一只拳头大的绿色火鸟突然从中激射而出,一闪的化为一道绿芒没入少女身体中。

白袍少女见此,却面上一喜,深吸了一口气,身形一动的在原地消失,但马上一闪后,在通道中间地方出现,但又一动下,人就在此消失浮现,诡异的出现在了通道的尽头处。

少女随即二话不说,化为一道白虹的破空而走,遁光若隐若现之下,几个呼吸的工夫,就同样消失在天边尽头处。

此女诡异遁术竟似乎完全不在韩立血影遁之下。

此刻,被那些金色符阵困住的木瑞,手中银光再次爆发而出。

这一次银芒威能显然远非上次可比。一击之下,竟将大半金符全都震散消失,仅剩些许还围着此木灵滴溜溜旋转不停。

此木灵脸上毫无表情,但目中紫芒一阵狂闪,突然扬首发出一阵清冷的尖鸣之声。

顿时附近空中那些木猿兽一阵骚动下,立刻化为数股,分头向韩立等人急追而去。

与此同时,在黑夜森林的其他几处极远之地,呼应般的也响起了同样的尖鸣之声……

韩立并未催动血影遁多久,一将众兽甩的看不见踪影后,当即将血光一收,就化为一道青虹继续遁走。

但就如此,他脸色也明显比原先苍白了几分。

看样子,最近一连两次的动用血影遁,让其真的伤到了元气。

不过一想到身后可能会有银阶木灵追赶,他又怎敢有丝毫松懈。那可是相当于人族合体期的存在,他就是再自负有逆天神通,境界相差如此之远,也决不敢奢望交手后有获胜的机会。即使对方只是一只银阶下位的存在。

这次要不是,暗中另有人出手相助,忽然用秘术困住了这位银阶木灵。恐怕他们就是连逃走的机会,也根本不会有的。

但显然那种金色符阵也无法困住这等存在多久的,几人分头而逃下,谁都有可能被此银阶木灵盯上的。他又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虽然没再动用血影遁,但韩立在青色遁光中,背后风雷翅不停的一下下的扇动着。而每一次的闪动,都让其遁速骤然间加速一分,十几次后,遁速之快已经完全不下于一般的炼虚修士了。

不过就是这样,韩立也不敢回头一下,只是闷头往前狂赶。

“嗖嗖”几下破空声从下方传来,随即几道劲风激射而来,奇快异常。

韩立脸色一沉,遁光在空中蓦然一顿。

三道青光从下方一闪擦过,距离其身体只有数尺之远。

刚才若不是韩立停下遁光,恐怕立刻被这三道青光洞穿身体而过。

如今三道青光一个盘旋,化为三名木族之人,各自手持一青色木矛,木然的挡在了前边。

韩立目光在三人腰间一扫,发现这三名木灵腰带竟是淡黄色的,当即心中一松。

这说明三人只是相当于人族的元婴修士般存在,他自然不会放在眼中的。

韩立也不见其动用任何法宝,背后风雷翅只是一动,就化为一道青白色电弧弹射而出。

雷电是何等迅捷,只是一闪,人诡异的到了中间那名木灵面前。

此木灵脸上没有表情,但是目中紫芒一阵急转,竟毫不畏惧的一抓木矛,就直奔韩立下腹直刺而来。

木矛尚未及身,就爆发无数道青色刺芒,仿佛要一瞬间就将韩立洞穿个千疮百孔。

韩立目光一寒,面孔双手金光大放,刹那间浮现出一层仿若透明的金色鳞片出来,那些青芒一刺到身体之上,竟然爆发出金属摩擦的刺耳之声,全都被硬生生的反弹开来,丝毫作用没有。

与此同时,韩立一只手臂诡异一探,竟一把将那刺来的矛头抓住,任凭眼前木灵拼命回抽,却纹丝不动着。

此木灵脸上青气一闪,毫不迟疑的一把松开木矛,身形向后激射而去,动作快似流星,不可谓不快的。

但韩立另一只手臂却“嘎嘣”一声的暴涨尺许,就仿佛瞬移般的一下出现来了木灵胸前处,五指如剑的略一模糊,就没入其中。

清脆之极的一声轻响,木灵的身体仿佛纸糊一般的,被韩立依仗强横肉体一把抓破,从此木灵背后探出的五指,却捏着一颗淡黄色的宝石状晶体。

从韩立硬接中间木灵一击,到欺身到其跟前,一把抓破其胸腔,只不过刹那间的工夫。

两旁的另外两只木灵见此,口中发出怪异的一声尖鸣,竟然一人一张口,喷出一团黄霞激射而来,另一只手中青矛一挥,幻化出无数道虚影将韩立大半身体罩住。

韩立冷笑一声,两手一抽,就想收回双臂应敌。

但是大出他预料的事情出现了。

其单手插入的木灵身体和另一只手臂所抓住的木矛,竟同时绿光大放,并凭空生出一股难以置信的巨大吸力。

他双臂一晃之下,竟然纹丝不动,双手竟然无法抽出。

而就这略一耽搁,黄霞瞬间到了面孔之前,而无数道虚影迸射出无数青芒,直刺而下。

韩立脸上一丝诡异闪过,同时嘴唇一动,似乎说了一句什么。

顿时他身上金光大放,肋下各自虚影一闪,四条模糊异常的金色手臂诡异的浮现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