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挑拨

“这个请道友放心,我等小命也是珍贵的很,不会贸然行动的。”白眉青年嘿嘿一笑。

“那几位可心中有什么定夺了。”陇东问道。

“我们可以暗自隐匿身形,从两侧分别偷袭下面的蜥蜴和巨人,让它们误会对方发动攻击,不就可以了。”白眉青年似乎思量过此方面事情,不加思索的说道。

“说的倒是简单,但下边两个家伙不知道神识有多强大,隐匿之法万一被看破,出手道友岂不是马上就要身处险境。不太稳妥吧!”少妇略一沉吟,摇了摇头。

“若说隐匿之术,小妹手中有两张‘空明符’,只要全力催动下,一般炼虚中期以下修士都不易看穿的。小妹倒可以贡献出来的。”白袍少女嘴唇一抿的轻笑道。

“空明符,那可是银蝌灵符的一种。对付这两个东西,的确有效的。不过为了保险,我等开始无需真身出手。在下手中还有两只‘银蛟傀儡’,每一只都可当元婴修士使用。将符箓贴在傀儡身上,让它们出手就是。这样更稳妥一些了。”陇东神色一动,大喜说道。

“此法甚好。就算傀儡没有成功,我们也不妨将人分为两组,两两的现身将它们吸引牵制住。然后留下一名遁术快的道友隐匿一旁,看准时机出手,趁机摘取灵果而走。只要灵果一到手,大家马上就施展秘术遁开。这两个东西也许实力可比拟炼虚修士,但我们一心想逃的话,想来它们还无法阻拦的。只是出手夺取灵果的道友,必须身法极快才可。否则以这那变异蜥蜴长舌的喷吐速度,可是危险之极的。”筱虹眼珠微转下,也这般说道。

“筱仙子之言有理。只是出手取果之人危险极大,并且还要我等放心他不会取宝后就马上逃走才可。否则此法无法施行的。”白眉青年目中寒光一闪。

“的确有些棘手,不知在场哪位道友愿意当这最后出手之人。取宝之后,我等还要重新汇聚才可。当然,此位道友也得说出让我等放心的方法来。”白袍少女悠悠的说道。

一听少女此话,其他四人面露古怪之色起来。

就像少女所说,无论谁最后取摘取那串龙芝果,恐怕都要抵挡两只怪物的暴怒拦截一击。危险之大不用说了,谁又能放心他人独自拿着如此珍稀灵药而走。

这等两难事情,真是让人难以解决的。

“诸位道友若是不嫌弃的话,在下愿意当这最后出手之人。”韩立忽然一笑说道。

“韩道友,你不过化神中期,不觉太危险了吗?”陇东眼角一动,反对的说道。

“不错,韩兄修为的确差了一点。”白眉青年打量了韩立两眼,也连连摇头。

“韩某虽然修为不够,但身上还有一件接近灵宝的顶阶瞬移宝物,并且在下的功法有些奇特,在保命上还有几分自信的。”韩立微然一笑,毫不在意的样子。

“哦,韩兄既然如此自信,交给你倒也不可。但是韩兄如何让我等相信,拿到灵果后不会逃之夭夭的。”陇东声音一沉。

“这个,在下还真没有什么好方法。但若是几位都觉得在下不合适的话,也可以毛遂自荐,尽管担任此重任的。在下也是无所谓的。”韩立打了个哈哈,似笑非笑的说道。

听到韩立此话,其他人不禁一怔。

虽然众人都想得宝,但也没有谁真想担当在两名炼虚级存在下虎口夺食之人。一个不小心,真可能身负重伤的,甚至陨落而亡的危险也有的。

“韩兄若是愿意让我下禁制,小妹到没有什么意见的。”白袍少女直接说道。

“不错,在下也有此意!”筱虹凝望了韩立一会儿,也同样说道。

陇东和白眉青年互望一眼,倒没有说什么。

“在身上下禁制,当然可以!但是诸位道友必须让在下同样种下禁制才可。”一听到禁制之言,韩立面色微微一变,但随即冷笑的说道。

“哼,万一你取宝不成,出了什么意外。我等岂不是要陪你一起倒霉。”白眉青年闻言,冷哼一声。

“嘿嘿,这也正是韩某的顾虑。”韩立不客气的回道。

其实就算这几人真答应此条件,他十有八九也不会真同意的。

以前和冰凤互下禁制,落得法力被禁元婴被毁的可怕后果,他可还心有余悸的,怎会愿意轻易重蹈覆辙的。

一听韩立之言,陇东等人又相视苦笑起来。

“这样吧,阁下若有留下什么抵押物,我等也可相信你的。比如说,阁下将本命法宝暂交我等手中。再被种下追踪标记。如此的话,我等倒也不惧道友真取宝而逃的。”白袍少女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后,突然面露一丝狡色的说道。

“本命法宝种下标示。这种方法,韩某倒可以接受的。不过我等要互相下标记。一会儿隐匿行迹行动之时,在下也可知道诸位道友的所在。嘿嘿,若是陇兄的两只银蛟傀儡有效的话。说不定就无需在下冒险了。”韩立沉吟了好一会儿,才神色一缓的点点头。

互种标记!

陇东和少妇等人心中一动,互望了几眼,终于缓缓的点点头。

看来也只有此法最可行了。当然这也是韩立只是化神中期修为,看起来是几人中最弱的样子,不怕他真的卷宝而逃。

当即几人再详细商议了一番,终于确定下来计划的具体步骤。

韩立一张口,喷出了四道数寸长金芒,围绕其身躯略一盘旋后,化为四口金灿灿小剑,纷纷落到了其他四人手中。

陇东几人也不客气,当即或施展秘术,或直接贴上符箓,禁制住了手中小剑,灵光一闪的各自收进了储物镯中。

然后这四人又分别从指间上喷出一团颜色各异的光点,一闪即逝的没入了韩立身体中。

韩立早一步就用神识仔细检查过这些光点,的确只是精纯灵力所化。不含其它禁制后,才放心的让它们存在身体中。

随后韩立同样施法,也放出四团青光没入陇东四人身中。

如此一来,几人都心中一松起来。

接着又互相低语了几句后,他们就一哄而散,化为一道道遁光朝四面八方激射而走。

韩立所化青虹,一口气遁出了数千里后,才遁光一敛的重新现出身形来。

他悬浮在半空中,四周略一扫视后,就轻轻闭上双目,将神念缓缓放出。

附近并没有丝毫异常,自身也没有被监视的感觉后,他就双目骤睁,两手一掐诀。

顿时背后雷鸣声一起,一对青白羽翅浮现而出,接着单手一翻转,一张紫色符箓浮现而出,正是那张“太一化清符”。

在两个炼虚级的存在眼皮底下夺宝,他可不敢有丝毫大意,自然将此符箓取出来了。

将符箓往身上一贴,在一团紫光和银色符文闪动中,韩立在原地随风不见了。

虚空化的他,腾空原路而回。

虽然遁速没有来时那般奇快,但是也绝不能说慢,片刻工夫后,韩立再次出现在了原来的所在。

那头巨大蜥蜴和千目巨人仍然在那僵持着一动不动。

单凭肉眼,自然无法察觉其他几人的所在。

故而韩立轻吐一口气,心中法诀一催,顿时神识感应到了自己所下标记的位置。

其他人果然也回到了附近,和他一般的纷纷悬浮在高空中。

两人在巨大蜥蜴上空,另外两人则在千目巨人身后位置。

几人隐匿之处也不同寻常,不感应标记下,以韩立神识也无法发现什么。另外,陇东口中的两只银蛟傀儡,他竟然也未发现丝毫踪影。

不知是那空明符真的神妙至此,还是尚未被释放出来。

韩立心念急转,但双目不眨一下的注视着下方。

附近的一切都平静异常起来,给人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诡异感觉。

足足一顿饭工夫过去了,仍然丝毫变化没有。

韩立面无表情,但心中却有些不耐起来。似乎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就在这时,巨蜥蜴似乎觉得一只巨爪有些不太舒服,下意识的稍微抬起一下,但马上就再次落下。

可就在此爪落下的这一瞬间,忽然巨爪下方的泥土中银光一闪,随即一蓬银丝激射而出,直奔对面的千目巨人而去。

看起来,竟然仿佛是蜥蜴暗中用自己的爪子发动了一击一般。

正单手扛着巨棒的巨人一怔,随即大怒的口中一声低吼,身前黑影一闪,狂风大作,竟然一巴掌就将碰到身前的那些银丝一扇即灭。

但几乎与此同时,千目巨人大手下方一个模糊异常的东西一闪而过,随即一道碗口粗银色光柱从虚空中喷出,速度之快,瞬间就到了蜥蜴巨大头颅之前。

蜥蜴深绿双目一翻,头上的赤红双角光芒一闪,同样一道赤红光柱喷出。

“轰”的一声巨响后,两道光柱方一接触,竟然同归于尽的溃散消失。

但随后蜥蜴扬首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四肢一用力,原本趴伏在地上的庞大身躯一下站了起来。

其大口一张,露出了满嘴的森然獠牙。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