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紫影、圣皇

“不错,原本在数万年后才会出现的攻城,甚至传闻中的百族大战有可能爆发,都是因此而起的。”老僧喃喃了一声。

“金越兄何必兜圈子,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但和刚才议论之事有何关系。各族现在如此兢兢战战,不都是怕被此事卷入其中吗?”道士仍有些不解的样子。

“怕被卷入?嘿嘿,此事既然出现,又是哪一族可以躲避过的。根据以往玄天之宝出世惯例,每一次都会引起一番血雨腥风,才会真的出世。而最终得到此宝的种族,都可凭此宝的供奉,招揽一位真灵级存在当本族的守护者,从而一下成为灵界中的强大种族。这些真灵级存在,可是能和真仙界的仙人一争高下的。当然在强大真灵出现之前,得到此宝的种族也要有能力保有此宝再说。否则,只会凭空给他人做嫁衣才是。率先得到此宝的种族若是太弱小了,有时候反而慌忙将此宝献给其他强大种族以求庇护,或者直接远远抛弃到蛮荒之地中,以避免灭族之灾。”老僧自顾自的徐徐说道。

道士仍未听明白,但此时倒也没有出言,打断老僧言语。

僧人果然只是略顿一下后,马上又说道:

“按理说玄天之宝出世在何族中,原本以我等两族实力很难预测的。但是偏偏这次妖族中一名有几分预言天赋神通的合体期存在,因为自知没有希望度过这一次的大天劫,竟然干脆激发了潜力,用毕生法力占卜了此宝大概下落。结果卦象显示,这件玄天斩灵剑就在我等人族所处的风元大陆西北角上。虽然风元大陆是已知三片大陆中最小的一块,但种族之多却远胜其他大陆。所谓西北角就包括了我们人族、妖族、灵族、木族、夜叉族、影族等大小六七个种族。就是说,这件新出现的玄天之宝,也有可能出现在我们人族中。如今这消息现在还只有人妖两族知道,但想来瞒不过多久的,毕竟我们两族中肯定有其他异族的探子,这世间又哪有不透风的墙。一旦被其他异族知道此事,后果会怎么样,你应该很清楚吧。”

老僧说到最后一句时,脸带苦笑之色。

“什么,竟有这等事情。岂不是说,我们人族一不小心很有可能真被灭族的。”道士脸色一下铁青起来。

“按照上古传说,只要在一定时间内某片区域有大量强大生灵被灭,就可通过一种神秘的血祭之法,强行就将身处此区域的玄天之宝召唤过去的。以我等几族实力,那些强大种族绝不介意将我们几族全都抹杀掉,用来举行召唤血祭的。上次百族大战,不就是现如今排名第四的‘化天盾’,被其原主人带着在三个大陆上连续逃窜万年,才几乎将大陆上十之七八的种族都卷入其中,而那些被灭的弱小种族,几乎都成了被血祭对象。况且不管此宝在何族之手,我们西北几族只要知道此宝就身处此区域,为了逃过被血祭命运,马上就会爆发大战的,好争取让其他种族当做被血祭对象。”僧人叹息的说道。

“原来如此……你们让那几名新进的飞升修士突然离开天渊城,去异族之地,难道是怀疑……”道士忽然有些恍然起来。

“不错!这玄天之宝是何等之物,是可以逆转一界法则之力的逆天宝物,但并不一定非是我们灵界之物,也可能从下界带来的玄天之物。虽然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但是近百年凡是稍有可疑之处的飞升修士,全都被我打发出了天渊城,去异族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了。不管任务是否完成,他们最终都会发现自己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再返回天渊城的。当然本土修士中稍有怀疑之人也同样被调到天渊城外,会以各种理由被强行流放到了蛮荒世界。除了这批人外,一批资质过人,潜力惊人之辈,也会遣散到蛮荒世界中。这样做的好处,他们真有人身怀玄天斩灵剑,就可祸水东移了。若是在下面大战中,两族万一真的失手大败,这批人还能是我们两族延续和再次兴起的希望。”僧人肃然的说道。

“何必这般麻烦,若要查明那玄天之宝是否真在这些人手中,我们完全可以……”

“完全可以用控神秘术,一一搜索神识一遍吧。但真查出那口玄天斩灵剑在我族手中,又有何好处?此物根本是个烫手山芋!你能保证执行之人甚至长老会中就肯定没有异族变化潜伏之人。一旦此消息泄露,不但我们人族短时间内马上会成为众矢之的,甚至连妖族为了自保,也有可能退出和我们的联盟。到时,我们人族必灭无疑。”

“我们不是什么强大种族,无法持有此宝等到真灵级存在寻上门来的,甚至想将此宝献给那些强力种族以求庇护,估计影族等也根本不会留此机会的。反而装作糊涂,先应付马上要爆发的大战最好了。在没有确定玄天之宝倒底落在何族手上的话,对我们攻击的,最有可能只不过是木族和影族联军而已。以我们人妖两族和天渊城的存在,完全可以抵挡下的。灵族和夜叉族正在打的不亦乐乎,知道此消息后,只会拼斗的更加猛烈。大不了,我们几族各损伤大量人手,也能够达到血祭召唤玄天之宝的条件。无论此宝原先在何族手中,只要此宝被召唤走,我们到时候也算应付过此劫的。但为了在那些强大种族寻到我们这里前,就先分出胜负来,估计此战和以前动不动就延续上百年的攻城之战不同,一旦开战肯定会在数年内就分出结果的,惨烈程度远非以前可比的。”

“嘿嘿,其他几族的掌控者,多半也全都想得差不多的。否则你可听闻,有哪族之人真的用心在寻找这玄天斩灵剑。全都在积极备战而已。”老僧不慌不忙的说出了一大堆来。

“这些消息你何时知道的,先前我为何一点消息都未收到。难道长老会有意瞒着我。”听完这些话,道士目光闪动的在原地怔了半天,才有些不快的问道。

“很简单,在知道阁下身份有问题后,才如此做的。就不知该继续称呼你雷罗真人,还是该叫你一声紫影大人。”老僧目中精光大放,蓦然丝毫征兆没有的声音一寒。

“什么紫影,金越大师此话何意?”道士丝毫异样没有,反而眉头一皱。

“嘿嘿,似乎时间差不多了。也该发作了吧。”老僧不理会道士,反而目光一扫,落在了角落上一个小巧香炉上,上面点着一炷灵香,已经燃烧了大半。

“什么时间到了?不对,这香……”道士双目紫光一闪,脸色一下大变起来,几乎与此同时,从道士身上蓦然射出一条紫色影子,直扑对面的老僧。

老僧端坐对面不动,袖袍冲对面一拂。

轰的一声,金光一闪下,片片梵文浮现而出。

紫影仿佛被巨物狂击般的倒射而出,撞到了密室的墙壁上,随即通体乱颤的缩成一团,再也无法有任何举动了。

就在这时墙壁青光一闪,一只青色玉钵蓦然浮现,一翻下,竟喷出一片青霞,瞬间将紫影收进了其中。

“不错,四神香对影族克制果然名不虚传,连一名紫影竟都无法消受的。”墙壁上白光闪动,又浮现出一名儒雅的中年儒生来,一身白袍,举动从容。

“天元兄!多亏你相借神香,否则这孽障还真不好除去的。”老僧一见儒生,立刻起身,双手合并一起的一礼。

“金越大师多礼了。我也是幸亏新修炼成了一项神通,才发现雷罗真人竟已被紫影附身的。可惜雷罗真人一代道法奇才,竟然落得这般下场。”儒生却目光一转的望向仍端坐着的道士,叹息了一声。

此道士在紫影冲出身体的瞬间,仿佛精气都被一抽而空,肉身变得干瘪异常,再无一丝生气。

僧人也低声念了声佛号,脸上现出了一丝悲痛之色,随即手指一弹,一朵金色火焰射出。

顿时道士肉身在金焰中化为无有。

“按常理来说,紫影虽然强大不逊于我们合体修士,但是以雷罗老友神通,怎么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附身陨落的。唯一可能,就是老友百年前去蛮荒世界那一趟中,就遭了暗算。此紫影倒也狡诈异常,回到城中竟然这般多年都毫无破绽。要不是圣皇出手识破,我等恐怕还蒙在鼓中呢。此孽障近些年一直在设法将飞升修士聚集一起,说是庇护,但恐怕也心存不善的。”老僧叹了口气。

中年人竟然就是人族中大名鼎鼎的天元境之主“天元圣皇”。

“不过,近些年古老友他们的确有些太偏袒本地修士了,也难怪那些飞升的小家伙都一肚子怨气了。”天元圣皇却春风拂面般的温和一笑。

“这也是老衲这些年光是闭关苦修,忽略了此事。不过现在大敌当前,暂时也顾不得这等小事了。紫影占据雷罗老友的身体如此多年,也不知道传递回了多少消息。天渊城的防御和禁制必须大半变动才可。”僧人面色阴沉了下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