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暗流

一团淡淡白光从树林中腾空飞起,里面隐隐有一条二十余丈长楼舟。

此舟分为两层,通体洁白仿佛美玉炼制而成,而舟体表面铭印着一朵朵云雾般的古怪花纹,泛动着金银两色的符文,显得气势不凡。

玉舟一颤之下,忽然那些金银色符文砰砰的爆裂开来,一下化为片片白云将此舟包裹进了其中,化为一朵看似普通的巨云。

随后巨云一个盘旋后,就朝某个方向无声无息而去。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此云明明看起来轻飘飘的,仿佛飞行极慢,但是转眼间就到了百余丈之远,似乎速度丝毫不比一般化神修士差哪里去。

“不错,不愧为掌控人族拍卖行的陇家,连这等适合远行的灵舟都有。灵云舟虽然不算多稀罕,但是遁速如此之快,恐怕也是此类中的极品了。”筱虹站在船头之上,四下打量着舟上一切,面露一丝满意的称赞道。

“嘿嘿,筱仙子真是过奖了。贵族身为七大妖族之一,什么样的宝物未曾见过,我这灵云舟也不过遁速还算可以。不过,此舟空间倒还真算大,足有十余间静室的。除了每日需要一人在外面留神下动静外,其余之人都可以在静室中休息的。若是顺利的话,对我等来说半年时间也不算太久,也许一次修炼,就过去了。”陇东客气的说道。

“如此也好,我等每人轮值十日,其余之人则可在舟上自由行动。先一人挑选间自己的静室吧。”少妇点点头。

听到二人之言,韩立等人自然没有反对意思,当即人人在此舟上选了一间满意的静室。

当然既然是自己休息打坐之地,自然都会在屋中另行设下禁制,以防被他人偷窥什么。

随后五人再稍一商量下,也就安排好了轮值顺序。

说来也巧,韩立恰好被安排在了最后一位。也就是说轮到他的时候,也是四十天后的事情了。

等这一切都安排完毕,韩立也不和其他人多说什么,就自顾自的进入自己静室中,将禁制打开了。

黑裙少妇等人的表现也都差不多的。

除了轮值的陇东外,其余也都马上进入了自己的屋子中。

陇东见此情形,嘴角微动了下后,就再次来到灵舟首端,单手一翻转,蓦然多出了一个翠绿色蒲团。

往地上一放,他就盘膝坐在了其上。

“哼,半年……,真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啊。”血痣青年嘴唇激动几下,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了几声,就缓缓闭上双目,但脸上一丝古怪笑容久久不散。

玉舟一间数丈大静室中,筱虹和那白眉青年面对面的坐在一把木椅上。

“什么,你说那叫叶颖的小丫头身具天凤之血,也是真灵世家的子弟。”白眉青年似乎听少妇说了什么惊人之事,一脸骇然的样子。

“李道友何必如此惊讶?你们玄鹰族也算是罕见的天禽类种族,我不信对此丫头身上的天凤血脉丝毫感应没有的。至于我们黑凤族虽是凤族旁支,但是单论天凤之血的精纯,还无法和这小丫头相比的。不过感应到此女身上的天凤之血,却毫无问题的,绝不会出错。”筱虹肃然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一见此女,就心绪不宁之极,隐隐几分忌惮之意的。这才在树林中时,举止有些失措的。但筱仙子和李某说这些事情,难道有些什么想法吗?”白眉青年轻吐了一口气,脸上却露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

“没什么。若是此女身上是其他真灵之血也就罢了。但偏偏是号称万禽之王的天凤之血。这代表什么,李兄不会真的不明白吧。”少妇嫣然一笑,但双目却阴寒下来。

“哼,我当然懂的你话里意思。但不要忘了,出发前族里长老的交待和这次任务对我们妖族的重要。若是因为私事而误了族里的大事,你我二人就算得了天凤之血,也没命享用的。”白眉青年沉默了一会儿,才冷笑一声。

“咯咯!小妹什么时候说过要在到目的地前出手了。此行任务自然要首先保证完成的,但完成后,我们再出手也不迟的。”筱虹轻笑的说道。

“事成后出手?嗯,要是不影响任务,倒不是不行的。但其余两人会不会出手帮她,就算真取到了天凤之血,你我二人如何瓜分。此血可无法一分为二的。”白眉青年目光一闪,略一沉吟下又摇摇头。

“天凤之血虽然对你们也有用处,但效用对我们黑凤族来说却更重要的。这样吧,只要李兄助我得到了灵血,我原意用三颗黑炎丹作为报酬。至于其余两人,我自然会设法先调开他们的。况且黑叶森林是何等凶险之地,他们能否安然身退还是两说的事情。”少妇微一咬牙,开出了一个惊人的条件。

“三颗黑炎丹。此话当真?”白眉青年一惊,随即大喜起来。

“小妹在黑凤族也算有些地位之人,三颗黑炎丹纵然在外界价值连城,但是小妹如此多年的积累下来,倒也炼制出了三颗来。原本是打算冲击炼虚境界之用的。”少妇露出一丝苦笑。

“就如此说定了。只要任务完成,在回来路上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不过,真灵之血可也不是那么好抽取的。特别是这种真灵世家不知延续了多少年真血,几乎已经彻底融入这些人族身体之中,更是难以得到。”白眉青年又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的说道。

“放心,我们黑凤族也许对别的真血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天凤之血的分离,早就不知研究多久了。我起码有七八分的把握。”少妇傲然的说道。

“仙子有这般有自信,那就好。”白眉青年闻听此言,才满意的点点头。

……

另一间静室中,白袍少女叶颖,两手掐诀,双目微闭的盘坐在一张玉床上,头颅后竟有一个直径数尺的青色光晕缓缓转动着。

细看之下,此光晕不但奇圆无比,边缘处还有尺许高的白色火焰闪动,而在光晕中间竟有一道人形虚影盘坐在那里。

此光彩看外貌竟然隐隐约约和少女有些近似,只是身形小了数倍,但同样双目微闭,手中掐诀的样子。

不知为何,忽然少女嘴角一动,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笑容,而几乎与此同时,光晕中虚影脸上也露出了一般无二的表情,竟仿佛两者间根本就是同一人般。

这般情形,实在诡异之极。

……

韩立在自己静室中踱步走动着,脸色毫无表情,但是目光闪动,似乎在思量着什么事情。

在静室一角,一张玉桌上却另有两个小东西在那里。

一个野猫般大的小豹子,四肢散开,毫无形象的趴伏在那里,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在小豹子毛茸茸的头颅上,又端坐着一只数寸高的迷你小猴,一身乌黑发亮的毛发,两眼滴溜溜的盯着韩立,显得灵性十足。

忽然韩立脚步一顿,手掌一翻,手中多出了一个小瓶和一块乳白色玉简。

小瓶上花纹古朴,铭印着三个上古文字,细看之下赫然是“灭尘丹”三个大字。

韩立用手指抚摸了药瓶一会儿,轻叹一口气后,灵光一闪,药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那块玉简了。

玉简正是他离开天渊城前,那几名神秘修士拜访后,所留下之物。

韩立把玩了玉简一会儿,蓦然将玉简往额头上一贴,将神识浸入了其中。

玉简中竟是一副巨大之极的地图,但此地图却似乎缺少了一大半,而在地图缺少的边缘处,有一个圆点闪动着淡金色光芒。

虽然已经看过了不止一遍,韩立还是忍不住的又仔细查看起来,似乎想从中找到些什么似的。

……

不知多少万里外的天渊城,一间隐秘异常的地下密室中,一僧一道围着一张看似普通的青石桌,面面相对的坐在那里。

道人年约四十余岁,浓眉大眼,脸色淡金。

僧人却是一名留有半尺长白须的老僧,面皮上皱纹一层接一层,两眼更是眯成一条缝,似乎老的连眼睛都无法睁开的样子。

“算算时间,派往那几族的人都应该差不多汇合一起,在途中了吧。”老僧有气无力的说道。

“嗯,的确时间差不多了。我实在有些不太明白,为何金越兄出关后,忽然改变原先的计划,一定要将这几名晚辈派到异族之地去。这几人可都是新近飞升修士中,最出色的几人了。别人不知道,你应该很清楚,这些去带回异族情报的任务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危险之极。妖族方面所派人手明面上配合你我,但实际上可能另有一番计划的样子。”道士回答了一句后,却面带一丝疑惑起来。

“这次各族异动因何蠢蠢欲动,你应该很清楚吧。”老僧没有直接回答道士之言,却徐徐的反问道。

“这一点贫道怎么不知。不就是混沌万灵榜上新出现了一件玄天之宝,而且是排名前三的玄天之宝。听说叫什么‘玄天斩灵剑’!”道士一听老僧此问,心中一凛,神色不觉凝重了几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