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飞升修士

听完赵无归的话语,所有修士再没有什么异议了。

于是,赵无归和闻姓修士互望了一眼后,当即也走到中间的巨大石桌旁。

附近数名修士当即起身,恭敬给两位炼虚修士让开了数个位子。

二人点点头下,随意在其中两张石椅上坐了下来。

就这样,在有两名炼虚修士亲自坐镇下,下面的交换会倒是顺利异常。

韩立也用一块万年玄玉换取了数道珍稀的符箓。

如今他的符箓之道,正处在了一个关键之处。这些符箓虽然不是银蝌文符箓,但还算比较独特,只要用心研究下,说不定对他有些启发。

东西一交换完成,每个人开始依次讲述一些自己的修炼所悟,或者对某些秘术功法的独有心得。

当然大部分人都讲的简单或者模糊异常,也有人虽然讲的详细异常,但讲到一些关键之处,却故意停口不言了。其他对此真感兴趣之人也不急,会稍后传音过去,两人或用宝物或也用其他心得功法,进行一对一的另类交换。

闻姓修士二人对此视若无睹的。

韩立最近正研究符箓之道,也将自己领悟的一些粗浅方面,大概讲了一些。

但显然,厅中飞升修士对符箓之道感兴趣的并不多,自然也没有对韩立讲述太过注意。

倒是闻姓修士和赵无归听了韩立所言竟都和银蝌灵符有关,脸上闪过了一丝讶色。

虽然高阶修士懂银蝌文的不少,但是这东西若没有人一对一的专门讲述,开启那扇领悟之门,想要研究此符箓之道可是千难万难的。

当所有人都讲述过后,马上就有人迫不及待的向赵无归和闻姓修士提一些修炼上的疑难之处。

但其中有些问题,闻姓修士只是寥寥几句就直接回答了,有些涉题却笑而不语,而赵无归却会传音过去,和提问者说上几句。

提问之人无论点头或摇头,但都会马上重新坐下,不再多说什么了。

这些新近的飞升修士,几乎都在修炼上存在或多或少的难题,故而除了韩立外,所有人都不愿放弃眼前的难得机会。

而韩立修炼的是法体双修的梵圣真魔功,虽然同样有修炼上的不解之处。但此功法从来就没有人修炼过,他自然也懒得去提问什么,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看着。

足足一个时辰后,所有人才都询问过了一遍,也有人用独家的消息情报,和赵无归二人换取了一些灵丹灵药。

如此一来,按照以前聚会的惯例,所有过程都走完了一遍。

这时闻姓修士轻咳一声后,缓缓起身说道:

“好了,既然琐事都处理完了。我二人带来了雷罗长老的一些吩咐,你等仔细听好了。”

一听闻姓修士此言,韩立等人心中一凛,神色一下肃然起来。

天渊城的人族长老有五名,雷罗真人和金越禅师就是其中两位。

这两名神通深不可测的合体修士,也是飞升修士。但其中金越禅师根本不理外事,长年处于闭关苦修之中。雷罗真人自然也就成了天渊城众飞升修士的首领,在众飞升修士中威望之高,无人可及。

不过,韩立自来到天渊城却从未见到过二人。数次听取天广殿的讲道,也只见其他三位长老的讲道。

“雷罗长老不久前通过各个方面得到的情报分析,终于得出了确切的消息。十年之内,天渊城六成以上几率会爆发异族攻城,有两成以上会面临周边三个以上的异族联军,虽然微乎其微,再一次百族大战爆发的可能,无法完全排除的。”赵无归冰冷异常声音在大厅上空回响着。

厅中诸人虽然对赵无归所说内容有些预料到了,还是随着其话语出口,心都往下一沉,听到百族大战等字眼时,大半之人甚至面色发白起来。

即使这些人是近百年才从下边各界飞升到灵界的,但是有关百族大战这等传闻中的上古大战,自然绝不会陌生的。

这可是差点让人妖两族灭族的超级种族之战。

据说此场战争,光从开始到结束,就足足持续了万年之久,残酷可想而知了。

一直坐在角落中,很少开口的韩立,也长吐了一口气后,面露一丝苦笑之色。

看来形势的恶劣,比他原先估计还厉害的多,真要想一些自保之策才行了。

否则这要爆发异族大战,别说他区区一名化神修士,恐怕就是合体期的那些长老也极有可能陨落的。

“两位前辈将此消息告诉我等这些修为低浅之人,应该有其他用意吧。否则这等机密之事,不会轻易外泄的。”一名赤足男子站起来一礼后,恭敬问道。

“诸位道友能从下界那种灵气稀薄之地,辛苦修炼到如今的境界,并力克万般风险能飞升到灵界来,心智都不是一般之辈。那我就直说了!这些年来,我等飞升修士一到天渊城都会担任青冥卫之职,看似颇受重用,但实际上一有危险之事,长老会第一个考虑的都是让我等之辈去处理,结果虽然每隔数年就会有一名飞升同道加入,但是历年来天渊城陨落的高阶修士,还是以我等飞升修士居多。而实际上,我等飞升修士的数量,在高阶修士中连十成中的一成都未占据到。那些灵界本地修士,却大多只要从事一些安稳的任务即可。大家在天渊城的这些年来,想来对此应该深有体会了。有些道友已经被命令执行数次风险甚大的任务了。诸位道友不知道吧,就是眼下这种待遇,还是我等飞升修士甚为团结和雷罗长老苦心力争的结果。据说金越禅师和雷罗长老进入长老会之前,我等飞升修士处境更是糟糕透顶,在天渊城轮值下来,往往有小半都会陨落掉的。”赵无归接着冷冷道。

厅中之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闻姓修士所说之言,他们的确都或多或少感受到了一些,甚至在近些年,有几人还亲自目睹,其他飞升修士执行某些危险极大任务而陨落。

否则,在厅中参加聚会的之人还会再多出几名出来的。

韩立面无表情起来。

他方一成为青冥卫,就被派到浮黎沼泽这等危险之地。而和他们小队一直轮值浮黎沼泽的其余三支小队的带队修士,除了一名是灵界本土修士外,其余两名也同样是飞升修士。

就此一点,他自然早就对此有怀疑了。

故而才在后来赵无归主动找上门来,邀请他参加这个所谓的聚会,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从和其他人接触中,他自然看出了其他修士对飞升修士的那一丝忌惮。否则当日到他灵地取宝失败的鸣老怪等人,还不会如此好打发走的。

有此靠山主动找上门来,他自然不会拒绝的。

果然从加入此聚会后,再也没有其他事情找上门来,也没有什么其他任务强行派到他小队头上。当然这也是因为巡逻浮黎沼泽,原本就是一种危险颇大的任务了。

“这次提前将此消息告诉你等,其实是雷罗长老想在可能出现的大劫前,提供一个保全我等飞升修士元气的机会。”闻姓修士也从容的开口了。

“前辈意思,难道是雷罗长老有办法让我们离开天渊城,避开此大战!”一名青色宫装,头戴面纱的女子心中一喜的问道。

“哼,异族攻城,关系我等人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就我等和其他修士再有矛盾,在共抗异族上却责不容怠的。敢私自离开天渊城,无故逃避抗敌之责的,不用执法队找上你们。我等便会亲自出手,将你们击毙。”赵无归双目寒光一闪,阴森说道。

厅中之人听到此言,脸色大变下,又有些惊疑不定了。

“那前辈们到底是何用意?”宫装女子胆子倒也不小,迟疑了一下后,仍追问了一句。

“呵呵,诸位道友不要误会了。雷罗长老的意思是,抗敌之责自然绝不能推脱的。但也不希望我等飞升修士真全都在此劫中丧失殆尽。故而和我等商量过后,最终想出了一个可以保全部分元气的办法。但此办法危险性仍然极大,这才派我等过来,告知诸位道友一二的,让诸位道友自由选择是否参加此计划。”闻姓修士微微一笑的说道。

众人自然又一阵轻微骚动,多数人不禁面面相觑起来了。

韩立眉头先是一皱,随即双目微眯了起来。

“到底有什么需要我等选择的,两位前辈直接说吧。”一人缓缓的问道。

“很简单。最近一段时间,雷罗长老会发布一些耗时较长,功勋极重的任务。这些任务危险性极大,那些本土修士多半不会接受的。但是诸位道友接受完成任务后,也算立下大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功成身退了。若是大战没有爆发,你等还可返回天渊城,若是真爆发大战,你等修为不够,就此隐退远离大战,也可保全一分我等飞升修士的元气。嘿嘿,丑话说在前边!照我们估算,执行这些任务的人,几乎有一半的几率陨落而亡。是否选择接受,全看你们自己的打算了。毕竟是否真会爆发异族攻城,还只是两说的事情,而执行此任务,却有极大的可能就此而亡。想要不冒任何风险,就想离开天渊城的,那是白日做梦之事。”赵无归冷笑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