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百脉炼宝诀

“不过这里空间,事先很稳定,丝毫爆发迹象都没有,怎么突然就有空间风暴出现在这里。附近居住的修士是何人?”女修黛眉一皱,又问了一句。

“这有何奇怪的!微型空间波动,原本就很难提前预料的。乾坤盘纵然神妙万分,也不可能都预测的到。这种事情又不是罕见之事。至于此地,似乎刚刚被划归化神修士使用了,此地主人应该是一名青冥卫。”男子一捻胡须,平静的回道。

“异灵盘没有发现异族的气息,看来没有异族趁机潜入此地。要不召唤附近的这位青冥卫,再仔细问一下情况。看看他是否知道空间风暴的事情?”女修抬手祭出一块闪闪发光法盘,做法了一番后,才眉头一皱的建议道。

“何必这般麻烦!只要不是异族潜入,就算这空间风暴有些什么蹊跷,和我等也没太大关系的。不要忘了,我们可不是清闲的要命,还有另一处地方需要检查一番的。那里是乾坤盘预测,很有可能爆发大型空间风暴之地。”长髯修士却摇摇头,神情凝重了起来。

“马兄所言有理,是小妹有些执着了。我们走吧。”女修略一迟疑,似乎想起了什么,笑吟吟的同意道。

长髯道士似乎很满意女修的回答,当即微点下头,就率先化为一道黄虹飞回了金庭舟上。

女修目光再往四下望了一遍,也没有过多滞留的同样返回了舟上。

片刻后,金庭舟在光阵中一晃,就凭空不见了。下方的传送光阵,也随之溃散消失起来。

身处洞府中的韩立并不知道。如此短时间内就有两名炼虚级的天卫过来探查了一番,甚至连召唤他询问的例行之事都未发生,就匆匆的再次离去了。

但为了小心起见,他一回到洞府,就将法阵关闭,让所有万珑珠监控全都暂时停了下来,以防被什么高人看出了什么来。

随后他就一头扎进了密室中,开始研究新到手的骨手起来。

骨手本身虽然奇特,似乎用某种从未见识过的炼器手法祭炼过一般,但韩立对此却并不太关心。

而是毫不客气的一张口,喷出了一口数寸长金色小剑。

此小剑一抖下,就化为一道纤细金丝围着骨手飞快一绕。骨手拇指就无声无息的被切成了两片。

一个寸许长玉牌从里面显露而出,并且一颤下就要通灵的腾空飞走。

韩立却早有预料,反手一抓下,一股无形禁制就凭空在四周现出,一下将玉牌束待的无法动弹分毫了。

将乳白色玉牌抓到了手中,韩立双目蓝芒闪动的开始细细看起来。

玉牌上的银蝌文,记录的是一种他首次接触的炼器之道,里面阐明的东西简直颠覆了韩立以往对炼器的大半认识,一下就将他深深吸引住了。

只是这银蝌文毕竟和一般古文大不相同,要不是他曾苦苦参悟过另一片残页,刚一接触此种真灵文化,恐怕根本无法领悟分毫的。

但就是这样,韩立一口气在密室中研究了这块新得的外页玉书,三天三夜,才最终看明白上面记载的大概东西而已。

上面除了对炼器之术的阐述介绍外,最主要的内容竟然记载了一种名叫“百脉炼宝决”的神通。

此神通竟是以人的经脉血肉骨骼为基础,将自身各个部分炼制成具有不同法宝的不可思议秘术。

要不是韩立先前看了前面的炼器之术,光看此法诀的话,绝对将此事当成了无稽之谈。

但是前面阐述的新炼器之道,却让他一下茅塞顿开,对此术不由得信了大半起来。

并且他得到的骨手,显然就应该也是修炼此功法,否则一只骨手如何能逃出空间风暴,并且自行通灵起来。

按照玉书上阐述,修炼此神通之人既可以将身体一次全都炼制成宝物,也可以分开慢慢加以修炼的。但无论哪一种,最后追求的都是将身躯修炼成,近似佛门金刚不坏之身那种仙佛般境界的。

而到了此秘术大成后,无论法力修炼如何,单凭肉身,举手抬足间都具有撼动天地的大神通,身体已经无限接近不朽之身了。

虽然玉书上对此术大成的描述情形,简单异常,寥寥数语而已,韩立看到其中隐隐透露出的信息,自身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算上面所说有些夸大其词,但此神通的厉害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这种将身体修炼成宝物的祭炼之法,对修士肉身强横也有近似不可思议的要求。

修炼此法诀,以韩立现在金刚诀大成肉身也不过勉强可以开始而已。以后若要继续淬炼身体各部,让其真的发挥出玉书上记载的那种莫大神通时,却还需要将肉身一步步进阶强化才可。

否则肉身一旦承受不住祭炼效果,修炼之人就会自行崩溃消亡。

毕竟将身体炼制成各种宝物,本身就是一个匪夷所思,近似逆天的事情。

他单手抚摸着玉牌,半天沉默不语起来。

“看来无需再寻找其他功法了。看来必须选择法体双修的功法了。”韩立轻叹了一口气,喃喃的自语一声。

这套百脉炼宝诀的出现,成了压在他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让原本还在为功法选择迟疑的他,最终做出了决定,打算修炼那套被人妖两族共同改动过的法体双修功法了。

他忽然将手中的玉页一收,贴上禁制符箓后重新放回储物镯中,就反手间又掏出了一块淡红色玉简来。

韩立当日从蛮胡子口中得到托天魔功口诀后,就全部复制到了此简中。以防时间一长,别遗忘了什么法诀。

“此功法既然分成三部分,又分别如此特殊,干脆就叫梵圣真魔功吧。”

韩立目光在玉简上一扫,低声的自语了两句,就将玉简往额头上一贴,闭上了双目,认真的参悟此功法起来。

上次他在天渊城石塔中,也尝试的修炼了一点点此魔功,但是没有丹药辅助,效果自然没有多少的。

于是接下来的数月内,韩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密室中度过,期间也抽出一些时间,在部分灵药被催熟后,开始炼制玉清丹起来。

此丹不愧为化神级的灵丹,韩立在动用了数量惊人的灵药后,仍只不过炼制出两三瓶出来。

但对此情形,韩立并不在意。

对他来说,炼制次数越多越能熟能生巧,只要给他足够时间,成功率自然就会上去了。

现在炼制的丹药,够他近期修炼也就可以了。

当然在修炼托天魔功的同时,韩立也抽空参悟着那套“百脉炼宝诀”。

就这样,整休时间一眨眼就过了。

在这段时间内,并未有人再来打扰韩立的清修。看来没有利益冲突,鸣老魔和金老怪等人也懒的再理会他的。

韩立对此当然欣喜了。

于是在半年之期满的前几日,一道青虹从艳丽异常的瘴气中激射而出,在附近空中一个盘旋后,才猛然破空奔天渊城方向而去了。

他要参加为其两三月的巡逻任务后,才能有时间再次返回洞府,继续修炼。

三个月后,韩立毫发未损的再次归来。

他一回到洞府马上进入密室,再次闭关起来。

直到半年之期再次将满后,才再次离开……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转眼间就过了六十年光景了。

这些时间对修士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在此期间,灵界却一下暗流汹涌起来,各族高层几乎同时的频繁聚会,仿佛酝酿着什么东西似的。各族凡是消息灵通的存在,几乎都感应到了暴风雨爆发前的那种巨大危险,也纷纷暗自心惊的同样开始做一些预防的准备起来。

作为人族和各族交界的最前沿之处,天渊城自然也能感应到一些异变出来,最起码在外边巡逻的那些修士,感应到了此间的巨大变化。

这一日,浮黎沼泽上空,一队修士在低空中缓缓向前飞行着。

十名修士是一身黑幽幽的战甲,在中间位置的一名短须老者,身穿一件古朴的青色战甲,却是带队的一位化神级的青冥卫。

无论那十名黑铁卫还是那名带队的老者,均都脸色凝重,手持异灵盘,同时目光不停的四下扫视个不停,仿佛下方随时都有可怕东西扑将出来一般。

这队修士也不见有人说话,就这般小心翼翼的一直飞行了一个时辰后,忽然其中一名黑铁卫手中的法盘传出阵阵的嗡鸣。

虽然声音不大,但仍让所有人都脸色大变的望了过去。

“怎么又发现异族了。这也未免太频繁了!这些异族在搞什么鬼,怎么把探子不要命般的拼命往我们这边塞来。我们小队上次可刚刚阵亡了两名成员。”一名看起来凶恶异常的大汉,看清楚了同伴手中的异灵盘上闪动的警报白光后,再也忍不住的破口大骂起来。

“哼,这还算好的了。听说第四小队半年前遇到了罕见的虚洞族的人,结果整个小队连队长在内,都阵亡了大半。”另一名中年女修却冷冷的接口道,脸色也同样阴沉异常。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