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探查

残页中记载的符箓之道虽然不全,但也记载了四种完整符箓的炼制之法。

以前使用过的“太一化清符”,通过相关参悟炼制出万珑珠的“九宫天乾符”,以及一种名叫“甲元符”的影傀儡符箓。

最后一种符箓,却是残页中记载的唯一一种攻击符箓“天戈符”。

太一化清符倒还罢了,通过那天澜圣兽分身所参悟的玉简,韩立已经掌握了七七八八,虽然成功率极低,但只要舍得花费大把材料来炼制,还是能炼制出来的。

九宫天乾符原本是一种困敌用的仙家符箓,他只参悟出了一半而已,只能凭借这些参悟研制出了万珑珠这等简单法器出来。

至于后两种的甲元符和天戈符,先前却是一丝头绪未有的。

不过韩立在天渊城的坊市中,查看其他成品的影傀儡符箓时,却机缘巧合的领悟到了甲元符的某个关键处。凭借他不弱的傀儡造诣,今后再细细研究下,却未必不能真参悟出什么东西来的。

只是那最后一种的天戈符,是一种金属性的攻击符箓。

上面记载,驱动此符时,能幻化出一只真仙界的天戈之刃出来,威力之大足可以裂地开海。

但此符箓深奥异常,韩立又只有化神期造诣,却是真的毫无头绪,没有办法摸门而入的。

韩立单手抚摸着玉牌,心中默默思量着。

天渊城中高阶修士无数,法力神通远胜他者更是不少,为了自保,他自然保命的后手越多越好了。

但可惜四种符箓中的大半,都不是他现在能炼制出来的。不过仅能炼制的太一化清符,就连炼虚修士耳目都欺瞒过去的,若是能再炼制出一两张在身,在特殊场合肯定会有大用处的。

其余的符箓倒不必心急,以后再慢慢领悟研究就是了。

韩立心中如此想着,手腕一抖,储物镯上青霞大放,往地上一卷而去。

结果光芒一敛后,顿时附近地面上多出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锦盒玉匣,还有一些瓶瓶罐罐的存在。

韩立单手往地上虚空一抓,顿时一个锦盒飞射过来。

将盒盖一开,里面竟然是一张颜色淡红的不知名兽皮,但表面灵光闪闪,一看就不是寻常妖兽之物。

韩立看也不看的将这一小块兽皮往头顶上空一抛,接着一张口。

“噗嗤”一声后,一团青蒙蒙灵光将兽皮包裹在了其中。

两手掐诀,青色灵光瞬间颜色大变,竟然一下变成赤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身处赤焰中的兽皮,竟没有马上化为一团灰烬,反而发出刺目灵芒,表面更是渐渐的晶莹透明起来。

这时,韩立再次冲数个玉匣一点指。

这些匣子马上自行打开,从里面飞出数股颜色各异的粉末,一闪的纷纷没入火焰之中。

顿时一阵“噼啪”声传来,这些粉末化为各色灵光依附到了兽皮之上。

透明的兽皮表面,立刻闪动起绚丽异常的光芒。

韩立十指法诀不停,双目却面无表情的闭上了。

一时间,密室中除了空中偶尔传来的火花爆裂声外,再无其他声响了。

如此这般,两个月时间一闪即过。

在此期间,几乎每隔数日光景,必定从密室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如此一连重复了十几次后,才彻底沉寂下去。

再过了半个月,密室大门突然间打开了。

韩立眉头微皱的从里面走了出来,随后却一刻未停的直奔大厅而去。

大厅中法阵仍在散发着淡淡灵光,从八角法盘上喷出的淡银色光幕,却黯淡了少许,上面显示的光点也显得模糊不清起来。

韩立一看之下,毫不犹豫的把法阵四周的高阶灵石,重新换下了一批,然后再次激发起法阵。

八角法盘上放出刺目银芒,银色光幕上的一切立刻显得清晰可见起来。

韩立目光往光幕上一扫,脸色却阴晴不定起来。

只见上次观看时分开的四个光点,此刻又聚集到了一起,并且离他洞府不过四五百里远的样子。

而他之所以从密室中出来,一来是终于炼制成功了一枚太一化清符,二来派出去监视这几人的噬金虫,竟有一只莫名的消失不见了。不知是被围住了,还是被对方灭杀掉了。

此前通过在洞府中负责催熟灵药的第二元婴,韩立已经知道这些光点代表的修士,已经在此处停留了数日了。

难道他们已经找到了目标。

韩立心念急转,片刻后,忽然在光幕前盘膝坐下,静静的望着银色光幕不语。

就这般一连三日后,那些光点还停留在原地,丝毫散开和移动的意思都没有。

最终在第四日早上的时候,韩立轻叹了口气,站起了身来。

看来自己不过去一趟是不行了。

不管他们到底有何目的,但万一在自己灵地中惹出什么事端来,他就是躲在洞府中,也可能祸从天降的。

毕竟数百里的距离,对他们这样的修士来说,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的地方。

这几人就徘徊在如此近的地方,让他如何能安心的继续修炼下去。

还不如亲自过去监视一下的好。

当然若是真有好处,并能浑水摸鱼一番的话,他也不介意如此做的。

他自从进入灵界来,并且和炼虚修士交手一番后,自觉遇到炼虚修士就算不敌,遁走也应没有问题的。

特别他刚刚凝练出来雷袍和雷纹之珠,又成功炼制一枚太一化清符,把握自然又大了几分。

而这四人在他的万珑珠监视下,仍然毫无察觉,也绝不可能有合体期的修士存在。

如此一来,他心中的最大忌惮自然又去了几分。

心中盘算计定后,韩立当即周身青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遁出了大厅,直奔洞府外而去。

一出了洞府后,遁光一个盘旋后,韩立口中念念有词声中,颜色开始渐渐变淡,最后竟变得透明起来。

此种隐匿遁术,虽然不如太一化清符那般直接化为虚无存在,但是不仔细用神念搜查之下,也同样不易发现的。

用来悄然赶过去,却是绰绰有余的了。

下一刻,韩立驾驭遁光,向光幕记载之处而去了。

数百里的距离,以韩立现在遁速,全速之下,只要片刻工夫就可赶到那里。但是即使韩立故意降低到了速度,以隐秘为主的徐徐飞去,也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就接近了那边。

一看离目标不太远了,韩立悄悄的落下遁光,浑身灵光一闪的变成了深黄之色后,接着一头扎进了地面之下。

他改用土遁术继续向前了。

在前进过程中,韩立两手掐诀,将浑身气息都收敛的丝毫不漏。

但在地下再潜行了十余里后,韩立忽然遁光一停,双目微微一眯后,口中无声的念动了几句什么口诀。

四下黑乎乎的土石中猛然数点金光闪动,接着数只噬金虫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的没入韩立袖袍中不见了。

数缕附在噬金虫身上的神念一收回,韩立目光连闪数下,脸上现出一丝古怪之色。

“他们果然是在找什么东西。不过要找的东西竟然在那个地方,还真是让人无法想到。不过,这几个人既然能发现噬金虫的存在,并灭杀了其中一只。看来真的有炼虚级的存在。”韩立喃喃自语了一声,低首细细思量了起来。

忽然他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拂,顿时灵光一闪,一张紫色符箓出现在了手中。

此符箓表面仿佛鎏金般闪亮,有密密麻麻的细小银文闪动着。

正是他新近炼制出来的太一化清符。

和上次那张符箓不同,此张太一化清符无论材料还是炼制之法,完全是按照残缺玉页上方法出来,威力远非上次半成品可比的。

韩立没有把握,再靠近过去不被那些炼虚期修士发现,故而虽然觉得有些可惜,还是决定用这张新出炉的符箓将身体化为虚无,欺近过去确定这四人的身份和修为再说。

符箓虽然珍稀,但事关自己的小命安危,韩立自然不会吝惜什么的。

而且这张太一化清符不同于上次的残缺品,不但威能远胜从前,并且在效力未被耗尽前,同样可以反复使用的。

紫色符箓爆裂了开来,数个银灿灿的银蝌文随之浮现而出,围着韩立一阵上下飞舞。

韩立脸色凝重的数道法诀打出。

“噗嗤”几声轻响后,符文化为一团团银雾,眨眼间就将韩立淹没其中。

片刻后银雾散尽,原地竟空无人了。

身躯化为虚无存在的韩立,几乎刹那间就感受到了此符箓和以前那张残缺太一化清符的区别。

此刻的他,竟然还可以调动体内法宝和大量灵力。

当然调动归调动,但是一旦真驱使宝物或施展什么太厉害功法话,恐怕符箓威能还是会自行被破掉的。

但就这样,韩立也已经心满意足了。最起码在虚无状态下,他可以抢先发动一轮攻击了。

于是,他催动法诀之下,身形立刻向前方飞快的遁去。

结果再向前飞遁了数里后,韩立身形却开始向上方徐徐漂去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