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雷袍现世

韩立也曾经留心过天渊城一些和银蝌文有关的禁制设置,发现虽然有几种禁制和自己研究出来的万珑珠功能有些相似,但是绝对没有这般隐匿小巧的。

除非神念比他强大数倍的修士仔细搜查地面,否则即使身处监控之下,也无法发觉异样的。

故而这种法器虽然炼制简单,却的确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当然这种简单也是相对而言的,若不是精通那残页上的符箓之道,也根本无法炼制出此等法器来。

以前在人界时,韩立也曾动心想炼制一套的。

但偏偏一种主材料在人界已经灭绝了,只能有心无力而已。

当年他在落日城坊市中,无意中发现此种主材料并且不太贵的样子,当时心中一动下,也就顺便购买下炼制此珠的所有材料。

现在看来,此举倒是做对了。

他既然知道了灵地中真有人在鬼鬼祟祟的图谋什么,自然不可能一点布置不做的。

不管如何处理,先将对方监控起来却绝对是必要的。

韩立化为一道青虹再次离开洞府,并以洞府为中心,将储物镯中炼制的无数万珑珠按照一定规律,都施法埋入了地下深处。

以他的遁速,仅仅小半日工夫后,几乎三分之二的灵地都被无声无息的设下了禁制。

然后韩立不动声色的返回了洞府,在洞府中的某间大厅中,亲手再摆下一个古怪法阵,将那只八角法盘放在了阵眼处。

他随后将数十块高阶灵石嵌入法阵四周,接连打出数道法决没入其中,将整座法阵激发了起来。

一阵低低的嗡鸣后,整座法阵泛起阵阵白光,随后在白芒闪动中,八角法盘突然浮现出一层银色光幕。

在光幕上面,点点白光闪动不已,几乎遍布整个光幕。

韩立目光在这光幕上一扫,满意的点点头,当即向密室走去。

虽然不知道闯入灵地的是何等之人,但多半和那位争抢过灵地的吊眉汉子有关。在没有掌握相当消息前,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还是暗中旁观一段时间的好!

现在,他准备先将那神秘雷纹参悟一下,同时炼制几枚金阙玉书残页上的银蝌文灵符。当然在此期间,还需要催熟一批灵药,将那玉清丹同时炼制出来。

韩立进入了密室中,反手将大门合上,几步走到中间,盘坐在了蒲团上。

一抬手在储物镯上一拂,顿时青光闪动下,一枚玉简,一块金色锦帕和一枚圆珠,浮现而出。

韩立先将神识浸入玉简中,将所有雷纹图案重新看了一遍,才用手抚摸了身上的金色锦怕,细想了一下后,忽然将锦怕往空中一抛,滴溜溜的祭了出去。

随后韩立想也不想的一张口,顿时一团赤红火球喷了出去,正好击在了金纹之上。

结果霞光一闪,“火球”噗嗤一声的自行泯灭后,金色锦怕竟然完好无损的样子。

韩立眉梢一挑,手指冲着锦帕再是一点,一道晶莹冰锥又激射而出。

结果同样在灵光闪动中,冰锥化为了无形。

韩立脸上现出了一丝讶色来。难道这块雷纹之物竟可以不惧五行之力不成。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手指再微微一弹,一道金色剑气激射而出。

一声轻响后,锦帕轻易的被一斩两截,化为无数根纤细金丝,弹射爆裂开来,化为了无形。

韩立眉头一皱,先是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他转首间,又开始研究手中的那枚金色珠子。

此珠子中蕴含的雷电之力,似乎狂暴异常的样子。

半个时辰后,密室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原本被层层禁制包裹的密室墙壁蓦然间寸寸的碎裂,随即一道道碗口粗金弧狂涌而出,金光交织闪烁,如同无数金蛇在乱舞。

就在这时,金光中心处传出一声清鸣之音,随即一座黑乎乎小山从中浮现,接着小山通体灵光大放,放出一圈圈的灰蒙蒙光环。

在灰光一卷之下,漫天的金弧全都被一扫而空,在元磁神光中被凝聚成了一条金色电蛟。

此电蛟摇头摆尾,挣扎着个不停,似乎想脱困而出。

而在小山下边,除韩立盘坐下的丈许大方圆外,其余之处竟全都空荡荡的,出现了一个五六丈深的巨坑。

韩立竟仿佛身处巨坑中心孤零零的一根石柱上,看起来实在诡异万分。

韩立抬首望了望空中小山和金色电蛟,再扫了一下附近的情形,脸上现出大喜之色。

“雷纹之珠的威能,何止将原先的辟邪神雷威力扩大了十倍。刚才若不是提前用元磁神光护住全身,恐怕连自己也要被卷入雷珠威能之中。若是能多凝聚几颗出来,还用什么法宝法决,岂不是可用此殊,硬生生的轻易击杀同阶对手了。”斡立心念急转的想道。

不过这种雷珠的成功率可并不太高,即使他有辟邪神雷,也不可能一次全用来凝聚此珠的。不过说到雷电之力,他似乎并非光有辟邪神雷的……

韩立心中一动,一张口,一团青光喷出了口外。

青光中一只古色小鼎,正是虚天宝鼎。

韩立也不迟疑,单手往头顶一摸,蓦然同样一股灰蒙蒙光霞喷出,一下将黑色小山困住的电蛟包裹其中,再往下一拉。

在双重禁制作用下,金色电蛟顿时无法抗拒的直坠而下。

韩立再用手指一点身前的小鼎。

顿时一声嗡鸣后,鼎盖一飞而出,灰色霞光一下将电蛟强行送入了鼎中,然后自行溃散消失。

韩立再抬手冲空中小山一招,将其收入了体内。

至于虚天鼎,他倒没有着急将其收回,而是任其在头顶盘旋不定着。

韩立看了看附近狼籍一片的情形,眉头一皱,抬手间放出一只身高两丈的巨猿傀儡来,附上一缕神念,留下修复的吩咐后,就头也不回的朝另一方向的备用密室而去。

虚天鼎则晃悠悠的漂浮在其后,寸步不离的样子。

到了新的密室中,韩立刚一重新坐定,冲小鼎一招手。

“嗖”的一声后,虚天鼎直接飞到了其面前。

他心中默掐通宝决,小鼎青光大放,体形马上狂涨十余倍,化为了丈许大小。

“当”的一声轻响,韩立手指冲小鼎虚空一弹。

鼎中突然间传出阵阵的雷鸣之音,一团头颅大小的银光,放出惊人电光弹射而出。

鼎中仍然轰隆隆之声不断,似乎还有更多雷团存在其内。

这正是韩立当初经历小天劫时,强行收取的金银两色天雷。这些雷电威力不在辟邪神雷之下,并且数量众多,如此一来,足够韩立试验和尝试炼制雷纹之物了。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十指对准雷团连弹不已,庞大神念仿佛潮水般的一罩而去。

银色雷团中顿时在轰隆隆声之中,化为无数银色电丝……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韩立转眼间就在密室中闭关了半月之久。

这一日,被布置在某大厅法阵中的八角法盘,突然发出了阵阵的清鸣之声,从其上喷出的银色光幕,也在同一时间银光大放起来。

一直紧闭不开的密室大门,立刻打开了,从中一道青虹激射而出,闪了几闪后,就诡异的出现在了大厅之中。

光芒一敛,韩立身穿一件金银色长袍,现身而出。

此袍式样看似普通,但通体金银两银符文若隐若现,绚丽异常。

韩立面无表情的单手一翻转,手心中多出了另一件青色长袍,往身上一披,顿时将银袍遮蔽的严严实实。

随后他几步上前,走进了法阵之中,双目一闪的凝望向虚空中的银色光幕。

只见在银色光幕的一角处,突然多出了四个颜色各异的光点,正朝银幕中心处缓缓移动着。

韩立目中寒光一闪,但默默的注视着银幕不语。但随着四个光点离其洞府越来越近后,不禁面沉似水起来。

足足一个时辰后,四个光点在离其洞府两三千里远的地方,忽然间停了下来,接着四下一散,开始在附近转来转去,一副徘徊不定的样子。

看到此幕,韩立摸了摸下巴,终于有些反应。

他忽然袖袍一抖,十几只拳头大小的噬金虫激射而出,围着大厅顶部一个盘旋后,就呼啸一声的飞出了厅门,不见了踪影。

而韩立深深的看了几眼光幕后,就不再理会的离开大厅,再次进入密室中。

将身上的青袍一脱,再次露出那件金银两色的神秘长袍。

韩立用手指轻轻抚摸一下袍角,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这件雷袍,是韩立用已经掌握的雷纹,几乎将虚天鼎中的大半天雷都挥霍掉了,才精心凝炼成功的。

此袍凝练了十余种雷纹符号,只要同时激发起来,神妙之处叹为观止,足可当做其一件新的杀手锏来使用。

至于那雷纹之珠,他也一口气凝练了十余颗出来,若是一起祭出,恐怕就是炼虚修士也只能退避三尺的。

如此一来,韩立几乎一夜之间,实力就大涨许多。

默默的思量了一会儿,韩立将青袍再次穿上,接着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拂之后,现出一块巴掌大乳白色玉牌。

此物正是那枚金阙玉书的残缺外页。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