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真灵世家

“下边拍卖的东西是一个名动人妖界两族的合体后期前辈的秘密功法。也许这位前辈名字,许多道友并不知道,但是提起“大周天灭绝神针”神通,嘿嘿,恐怕在场道友大半都听闻过吧。此神通在和异族大战中数度大放光彩,也曾经有不同版本的修炼之法流传出来,甚至在妖族那边也有人修炼过此秘术的。而此术就是这套功法附带的威能之一,是那位“五灵真君”前辈,在上古时候亲手创立的最初功法版本。故而价值之大,不用老夫多说了。这套功法最重要价值还不在此,而是修炼之后,可以将自身法力的五行属性,加以临时转换变化,威力深不可测。此套功法的修炼条件颇为苛刻。一是开始修炼之人,既不能修为过高,也不能过低。只能是元婴期和化神期的道友可以考虑修炼,修炼之人还必须身具五行灵根,否则很难有成。当然,修炼此功法还有其他一些苛刻条件。但却并非不可克服的,老夫就不再细说了。功法的完整性,也绝无问题。交割法决时,拍卖得主可以亲自检验的。还有一事要提醒诸位道友的,这套功法固然威力不小,但历代修炼过此法决的修士,唯有五灵真君前辈进阶到了合体期,其余之人不知是修炼不当,还是未参悟透此功法,大多还是停留在了化神期,连炼虚境界进入的都寥寥无几。当然,这自是修炼之人的机缘未到了。否则,五灵真君前辈如何依仗此功法进阶合体后期的。好了,这套名叫“阴阳化极决”的利弊,赤某都给诸位道友说清楚了,对此感兴趣的道友,现在可以出价了!底价两千万,每次加价一百万,开始竞拍。”

白袍老者朗朗的介绍了一番后,最后那名儒雅的中年人,含笑从储物镯中拿出了一个木匣,里面装着一枚金光灿灿的玉简,显然就是记录法决的玉简了。

“大周天灭绝神针”的名头的确不小,飞天屋中不少修士都目露奇光,脸现兴奋之色。

至于修炼的条件,在场的修士倒大都不在意的。

毕竟拍卖会原本就是化神以上修士才可参加的,至于五行灵根更是进阶炼虚的最主要凭借,就算此功法没有这要求,在场修士也多半都会设法补全五行灵根的。当然其中能有多少真能成功的,自然只有天知道了。

不过白袍老者明言此功法的修炼艰难,甚少有人能够凭修炼进阶的言语,也同样打消了不少人的心思。

其中就有韩立!

虽然“阴阳化极决”似乎真是一种非同小可功法,但是既然修炼如此不易,让他一下就失去了兴趣。

若论功法神通威力,他那套法体双修的功法威力绝对不会比其小的。

况且同样两千万的底价,也让他眉头一皱下,彻底绝了争夺此鸡肋法决的心思。

不过自持自己天赋过人。仍对此功法感兴趣的修士还着实不少。两千万的高价,仍然无法阻挡一些有心人的出价。

但是只过了两轮,忽然一个冷冷声音传来。

“四千万!”

这个价格一下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起来。

而出价之人,赫然正是那名和韩立争夺真灵鳞片、懒洋洋声音的人。

如此高的价格,不但那些化神修士目瞪口呆,就是连数名对此感兴趣的炼虚修士,也一下闭口不语了。

但所有的人心中都在暗自思量着,这位倒底是何人,竟然能有这般不可思议身家。如此多灵石,恐怕足以让一名炼虚修士倾家荡产了。

韩立也同样的暗自嘀咕,但事不关己,也不去多想什么。

既然法决已经拍掉,这次拍卖会自然到此结束了。

在白袍老者宣布拍卖会结束的一瞬间,飞天屋中突然禁制发动,在白光中,韩立被一光阵凭空传送出去,竟出现在了拍卖大厅外的某处走廊上。

整条走廊灵光接连闪动,同样有其他修士被陆续传送而出。

但所有人身上都银霞晃动不已,倒无虑被谁认出身份来。

韩立也不理睬任何一人,大步向太玄殿大门走去了。

既然拍卖会已经结束了,他也不打算返回石塔,准备直接离开天渊城区,返回自己的洞府。

离下次巡查还有半年光景,他要趁此机会,赶紧回去催熟出一批所需灵药,先将那玉清丹炼制一批出来再说,有了源源不断的此丹药,他近期的修炼,起码无需再为丹药发愁了。

至于那墨麒麟的三枚真灵鳞片,他不会贸然的动手炼制,而打算先研究一段时间,看看有何方法能保证传闻中的“葵水真元丹”真能炼制成功。

这种逆天灵药,是他以后突破瓶颈的依仗,绝不会匆匆炼制的。

就在韩立出了太玄殿,一路心思的掠过高大城墙,向远处的荒野之地遁走时,在太玄殿的某处禁制重重的隐蔽密室中,竟有两人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其中一人,慈眉善目,一身白袍,但束手而立,神态恭敬。

正是那名赤姓老者。

而在老者身前的一张石椅上,大模大样坐着一名面容俊秀,身罩紫袍的青年。

其嘴角边,赫然一颗血痣鲜红欲滴,惹眼异常。

赤姓老者正神态恭敬的说道:

“公子放心,那人虽然用秘术遮掩住了本来面容,但是在老仆的紫光灵目下,还是无所遁形的。拍走阴阳化极决的人,绝对是一名女修。但是容颜却似乎和公子给的几名女子相貌,无一相同,反而奇丑无比的。”

这位在天渊城大名鼎鼎的炼器大师,一名化神修士,竟然在这青年面前,以下人自居。若是让城中的其他修士见到,恐怕全都要跌破眼珠的。

血痣青年听到老者此言,嘴角微微一动,轻笑了起来。

“赤老不必疑惑,既然是女修,并能一口气拿出如此多极品灵石来换取法决,身份不用多猜,估计不是叶家就是谷家之人。这两家和我们陇家一样,都是上古时候就流传下来的隐秘真灵世家,族中遗传真灵血脉的也只能是女子继承而已。和我们陇家操控遍布三境之地的拍卖行不同,他们却暗中操控着人族中数量惊人的极品灵石矿。只是这两家一向族人不多,甚少在外界活动,故而遗传的是何真灵血脉一直未对外显露过。但这一次看来,其中一家的先祖显然是留有天凤血脉的半妖,和我们泷家的真龙血脉一样,是灵界最强大真灵血脉之一。看来这一次,我们还真是赌对了。果然那些隐秘真灵世家的子弟,都会隐藏身份,躲在天渊城会试炼二段时间的。”血痣青年自信的说道。

“公子神机妙算!这也是那阴阳化极决对天凤血脉之人过于重要了。毕竟只有此种专门调和五行之力的顶阶功法,才能彻底激发天凤之血的。此女如何知道此功法,原本就是从上古时候就布下的一个天大陷阱。”白袍老者也笑嘻嘻起来。

“嘿嘿!先祖之聪颖显然不是我们这等后辈可比的。这一次,要不是本公子体内真龙之血远超历代先人,终于达到了启动此局的条件,家中的那些老怪物,也不会支持本公子行动的。这一次,为了不让目标生疑,我可连族中储存的墨麒麟鳞片和平海戈这等宝物,都拿出来一并拍卖了。并暗中将此消息,悄悄的在真灵世家子弟中传开。否则,行动也不会如此顺利的。好在,卖出的灵石价格并不太低,并且还换到了五株万年灵草,也不算太吃亏的。那名拍走真灵鳞片的修士,你可看出他什么来历没有?”血痣青年忽然这般问道。

“公子也知道,老仆修炼的紫光灵目,一生只能施展三次而已。所剩的最后一次,又怎敢用在其他人身上,只能感觉到这人并非炼虚修士,只是一名化神修士而已。但其身上的灵草,恐怕也并非这仅仅五株。难道这人是最擅长培育灵药的闵家之人。闵家的血脉虽然不是什么强大真灵,但是在培育灵草上,却是独步人族的。”老者略一沉吟下,才凝重的回道。

“闵家,这倒真是大有可能的。若是此家之人,也就算了。闵家是天妙灵皇指明的附庸真灵家族,现在我们招惹不得的。”青年眉头一皱,缓缓的说道。

“公子明鉴,虽然我们几家并非真的惧怕三皇,但为了区区一些灵药,的确不易树此大敌的。”老者的连连点头。

“这一次动用紫光目神通,让你修为受损不少吧。此间事了后,回去我为你主持一场血祭之礼,助你修为再上一层。”血痣青年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冲老者和颜悦色的说道。

“多谢公子成全!”赤姓老者闻言,大喜过望的急忙施礼。

血痣青年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又沉吟起来,不知在思量何事起来。

数日后,就在韩立一路遁光的接近了自己洞府所在山脉时,在离其洞府千余里外的某洼地中,正有两人气氛紧张的对峙不动着。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