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拍下

数以千万计的灵石,对三枚真灵鳞片来说,此刻就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数字而已。任谁都心存一夜之间,让修为能凭空升阶的妄想。

毕竟修为一旦进阶化神后,每一阶的晋升,都是艰难无比的,大半的化神修士,都困居初期境界一生。

此刻这个梦想就在眼前,难怪群修毫不犹豫的如此疯狂起来。

但是再让人为之疯狂,也总有不得不清醒的界限。

当竞拍价格一下突破两千五百万灵石后,还有实力敢参与叫价的修士,已经寥寥无几了。

只剩下三人还在做最后的争夺。

其中一人赫然就是先前拍买真蟾灵血的那名修士,声音仍然一副懒洋洋的。

另外两人则一个苍老异常,一个清冷悦耳,似乎分别是一名老者和一名年轻女修的模样。

这三人一人一口的百万加价,转眼间就接近了三千万的天价。

当那懒洋洋声音主人真叫出了三千万的天价时,女修和老者的声音嘎然而止。

看来这个价位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承受,只能不甘心的沉默起来。

众修士神色各异的盯着拍卖台上空,在那里,巨大法盘中的数字正变幻色彩,当其彻底变成了赤金色后,也就是物品归属尘埃落定了。

“三千一百万”

一个平静异常的声音,蓦然开口了。

这个陌生的话语一出口,厅中众修士均都一怔,随即全幸灾乐祸起来。

看来即使在这等天价,真灵鳞片还无法确定得主的。

不少修士目光立刻唰的一下,向空中的另一座飞天屋望去。

在那间屋子中,韩立悠然的端坐其中。

“三千二百万”

懒洋洋的声音有些诧异了。

“三千三百万”

韩立毫不犹豫的加价了。

“三千四百万”

懒洋洋声音迟疑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

“三千五百万”

场中不少修士都开始倒吸了一口凉气。

即使是真灵鳞片,这种价格也有些太疯狂了。混沌万灵榜的排名榜尾的灵宝,恐怕也不过这种价格而已。

“三千五百万?哼!赤道友,我怀疑这位道友并没有这般多灵石,只是纯粹捣乱而已。道友是不是该检验下此人,看看是否真的能拿出这般多身家。”懒洋洋声音主人突然冷冷的说出这般话来。

“在竞价结束后,老夫自会亲自检验此事的。但在此之前,在下不会打断拍卖的。还请两位道友继续竞价吧。”赤姓老者并未所动,只是淡淡一笑的说道。

显然在同样不知道两名竞价人的身份前,他可不会轻易得罪哪一位的。

“既然赤兄这般认为,那在下就不再出价了,看看这位道友是否真的能拿出三千五百万的抵押物来。”懒洋洋声音主人有些恼羞成怒了,阴阳怪气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果真不再出价了。

结果一等法盘中的数字变成赤金之色后,白袍老者当即宣布三枚真灵鳞片归属韩立所有。接着真亲自带着手捧木盒的妇人,衣襟飘飘的向韩立所在的飞天屋飞去。

身形一顿,老者在屋前停了下来。

他二话不说的单手一翻转,一枚青色令牌出现手中。

冲被符文包裹的飞天屋轻轻一晃,身形一动,就直接进入了屋中,那名素装妇人也不动声色的紧跟而入。

一进入屋中,赤姓老者一打量身处白色光霞中的韩立,微微一笑后,才一抱拳的说道:“赤某已经将宝物送到,道友该将灵石付清了。有抵押物的话,我和何道友会评估价值,给道友折算的。道友若是觉得被低估了,老夫可请其余两名道友过来一趟的。”

白袍老者倒是表现的客气万分。

“在下怎会不信赤兄和何道友的眼光,两位鉴定一下此物吧。”

韩立目光在妇人手上的木盒上一转后,袖袍一抖,从中拿出了一只早就准备好的半尺大锦盒,嘿嘿一笑的说道。

以白袍老者身份,不知道见过多少宝物,只是点了点头就接了过来,将盒盖轻轻打开,随意的看了过去。

一股清香四散而出!而老者目光只是一扫,就身形一下巨震,无法将目光拔开分毫了。

“万年灵草!”

老者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目光从盒中之物挪开,但望着韩立的神色有些古怪了。

妇人一听“万年灵草”等字眼,心中同样巨震,眉梢一挑下,走了两步过来,同样朝玉盒中望去。

只见一团乳白色白光中,一株通体雪白的数寸长灵草,静静的躺在盒中。

而此草体表,竟有符文似的花纹虚影般的浮现闪动。

“万年灵纹!果然是万年灵草的样子,不过真假,还需要再仔细鉴定下。”妇人凝望了片刻,才缓缓说道。

“对灵草等东西的鉴定,老夫可不如何道友在行。就有劳道友鉴定此物了。”白袍老者也神色如常了,客气异常的冲妇人说道。

妇人点下头,将手中的锦盒一收,再单手一翻转,忽然手中多出了一只细长的绿色玉尺,尺许来长,通体铭印着二十余圈仿佛螺旋般的古怪花纹。

目光一闪下,妇人将此尺一抬,冲玉盒中灵草缓缓点去。

结果绿尺方一接触玉盒中灵草,激发的乳白色灵光,自身就呼应似的一下发出低低嗡鸣,同时玉尺上的一圈圈的古怪灵纹,一连串的亮起。

翠绿色光芒刺目耀眼!

当绿芒终于在第十一圈花纹处停下后,妇人平静无波的面孔,终于有些动容了。

她重新将玉盒中灵草仔细的再看过一番后,才肯定的说道:“的确是万年灵草,而且还是一万一千年左右的雪蛟草。雪蛟草原本就是一种珍稀灵药,万年之后,比普通的万年灵药,价值起码大增多半的。我估计,大概可以折算灵石七百万左右。”

“七百万。嗯,和老夫估算的差不多。道友觉得我们估算的价格如何,若有异议尽可提出?”白袍老者略沉吟一下,就转首对韩立说道。

“这个价格在下没有意见。道友将这些东西收下吧,这些应当足以抵押在下所出的竞拍价格了。”韩立手腕上青光一闪,又接连拿出了四个玉盒来,波澜无波的又抛给了对面。

白袍老者单臂一挥下,就将这些玉盒全摄到了手中,然后一一打开了盒盖。

这一次,老者尽管想保持镇定,但眼角抽搐一下,还是一阵的急跳不停。

“都是万年灵草?”他抬起首来,声音微微有些沙哑了。

“怎么贵坊市不收此种灵药?”韩立轻笑了一声。

“道友真是说笑了。”白袍老者打了个哈哈,望向韩立的目光,全是掩不住心中的惊异了。

妇人也有些半信半疑起来。

她将这些玉盒中灵草,一一的再次鉴定一番。

结果,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单株的万年灵草,自然远远不如真灵鳞片这等至宝珍稀。但是仅从用途和需求上来说,万年灵草用途之广,是炼制所有化神级灵丹必须的药引或辅助材料,几乎永远都是高阶修士间最奇缺无比的东西。

再加上此物本身也珍贵异常,几乎是坊市中仅次于灵石的最好流通之物。也许其他东西,那些店铺会拒收的,但是万年灵草绝没有一家会推之不要的。

“既然何道友确定过了,这些灵草自然没有问题。三枚真灵鳞片就是道友的了,道友仔细收好了。”白袍老者目中奇光一闪后,将那只锦盒再次取出,满脸笑容的递给了韩立。

“那在下不客气了。嗯……不错,东击的确没有问题。”韩立不动声色的虚空一抓,顿时锦盒径直的被摄到了银霞之中,低首略一检查后,也满意的点点头。

白袍老者虽然对韩立有如此多株万年灵药很好奇,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当即将灵药一收,施法带着妇人离开了飞天屋,返回了拍卖台。

外面修士只不过等了一顿饭工夫而已,以他们动不动就打坐数月的耐性,这点耽搁自然不算什么。

但是一见赤姓老者二人飞出后,当即目光扫了过去,均都很想知道真灵鳞片是否真的交易成功了。

“诸位道友不必多心什么,东西已经顺利交割。下面开始下一件宝物的拍卖。这件东西可是混沌万灵榜上的灵宝,价值之大,只在真灵鳞片之上的。这就是通天灵宝‘平海戈’,底价两千万!”白袍老者根本没有多说和韩立有关之事,口中马上宣布了下一件宝物的拍卖。

那名满面红光的老者,当即恰到好处的走了出来,并且从储物镯中直接取出了一件蓝色霞光万道的短戈。

厅中群修对于此物的热情,自然同样不低。在老者稍微展示一点短戈不可思议的神通,马上就有人开始激烈的争夺。

这时的韩立,却单手夹着一枚黑青色鳞片,在聚精会神的观察着,似乎对外面那件通天灵宝丝毫兴趣没有。

结果短戈竟同样在三千五百万的价格,被一位陌生修士拍走了。

终于,拍卖会的最后一件东西的拍卖,即将开始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