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心寒入体

许姓女子在如此多人注视下,虽然心中忐忑不安,也只能袖袍一抖,一道白光飞出,一个盘旋后,化为一口晶莹飞剑浮现在了头顶处。

正是她修炼的本命法宝冰晶剑!

说起来,此女也同样大感无奈的。

其实就算绿波刃被做了手脚,但只要给她一段时间,将新得的万年玄玉全都溶入飞剑中,冰晶剑威力大增下,也不是没有希望将此刃冰封住的。

现在虽然放出了飞剑,许姓女子却不敢冒失的马上斩向那口绿色飞刀,而是迟疑的望了韩立一眼。

韩立在冰晶剑和那口绿色飞刀上各看一眼,忽然单手冲飞剑虚空一抓。

许姓女子只觉本命法宝,一下巨震,随后“嗖”的一声,竟一下脱离其控制,被韩立摄到了手中。

韩立一手抓着剑柄,另一只手手指在剑身上一弹,发出了凤鸣般的长吟。

声音悦耳动听,天籁之音一般。

三角眼老者看着这一幕,先是一怔,随即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虽然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地步,的确可以施展功法秘术来加强自身法宝威力,但凭空增加他人的本命法宝威力,却绝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毕竟无论灵力,还是功法冲突,都极难克服融为一体的。

就是他这次给其徒弟本命法宝加持了如此强大威能,也是不久前无意中得到一道玄奥之极的灵符,花费了半月苦功祭炼,才能做到此地步的。

眼前韩立只是一名初期修士,他也绝不相信对方转瞬间就能给飞剑加持什么。

况且,要冰封住绿波刃,也只能是同样的冰寒属性威能才可。这受到的限制就大了!

老者将这一切思量的透彻之极,这才会毫不怕韩立同样动手脚的。

“好剑!”韩立却似乎看穿了老者内心所想的一切,嘴角牵动一下的,随即握着剑柄的手掌,突然银色火焰爆发而出,瞬间将整口飞剑包裹其中,然后一闪即逝的没入剑中不见了踪影。

原本晶莹剔透的飞剑,刹那间融变成了银白之色,表面更是浮现出一只展翅高飞的火鸟图案,栩栩如生,如同原本就铭印在其上一般。

正是韩立用噬灵天火强行灌注到了冰晶剑上,呈现出了这等异像出来。

这也是噬灵天火具有吞噬诸多灵力的不可思议神通,本身又是太阴真火和太阳精火融合而成,可以随意转化成至寒至热的属性,才可如此轻易的融入飞剑中无事的。

见到此幕,老者三角眼一下睁大了几分,瞳孔微微一缩,其余之人也都大吃一惊。

韩立手掌一动,飞剑就“嗖”的一声,被抛掷了回去。

许姓女子惊喜的急忙剑诀一掐,顿时恢复了对飞剑的操控,然后口中念念有词,玉指十指连弹,一道道法决一闪后没入飞剑上,同时将全身法力也灌注到了剑身之中。

顿时飞剑发出阵阵的嗡嗡声,猛然一颤下,表面浮现出一层银色火焰来,然后一卷下,刹那间化为了一只丈许大的银色火鸟。

整座殿堂的空气,在火鸟出现的一瞬间,温度骤然间急降,甚至附近地面上浮现出一层层的雪白寒霜,晶莹闪动。

在许姓女子的一声娇叱中,火鸟双翅狂扇几下,一头扎向不远处的绿色飞刀。

见冰晶剑明显被韩立同样动了手脚,威力大增的样子,矮子面上现出几分惊惶,但事到如今,只能一咬牙下,同样一掐诀,催动起自己的本命法宝。

绿色飞刀一晃,在光芒大放下,也一滚的化为一条头生独角的绿色蛟龙,凶神恶煞的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

绿蛟和火鸟撞击到了一起,绿芒银焰方一交织,火鸟大口一张,一口就将绿蛟身躯咬去了小半,直接吞噬的无影无踪。

矮子口中一声大叫,喷出了一团鲜血来,一脸惊恐的尚未另行施法。

火鸟“砰”的一声轻响后,化为一团银蒙蒙冰雾,将残缺不全的绿蛟笼罩进了其中。

银芒大放间,“呲啦”之声大响,一块十余丈高的巨大冰块浮现在了高空中。

被冰封其中的绿蛟一声哀鸣,身躯溃散消失起来,现出了一口光芒黯淡的飞刀。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飞刀刚一现身的同时,一缕纤细银芒从冰雾中悄然无声的射出,一闪即逝的没入飞刀中,就此消失不见了。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明明距离自己本命法宝足有二十余丈距离的矮子,在飞刀被冰封的同时,竟“砰”的一声,仿佛僵尸般的倒在了地上,直接昏迷了过去。

噬灵天火是何等逆天神通!

就算当年的炼虚修士不防下遭遇到,仍然吃了一个小亏,区区一名元婴修士的法宝,即使被加持了一些威能,自然根本不堪一击的。

许姓女子见到这一幕,惊喜交加急忙玉手一招。

顿时银色冰雾一凝,刹那间还原成了银色飞剑,并马上飞射而回了。

不过在途中,一团银色火焰从剑身上剥离而出,一闪即逝的激射而出。

片刻后,此火焰就没入到韩立身体中不见了。

与此同时,一旁的黄鲍也从面色大变中回过神来,当即惊怒的身形一晃。下一刻,人就出现在了自己徒弟身旁,目光一扫下就发现,地上的矮子身上竟浮现出一层诡异的乳白霜,并且面色发青,犹如即将被冻毙一般。

“心寒入体!”黄鲍一见此景,当即失声起来,满脸的惊骇。

但他毕竟是化神修士,不加思索下对准空中的巨冰猛然袖袍一扬,一道红光激射而出,围着空中的冰块一绕。

“轰”的一声,一团火云爆裂开来,一下将冰块淹没其中。

殿堂中温度一下狂升起来,巨冰也瞬间消融兵解,转眼间那口绿色飞刀就恢复了自由,立刻一闪的飞射而回,没入到了地上矮子的身体中。

韩立目睹此景,脸上却丝毫异色没有。

为了掩饰噬灵天火的真正神通,在消减了飞刀加持的威能后,冰封它的冰块用的是冰晶剑本身的寒力,否则以此天火的神通,所化极寒那会如此轻易被化解的。不过,韩立也显露一些厉害,好让对方知难而退的。

他先前驱使一缕噬灵天火的极寒之力,渗入飞刀中,通过心神联系,直接侵入了到矮子的身体中。

说起来,这心寒入体的神通,也是韩立不久前通过噬灵天火才刚能施展的诡异神通。

他也曾经查过相关资料,此种神通似乎来头不小,似乎只有灵界数种传说中的极寒之力才有可能做到的。

而如此做的效果的确不小。

韩立在三角老者心目中也一下变得神秘莫测起来。

老者飞快的从身上掏出一颗火红药丸塞进了矮子口中,见其面上青色渐渐消退,长出了一口气,才冲韩立望了过去,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的样子。

“韩兄神通惊人,黄某自愧不如,小徒的求亲之事就此作罢了。在下告辞了。”黄鲍思量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冲韩立一拱手,勉强一笑的说道。

接着他一把将矮子抱起,就此离开了殿堂。

韩立淡淡的一回礼,并未多说什么,但目绪老者身形从殿门处一闪的消失后,神色却一下阴沉了下来,未等许姓女子上来想要道谢,口中先冷冷的问了一句;“这人可有什么来历?”

许姓女子一愣,尚未明白韩立话里意思时,一旁碧眼大汉倒马上领悟过来,急忙接口的回道;“韩前辈放心,黄鲍师徒都是出自一个叫流沙谷的小宗门,并非来自什么上古大宗。他就是流沙谷修为最高的长老了。”

“这样啊,看来倒不必我再费心什么了!许道友,在本队任务期间外出手帮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若再有这等麻烦的事情,希望你自己好自为之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他忽然转首冲女修说道。

“晚辈明白,这次多谢前辈出手相助,下次绝不会有此类事情了。”许姓女修心中微沉,但仍恭谨异常的感谢道。

韩立淡淡的点下头,人就大步向大门外走去,也离开了此间殿堂。

“这银焰到底是何种极寒之力,竟能施展心寒入体的神通,但传闻中的几种寒焰似乎都不是这般模样的。许道友,似乎韩前辈对你颇为的照顾,你们应该有些渊源吧,可知道那是何种寒焰吗?”碧眼大汉等韩立远去后,苦笑了一声,转首冲许仙子问道。

“韩前辈的确和妾身祖上有些关系,但这种寒焰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过。当日它一下吞噬掉合体后的蛮兽人,能有如此神通也并非太稀奇的。不过,韩前辈似乎并不喜欢别人打听他的底细,镯兄还是不要少问这般问题的好。否则……”许姓女子轻叹了一口气,最后提点的说道。

碧眼大汉闻言,面色微变,随即连连的点头称是。

而这时,韩立早已化为一道青虹,直奔天渊城坊市而去。

按照他得到的消息,拍卖会应该在中午举行,此刻前去,正是时候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