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恶客

就这般,在韩立神念催动下,不停用空中电丝按照雷电结构,组成一个又一个一般无二的雷纹。

但是这种操纵显然极难,即使以韩立强大神念和明清灵目下的微妙操作,也接二连三的失败,纷纷爆裂开来。

七八次后,终于一块金灿灿“锦帕”浮现而出,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此锦帕巴掌大小,中间铭印着一个惹眼异常的雷纹,闪动神秘异常。

韩立一见此物形成,脸上异色闪动,抬手一招下,顿时锦帕一动的飞飘而落,被一把抓住。

锦帕柔软异常,表面光滑,竟比真正的丝绸还要细腻几分样子,不用明清灵目细看,根本看不出任何的不妥。

韩立抚摸着金色锦帕,又研究了一会儿,目光一闪下,忽然将此物往空中一抛,一道法决打了出去。

锦帕化为一道金光飞到头顶处,滴溜溜的一转下,低沉雷鸣声传出。

锦帕寸寸的碎裂开来,在金光中,一个虚影般雷纹浮现而出,颜色淡金,半透明般的存在,同时一股巨大灵压从雷纹上冲天现出。

正是先前感应到的那股神秘力量。

韩立双目微眯,凝望着空中头颅大小的金纹,心中兴奋异常。

他虽然尚未用法决彻底激发空中雷纹,但其中蕴含的灵力强大,已经是组成锦帕的那些辟邪神雷的十倍以上。若是攻击性的力量,恐怕眼前的这间石室有禁制护住,也绝对无法承受起的。

心中如此思量着,韩立抬手冲空中雷纹一招。

一声霹雳传出,雷纹光芒一闪的重新还原成了锦帕,再次被摄到了手中。

随后韩立再次喷出金弧,又用辟邪神雷,开始凝练第二个雷纹之物。同样一番失败后,另一个雷纹之物出现眼前。

这一次出现的东西,不是锦帕,而是一颗金灿灿的圆珠,此珠表面一个近似的雷纹淡淡闪动着。

韩立一只手抓住一个,用神念细细感应着两者的不同。

片刻之后,他想到了什么,一张口,蓦然一团银色火焰喷出了口外。

两手掐诀,冲火焰一点。

顿时火中一声清鸣传出“砰”的一声,火焰爆裂开来,无数银花四散飞溅。

韩立口中念念有词,神念一裹下,银色火花凝聚变形,化为一条条细细火丝。

同样的一幕出现了,但是这些火丝才交织到了一半,就轰隆一声的爆裂开来,重新化为一团银色火球。

看到这一幕,韩立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同时心念一动下,银色火球顿时化为一只火鸟,双翅一展的飞射而回,一头扎进了韩立身体中不见了踪影。

随后韩立又用本身的法力,凝聚出青色灵丝也尝试了一番,结果和噬灵天火一样,在施法一半的情况下,溃散消失了。

韩立没有继续尝试下去,而是苦苦冥思起来。

明显两者中的神秘力量同出一源,但是细微处又大为不同。锦帕中的雷力稳定纯净,而金珠中的雷力却蠢蠢欲动,大为危险,似乎一触即发的样子。

韩立把玩着两件雷纹之物,细细思量一番后,面上现出淡淡微笑。

若是他所猜不错,这种雷纹应该是一种天然自成的奇妙符文,每一种花纹都应该有独特的效用,是有些类似银蝌文这等仙家真文般的存在。

不过这些雷纹有何神效,以及如何熟练运用,不可能是一时半刻可以做到了解的。

韩立将两样雷纹之物收到了一个玉盒中,小心的贴上了几道禁制符箓,才和那枚玉简一同收进了储物镯中。

剩下时间,韩立将心神一敛,闭上双目,真正入定休息起来。

第三日早上,韩立睁开了眼睛,将静室禁制一收,推开石门走了出去。

方一离开石室,按照韩立的一向习惯,神念马上四下放出,下意识的将整间殿堂一扫而过。

结果耳中立刻传来什么声音。

结果他头颅一偏,眉头皱了一皱。

但足下脚步丝毫未停,朝大厅走去。

尚未完全走出通道,韩立就蓦然听到一阵男子的狂笑:“许仙子,愿赌服输,你无法做到约定之事。是不是,该答应小徒的求亲了。”

这笑声陌生之极,仿佛破锣般的难听。

韩立不动声色的走出了通道,目光一扫,将厅堂中一切都纳入了眼中。

只见大厅中,正有四人仿佛对峙般的两两相对着。

其中一男一女站在一起,女的正是那位许姓女修,但此刻面色煞白,而另外一人却是碧眼大汉卓冲,脸色同样的难看异常。

对面二人却是两名黑袍人!

一位是脸孔瘦长,长着三角眼的老者,身穿青冥甲。另外一人则身材矮小,头上毛发稀疏焦黄,竟然是一个满脸麻子的中年矮子。

正在放声大笑的是那三角眼老者!

“韩前辈!”

韩立身形方一出现在大厅中,碧眼大汉一眼瞅到,先是一呆,随即如逢大赦的急忙上前见礼。

许姓女修一见韩立,花容上同样露出惊喜的神色。

韩立脚步一停,心念瞬间转动百遍,但面上神色不变。

“阁下就是新来的韩道友吧!”老者口中狂笑声也嘎然而止,有些意外的打量起韩立来。

与此同时,韩立神念一扫下,就发现老者竟然是一名化神中期修士,比自己还高一层境界样子,眉梢不禁挑了一下。

“两位道友是何人,为何在此地吵闹?”韩立冷冷问道。

一见韩立这幅样子,三角眼老者心中大怒,自己明明修为比对方还要高,竟然这般和自己说话,真是不知好歹。

不过此位转眼又想到了韩立的飞升修士身份,心中怒火方一升起,又勉强镇压了下去,但也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老夫黄鲍,是第二十七小队的领队,到贵殿只是和许仙子有些话要说而已,道友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我没有什么话要说,此事似乎只和贵徒有关系吧。前辈突然插手此事,不觉有些以大欺小吗?”许姓女修贝齿微咬,一字字的说道。

“怎么,许仙子想对小徒失约吗?仙子事先可没有说过,小徒不可以求助他人的。道友有本事的话,尽可也去求人。否则,可不要替你们许家招灾引祸的好。”三角眼老者口气一寒,毒蛇般的目光死死盯住了此女。

“妾身的事情,和许家有什么关系,前辈可不要牵连无辜。”许姓女修目中不禁现出了惊怒之色。

“嘿嘿,如何没有关系。当初你和小徒立下赌约的时候,你们许家满族可都是见证之人。道友不愿守约,黄某自然要找这些证人了。”老者打了个哈哈的说道。

许仙子一听此言,脸色又白了几分,目光一转下,不禁落在了韩立身上,虽然没有言语,但目光的恳求之意,毕露无疑。

一旁的碧眼大汉,也满面的无奈之色。

“什么赌约?”韩立摸了摸鼻子,淡淡的问道。

说实话,若不是许姓女子是冰魄仙子后裔,他还念着这一点情分,根本不会问出此话来。

基本上以他身份,问出这话的同时,几乎就代表了打算插手此事的意思。

三角眼老者面色微微一变!

“很简单,在下向许仙子求亲过,但是许仙子自持冰晶剑奇寒无比,曾经亲自向在下许诺,只要本命法宝可以硬接此剑一击,不被冰封住,就愿意答应此亲事。而在下已经做到了此事,可是仙子却打算反悔,竟然躲到了这里来。”那名矮子眼珠滴溜溜一转,嘿嘿一笑的说道。

“真有此事?”韩立又向许姓女子问了一句。

“是有此事不假,但是那本命法宝被动了手脚,否则凭他一名初期修士,又如何能接住我的一击。”许仙子满脸怒意的说道,并用不甘目光看了老者一眼。

老者虽然没有说什么,三角眼中却流露一丝得意之色。

“不管是何原因,现在冰晶剑无法冰封住在下的绿波刃了,这可是真的!这一点,仙子也承认吧。”矮子嬉笑的说道。

许姓女子面带寒霜的不语了。

“原来如此!但在下也不相信许道友的冰晶剑会无法冰封住阁下的法宝。你们在我面前重新演示一遍,若是真的如此,韩某也懒的管此事。不是的话,还请二位道友离开此地。这里是五十六小队的驻地,不是二十七小队的。”韩立目中寒光一闪,口气一下森然起来。

“前辈,我……”

“好,就如此办。希望韩道友能记住自己所说的话。”

许姓女子一听此言,大吃一惊,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老者一喜的一口答应下来。

因为忌惮韩立的飞升修士身份,在没有必要情况下,他也不愿真结怨的。

那名矮子也识趣的立刻一张口,喷出一口绿色飞刀来,在身前盘旋不定,同时脸上现出了一丝阴笑。

这飞刀光芒刺目耀眼,闪动着惊人的灵光,看起来实在是非同小可的样子。

韩立双目一眯,瞳孔中蓝芒一闪,就将此飞刀看了个里外透彻。

这所谓的“绿波刃”,体内竟然同时有两种截然不同灵力凝聚其内。一种灵力较弱,一种强大异常!

果然此宝被动了手脚。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