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神秘雷纹

“哦,没什么,在下修炼些许雷电之力,对此东西自然有些好奇了。道友打算用此物换些什么东西。”韩立把玩了手中雷木一会儿,不动声色的回道。

一听韩立真想换柳条的样子,白霞中老者一怔,上下打量了韩立两眼,才用沙哑声音说道:“虽然在下尚未找到这雷木的真正用途,但是这种天雷形成的灵木,价值是很难估计的。这样吧,老夫最近正炼制一炉‘乾元丹’尚缺一味不限种类的五千年灵草,道友若是能提供一株,这块灵木就尽可拿去。当然,道友若是有顶阶灵石或者相同价值的其他东西,老夫同样不会拒绝的。”

“阁下如何知道,在下有灵药的!”韩立心中一凛,白霞中的面孔一下阴沉下来。

“道友不必惊讶,在下修炼有些小神通,嗅觉远超常人许多,刚才你和妖族那女子交易时拿出来的木匣,流露出的药香,在下闻到了些许。那是一株三千年左右的灵药吧。如此轻易拿出这等灵药来,想来五千年以上的也大有可能会有的。”老者低沉的说道。

韩立听到这话,有些无语了。

他倒是听过佛门有种大神通,可以强化修士的五识感应,传说中的他心通、千里眼、顺风耳是类似神通,说起来他的明清灵目,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这种神通的具体表现,只是还无法达到传闻中的那种不可思议境界而已。

心中想明白具体缘由后,韩立神色一缓,徐徐说道:“原来如此。既然道友已经点名要灵药了,在下手中还真有这么一株,道友看看是否适用吧。”

韩立丝毫讨价还价的意思没有,一抬手,手上白光一闪,一只长方形木盒浮现而出,轻轻抛给了对方。

老者略有些吃惊,没有想到韩立真的一口答应自己的条件,自然大喜的一把接过木盒,打开盒盖瞅了一眼,又马上重新合上了。

“不错,的确是五千年灵药,正好适合老夫炼丹之用。”老者将木盒一收,高兴异常。

韩立见此,微微一笑,手中柳条微微一晃,同样消失不见了。然后略一抱拳,就二话不说的转身而走了。

在这些老狐狸面前,可是言多必失的。

出了太玄殿的韩立,又在坊市其余地方转了一遍,但以他身怀通天灵宝和无数灵药的身家,这些店铺中的东西又如何能让他轻易动心,当即在数个时辰后,就返回青石巨塔了。

一走进小队所在殿堂的静室中,韩立抬手一道法决打在静室石门上,暂时激发了整间静室的禁制,以防被别人打扰的样子。

但就这样,韩立还有些不太放心,抬手间,又有数道颜色各异光芒射出,一闪即逝的没入静室四角不见了踪影。

两手一掐诀,一层白蒙蒙光幕在石壁上浮现而出,彻底遮蔽了一切窥视的可能。

如此一来,韩立才放心的盘膝坐在蒲团上,单手一拂下,那根半尺来长雷木就出现在了手中。

这东西只有拇指粗细,颜色翠绿异常,体表却有一些仿佛漩涡的细小纹路,让人一看下,大有将目光深陷其中的意思。

当时在太玄殿中,他没有仔细探究此物,现在用手指一寸寸的在枝条上轻抚而过,同时闭上了双目。

灵木表皮下的雷电之力狂暴异常,但偏偏能凝固成眼下这等形态,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心中如此思量着,他再次睁开双目,手上青光闪动起来,开始往枝条中徐徐注入一丝灵力。

但方注入一点,枝条就轻轻一颤,一股反弹之力蓦然浮现,竟将这些灵力反弹而出。

韩立心中闪过一丝惊讶,手上青芒渐渐的刺目耀眼。

枝条在颤动中,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白光,和韩立手上的青芒交织闪烁,但完全无法相容的样子。

再过了一会儿后,两种光芒间隐隐传来了嗡鸣之声。

韩立眉头一皱,单手一挥下,手上的青芒一下溃散消失了。

显然继续加大灵力的注入,也许可用强行灌注其中,但枝条本身也会自爆毁去的。

以韩立的阅历,自然不是只有这一种方法来研究此物。

他抓着枝条的手掌,当即一连串的雷鸣声传出,一道道金色电丝浮现而出,刹那间将枝条罩在了其中。

枝条在金弧弹跳中纹丝不动,一点异常未有的样子。

韩立并未露出沮丧表情,要真如此轻易研究出什么来,前任主人也不会将其视若鸡肋了。

韩立忽然将手中枝条往空中一抛,立刻滴溜溜的悬浮在半空中。

手指对准枝条一弹,一道金色剑气一闪射出,正斩在枝条的中间部分。

一声低沉的霹雳传出,白色光弧一闪,枝条轻易地被一斩两段,轻飘飘的坠落而下。

韩立不加思索的单手虚空一抓,两小截枝条立刻全摄到了手中。

目光一扫,只见断口处一片银白色。

韩立双目蓝芒一闪,凝望过去,立刻发现这所谓银白,竟是无数纤细电丝极其有规律的交织一起,组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古怪花纹。

复杂精细异常!

若不是他有灵目在身,绝对无法看出任何不妥的。

转眼间,断口处银色电丝表面浮现出一层翠绿,立刻让两截残枝化为两根彻底独立的枝条。

韩立这下真的吃惊起来。

控制电弧,并且将雷电凝聚成形,原本就是他擅长的神通之一。可是将雷电细化到这种地步,并且组成如此不可思议的一种状态,这可真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

其中的复杂,可远比他当初用辟邪神雷化为电网,凝成电球的手段,高明不知多少倍了。

此手段对神念的操纵要求,绝对高的出奇,否则绝无法做到这种地步的。

韩立拿着两截枝条,低头沉吟了起来。

忽然目光一闪,一根手指冲其中一根,虚空一划。

金光一闪,那截枝条再次在白色电弧中被一斩两截。

但这一次,早有准备的韩立,神念一动下,其中一节立刻到了韩立眼皮底下,银白色的切口完全暴露到其眼前。

韩立双目蓝芒大放,不眨一下的死死盯着断口处景象,面上满是凝重之色。

虽然同样的银白色切口,但上面电丝形成的花纹,竟然和第一次看到的大不相同。

片刻工夫,枝条切口就再次被一层翠绿之色掩盖住了。

韩立则缓缓闭上双目,似乎在细细揣摩着什么。

忽然手指连弹不已,将枝条一截截的全都斩开,其中雷纹重复的他只瞅一眼,马上不再看了,新的雷纹出现,则凝神细望不动起来。

就这般,转眼间半截枝条被切成了无数小块,洒落了一地。

当韩立露出恍然之色时,再次喷出的纤细剑光,方向一变,开始将另外半截枝条直接从中间一剖而开,在银光闪动中,整齐分成了大小均匀的两片。

同样细细观察一番,金色剑丝不停弹出,这半截雷木就化为一堆薄片般存在。

最薄之处,仿佛白纸一般。

就这样,这些雷木残骸还保持着极其稳定的状态,明明蕴含着可怕异常的雷电之力,却丝毫没有暴发的迹象。

韩立忽然一翻手掌,一个白色玉简出现在了手中。

他单手握住此玉简,瞬间将自己刚才看到所有切口景象,全都一丝不差的复制到玉简中。

然后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即使以他如此惊人的记忆力,一下将如此多复杂精细雷纹全都铭记下来,也吃力不小的。

略微恢复一下心神,韩立就开始静静参悟那些雷纹图案起来。

没有任何理由,他一见到这些雷纹时,心中马上就有七八成把握,知道这些花纹才是形成雷木的关键所在。

韩立这一坐,就是一天一夜的时间。整个人仿佛木雕般的,不动一下。

忽然韩立眼皮一动,十指蓦然一弹,雷鸣声大起!

一道道金色电弧弹射而出,然后转眼间碎裂开来,化为无数根纤细如发的电丝四下激射。

韩立口中念念有词,十指不停的冲空中指指点点。

当电丝一顿,突然往中间凝聚而去,随即开始在虚空中交织穿插,组成了一个奇怪异常的图案,竟隐隐和韩立所记的一个雷纹一般无二。

眼看就要成形,凝成一块仿佛金色布匹般的特殊存在时,突然“噗嗤”一声,整块布匹一下爆裂开来。

在仿佛爆竹的雷鸣声中,溃散消失了。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非但没有显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双目隐隐全是兴奋之色。

他所想的不错,刚才在那金色雷纹成形的一瞬间,明显从那金色布匹上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力量。

可惜的是,但尚未等他细细研究一二,一根电丝交织时一时出错,导致前功尽弃了。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两手一搓下,一道粗大金弧再次弹射,在两手间轰隆隆的低鸣不已。

同样的碎裂,无数金色电丝又一次浮现而出,密密麻麻,远比上次多了数倍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