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混沌万灵榜

韩立忽然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抓,顿时一个看似普通的皮袋出现在了手中。

皮袋口朝下一倒,一个绿色小瓶滚了出来,被一把抓住。

正是那只神秘小瓶。

韩立将小瓶和玄天果实一手一个的往中间一凑,顿时双目微眯了起来。

两样东西虽然体积形状均大不相同,但偏偏表面出现的墨绿色花纹,真的有几分相似。

难道两者间有什么渊源,神秘小瓶也是用什么玄天果实炼制而成?

再一想小瓶的不可思议神通,韩立的心骤然一阵急跳。

他越想越觉得可能。

这小瓶材质虽然和这枚玄天果实不同,但是同样是一种至今未弄明的材料,说它是另一种玄天之物,还真能解释的通。

轻轻掂量了一下手中之物,韩立轻吐了一口气,目光最终落在了小瓶上。

他忽然将玄天果实放在了地上,两手一拧,将那神秘小瓶的盖子打开了。

一滴碧绿的液体,无声无息的被滴到了“棍子”上。

让韩立大喜的情景出现了。

绿液青光一闪,就丝毫痕迹没留的没入进了玄天果实中。

韩立双目蓝芒大放下,再次洞穿了果实内部的一切。

只见那滴绿液一进入其内,立刻溶入到了中心处的那一点白光中。片刻后,原本淡淡光点一下粗大了一分。

韩立见到此幕,心中一动。再观察了一会儿后,见那白光再没有什么变化后,终于将目中蓝芒散去了。

他低首沉吟了起来。

看来能对这玄天果实有效用的只有这神秘绿液了。虽然不知道那点白光有何用途,但想研究下去,似乎也只有用绿液继续将其壮大下去再说了。

心中翻来覆去的思量了好一会儿,韩立将小瓶和玄天果实都小心的收了起来。

准备以后一有机会,就用绿液滴入此果实。

韩立并不知道,就在绿液溶入玄天果实中白色光点的同一时间,在距离天渊城不知多少亿万里的人族天灵境中,一座悬浮在万里高空的小岛中心处,一块高达百丈、写满了金银两色符文的晶莹玉璧,突然间金光大放,同时发出了阵阵的清鸣之声,此声音直冲九霄,传遍了整座岛屿。

一直闭目盘坐在玉璧下的两名绿袍修士,同时吃惊的睁开了双目。

“是金光!难道又有什么通天灵宝现世了。”其中一人惊喜交加的说道。

另外一人没有说话,但望着玉璧的双目,也露出欣喜之色。

马上一座只不过百余里的飞岛各处,又有其余十几道惊虹飞出,同时朝玉璧所在处激射而来。

几乎刹那间的工夫,玉壁下就站满了另外十几名绿袍修士,望着玉璧上闪动的金光,人人都面带兴奋。

片刻后,玉璧上的金光渐渐淡去,但下方的十几名修士,却同时紧张了起来,都眼也不眨的盯着玉璧,生怕错过了什么似的。

原本排在玉璧最顶端第三行以下的金色符文,忽然间同时略一模糊,然后一晃后,竟诡异般的同时向下挪动了一行。而空出的第三行位置上,却浮现出了另外一排陌生的金文。

下方正兴奋异常看着玉璧的众修士,蓦然间脸上表情同时凝固了,所有人盯着第三行的金文,人人都双目发直,似乎全都在一瞬间失去了反应。

“玄天灵物,竟然是玄天灵物现世了,‘玄天斩灵剑’这新出现的玄天灵物竟然还排名第三!天哪,难道灵界的又一次真灵之劫要降世了。”不知过了多久,一名白发苍苍的绿袍老者,无意识的喃喃起来。

其余修士好象也清醒了一些,但一个个不是面色苍白,就是目露恐惧之极的神情,竟没有一人想开口说话。

终于玉璧上的金光彻底掩去了,恢复了一切平静。

而往玉璧的上面丈许处望去,可看见一块十余丈长的银色牌匾,上面用金色古文书写着几个金色大字“混沌万灵榜”

没有多久,一道道惊虹从飞岛上遁出,直奔人界三境七地而去。

几乎同一时间,在灵界蛮荒世界的各个稍大些的异族禁地处,相似的一块块玉璧上,浮现出完全不同的各族文字,均都显露出了相同的一条消息,震惊了各个族中的那些最高等阶存在。

不久后,包括人妖两族在内的各个族群高层突然间骚动了起来,一道道相关的命令,通过特殊渠道,向各处极少数存在秘密的发出。

一时间,灵界看似和原先一样,但暗中却已风起云涌,各个族类均都外松内紧,均暗自加强了自己的戒备。

当然,这些都是稍后发生的一切。

现在,身为罪魁祸首的韩立,却毫不知情的正在闭目打坐,准备等到天亮时分,就离开洞府返回天渊城。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眼看洞府外就要天色大亮时,韩立心神一阵莫名的牵动,蓦然睁开了双目,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他毫不迟疑的起身,推开了密室大门,直奔兽室而去。

当韩立站在一间石室外,透过一个不大的窗口向里面望去后,整个人呆住了。

只见那个黑色巨茧顶端,早已碎裂出来一个头颅大的整齐孔洞,里面空空如也的样子。

而在石室的顶部,竟然有一团漆黑如墨的乌云悬浮在那里,闪动着深幽的光芒,实在神秘之极。

韩立总算不是普通之人,眼前的情形虽然让他大为的吃惊,但是眉头一皱下,还是冲着石室大门打出一道法决。

顿时石门上青色光霞一闪,一层无形禁制消失溃散。

石门徐徐的升起了。

韩立大步走了进去。

石室中的那团丈许大乌云,对韩立举动视若无睹,仍在空中一动不动。

韩立凝望着空中,两手一掐诀,一张口,顿时一颗灰黑的圆珠被喷了出来。

正是那颗早就被炼化的鸣魂珠。

韩立口中念念有词,手指对准鸣魂珠轻轻一点。

此珠绿芒一闪,表面还忽暗忽明的变幻不定起来。

石室上空的乌云终于起了变化,四周一股无名阴风大作,让此云滴溜溜的一阵旋转后,往中间凝聚一团,同时一道道黑色闪电在乌云表面骤然大作,雷鸣声大起。

韩立身前的圆珠也嗡鸣起来,并且散发的绿芒开始刺目耀眼。

韩立脸上神色一变。

他竟然隐隐的感应到,从乌云中传来的一丝丝抗拒之意,想抵抗鸣魂珠的召唤一般。

进阶后的啼魂,竟和当初的六翼霜蚣一般,想要脱离掌控。

韩立现在法力尽复,自然不会让此事发生,当即全身法力一凝,十指车轮般的弹出一道道颜色各异法诀,没入到了鸣魂珠之中。

此珠哀鸣一声后,原本大放的绿芒又渐渐黯淡下来。

这时空中凝成一团的乌云,终于在一声巨大雷鸣中,在无数道黑色闪电下化为一道黑黝黝身影,并一晃后跳落而下,正好落在韩立近在咫尺的身前,死死盯着那颗轻轻转动的灰黑色圆珠,双目血芒闪动不定。

韩立心中一跳,但一看清楚黑影的面容后,脸上却浮现出古怪之极的表情,四分震惊,四分意外,还有两分则是哭笑不得的模样。

眼前身影竟是一名一身黑色长袍的另一名“韩立”,除了身上衣衫的颜色不同外,面容身材,甚至服饰的式样都和韩立身上一般无二。

现在见韩立露出这般表情后,此“韩立”也露出了相同的表情。

让他竟有一种自己在照镜子的诡异感觉。

韩立目中闪动着怪异的眼光,半晌后,眉头一皱下,口中才传出了一试探的话语声。

“你是啼魂!”

对面的黑袍韩立闻言,面上神情一变,马上换上一种憨呼呼的表情,同时大嘴一咧的回道:“主……人,我……我是……啼魂!”

声音嗡嗡作响,粗鲁异常,但话语间却又仿佛牙牙学语的幼儿,说话甚不清楚。

虽然通过鸣魂珠的联系,韩立早已肯定对方身份,但真听到此兽说话后,心中还是一阵骇然。

“你是化形定魄,还是学会了变化之术。”他忍不住的问道。

听到韩立之言,黑袍韩立却张嘴结舌,一副不知如何说起的样子。

韩立一怔,随即心念一转,又苦笑了起来。

他还真糊涂,就算啼魂兽开启了灵智,又怎可能马上知道一切东西,还需要他将相关东西灌输其脑中才知如何回复的。

这件事情,若是让其他修士来做,也许还有些难度。但对他来说,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韩立蓦然往天灵盖上一摸,顿时黑芒闪动,一只黑呼呼寸许大元婴浮现而出、正是韩立当初修炼的第二元婴。

当初韩立恢复法力的时候,顺手将此元婴也再次修炼凝回。不过此元婴到仍只有元婴期的神通,对韩立现在斗法时已经用处不大,但是用来寄付傀儡之上,管理洞府倒是大有用途的。

现在元婴身形一晃,直接扑入到了对面的黑袍“韩立”身上。

黑袍“韩立”通体蓦然黑色电光一闪,面现一丝痛苦之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