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玄天果实

此物圆乎乎,仿佛一枚蚕茧状的诡异东西,通体散发出黑幽幽的光芒,但在蚕茧表面却浮现出一副血红色的恶鬼图案。

恶鬼头生独角,生有三目,狰狞异常。

此茧自然就是啼魂兽变幻而成,当年啼魂兽一次越阶进化,同样化成过这般模样的一只黑茧。茧上浮现的恶鬼图案,赫然和啼魂兽背后图案一般无二。

韩立看着此茧,摸了摸下巴,目露一丝欣喜之色。

斗法那日,他被摄入了阴魂空间时,一下感应到了空间中弥漫的浓浓阴气,随即无数凶魂凝聚现形而出,在一名高大鬼王的带领下,直扑而来。

一见此幕,韩立自然毫不犹豫的放出啼魂兽。

以此兽天生啖魂的不可思议神通,自然鼻中霞光喷出后,普通阴魂全无反抗之力的被直接吞下腹中。只有那名鬼王颇有些棘手,竟然将身体修炼的犹若实质一般,啼魂兽霞光竟一时无法撼动对方身躯。

但是在韩立动用风雷翅,出其不意的遁到此鬼身后,一道辟邪神雷将其击伤后,结果就大不相同了。

此鬼负伤下,再也无法用秘术凝固精魄,最终在和韩立的争斗中,还是被啼魂兽趁机的一吸而入。

将空间中的如此多凶魂一下吸入腹中,最后又吸了一名实力堪比化神修士的鬼王,啼魂兽原本进化的瓶颈,马上突破了,当场化为这么一只黑茧出来。

好在韩立当年见过其同样情形的一次进阶,故而惊喜之下,倒也并没有慌乱。

他也顾不得将凶魂全部斩杀干净,就用破灭法目强行将此空间洞穿破开,就此带着此茧跑了出来。

现在将啼魂所化巨茧搬入兽室中,只要像上次进化一般的静等一段时间即可了。

韩立再深深的看了此物一眼后,才离开了此房屋,又去药园转了一圈。

九曲灵参、龙鳞果树等一干灵木即使在灵界也是罕见灵药,不容韩立不小心谨慎的。

唯一不存在的,那根韩立精心培养的玄天仙藤了。

此物当年在人界一开花结果,被韩立收走了果实后,整根仙藤立刻通体枯萎,化为了灰烬。

更不可思议的是,事先从玄天仙藤上切下的数截灵根,也在同一时间枯萎了。

让他准备反复利用仙木的心思,彻底成了泡影。

韩立相信,不光是他手上的玄天灵根尽毁,就是他人手中的其它几截仙藤灵根也同样的不会存在了。

看来一界的天地法则,原本就是独一无二。

决不可能有两个一般无二的玄天仙藤出现,也不会有两个相同近似的天地法则出现在某一界中。

即使灵界的那些化神、炼虚等大神通修士,做到的也不过是稍稍顺应法则,利用下一界中的天地元气而已。要说掌控法则,估计那已经是大乘期的即将度劫之人,才有可能真正触及之事了。

或者那些天地真灵般的强大存在,也能掌控一些!

由此可见玄天之物的逆天存在了。

一想到自己花费了数百年光阴终于得到的玄天之物,韩立心中也不禁一阵火热。

自从得到这逆天宝物后,因为飞升和法力全失问题,他可一直没有时间仔细研究过此物的。

现在离返回天渊城报道,还有一段时间,足以让他先将这玄天仙藤的果实稍加研究一下了。

故而在洞府外布置好一切必要的禁制后,韩立就走进了密室中,盘膝坐在了一个绿色蒲团上。

手掌一翻,一个洁白如玉的盒子,出现在了手中。

此玉盒表面,密密麻麻的贴着七八张禁制符箓,闪动着各色灵光。

韩立犹豫了一下后,就撕去了符箓,缓缓打开了盒盖。

一个数寸来长,闪着淡白色光芒的东西,赫然出现在了盒中。

他伸出一只手,一把将此物从玉盒中拿出,放在眼前细看,并用手指抚摸了几下。

这东西有些细长扁圆,表面圆滑无比,有些淡黄,但一端微钝,另一端则是如同刀切般的平整,好似一个扁圆形的小木棍。

但通体只有半尺来长的样子!

而偏偏在这根棍子表面,遍布着一些墨绿色不知名花纹,看上去似金非金、似木非木,摸上去则微微有些弹性,并有些温凉的样子。

这根古怪木棍,就是韩立从那玄天仙藤上结下的果实。

据那负责培育的人形傀儡告知,这个果实一开始可并非这般模样,而是一颗泛着白光的圆形果实,但是经过常年用绿液催育后,不知为何原因长成了这般模样。

这让韩立一开始见到此怪异东西时,也有些无语的。

刚得到此物的时候,他也稍加摆弄了一下,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此物的奇异处,还是让他啧啧称奇的。不过,当时因为忙着飞升之事,他并未再细加研究的。

沉吟了一下,韩立一手托起此物,一手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处青色灵光一闪,轻轻点在了“棍子”的表面上。

青色灵光一阵颤动,仿佛碰到了什么禁制,“呲啦”一声的四散开来,无法侵入表面丝毫。

韩立眉梢一挑,脸上现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这个玄天灵物当初就排斥灵气的注入,无论何种灵力都无法注入其中。

韩立沉吟了一会儿后,眉梢一挑后,抓着此物的手掌瞬间金光灿灿,五指再用力的一捏。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韩立五指轻易的把手中之物抓得变形起来,五指深陷其中,仿佛面团一般。

但当韩立再松开五指时,手中的“小棍”瞬间恢复了原装。

其弹性不能说不惊人之极的。

韩立嘴角抽动了一下,突然一张口,一道纤细金丝喷出,围着韩立手中之物一绕,就返回口中。

“棍子”表面丝毫痕迹都没有,就好像那口青竹蜂云剑所化剑丝,根本就是一道虚影。

这一下,韩立有些动容了。但毫不犹豫的手指一弹,一声霹雳后,一道金色电弧劈到了“棍子”上。

“噗”的一声轻响后,电弧一下反弹而开,击在了密室一角中爆裂开来。

雷鸣声,让整间石室都微微的一颤。

韩立眉头一皱,但默不作声的另一只手马上虚空一抓。

“砰”的一声,一团鸡蛋大银色火球在手心浮现而出。

韩立将“棍子”毫不犹豫的往火球中一扔。

让韩立郁闷的事情再次出现了!

“棍子”方一射向火球,汹汹燃烧的火球,竟轰的一下化为点点银焰四散开来,在数丈外另一处低空中又一凝聚,化为了那只噬灵火鸟。

只是此火鸟方一现身而出,死死盯着玄天之物,目露惶恐之色,口中还发出急促的清鸣声,害怕之极的样子。

韩立额头彻底皱成了一团,单手一抓,就将“棍子”再次吸入到了手中。

这噬灵天火可是阴阳交泰下,形成的至阳至阴之火,竟然会对这一块“木料”怕成这样,还真是出乎他的预料。

难道玄天之物的神妙,还远在他预料之外不成?

随后,韩立不客气的用烈焰、极寒、风刃等各种属性的攻击,结果都是一样,这根“木棍”就仿佛滚刀肉一般,根本毫无反应。

甚至韩立还特意从虫室取出数只噬金虫,放在其上。

结果在印象中无物不噬的灵虫,竟和噬灵火鸟一般,慌忙的远远飞开,丝毫没有去咬此物的意思。

接着,韩立又动用了破灭法目的攻击,同样没有作用。

纵使韩立神通不小,此刻也只能挠挠头皮的,怔在那里了。

随后他不甘心将全身法力往双目狂注而入,瞳孔中骤然暴射出了深蓝异刺芒,想借助灵目直接透视此物的内部。

大出意外的是,双目直接透视而过,竟在里面看到一个豆粒大的乳白色光点,轻轻闪动,似乎微弱异常。

韩立见灵目有效,心中大振。继续观察内部情况,但是再无其他丝毫异常了。

不甘心下,接下来的十余日中,韩立对着玄天果实苦苦思想处理办法,在最后数天内,甚至不惜在密室中布下几个玄奥的小型法阵,想借助法阵之力来看看,能否直接将其祭炼。

结果,自然丝毫效果没有。

当到了最后一日的晚上,韩立单手抚摸着这枚玄天果实,面上的焦虑反而消失,神色平静了下来。

看来这等逆天宝物,要是没有机缘的话,就是宝物在手也是枉然的。

不过经过好久没有的无力、焦躁等反面情绪的磨炼,他心境倒不觉更进了一层。

这些日子倒也不是丝毫收获没有的,不过明日就该返回天渊城了。

心中如此思量着,韩立神识一阵清灵,目光再次淡淡的扫过手中的玄天果实,落在了原先根本没有注意到的墨绿色花纹上。

突然韩立目光一闪,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极的表情,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的模样。

这些花纹的颜色和图案,竟让他忽然联想起了一物来。

细想之下,另一东西表面花纹的形状、颜色和玄天果实虽然不是完全一样,但是却有惊人的七八分相似。

他怎么一直都没有想起此物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