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夺得灵地

吊眉汉子元婴一见黑缝出现,冲着黑铃又虚空弹了五六下。

每一次弹出,他脸色就煞白一分,而那道黑色裂缝则骤然间张大一些。

如此多下铃响后,黑色裂缝已经张开成了一个半圆形口子,里面黑气弥漫,阴风阵阵,根本看不清楚分毫。

“嘎嘎!”

一怪异之极的怪笑从里面忽然传出。

韩立瞳孔一缩,身上金光大放,同时元磁神光也一下高涨半许,将自己护得严严实实。

面对灵宝级的宝物,他同样不敢小瞧的。

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突然韩立四周浮现出缕缕的黑丝,围着他身体滴溜溜的转动起来,但却丝毫没有上前攻击的意思。

韩立一怔,尚未明白这是何法术时,突然黑丝一下变幻凝聚,化为一个乌色的光阵,正好将韩立困在其中。

“不好!”

韩立一惊,身上灰光一闪,朝此法阵狂扫而去。

但是显然已经迟了。

黑色法阵光芒一闪,韩立一阵天旋地转后,整个人连同巨鼎和金莲同时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他身形一个跌跄,人蓦然出现在一片黑蒙蒙的诡异空间中,四周黑影重重,鬼哭声大起。

他竟然被直接摄到了那黑色裂缝之中。

韩立见到此幕,先是一怔,但马上嘴角一翘,竟不惊反笑起来了。

同一时间,外边的吊眉汉子元婴急忙再次催动黑铃。

顿时在铃响中,裂缝张开的入口徐徐的合到一起,最后一闪的化为一条十余丈长的淡淡黑线,在空中悬浮不动。

随即元婴一闪,回归了其肉身。

吊眉汉子的本体,睁开了双目,面露阴笑之色来。

那黑色裂缝可是千魂铃独自开辟的一处空间,虽然名叫“千魂”,但里面各种阴魂,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并且所有阴魂都是收取生前穷凶极恶的一些特殊妖兽的精魂,再经过秘法特殊祭炼过的,凶恶程度并不逊它们生前多少的。

而千魂铃中的一只主魂,生前甚至是化神中期的天地灵兽。机缘巧合下,才被他师父祭炼成了此宝的主魂。

此主魂在其他阴魂配合之下,神通更可再增倍许的。并且此空间也有些特殊禁制,被摄入其中的修士,只要不是阴魂之体,一身法力受限不少。

故而就是化神后期修士被困其中,多半也是凶多吉少的。

光幕外金甲修士凝望了空中悬浮的那淡淡黑线,目光闪动几下,并没有采取任何举动。

吊眉汉子则干脆在虚空中盘膝坐下,静等阴魂空间中的凶魂吞噬了里面的韩立,好就此结束了这场争斗。

足足一盏茶工夫后,空中的黑铃突然一阵急颤,泛起了一圈圈的诡异黑芒,同时里面传出了阵阵的嗡鸣,忽长忽短,显得诡异之极。

吊眉汉子虽然和此宝无法做到心神相连,出现了此异像又如何不知,但同样的一头雾水,不知倒底出了何事。

黑铃一声哀鸣,原本释放体外的巨大虚影蓦然寸寸的碎裂,随即化为丝丝黑气往千魂铃本体中没入而去,转眼间就都不见了踪影。

“不可能,主魂竟然被灭了。”吊眉汉子终于弄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大惊起来。

就在这时,在他头顶上空的某虚空处,突然一道黑芒从某点无声的洞穿而出,凭空现出一个拳头大的孔洞出来。

灵光一闪,一道青色遁光从孔洞激射而出,一闪的化为一道人影悬浮在了那里。

吊眉汉子也是化神中期修士,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猛然一抬首的望去。

但是说时迟那时快,人影只是一动,就在原地消失了,而下一刻,一连串残影后,人影就诡异的出现在了吊眉汉子背后。

一声大喝,震得汉子两耳嗡嗡作响,随之厉风一起,一只金色拳头随之击来。

“啊”

吊眉汉子大惊的身形一晃,身体竟仿佛镜子般的碎裂开来,一下幻化出了七八道幻影,同时向四面八方激射而逃。

“哼!想走!”

此人影自然就是韩立了。他一生冷哼,祭出的拳头略一模糊,竟同样的幻化出七八个一般无二拳影,“噗噗”几下,每一个拳影都准确无误的击在幻影的背心处。

它们都应声的马上破灭消失!

只有汉子真身的背后浮现出一张银色小盾,正好挡住一只金色拳头。

“砰”一声,那只银色光盾只是略一凝滞了拳头,就瞬间碎裂了开来。

金色拳头毫不迟疑的击在了汉子后背上。

在拳头接触一瞬间,汉子体表突然浮现而一层青甲。

一声巨响,金芒青光交织下,拳头狠狠击在了战甲上。

青光巨震之下,拳头深陷数寸深去,而吊眉汉子一声惨叫,整个人飞了出去。

韩立却心中一凛,他清楚感应到自己这一拳蕴含巨力,被那青甲仿佛泥鳅般的一下滑落掉了大半,只有小半击实在了战甲上。

否则这一拳足可以洞穿此甲,直接让那吊眉汉子当场重伤不起的。

在被千魂铃摄入到阴魂空间的一瞬间,韩立终于察觉到对方的杀意,此刻出手自然绝不留情的。

如今一拳未建全功,虽然心中诧异一下,但他马上身形一晃,人就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吊眉汉子上空处,单手虚空一抓,突然一口尺许长的金色长剑出现在了手中,一抖之下,就要一斩而下。

而就在这时,翁姓汉子突然声嘶力竭的一声大喊:“不要动手了,我认输!”

韩立听到此话,嘴角抽搐了一下,但手上长剑却视若无睹的向下一挥,顿时一片金蒙蒙剑气朝下滚滚卷去,毫不留情的样子。

以青竹蜂云剑的犀利,即使对方有那青冥甲护身,也绝对会被一斩两截。

附近空间波动一动,突然一片黄霞飞射而出,闪电般的将吊眉汉子一卷,一晃之下,就徒然消失不见了。

金色剑气纵然不慢,还是堪堪的斩到了空处。

韩立神色一动,目光四下一扫,只见二十余丈处略虚空中,突然出一团黄芒爆发而出,随之两道人影在黄芒中诡异的现身而出。

正是那名疤面的金甲修士和翁姓汉子。

疤面修士脸上毫无表情,而翁姓汉子却面色苍白,胸前的战甲上一片血污,一脸怨毒的望向韩立。

看来在韩立一击之下,即使青冥甲卸掉了大半的力量,但他最后还是口吐鲜血的负了内伤。其背后战甲上的拳痕,更是清晰可见。

韩立目光扫过翁姓汉子,脸上丝毫异色没有,反而手中长剑一晃的消失后,冲金甲修士的施了一礼。

“多谢前辈出手,否则晚辈刚才差点收手不及的伤到了翁道友!”韩立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韩立此言,翁姓汉子面上血色一涌,差点再吐一口鲜血出来。

韩立刚才哪是收手不及,分明是动了杀心,存心想一剑将他斩杀的。

疤面修士听了此言,脸上异色一闪即逝,目中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在空中淡淡的说道:“争斗中收手不及,原本就是正常之事,这不算什么。这一次争夺灵地,翁道友主动认输,获胜者自然是韩道友。此灵地就归韩道友所有了,你二人可有什么异议!”

韩立微微一笑,自然不会反驳什么。

而翁姓汉子却满脸的不甘,但嘴唇微动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说什么。

见二人都没有其他的话语,疤面修士点点头,冲韩立一伸手,吩咐道:“将你的青冥佩拿来!”

韩立闻言,毫不犹豫的手掌一翻,那块青色玉佩一闪的出现在了手中,然后抛给了对方。

金甲修士手一招,就将玉佩凭空抓了过来,同时另一只手中早就准备好的一件拇指大小的翠绿色晶石,往玉佩上一拍,顿时没入其中不见踪影。

“好了,灵地标记已经注入你的青冥佩中,除非你以后主动放弃了此灵地,否则就没有资格再参加以后百年一次的灵地争夺。现在你二人可以离开这里了。下一场,也快开始了。

疤面修士将玉佩一还给韩立,就一摆手,让二人马上离开此地。这时四周的白色光幕,不知何时已经裂开了一条出口。

韩立也不再多言语,一抱拳后,人就化为一道青虹,从出口立刻飞射而出,闪了几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翁姓修士更是脸色阴沉的一言不发,同样化为黄色遁光离开了光幕,但在附近光芒一敛的再次现出身形,阴沉的望了一眼韩立离开的方向后,才蓦然一跺脚,化为一团黄光的朝相反方向激射而走了。

此人虽然身负内伤,但是遁速倒也不慢,一顿饭工夫,人已经出现在一个陌生之处的高空中,遁光一敛的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你的气息如此混乱!难道你争夺灵地失败,还受伤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冷冷传出,接着附近虚空中翠芒一闪,那条尺许大的翡翠蛟龙一闪的浮现而出,打量了汉子两眼后,目中寒色一现的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