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豹麟兽

韩立所处位置,离长老塔大概有二十余里的样子。

他远远看着那高耸入云的青色石塔,目光闪动不停。

据他所知,此塔无论何时,人妖各族都会派出一名合体期长老驻扎其中的。

想一想,韩立还真有些感慨。

当初在人界时,那些化神修士个个都是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角色,一般人哪能轻易见到。而到了这天渊城后,连合体期的修士都离其如此近,并且以后还大有机会让其指点一二。

看来在将身上的异界气息洗涤干净前,待在这里似乎还不错的。

韩立默默的思量着,至于和那名吊眉男子争夺灵地之事。以其甚至和炼虚期修士都交手过的神通,自然没有多放在心上的。

再看了一会儿后,韩立身上青光一闪,化为一道青虹,往那飞灵殿激射而回了。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韩立立刻打开禁制,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后,才走进了密室中,盘膝坐下。

虽然说他对三日后的一战,颇有信心,但自然不会丝毫准备不做的。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个小麻烦需要处理一下。

韩立袖袍一抖,另一只手上浮现出了一只小巧的银色圆镯。此物看起来精致万分,但轻巧无比,竟似镂空之物。

这正是在灵界和储物镯齐名的灵兽环,里面被分隔成数个空间,可以同时容纳不同的灵兽灵虫。

韩立自从落日之墓之行后,就将噬金虫、啼魂兽等都收到了其中,原先的灵兽袋自然弃之不用了。

他如今单手往环上一拂,顿时一个拳头黄色光团从里面飞出,随即狂涨变大,化为一只被青索五花大绑的小兽,尺许大小。

正是当日在落日之墓中,被灵族擒下的那只变异豹麟兽。

从那噬炎的记忆中,韩立已经知道,此兽看似和普通豹子一般无二,但实际上是一种带有麒麟些许血脉的妖兽,再加上这只小兽又是一种变异的豹麟兽,故而在尚未成年,实力就已经堪比元婴修士了。

当日韩立在恢复法力期间,自然也想过降服此兽。但是此兽野性极大,并且初步已经有了灵智,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

无奈之下,韩立只好将其往灵兽环中一放,打算先花上一段时间,磨磨其野性再说。

如今,此兽一下被他关了数十年之久,终于有些受不了。前些日子,在灵兽环中给他发来了屈服的消息。

但韩立正因为度劫等一连串的事情,反而没有时间理会此事了。

现在有三天时间,足够其先收服此兽了。

小兽一从灵兽环中现出,立刻冲韩立呜呜的发出哀鸣之声,一对碧绿眼睛,竟露出了拟人化的哀求表情,再配上仿佛大猫般的小巧躯体,显得可爱异常。

“现在要在你身上种下禁制,你若是放开神识,我就解除你身上的束缚,并且还给你一些好处。否则被我关上百年再说。”韩立没有客气,直接威胁的起来。

小兽虽然灵智不高,但显然听得懂韩立的言语,身子一颤之下,只能将毛茸茸的头颅连连点下。

韩立微微一笑,单手一翻转,手上多出了十几根纤细银针。

再一扬,所有银针一闪即逝的没入小兽身体中。

随即韩立又拿出一道鲜红的符箓出来,一张口,喷出了一团精血在上面,然后手指夹着符箓轻轻一挥。

“噗嗤”一声,符箓化为一团血雾,聚而不散。

韩立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单手一拍自己的天灵盖,青光闪动中,一只数寸大元婴,足踩小鼎的浮现而出。

元婴方一现形而出,就一张口,喷出一团绿光。

血雾一见绿光,立刻一拥而上,两者转眼间融为一体,变成了绿红色光焰。

这时元婴两手掐诀,冲那光焰接连打出数道法诀。

光焰一吸收那些法诀,蓦然间一颤,随即激烈的翻滚起来,化为一只拳头大小的鬼脸出来,狰狞凶恶。

元婴小手冲小兽轻轻一点!

鬼头一咧嘴,仿佛活着一般的一转身,呼啸一声的钻入了小兽头颅中,不见了踪影。

小兽口中一声大叫,立刻两眼一翻的掉落地上,昏迷不醒起来。

同时身上浮现出一层绿红相间的异光,忽暗忽明的闪动不停。

见到此幕,韩立露出了满意之色,单手冲小兽身体虚空一抓。

“砰”的一声闷响后,小兽身上缠绕的青索,寸寸的断裂开来,化为了无形。

然后韩立不再理会小兽,双手往膝上一放,开始闭目打坐起来。

剩下的时间,韩立一步没离开过密室,而三日的光景,自然一眨眼就过了。

第四日的一大早,一道火光无视门外的禁制,直接飞进了客厅,然后一晃的又奔密室激射而去。

但是此火光方一射到密室大门上时,门上却忽然荡漾起了一层淡淡白霞,将火光挡在了其外。

火光在门外盘旋了数圈,又尝试了一次,还无法冲入其中后,顿时发出了阵阵的嗡鸣声。

忽然密室大门青光一闪,一道人影竟诡异的从门内闪现而出,一抬手,就将火光抓到了手中。

正是闭关三日的韩立。

此刻他神情淡淡,肩头上趴着一只仿佛狸猫般小兽,不慌不忙的将神识浸入手中火球中。

正是玉阙阁发来的争夺灵地的传音符。

“广武殿”

韩立喃喃了一声,两手一搓,火球一下消失不见了。

接着大步走向了大门。

两个时辰后,某处巨大殿堂的露天广场上空,韩立衣衫飘飘的悬浮在一片白蒙蒙的巨大光幕中,在光幕之外,还有一名身穿金色战甲的疤面大汉,双手抱臂站在了那里,神色冰冷异常。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韩立这般动也不动的等了一顿饭工夫,连金甲大汉面上也现出了一丝不耐,并不时的朝高空中的七个炙热的骄阳望去,似乎在计算着时辰。

忽然天边灵光一闪,一道蓝色遁光激射而来,转眼间就到了光幕附近,光芒一敛的现出了一名修士。

“前辈恕罪!晚辈因为祭炼法宝,所以来迟了一些。晚辈没有错过争斗时间吧。”他对那金甲修士一施礼,满脸赔笑的说道。

此人正是那名翁姓汉子。

“哼!再晚来片刻,就会被取消争夺资格。算你走运,在最后一点时间赶到了。马上进去吧。”疤面金甲修士一扫吊眉汉子,不耐烦的说道。

随即他两手一掐诀,对准白色光幕一道金色法诀打出。

顿时光幕灵光大放,在一阵剧烈颤动中,翁姓汉子面前裂开了一条丈许宽的通道。

“多谢前辈。”

翁姓汉子大喜,身形一晃,就化为一道蓝灿灿遁光,冲进了光幕中。

当他在韩立对面处,再现出身形后,扫了韩立一眼,面孔一阵扭曲的现出一丝狞笑。

“很好!你真来了,看来你还真有几分胆量。竟敢以初期的境界迎战我。”吊眉汉子阴森森的说道。

韩立听了这话,嘴角微微一翘,只是懒洋洋的淡笑一下,似乎连话都懒的和对方说一般。

吊眉汉子见此,心中顿时勃然大怒,原本已经压抑下的几分杀意,顿时又高涨了一分。

“你们听好了,灵地争斗没有任何限制,只要离开禁制范围,任何手段都可以动用。而除非一方主动开口认输,否则我不会出手阻拦分毫的。若是自认实力不行,还趁早认输的好。虽然因为灵地争斗而陨落身亡的事情不多,但因为重伤被打落一个境界的事情,倒是常有的。没有异议的话,下面就要开始了。”疤面修士面无表情的说着例行的话语。

韩立和翁姓汉子远远相望着,全都一言不发。

金甲修士点点头,口中吐出了“开始”两个字。

刹那间,韩立和吊眉汉子同时出手了。

面对一名连化神后期修士都客气异常的对手,韩立自然不会轻视分毫的,袖袍一抖之下七十二口寸许大小剑狂涌而出,在金光闪动中化为朵朵金莲围着其身体上下盘旋不定。

与此同时,他又一张口,一只小鼎被喷了出来,随即在灵光大放中化为了丈许高的巨鼎,发出阵阵的嗡鸣之声。

正是虚天宝鼎!

而对面的吊眉汉子却手一掐诀,从身上冒出点点蓝光。

这些蓝色光点,只有米粒大小,但是狂涌不止,转眼间密密麻麻,几乎将其本人全都淹没进了进去。

接着汉子另一只手朝虚空一抓,一团刺目的银芒一闪,手中浮现出一只银灿灿法轮,巴掌大小,但古朴异常,并且银轮表面铭印着一层层的符咒,一看就是非同小可之物。

将银轮往空中一抛,立刻化为一银色光团在空中滴溜溜的转动不停,并且随着阵阵咒语声,开始狂涨不定起来。

片刻后,银轮竟然化为三四丈之巨,仿佛一团银色太阳明晃晃的悬浮在吊眉汉子头顶上空。

此人施法完毕,望了望对面,脸色不禁微微一怔。

那七十二口金色飞剑倒还罢了,但一见那嗡鸣不停的巨鼎,心中不禁一凛!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