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噬灵之威

以血影遁速度,韩立几个呼吸之间的工夫,就已经到了谷口处。

以他现在的修为,原本因为此遁术过于霸道,在结丹元婴时无法掌控方向和速度的弊端,在化神后自然而然的解决了。

故而韩立一边瞬息百里的飞遁着,一边神念同时向后扫去。

结果发现了黄粱灵君三人所化遁光并没有真被甩开多远,在身后竟然紧追不舍,心中不禁大凛。

既然面对的是炼虚期修士,韩立也没寄希望真可以单凭血影遁就这般简单的逃掉。

身处血光中的他,单手一翻转,蓦然多出了红黑两颗闪动神秘符文的圆珠,毫不迟疑的向身后一抛。

随即两手掐诀下,口中暗暗的念动有词起来。

这时,他所驾驭的血光一闪的掠过了混沌谷的谷口。

后面三人急追之下也同样接近了这里。

两颗圆珠滴溜溜一转,嗡鸣声一起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一红一黑,两轮直径十丈的骄阳在虚空中闪现而出。

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波疯狂四散开来,刹那间形成了一股狂猛无比的飓风,将方圆数里内的一切都席卷而进。

后面紧追韩立的三人,以那旭天法力最为高深,追的也最靠前一些,再加上以秘术催动遁光追得过快,一下就被飓风卷入了其中。

倒是稍落后的黄粱灵君二人,因为距离稍远,顿时一惊的遁光方向一变,险险的从飓风两侧一下绕了过去。

但就如此,这一人一妖还不忘趁机对旭天落井下石一回。

寰天奇袖袍一抖,一股灰色妖风滚滚而出,而黄粱灵君则单手冲飓风一扬,顿时一道黄色光柱一闪即逝的射出。

两者攻击一没入飓风中,顿时轰隆隆的爆裂声大作,里面马上传出了旭天惊怒异常的大吼。

看来吃了一个小亏,并一时无法马上脱困出来了。

这一人一妖却相视一笑,遁光闪动后,也到了谷口上空。

这时韩立所化遁光,因为灭仙珠略一阻挡,已经在天边变得模糊异常了。

二人却毫不在意,正要信心十足的再催动秘术追赶时,忽然谷口一侧的石壁上“噗噗”两声传来。

在银光闪动中,两道银色火柱狂喷而出,直奔二人狂卷而去。

因为谷口并不宽广,再加火柱喷射速度惊人异常,银色火焰瞬息就到了他们身前处。

黄粱灵君心中一惊,不及多想的单手猛然虚空一劈,一道黄色剑气就一斩而出,想将火柱就此劈开。

但是剑气方一接触银焰,竟“腾”地一下自行燃烧起来,眨眼间就被银焰化为了乌有。

银色火柱大盛之下,更加气势汹汹的扑来,尚未真扑到身上,一股炙热高温,就先就让这位人族修士一阵的口干舌燥。

黄粱灵君见此,却脸色蓦然大变,脱口的失声道:“灭灵白骨火”

随后如见蛇蝎的两手一掐诀,身形骤然间从原地消失不见,银色火柱一下卷到了空处。

另一边的寰天奇,情形也差不多。

他一口妖风吹出后,同样被那银色火焰一下吞噬的干净,其骇然的身形连晃数下,带着一连串的残影连变动了数个方位,才摆脱那银焰的追击。

“不对,不是天灵白骨火!白骨火虽然是银色的,但充满了邪气,只有白骨老祖一人能掌控的,绝不可能外传他人的。”寰天奇方一在黄粱灵君身旁站稳身形,却脸色难看的一口否认道。

对面两股银色火柱却往中间一聚,形成了一颗直径丈许的巨大火球,然后火球略一收缩变形,一只银色火鸟就优雅之极的显现而出。

“火灵”

见到此幕,一人一妖看见火鸟,却又怔住了。

但是银色火鸟冷冷的望了二人一眼,双翅只是轻轻一扇。

银光闪动间,无数拳头大的火球就在附近浮现而出,一声清鸣后,火球就全都一颤激射而出,密密麻麻的将人妖二人全都罩在了攻击范围之内。

黄粱灵君听闻不是灭灵白骨火,心中顿时放了大半,再见这些火球后,一声冷哼,手一扬,一面八卦镜顿时狂涨的浮在了身前。

另一边的寰天奇则单手一翻转,灰色电光再次在手中浮现而出。

二人虽然未弄清楚这银色火焰的真面目,但却再也没有轻视之意,打算全力应对了。

但就此时,激射到途中的漫天火球,银光大放,突然随之一颤的全凭空消失了。

要不是那铺天盖地而来的高温仍在附近空间存在,这些火球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黄粱灵君一怔,不禁双目一眯的望向了那只银色火鸟。

结果方一瞅去,就听到“砰”的一声轻响。

火鸟竟自行爆裂开来,四散的银焰就像那些火球一般,诡异的一下在空中消失了。

黄粱灵君脸色一下阴沉下来,转首看了一眼寰天奇。

这位琼鼠族的长老,面容同样好看不到哪里去,有些铁青。

“此火即使不是灭灵白骨火,恐怕也非同小可。那名人族修士是何来历,在人族不应该这般默默无名吧!”寰天奇冷声的问道,并隐隐透出一丝怀疑之意。

“不认识,也许是其他两镜的修士,反正在我们天无境,我是第一次见到的。不过他要以为单凭这些小伎俩,就真能逃出我们的掌控,也未免太自以为是了。虽然没有来得及在他身上种下神念标记,但是以我们的神念强大,一个化神修士在这落日之墓中,只要没有跑出万里之外,就绝对无法瞒过我们的神念追索。”黄粱灵君先是凝重的摇摇头,随即又向谷外瞅了一眼,冷笑了一声。

此刻,韩立遁光早已在天边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寰天奇听了这话点点头,显然也赞同此话。

于是下面,二人均都在空中闭上了双目,强大之极的神念缓缓放了出去。

但是片刻工夫,二人的脸色一下变得精彩万分,似乎有些惊疑,又有些难以置信的模样。

“怎么可能,那人灵力气息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黄粱灵君蓦然睁开双目,满脸的震惊。

“我也没有找到那人。这种情况,要么对方修为远超我等,要么就是这人施展什么独特秘术,可以将气息遮蔽的连我们的神念都无法探查到分毫。否则,哪怕他已经陨落掉了,气息短时间内也不会散的如此彻底。”寰天奇也喃喃道。

“那肯定是第二个原因了!别忘了,先前此人曾经潜藏在附近,我们却丝毫都没发现。看来这人真是精通某种极其厉害的隐匿神通。”黄粱灵君眉头皱成了一团。

“这可麻烦大了!有这等通,我等岂不是根本无法找到此人了。”寰天奇嘴角不禁抽搐一下。

“这可不一定,我等还有机会的。那人隐匿起来了,肯定无法再施展先前那种遁术逃出多远了,就在数千里之内的样子。我们只要发动人手,将这些区域全部控制住。一点点的寻觅,并且用你幻焰蛾的千蛾之术协助寻找。我就不信他还真能藏到哪里去。”黄粱灵君双目寒光一闪,倒想出了一笨办法出来。

“千蛾之术!这可有些损耗幻焰蛾的精元。算了,为此动用一下此术,应该还算值得的。不过,那块落日晶……”寰天奇有些不太情愿的点点头,并忽然提到了落在黄粱灵君手中的宝物。

“嘿嘿,只要能寻回灵族之物,落日晶在下一定双手奉上。就算追不回的,在下也会分给寰兄一半此晶。”黄粱灵君似乎心中早就有了决定,毫不迟疑的回道。

“好,有道友这话就行了,我这就将……”

寰天奇微微一笑,正想再说什么,忽然二人身后处一声长啸传出,接着仿佛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一股惊人灵波随之在后面冲天而起。

一人一妖心中一凛,当即一回身望去。

就见身后不远的飓风此刻已经消失了,但在原来的地方却有一朵十余丈大血莲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在莲花中心处,旭天正面沉似水的望着二人,隐有凶光闪动。

显然此位对二人刚才的落井下石举动,洞悉的一清二楚。

“旭天道友,你还想和我二人动手吗?那个骗了你东西的家伙,可是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三人再耽搁一会儿,这人说不定就真的跑掉了。”寰天奇却丝毫惧色没有,反而淡淡说道。

“哼,此事本尊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以后有机会,在下一定再领教二位的神通。”旭天四下望了一眼,并未发现韩立的踪影,这才瞪了两人一眼,冷冷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随后,他足下血莲的莲瓣突然间合拢到了一起。

此莲就载着旭天,一声呼啸的往谷外激射而去。

没有多久,踪影全无了。

黄粱灵君二人对于这位灵族玄灵的威胁之言,毫不在意。

别说此地是人妖两族的地盘,灵族根本不可能在此久待,就算真的再对上对方,他们二人联手也稳占上风的。

故而这两位再稍微商量了一会儿后,就分头行事。

他们准备召集人手,彻底封锁住数千里的大片区域,一定要将那浑水摸鱼的小子给搜出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