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初战炼虚

只见血云一阵翻滚,瞬间凝聚成一朵血莲,滴溜溜一转身,就将十余道剑光全都吸入了其中。

而小瓶一下射出了十余丈去,一闪之后就在虚空中消失不见了。

这一幕让飞射而来的寰天奇一愣,但随即大怒的一张口,一股灰蒙蒙妖风喷出,飞沙走石下,直奔韩立隐匿之处席卷而来。

此妖虽然无法看到韩立的身影,但以其争斗经验自然一眼看出,有人施法隐匿在一旁,这才收走了小瓶。

韩立一见妖风袭来,脸色微变。

以他隐匿后的情形,可无法马上飞遁离开妖风的攻击范围,一被这妖风卷入其中,太一化清符的神通立刻就会被破去的。

在这一刹那,一旁的旭天却脸色一沉,单手掐诀对准卷来的妖风凝重一点。

“噗”的一声,一道仿佛天外惊虹的血色剑光从旭天手中激射而出,一闪下,竟将那妖风从中间一斩而开,并直奔那寰天奇斩去。

寰天奇吓了一跳,急忙单手虚空一抓。

一只灰色妖爪在头顶浮现,随之向血光一抓而去,灰红两色光芒交织一起,竟一时相持不下。

韩立见此大喜,身形隐匿之下,当即轻飘飘的向高空遁去。

可就在这时,韩立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冷哼:

“你想到哪里去!”

随之他蓦然感到空中黄霞一闪,一只白色玉印在其头顶诡异浮现而出,一晃下化为十余丈大小,并一砸而下,正好将韩立罩在了其中。

这一击快似闪电,连那旭天都来不及出手相助了,口中一声低呼。

斡立早就见识过此玉印的威力,连和那独目巨人小山般大小的石棒硬碰,都可以完好无恙的。

自己绝对不可能轻易接下此击。

他面色连变数下,轻叹了一口气。

只见玉印下方原本看似空无一人的地方,银光一闪,突然现出了韩立的身影。

他一拍自己天灵盖,一团青光包裹着一只小鼎浮现而出,接着鼎盖一开,一阵清鸣声从鼎中发出,随之无数道青丝喷射而出,交织闪烁下,瞬间形成了一只光网,正好托向迎头砸下之物。

大印毫不留情的落到了青色光网之上。

“轰隆隆”的一阵爆裂声传出,那玉印果然非比寻常,青网一接触下就开始寸寸的断裂。不过虚天鼎毕竟是通天灵宝,喷出的光丝一荡之下,仍然让玉印下落之势为之一顿。

趁此机会,韩立两手掐诀,背后雷鸣声一起,青白色羽翅浮现而出。

接着他身形一扭,就化为一道白丝,和头顶小鼎一同不见了。

大印这才破尽青网砸下,自然落到了空处。

这时,三十佘丈外青色电弧一闪,韩立身形才无声无息的显露而出。

“你怎会驱使这些宝物,你不是噬炎!”

血云中突然响起了旭天难以置信的声音,随即血云翻滚,一个数寸高人影浮现在云上。

他满脸惊怒望向韩立,正是玄灵旭天。

“你不是灵族,是人族修士!”韩立原先所在位置的背后,光霞闪动,黄粱灵君的身影也显露而出,满脸的惊讶。

寰天奇也趁机操纵妖爪,一把抓散了血色剑光,同时自己连闪几下,就出现在了黄粱灵君的一侧,同样惊疑的打量着韩立。

面对三位全都吃了一惊的炼虚级存在,韩立却没有再多说一句的意思,只是两手掐诀的一张口,一团精血喷出了体外。

随即浓浓血雾,一下将他身形淹没进了其中。

“想跑!”旭天一见此景,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一种高明的遁术,大怒的说道。

随后他身下血云一动,就要扑了过去。

“哼,旭天道友何必如此心急,寰某再领教一下你的血煞灵莲。黄粱兄,既然是人族修士,那人就交给你了。”寰天奇瞬间半妖化起来,身形一晃,化为一道流光扑向了旭天,同时口中发出阴森的话语声。

“放心,区区一名化神修士,就算有一件灵宝,也绝逃不出我手心的。”黄粱灵君盯着韩立眼也不眨一下,淡然的说道。

他竟然一眼就看出韩立的虚天鼎是一件灵宝。

黄粱灵君话语刚落,一张口,一道绿色小剑仿佛蛟龙般的喷出,只是一晃,就到了血雾上空,毫不留情的一斩而下。

“当”的一声轻响,同样一道金光从血雾中射出,虽然被一弹而开,但一击的挡下了绿虹。

现出了一口尺许长的金色飞剑。

黄粱灵君冷笑一声,单手冲绿虹一点指。

绿虹一扑而下,立刻和金色飞剑交织到了一起,光芒大放的将金光压得光芒大敛,随后绿虹滴溜溜一转,化为一团丈许大的绿色剑轮,极速转动间,就要将中间的飞剑搅成粉碎。

一阵金属摩擦刺耳声音传出,金色飞剑几乎黯淡的只剩一丝,但在剑轮狂斩之下,竟然安然无恙,丝毫无损。

反而此飞剑,硬生生的缠住了青虹,让其无法落下。

“咦”黄粱灵君一声轻“咦”,有些动容了。

他这口飞剑虽然不是用什么逆天的材料炼制而成,但也是大道初成时,费了莫大工夫才炼制成功,并且经过其数千年的培养,威能之大已经不在一般的灵宝之下。但此刻竟然无法斩断一名化神修士的飞剑,真有些诡异了。

黄粱灵君心中吃惊的,但面上毫无表情,只是两手飞快的一掐剑诀,那道青虹一声清鸣声发出,一模糊下竟幻化出三十六道一般无二的青光出来,密密麻麻的朝血雾下射去,一副要将韩立乱刃分尸的样子。

但黄粱灵君想不到的是,血雾中的韩立只是肩头一晃,从背后又飞出了数十口金色小剑,化为一道道金色剑光,同样将那些青光在上空抵住,让它们根本无法落下。

这时血雾已经剧烈翻滚,韩立已经口中念念有词,十指不停的变动法诀,一副就要施法完毕的样子。

黄粱灵君见到此幕,脸上讶色更甚,但随即目中寒芒一闪,当即身上黄蒙蒙霞光大放下,整个人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眉宇间一道血痕闪现,浮现出一颗乌黑的眼珠,立刻喷出了一道纤细的乌黑光柱,一闪不见了。

十余丈外的虚空中蓦然传来一声巨响,随之黄霞黑光一阵闪动后,黄粱灵君的身影一闪的闪现而出,并且立刻失声的叫道:“破灭法宝!你竟有此宝!”

这位炼虚期修士面容彻底凝重了下来,但吃惊过后,不怒反喜起来。

他单手一抬,向前缓缓的虚空一抓。

“嗤嗤”的破空声在韩立头顶上空爆发而出,附近狂风大作,无数缕丝丝光霞凭空浮现,转眼间又凝聚一团,一只丈许长的仿佛玉雕般的晶玉斧诡异浮现了。

黄粱灵君五指一合,单手向下一挥,口中轻轻吐出一个“斩”字。

五色玉斧一颤之下,缓缓的一劈而下,尚未接近血雾,斧刃下方就先传出低沉的雷鸣之声。

一团团青色电光闪动跳跃,同时附近的空间一阵扭曲变形,可见此斧的威能不可想象了!

正在血雾中闭目施法的韩立,自然也看到了此幕,脸色大变。

他不及多想下,一张口,一只黑黝黝的小山喷出了口外,微微一晃之下,就从上面放出一圈圈灰蒙蒙的光环,说也奇怪光环所过之处,那些正将金色飞剑压得丝毫没有反手之力的青色剑光,均都发出一声哀鸣的微颤不稳起来,仿佛一瞬间威能大减。

而那只巨大玉斧显然不是那些青色剑光可比的,被那一波波的光环扫中后,只是一晃就轻易斩散了前几道光圈,下落之势丝毫没受影响。

韩立心中大急,神念一催之下,小山后面爆发的十几圈光环突然一顿的凝结成一起,化为一圈奇粗无比的光圈,一颤的消失不见,但下一刻,却突然出现在玉斧附近,一紧之下,竟然将玉斧圈在了其中。

玉斧体表的五色灵光一阵忽暗忽明,不由自主的在空中一顿,竟然仿佛要失去控制一般。

远处的黄粱灵君心中骇然,但不及多想下,口中一声低喝,两手接连数道法诀打出。

顿时玉斧雷鸣声大作,一道道青色电弧爆发而出,狠狠一斩后,终于还是将那灰色光环斩成了碎片。

有此一耽搁时间,血雾中韩立突然身形一模糊,整个人蓦然化为一道血光从血雾中激射而出,一颤之下,就不可思议的出现在了数百里外,化为了一个黑点。

而那些飞剑和身前的黑色小山,也一同的凭空消失了。

这正是韩立保命的遁术“血影遁”,以其化神期的修为和现在的强横肉身,此遁术自然越发神妙的不可思议,几个闪动后,遁光在天边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下,不仅黄粱灵君,就连远处正在争斗不已的旭天和寰天奇也不禁怔住了。

但随即三人一声怒喝,几乎同时的一掐诀,蓦然化为三道十余丈长的惊虹,尾随狂追而去。

同样几个连闪后,也在天边不见了踪影,看遁光速度竟然似乎不下于血影遁多少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