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炙光潭

韩立一见此幕,目上一扫后,落在了中间的水潭表面。

水潭除了清澈一些外,完全普普通通,实在看不出有何奇怪之处。

韩立正觉得诧异之时,蓝城主打量了几下对面有些陌生的三名黑瘦青年,突然问道:“听说银月狼族有一位三首的变异狼妖,在族中一位大神通之人帮助下,将三颗头颅分别修炼成了三个分身,每一个都有元婴大成修为。三化身联手下,足可抵挡一名化神期存在。难道就是你们!”

三名黑瘦青年一听蓝城主此言,都笑了起来,当即一人开口回道:“没想到我们兄弟名头,都传到这里来了。不错,我们就是那只三首月狼。而我们也久闻城主的大名,不如切磋一二如何?”

“哼,老夫现在可没工夫做这些事情。筱道友,你独自跑进谷中,有何打算的?”蓝城主并未受黑瘦青年挑衅,反冲少妇质问道。

“有何打算?先前寰前辈不是说了,灵族之人正在进入潭中抓人,自然要马上过来阻止他了。”宫装少妇淡淡一笑。

“是吗,筱道友这般有心。好,道友继续请进吧。蓝某带领其他人替你守在潭外阻档灵族之人,如何?”蓝城主盯着少妇一会儿,又瞅了一眼水潭,嘿嘿一笑的说道。

宫装少妇一怔,但目光在蓝城主一旁头陀以及那数名元婴修士身上一扫后,咯咯的轻笑起来了。

“道友没来,妾身说不定也就带人进去了!但既然蓝兄到此了,机会自然应该让与蓝兄了。道友不会真想让一名弱女子进入下面吧。再说久闻蓝兄有一件辟水玉犀角,神奇无比,对进入炙光潭说不定大有用处的。”

“让我去,也行。你带着其他人马上退出混沌谷,老夫这就下去。”蓝城主面容一沉,话语变得生硬无比。

宫装少妇听到蓝城主说话毫不客气,脸色微微一变,冷哼一声后,就不再言语了。

其人自然同二人一样,决不会真在此刻退让什么。

蓝城主却嘴唇微动的和头陀老者传音交谈着什么,望向对面少妇的目光,渐渐不善起来。

对面除了少妇和三名瘦青年外,就只有另外三名化形妖修。

而蓝城主和头陀之外,仍有七八名人族元婴修士,明显应该稍占上风的。

到了此刻没有人再过来,显然其他人被灵族之人缠住了。短时间内,双方都不会再有增援了。

只要能先一步将东西抢走,所谓的平分协议,根本不会有人遵守的。

因为谁都很清楚,先前的协议,只不过是双方都想找的一个不撕破脸皮的台阶而已。

宫装少妇发觉了人族的跃跃欲试,黛眉一挑下,也用秘术提醒自己这边之人,并且袖袍玉手一抖,一样东西落在了手心中。

气氛紧张无比,双方一触即发之际!

突然水潭附近地面巨颤一下,原本平静异常的潭水,突然间激烈翻滚起来,接着一根根乳白色光丝从水中毫无方向的激射而出,有的冲天而去,有的却直奔潭边的人妖两族罩下。

附近的岩石一被这些密密麻麻的光丝击中,立刻洞穿出了马蜂窝般的一个个针孔大孔洞。

两族等人大吃一惊后,纷纷或施展神通或放出宝物来抵挡光丝。

就这时,原本清澈无比的潭水下泛起了一层刺日耀眼的光芒,仿佛下面浮现出一只骄阳,徐徐的从潭水下升起。在潭水翻滚的同时,竟然放出了一股股炙热难当的高温,仿佛整个水潭在白光中,沸腾烧开了一般。

“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下边的灵族人捣的鬼?”躲在空中偷窥下方一切的韩立,先是被那些光丝同样逼得一阵手忙脚乱,随后再见到潭水中的异样,不禁骇然起来。

不光是他,少妇和蓝城主等人也同样暗自嘀咕不停。

“不对,炙光不是只能隐藏水中的吗?怎么会离开水面的,莫非是……”蓝城主显然比较熟悉此水潭,失声的想说什么。

可尚未等他完全将话说出口,十几道水缸粗细的白色光柱破空射出,方一离开水面,光柱竟诡异的忽然一拐弯,直奔附近的人、妖一齐射去,速度奇快无比,几乎转瞬就至。

这一记防不胜防的偷袭,让人妖两族不及防下,立刻吃了大亏。

除了少妇以及蓝城主这般修为高深的寥寥数人,见势不妙的施展秘术遁开了外。除了黑瘦青年三人不知施展何种,化形妖修和元婴级修士在光柱及身的一瞬间,就蓦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剩下。管他什么护身法术还是防护法宝,全都丝毫效果未启的样子。

见到这一幕,宫装少妇等人的惊怒可想而知了,但尚未等他们弄明白倒底下面发生了何事时,轰的一声巨响,五根黄色柱子一下在水潭四周破土而出,面面铅印着一些无法看明的花纹。

人族元婴修士最多,刚才惨死的自然也不少。

这些人大多都是蓝城主的心腹和门下弟子,让其大怒之极。现在一见这些古怪柱子从地下冒出,哪还不知道刚才之事肯定和这些东西有关的,口中立刻一声大喝:“是何方妖孽,竟然敢下如此毒手。”

随即他一摸自己天灵盖,顿时“嗖嗖”之声大起,一连五口蓝色小剑激射而出,一晃下,纷纷化为数丈大小巨剑。

“斩”蓝城主森然的吐道。

五口巨剑一闪,就化为五道惊虹直奔五根黄柱而去,结果围着柱子根部飞快的一连绕了数圈。

“轰隆隆”一连串巨响传来后,柱子被一斩两截,只在表面留下一圈圈的浅剑痕。

蓝城主瞳孔一缩,一掐诀,急忙将五口巨剑唤了回去。

就在这时,柱子表面剑痕处一下喷出一股股的绿色液体,散发着一股奇怪之极的腥气。

蓝城主则让巨剑在头顶盘旋不定,目光一扫五根黄柱,脸上肌肉不禁跳动几下。

他这几口飞剑的威力之大,自然只有他本人知道的最清楚。

平常不要说一根柱子,就是一座小山,也能一剑轻易劈开的。

但话说回来这些柱子真有些不对劲,表面看起来竟然有一定弹性,好像活物一般。

见蓝城主出手未果,宫装少妇在低空处,脸上也全是惊疑表情。

一声低低的嗡鸣声从水潭下方传出,仿佛有人在呻吟着,又仿佛什么人才刚刚苏醒的样子。

随着此诡异声音发出,原本五根柱子却一下静止不动了。但潭水下,飞射出一颗直径十丈的巨大光球。

此球通体白光闪动的,中心处却有一颗金灿灿的圆球状东西,头颅般大小。

“落阳晶”

一瞅见光球中的东西,蓝城主身后头陀一下失声了起来。但此话刚一出口,他马上后悔起来,不加思索的身形一跃,化为一道白虹直取此宝。

听到“落阳晶”这几个字眼,少妇和三名黑瘦青年一愣之下,随即也现出狂喜之色来。

一声娇叱后,少妇身形滴溜溜一转,就化为一团黑色火凤向那物激射而去。而三名黑瘦青年则蓦然往中间一凑,化为一道粗大银光也紧跟而去。

蓝城主不知什么原因,竟一脸踌躇的待在原地并没有出手。

隐藏在高空中的韩立,目光闪动几下,也未有任何行动。

他此行目标很简单,就是为神血而来。其他东西再珍贵,也不会冒然出手,暴露行迹的。

少妇等妖修的动作,明显比头陀慢了一拍。

头陀所化白虹眼见就要一头扎进白光之中,将“落阳晶”一下卷走。

就在这一刹那的工夫,异变突起。

一股巨大无形吸力突然出现在了光球四周,让头陀身形一凝。

尚未等他大惊的急忙调动法力抵抗时,衣衫上又浮现几个诡异的银色符咒,随之头陀身躯一颤,就被一下吸入了沸腾的潭水中,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光球在空中悬浮不动着。

同样激射过来的少妇和那三名黑瘦青年,自然吓了一大跳,急忙一个盘旋的遁光倒射而回,一口气飞回到水潭边上,才用骇然的目光重新望向水潭。

一旁的蓝城主此时却似乎看出了什么,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难看异常起来。

就在这时,又一阵轰隆隆声在水潭另一边上传来,接着竟然又是五根一般无二的黄色柱子冒了出来。

随之,仿佛雷鸣般的吼声,从水潭中开始传出,并且越来越大,越来越像。

潭水和十根黄柱就在吼声中,颤抖的越发剧烈。

蓝城主突然一转身,化为一道蓝虹直往谷口方向激射而走,几个闪动间,就消失在了浓浓的迷雾中。

他这个举动,让韩立和宫装少妇均都一怔。只是韩立眉头一皱下,身形开始往高空飘荡而去。

宫装少妇和那三名黑瘦青年互望了一眼后,还是神情凝重的没有离开原地。

结果水潭中的潭水,开始极速旋转起来,转眼间形成了一个巨大漩涡。

而与此同时,十根柱子同时从半截处往下一凹,然后再同时往上一托,一下又拔高了十几丈。

与此同时,地面开裂,泥土翻滚,两个庞然大物从水潭两边破土而出。

正往高处飞去的韩立,正好向下瞅了一眼。

一看清楚两物的真面目后,他顿时目瞪口呆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