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飞蛾

“这个自然了。那名叛逆先前已经被我们打成了重伤,再加上被下了感应标记。只要死死的守住人族的出口,就绝无法逃掉的。一等援手赶来,他就插翅难飞的。”黄石公说道。

绿裙女子点点头,表示赞同此看法。

随后两名灵族之人又低声商量了一番后,当即灵光闪动,再次没入树木中不见了踪影。

同一时间,落日城中的一间密室中,数名气度不凡之人围着一张石桌团坐,在说着什么。

“蓝城主,你说那名灵族之人被困在了落日之墓中,等着我们前去相救?”一名身材瘦高,脖颈上挂着一串乌黑佛珠的头陀,对一名白袍中年人问道。

“不错,这是我刚才收到的消息。对方在逃亡途中,被灵族的追兵击成了重伤。在落日之墓中伤势发作,再加上灵族追杀的很紧,故而无法直接到落日城,需要我们前去接应一二的。”那名白袍人缓缓的说道,面色有些沉重。

“蓝兄,那名灵族人倒底身上带着何物,到现在可以对我等说实话了吧。光我等二人不算,竟然连黄粱前辈都被你请出了山。一般的东西,应该不会让道友这般慎重吧。”另外一名铁塔般的黑肤大汉,也开口问道。

最后一名身穿宽大黄袍,面色异常苍白的男子,听到大汉提到了自己的名字,就淡淡的说了一句:“靳道友可说错了。我可不是被蓝城主请来的,而是最近心血浮动,自己出府走走,正好赶上了此事。但我对那名灵族之人带的东西,同样大感兴趣的。蓝城主不妨明言一二了。”

这位正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黄粱灵君!而“蓝城主”自然是这座落日城的城主了。

“吕前辈、靳道友,兰某若是真知道是何物,又怎会一直对几位不说。在下真不清楚灵族那人带来了何物。不过,我收到的命令是圣皇宫传出来的。”蓝城主苦笑了一声,这般的说道。

“圣皇宫的命令?”头陀和大汉闻听此言都是一惊,原本神色不惊的白袍人也目中精光一闪。

“这么说,此事是圣皇他老人家亲自关注的。”头陀有些将信将疑。

“这个,就不知道了。但就算不是圣皇亲自下的命令,也是那二位其中之一发出的命令,这和出自圣皇大人之口,又有何区别。而且圣皇宫发出此命令的同时,还派出一位特使向我们落日城赶来。但本城和天元城距离太远,中间还隔着数片空间裂缝频繁爆发的区域,没有一定时间,特使是无法及时赶到这里的。我们就是要保证这位投奔的灵族,完好无损,让其带着那物和圣皇宫特使见上一面。”蓝城主肃然的说道。

“既然是圣皇宫命令,我等自然无话可说的。不过,我对那灵族小子带来的东西,更感兴趣了。”黄粱灵君轻笑了起来。

而头陀和靳姓大汉互望一眼,也不再开口说什么了。

“好,既然吕前辈和两位道友都没意见,过两日就进入落日之墓,找到这位灵族之人。他现在藏在落日之墓的……”

“谁在那里!”就在蓝城主想说出灵族之人的藏身之地时,忽然黄粱真君单手向密室的一面墙壁上一抓,口中大喝一声。

“轰”的一声,一只黄色晶手在墙前浮现而出,一把抓下。

灰光一闪,什么东西被一下从墙壁上抓出,但随即“噗嗤”一声,那东西在晶手中爆裂开来,一下化为无数根灰丝,密密麻麻的朝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不好,万魂丝!”黄粱灵君失声叫道,不加思索的袖袍一挥,大片黄霞翻滚而出,一下将身形淹没其中。

其他几人听闻此言,也全都大惊失色!

头陀急忙将脖颈上的佛珠一把抓下,化为一团团黑云护住了全身。而黑袍大汉却一声冷哼,手中突然多出一面黝黑铁盾,挡在了身前。

那位蓝城主一张口,竟吐出一朵晶莹剔透的冰莲。蓝光闪动中,人影竟骤然间消失不见了。

就在所有人都打算硬接这一记意想不到的大杀招时,漫天灰丝在众人的防御之前灵光一闪,全都变淡的消失不见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不禁怔住了。

“幻术!”

黄粱灵君最先反应过来,抬手一招。

黄色晶手一下飞射过来。

仔细瞅了一眼,只见晶手表面多出一些银色的粉末,磷光一般的闪动不停。

黄粱灵君伸出一根手指,沾了一些,放到眼前细看了一下。

结果这些银色粉末,片刻后就开始一会儿变红,一会儿变黄的颜色不定起来,到了最后,竟然凭空在手指上消失不见起来。

“是成熟体的幻焰蛾分身,竟舍得自爆掉。也只有此灵虫可以将身体短时间变成无形,才可以侵入此地。但应该有一缕分神借机逃遁掉了,其本体一定就在落日城附近。刚才我们的谈话,估计被偷听了不少。对了,这些蛾粉上有其他的妖气,应该是妖族之人饲养的此灵虫。”黄粱灵君脸沉似水的说道。

一听黄袍人此话,蓝城主脸色一下变得难看之极。

“明天就出发,决不能让妖族之人抢先了。”蓝城主不加思索的说道。

一个时辰后,离落日城百里之外的一座无名小山的山腰处,一名容貌清秀的少年盘坐在一块山石上,正动也不动的闭目打坐。在其头顶上,却有一只拳头大小的彩色飞蛾,双翅轻轻扇动着,散发着艳丽异常的点点灵光。

而在少年背后,还站着一名身材修长的宫装少妇,凤目黛眉,眉宇间隐带煞气,赫然是当年韩立见过一面的黑凤族的妖女。

只是原本傲然之极的此女、如今乖乖的站在少年背后,一脸恭敬的一语不发。

一声轻微的破空之声响起,随之一道纤细灰丝从高空激射而下,一闪即逝后,就没入了少年头顶的飞蛾中不见了。

与此同时,清秀少年睁开了双目,双目清澈异常。

他冲头顶一招手,并伸出了一根白皙的手指。

飞蛾立刻优雅的飞下,仿若无物的落在了少年手指的前端。

随后飞蛾身上灵光,突然的忽暗忽明,并且颜色变幻不定起来。

足足一炷香的工夫,飞蛾的灵光才停止了变化,重新恢复了平静。

“我说黄粱老儿为何出现在城中,原来竟和灵族之人牵扯上了关系。连圣皇宫的人都出动了,那灵族叛逆身上的东西,看来非同小可了。幻焰蛾的分身倒也不算白浪费了的。”少年轻轻的自语道,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沉默了好一会儿后,他才将飞蛾再往头上一抛,就从山石走了下来。

“筱侄女,听说你们黑凤族上次找回来的小丫头,体内竟然是变异的真凤族之血,天赋惊人之极,短短时间就已经突破到了五级的水准。此事可是真的?”少年竟冲身后的宫装少妇问道。

“寰前辈所言不假,黛儿那丫头的确有些天赋!”宫装少妇不敢怠慢,恭谨的回道。

“嘿嘿,说来也巧,我们琼鼠族也出了一名天赋不错的年轻人,年纪也不算大。不如你我两族结下一门亲事如何?”少年忽然一笑起来。

“这个……前辈厚爱,晚辈自然应该答应的。但黛儿是少族长的嫡亲孙女,不是晚辈能做主的。”宫装少妇闻言一惊,但面上赔笑的回道。

“此事我自然知道,我只让你跟公孙兄传下此口信而已。我说的年轻人,身份也不同一般的,足以配得上小丫头的。”少年淡淡说道。

“是,晚辈一定将此口信传到。”宫装少妇闻言,暗松了一口气,马上答应道。

“好,只要公孙兄同意此事。此间事了,我就派人向贵族提亲。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听到一些了,有一名灵族之人来投奔人族,身上似乎携带了什么重宝,连圣皇宫的人都被惊动了。此事我不知道也就罢了,但既然知道就决不能让人族得手此事。你们凤族都有空间天赋的神通,立刻潜入落日之墓中,召集我们妖族之人将此消息放出,一定要抢在人族之前,找到那名灵族。我则暗中跟着黄粱老儿等人。“少年吩咐道,声音一下变得清冷起来。

“是,晚辈遵命!”宫装少妇恭敬的说道。

随即她单手在身前一划,顿时一道白蒙蒙光弧闪现。

此女身形一晃,就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少年则站在原地又沉吟了好半天,才身上黄光一起,带着那只飞蛾,竟身形徐徐的沉入地下,同样隐匿不见了。

不久后,落日之墓中的人族修士和妖族之人,几乎同时得到了一道传自高层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要找到一名潜入落日之墓的灵族之人。并且双方都开出了,让人目瞪口呆的重赏,其中既包括可以让人修为突飞猛进的灵丹,也有数以百万计的天价灵石。而黄粱灵君的那一瓶天心丹,赫然也在重赏之中。

整个落日之墓骚动了起来,如此重赏之下,自然人人尽心寻找这位灵族之人。

原本人妖两族碰到一起,有时觉得实力相差不大,互相忌惮之下,还可能安然的各行其事。

现在重赏之下,不由的变得惊疑火爆起来,两族的争斗一时间频繁之极!

对这一切,孤身一人的韩立一无所知。

此刻的他,正面临着进入落日之墓以来的第一次凶险之战!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