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灵族浮现

韩立只在谷口附近略一耽搁,就感到了十几道神念连连从身上扫过。

他不动声色的待了一小会儿,并一连拒绝了数波看出他是高阶炼体士,急忙前来邀请的小团体后,就同样飘然进入了峡谷中。

这个峡谷,只是落日之墓人族方面的数个入口之一。

其余地方都被修士用数种奇阵人为的封锁住了。而这唯一的入口附近,自然驻扎着落日城的一些修士,专门监视着入口情况,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

只是这些修士全都隐藏在暗处而已,据说其中修为最低的也有结丹修为,并且由一名化神期修士坐镇着。

在峡谷中,韩立一边缓缓前进,一边暗思量着这些天从他人手里搜集到的一些落日之墓的情报。

此刻他青袍下面,罩着一件灰扑扑的不起眼战甲,后面则背着一杆用布条罩住前端的长枪。

枪杆黑黝黝的,但末端镶嵌有数颗青色晶石,幽幽放光。

而长枪本身则淡银色的,一时无法看出是何材料炼制而成。而那根地蛟筋则缠在手腕处数圈,被袖袍遮掩的严严实实。

当然韩立最为依仗的杀手锏,敢冒险进入落日之墓的依仗,自然还是储物镯中那两颗灭仙珠了。有这两颗至宝在手,只要不是碰到炼虚期级别以上的东西,就足以自保了。

峡谷越来越宽广,当韩立走出百余里后,最后一条淡淡的道路也消失不见了。

韩立站在原地四下眺望了一下,轻叹了一口气。

神念无法外放的话,还真的很不方便,无法判断各处的情况下,他只好随意挑选了一个方向而行。

开始数日中,除了一些偶尔蹦出的小兽和一些蛇虫外,并未有任何异常出现,也未碰见任何妖兽或他人。

不过以此区域的广大,这倒不是什么奇怪之事。

但是五日后,韩立面前出现了一眼无法望到头的原始密林。

树木全都三四十丈之高,枝叶肥大,幽暗阴凉,并且不时能从里面隐隐的听到一些低沉兽吼声。

韩立双目微眯的看了一会儿,蓦然抬腿走进了其中,几个晃动后,身形就消失在高大树木之后。

以韩立现在的肉体强大,施展在凡人时修炼过的罗烟步,即使森林中藤蔓遍地,灌木成群,他仍然犹如鬼魅,仿佛成了无形之体一般在里面行进自如。

若是有其他炼体士或者修士见到此幕,说什么也不会愿意在此片区域轻易招惹韩立的。

忽然行进中的韩立,银光一闪,一道银线激射而出,围着附近一颗数丈粗的大树一绕,又飞射而回。

一声凄厉的吼叫从树后爆发而出,接着腥风一起,一头头上生有独角,两丈来高的黄色巨熊,从树后一闪而出,并在吼声中狠狠扑向不远处的韩立。

但韩立身形连晃几下,就到了数丈外,丝毫停留之意都没有,对这只巨熊视若无睹的样子。

“噗通”一声,巨熊方扑出几步,就鲜血激射,整个身子从腰部一下分成了两截。

身后的那颗巨树也发出一声闷响,树干一分二,上半截直接倒落而下,正好将巨熊的尸体掩盖住了。

韩立一出手,竟然同时斩断了巨树和斩杀了巨熊。但那根地蛟筋所化银线太过锋利,直到现在才显现出一切来。

而这时的韩立。早已在闪动中再次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于是韩立在落日之墓中的杀戮之行,才真正的开始。

三个月后,在一片陌生山脉的深处传来一连串巨响,尖鸣声和嘶吼声交织成一片,但“轰”的一声巨响后,一切又再次的安静下来。

而在刚才响动传来的地方,韩立双手倒背的站在一个离地十余丈高的横木上,神色平静异常。

而在他四周,一群青色猿猴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趟了一地,足足有二十多头的样子。

这些猿猴一个个膀大腰圆,身上猿毛粗硬之极,同时口中露出两根数寸长獠牙,让它们的面孔狰狞异常。

不过这些猿猴尸体。要么身体被撕裂成数块,要么胸口、咽喉等部位多出一个个致命的血洞,鲜血流淌了一地。

但最让人心惊的,却是十余丈外的一颗粗大树干上,一只浑身红毛、生有一大两小三颗头颅的巨大妖猴,被一杆黑色长枪从心脏处洞穿而过,硬生生钉在了那里。

其七窍流血,浑身伤痕累累,刚刚一命呜呼的样子。

“才不过走到这里。就碰到了结丹期妖兽。落日之墓,果然名不虚传!”韩立仔细打量着巨猿尸体一会儿,口中喃喃的说了一句,然后抬手虚空一抓。

顿时手指上灵戒青光一闪,黑枪从树干上一颤,就自行拔出的倒射而回。

巨猿尸体也一下从树干上坠落而下。

韩立单手抓住了长枪,随即身形一动,就化为一道虚影的直接没入了密林深处。

一时间,这里再次寂静无声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附近一颗大树表面青光一闪,一团翠芒浮现而出,光蒙蒙的莹光中,竟有一名身高不足尺许的小人。

此小人身穿绿色长裙,眉目如画,身材妙曼凹凸,竟是一名缩小了十倍的美女。

她望着韩立消失的方向,眉头微皱着。

“天樱,刚才为何不出手。这人只是一名人族的高价炼体士而已,你我连手完全可以轻易收拾掉他的。”另一团黄色光芒从某片灌木中悠悠升起,一名身材同样大小的黄袍老者诡异的浮现,手中还拄着一根白色拐杖,用不满的口气对绿光中女子说道。

“黄石公!这次我们潜入此地,可不是为了多杀几名人族和妖族中人的。而是为了追杀本族的叛逆,追回神血的。能不要多事的话,还是不要多事的好。”绿裙女子瞅了老者一眼,淡淡回道。

“这人顶多相当于元婴期修士,你我两名灵将出手,还不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何用顾及这么多。我们灵族和人妖两族可是大敌,能趁机削弱人族力量,还是尽量去做的好。”黄袍老者摇摇头,不太同意女子的说法。

“若真能轻易击毙此人,我也不会介意出手的。但这人却有些古怪,还是不要打草惊蛇,坏了大事的好。”绿裙女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来。

“古怪?天樱,你发现了什么?”黄石公心中一怔,急忙问道。

“你觉得这人真是一名炼体士吗?”女子目光闪动一下,反问了一句。

“这话什么意思?此人手持灵具就击毙结丹妖兽,身上也没有灵力波动,不是炼体士还是什么?”黄石公有些不明所以了。

“你应该知道。我本体是木樱成灵,可以直接观察到一些常人无法观察到的东西。而这个人神识非常强大,几乎不在你我之下。据我所知,人族的炼体士不可能有这般强大神识的。应该只有人族中的化神修士,才可能拥有的。”女子缓缓说道。

“强大神识!你是说,这人不是炼体士而是一名化神期修士假扮的?”黄石公脸现惊异之色来。

“我可没说什么,我并未在这人身上发现丝毫灵力存在。不过也不排除这种可能的。毕竟人族的许多功法不在我们灵族的天赋神通之下,就算真有这种秘术,也并非稀奇之事,我们此行目的是追杀叛逆,夺回神血。我可不想冒险行事,误了真正的大事。”女子肃然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若真是化神修士的话,我们也没有十足把握击杀的。万一跑掉,可就得不偿失了。不过真是如此的话,人族可真够狡诈的!那些妖族的高价存在碰见此人可就要到了大霉了。它们怎么也想不到,一名化神修士竟会假扮一名炼体士,就算是同阶的存在,不及防之下也会吃了大亏。”黄袍老者又有些幸灾乐祸了。

“对了,铁利和赤灭二人也应该进入了此地了吧。出了这等大事,我们五行灵族都应该出动了人手,就不知水灵族派出的是哪一位灵将?”绿裙女子想起了什么,突然这般问道。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但水灵族是我们五行族中最神秘的一族,神血又是对他们最为的重要。派谁来,都不是稀奇的。”黄石公嘿嘿一笑。

“这倒也是,不过我来时倒听闻一些,器灵族似乎也想派人插手此事。”女子脸上现出一丝迟疑的说道。

“器灵族?他们还有脸面派人,那叛逆就是器灵族之人。”黄石公一听这话,却勃然大怒起来。

“话是这么说不假,但是器灵族却似乎认为,就因为如此,它们才更应该派人追杀叛逆的。”女子轻声的回道。

“哼,说的好听。还不是想贪图我们五行族的那点神血。”黄石公冷哼了一声,怒容不消。

“好了,不管怎么说,器灵族的人大都是对人妖两族极为了解之人,对追杀叛逆大为有利的。我估计叛逆竟然敢跑到此地来,肯定早就和人族方面有了联系,人族估计也会派人接应他的。我们一定要在他们汇合之前,先找到叛逆夺回神血才可。”绿裙女子森然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