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银芯石与天心丹

“一个是叫银芯石的材料,一个本人也不知道是何物,阁下要自己看了。”老者淡淡说道,并顺手将其中一个锦盒打开,露出一块淡银色石头,拳头大小。

接着将盖子一合,手一扬,竟直接将两个锦盒射了过来。

“银芯石!且慢,这个东西我们二人要了!”站在一旁的秀丽女子一听银芯石的名字,突然变得惊喜交加起来,而那名青年虽然同样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的说道,并单手急忙虚空一抓。

一股青色霞光直接冲那个装着晶石的锦盒滚滚卷去。

韩立听到银芯石这个名字的时候,面上同样神色一动,等到那个青年出手要抢锦盒时,脸色一沉。

一只手臂只是一动,“嘎巴”一声轻响传来,手臂暴涨数尺,一把将两只锦盒抓到了手中。

这时青霞才堪堪到了跟前,竟然丝毫没有停下之意,直奔韩立身上卷来,想要强行抢回的架势。

韩立冷哼一声,肩膀一晃,身体就仿佛弹簧般的向后滑出丈许远去,同时一只金灿灿手掌对准青霞,一拳击出。

“噗嗤”一声,青霞仿佛纸糊一般的就被金色手掌洞穿而过,一下溃灭消失了。

“高阶炼体士!”青年原本已经掐诀的双手,在韩立一显现身手后,面色微微一变,变得迟疑起来。

“钱师兄且慢。可以好好谈谈的,无须动手。掌柜,这块银芯石应该还没有卖给这位道友吧。无论什么价格,我都愿意出双倍的价钱。可否先让给我们?”吕姓女子叫住了青年,然后聪颖异常的向老者问道。

“不行。即使吕仙子是黄粱前辈的后人,也不能破了在下苍穹阁的规矩。本店不是拍卖行,并不是谁出的价高就给谁,而是讲究个先来后到的顺序。除非眼前这位道友真不愿要了,阁下才可以买下银芯石的。”也不知此店是否真有此规矩,还是老者暗中故意的刁难,竟淡淡的如此说道。

吕姓女子一怔,不由得螓首一转,望向了韩立。

但韩立头也未抬一下,正将另一只锦盒打开,露出了一块灰扑扑的长方形矿石,表面光滑异常,仿佛美玉一般,但偏偏颜色黯淡的让人觉得诡异。

“家师虬龙尊者。这件银芯石是吕师妹必得之物,我替吕师妹付双倍价钱,你将此物让出来。”钱姓青年盯着韩立,缓缓说道。话语内容虽然客气异常,但口气却生硬得很,仿佛韩立已经占了大便宜一般。

“不让!”韩立盯着手中的灰色石条,用一根手指轻轻的摩擦之下,眼皮没抬一下的说道。

“你说什么!”钱姓青年脸孔变得难看异常,根本没有想到韩立会一口回绝,连思量都没有思量一下。

“也许这东西真对阁下同伴珍稀异常,但是你怎么知道在下就不需要此物了。”韩立望了青年一眼,平静的说道。

“我说过了,钱某愿意付双倍的价钱!”青年目光冰冷了下来,话语里隐隐带来一丝威胁之意。

那名吕姓女子眉头一皱,但这一次却并没有再阻止之意。

“在下并不缺灵石,阁下若肯掉头就走,在下宁愿付给阁下一笔灵石。”韩立叹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

虽然眼前男子和女子大有来历,都有靠山的样子,但韩立自持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并且马上就要进入落日之墓,不突破瓶颈恢复自身法力,估计就不会再出来的,自然不会在乎眼前两名结丹修士的。恢复法力的他,两者法力境界相差太远了,就是他们的靠山真出手了。他打不嬴,逃掉还是有几分信心的。

不过,毫不留情的回话,不但田兴脸色变的苍白无比。就是那原本面无表情的老者,也不禁露出几分讶色来。

难道对方也是一位大有来历之人,竟然面对虬龙尊者和黄梁真君的亲传弟子,也丝毫不加以颜色。

胥老却一下有些想歪了。

听了韩立的回话,钱姓青年彻底阴霾了下来。

而吕姓女子却似乎有了和老者差不多的看法,打量了韩立数遍后,突然檀口一张的说道:“阁下贵姓,师从那位前辈门下?说不定令师认得家祖呢!”

“在下一介散人,哪有什么师承。至于姓名不说也罢。”韩立一笑,不置可否的说道。

“是吗,道友不愿说,那就算了。不过,我用一瓶‘天心丹’和道友换下银芯石怎么样?这丹药可以让神念临时增长,可以弥补炼体士原本的神念不足的缺陷,在突破瓶颈时,大有好处的。”吕姓女子略一犹豫后,纤手一翻转,手中多出一碧绿瓷瓶,冷静异常的说道。

“天心丹?吕师妹这可是黄粱前辈的独门秘药,换取这么区区一块银芯石,太浪费了。”钱姓青年见到此幕,立刻大惊的阻止道。

就是那位一直呆在一旁一语不发的胥老,闻言也有些动容了。

至于田兴却似乎从未听过此丹药名字,有些茫然的样子。

“临时增加神念,对修士也有作用吗?”韩立心中一动,脱口问道。

“修士原本的神念就够强大,效果自然微乎其微了。”吕姓女子闻言有些意外,略微不解的回道。

“若是这样的话,吕道友收起此瓶吧,在下不会交换的。”韩立还是摇摇头。

这一次,吕姓女子的面色也有些难看了。

胥老则一脸的愕然!

要知道天心丹的名声之大,堪称突破瓶颈用的绝佳圣药,眼前之人怎么可能为了一块区区灵具材料,就拒绝这等好处的。要不是天心丹对此老身上的奇毒并无作用,他恐怕也会忍不住的将银芯石要回,亲自换给吕姓女子了。

此女能这么随意的拿出一瓶天心丹来,看来颇得这位黄粱灵君的宠爱。

就在老者惊疑之际,韩立却已经淡淡的询问起两件东西的价格来。

老者心有忌惮之下,倒也没有狮子大开口的意思,但仍然说出了一个对普通修士来说,仍是天价的数目。

韩立听了点点头,手掌一翻转,多出了一枚储物镯出来。然后另一只手上的灵戒在镯上只是一划,一堆高阶灵石掉了出来,足够付两件物品绰绰有余了。

这些都是韩立在途中,将从人界带来的大批低中阶灵石换过来的。

在灵界,低中阶灵石对韩立的修炼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如此之下,自然换成高阶灵石的好。

掌柜二话不说,同样用手上的储物镯将灵石一收,这场交易也就算完成了。

韩立则将锦盒一收,就直接冲门外而去,田兴也心惊胆战之下,急忙跟了出去。

青年面色阴晴了好一会儿,终于在心中拿不定韩立真实身份之前,没有阻拦韩立的离去。不过,此子心中却已经暗暗决定,回去后就马上派人调查这人的身份,看看对方到底什么来历再说。

而吕姓女子则注视着韩立的背影,嘴唇微咬了一下,心中同样觉得郁闷异常。

走到店铺外的韩立,心情却很不错,对到手的两种材料,非常的满意。

其实这两种材料中,还是那块灰色的石头,价值更高一些的。

因为那是一种灵具材料的变异材料,非常的罕见。

要不是韩立曾经因为学习灵具炼制之术时,凭借过目不忘的强大神识,特意将虞阳城中的藏书看了个七七八八,恐怕还无法想起此物的。

但对于一般灵具师来说,这种材料实在算不得什么好材料,反而不如一般的精品材料好用的。反倒是用在修士的某些特殊法器宝物炼制上,另有一些神奇用途的。

但对于韩立这个异类来说,这种材料却是妙用无穷,心里满意之极。

接下来的数日里,韩立再跟着田兴将落日城其他几处出售材料的店铺都转了一遍,又收集到其他几种后,就打发田兴离开了。而他本人则找了一家不起眼的灵具炼制店铺,租下了其一整间炼制灵具铺子,开始闭门不出起来。

……

一个月后,韩立神色平静的离开了落日城,走上了半个月后,一人来到了一个巨大峡谷面前。

这就是落日之墓的入口。

整个峡谷足有数里许之宽,无论地面还是两侧,都遍布鲜红颜色的怪异石头,连附近空中似乎都被映成了赤红颜色,看起来让人触目心惊!

而在巨大峡谷附近,却有一些修士、炼休士三三两两的聚集在那里,有的在窃窃私语什么,有的则面无表情的在附近打坐不动。这些人大都是修为不太高的中阶修士和炼体士,只能找到足够的同伴后,才敢组成一支支临时的队伍,走进了大峡谷中。

当然也不时有些早就联系好的队伍,直接从远处呼啸而来,在入口处停也不停一下,直接进入到了其中。

更有一些自持修为高深的高阶修士和炼体士,也同样毫无顾忌的一闪进入。

但无论修士还是炼体士,却都没有任何一人敢飞得太高,顶多在离地十余丈左右的低空飞行。

因为只要不是脑子不清楚的人,都会知道一旦在这片土地上飞到太高地方,就等于将自己的一条小命大半交给妖修或者其他心怀叵测之人的手中。况且除此之外,落日之墓还生活着不计其数的禽类古兽,让空中彻底成了没有禁制的禁空之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