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虞阳城

四十年光阴,足以让一名婴儿长成膀大腰圆的壮汉,让一名身具灵根的幼童成为低中阶的修仙者。但这点时间,对一座传承上百万年的古城来说,却只是弹指可过的一瞬间而已。

虞阳城就是一座从三境初立时,第一批在天元境中建立的上古之城。

虽然它只是中等城市,并且历代城主也没有将其扩建的打算,但是此城在历次兽潮爆中却一直安稳至今,甚至连大些的危险,都从来没有遭遇过一次。

会出现这种诡异之事,却是因为此城是炼体士存在最多的几座凡人城市之一,就是在整个天元境中也是赫赫有名的。

据说现今的天元圣皇,当初可就是在虞阳城中将炼体术修炼成了极致,创出了偌大名头后,才离开的。

此城各种炼体宗门、流派不计其数,在他处罕见的高阶炼体士,城中也大有人在。而在城市中心处,更有一座专门收藏各种炼体法门和心得的“圣塔”,里面藏量之多,内容之丰富,在天元镜中堪称数一数二的。

有以上这些东西吸引,每年慕名而来,涌向这座城市的低中阶炼体士不知有多少了。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些区区兽潮自然造不成丝毫威胁的。

除此之外,虞阳城还是天元城中有名的灵具制造之地,每年都有大批灵具在城中诞生,又被城中的炼体士或者大小商号纷纷采购而走。

其中专门拍卖珍稀灵具的数家拍卖行,更是因此财源滚滚。

这些拍卖行手中,自然或多或少的掌握着几名不同一般的灵具师。

所谓的“灵具师”就和修士中的炼丹师、阵法师一般,专门从事炼制灵具之人。

只是这些人有些特殊,首先必须自身修炼过一定炼体术,同时在阵法之道上有一点造诣,而且还必须天生的神念强大。

这三者皆备后,才可以成为一名灵具师。想要成为灵具师中的大家,自然需要多多的练习,同时真有一定的天赋才可。

而这些拍卖行中所掌握的灵具师,自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了。他们出品的灵具不但威力奇大,就是拥有不可思议的辅助神通。

当然这种灵具都是精心打造,通常半年数月才可能出品一件,但每一件都会在拍卖会中大放异彩,被人用天价买走的。

隆兴拍卖行是虞阳城中最大的几家拍卖行之一,崛起的时间不长,但是名气却丝毫不下于其他历史悠久的几家老店。

拍卖行主人,自然因此也跻身成为城中颇有地位之人。

但这一日,隆兴拍卖行中的一间大厅中,一名身穿锦绣长袍的肥胖之人,正在厅堂中来回的走动。

他目光不时的朝门口处望去,一脸的焦虑。

“冯二!你再到门口看看,看看韩大师是否到了。”再过了一会儿,胖子脚步一停,忍不住朝外面一声大吼。

“是,老爷!”

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马上答应一声,接着就有蹬蹬的脚步声响起,并渐渐远去。

而胖子走了这一会儿,似乎有些口干舌燥,硕大的屁股一下坐到了一把木椅子上,并发出“嘎吱”“嘎吱”的可怕声音。

胖子毫不担心坐下之物有被其庞大身躯压垮的可能,而是顺手将旁边桌上一把茶壶抓到了手中,骨碌碌的连灌数口茶水进去,竟一点风范不讲。

“怎么,范兄有如此大火气,莫非身体有恙吗?”一声清朗的声音从屋门外传来,接着一人直接从外面走来。

“韩兄,你总算来了。冯二那兔崽子,怎么没有禀告一声。”原本安坐的胖子一见男子,顿时一蹦而起的跑了过去,欢喜的连下巴肥肉都一阵乱颤。

“冯二,你倒不用责怪他,我让他守在外面了。”

这是一名面容普通的中年人,额上略有皱纹,下巴处有三缕乌黑长髯,但手中却抱着一个长长的包裹,正似笑非笑的望着迎来的胖子。

听口气,二人相熟之极!

“哈哈,我虽然知道韩兄没有一次爽约过,但此事实在重大,关系到小弟数十年在虞阳城的打拼,自然有些患得患失了。这就是韩兄亲手打造的那件东西?”胖子往中年人手中的长包袱上一扫,满脸的兴奋。

“不错,范老弟可以先过目一二。”中年人微微一笑,顺手将手中的长包交给了胖子,自己则从容的在附近一张椅子上坐下了。

范姓胖子也不客气,将长包往桌上一放,七手八脚的打开了,露出了一口带着淡金色剑鞘的三尺长剑,剑柄上镶嵌着三块颜色不一的灵石,竟是一把看似非同寻常的灵具。

胖子见到此剑,动作一下变得小心起来,单手握着剑柄,徐徐的将剑身拔出。

一声龙吟般清鸣后,一团金芒在胖子眼中浮现而出,随即化为一只金色小蛟在身前一阵乱晃。

胖子两眼放光,一抖剑柄,顿时金蛇光芒一敛,化为一口金灿灿的蛟纹长剑,出现在了手中。

“妙啊,妙啊!这绝对是虞阳城百年内出现的唯一一把顶阶灵具,竟有了化器成形的不可思议神通了。哈哈,有了此剑,朱斗眼那几个家伙还怎么和我争。韩大哥,这次你可又帮了小弟一个大忙了。”胖子将长剑再次回鞘后,就蓦然一把抱住此剑,咧着大嘴的狂笑起来,一脸的幸福之色。

“没什么,能炼制出此灵具,也是你提供的材料够好。否则就是有再大本事,也炼制不出顶阶的灵具。”中年人却并没有露出太高兴的神色,抿了一口茶后说道。

“嘿嘿,这也是大哥!换了那些名不符实的家伙,哪有这种本事。”胖子笑嘻嘻的说道。

“你不用奉承我了,这把剑是我为你打造最后一把灵具了。一会儿,我就要离开虞阳城。估计再也不会回来了。”中年人一笑,但忽然说出让胖子目瞪口呆的话来。

“大哥,你说什么。要离开虞阳城!为什么?难道是我派去伺候你的那些下人,没有尽心。你说一声,我立刻派人打断他们狗腿,马上重新给你换上一批来。”胖子清醒过来后,顿时大急起来。

“当年我修炼出了差错,要不是范老弟凑巧路过,助我一臂之力。我那次的瓶颈也无法安然突破。所以这数十年来,我将所有打造的灵具,全都交给你一人拍卖,并且隐姓埋名,从不让人知道我的真实存在,也算报答了你的这份恩情。如今隆兴拍卖行已经是城中最大的拍卖行之一,再将此剑献给城主后,估计也将成为最大的一家。你交给我带的那几名学徒,不可能学到我十分的灵具炼制术,但学会个五六分也是绰绰有余的,足以应付你以后的拍卖。你应该知道,我真正在意的是炼体术的修炼,灵具打造只是偶尔而为罢了。而我再留在此地,已经没有任何收获了。”中年人徐徐的说道。

“莫非韩兄的修炼,再次遇到了瓶颈!”胖子听到对方最后一句话,却吓了一跳。

中年人听了,却只是笑而不语。

胖子怔住了。

别人不知道眼前之人的厉害,他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十年前他一次遇险时,就是这位好友突然出手,一口气击毙了侵入他府邸中的十几名中阶炼体士。展现的一身可怕修为,决不在城中那几位高阶炼体士之下。现在又遇到瓶颈,那岂不是说只要突破了瓶颈,修为又会大进了。那时,这位韩兄的修为岂不是会可怕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范老弟知道此事就行。说起来,还要多谢老弟这些年一直守口如瓶,从未将我的存在外泄,并替我搜集了大量对催进炼体术有用的丹药秘术。不过你我缘分已尽,韩某只能就此告辞了!”中年人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洒然的站起了身子,略一拱手后,就头也不回的向厅门走去。

而胖子嘴唇动了两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劝阻的言语,但等中年人真在门口处消失不见后,肥胖的大脸上才闪过黯然之色来。

当初救助对方,大概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事情。对方单凭一己之力,就助他这么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商人,成了虞阳城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不过也因此,对方觉得恩情已经报完,走的毫不迟疑。

他自然也无法再出口挽留对方的。

隆姓拍卖行外,中年人出了大门,抬腿骑上一头仿佛麋鹿的战兽身上,直奔离最近的城门而去。

数个时辰后,中年人出现在了虞阳城十几里外的一个土坡上,望了一眼远处庞然大物般的城墙,突然跳下战兽,袖袍猛然往自己脸孔上一挥。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袖袍放下后,不但三缕长髯根根的掉落,原本中年的脸孔也一下变得年轻异常,化为一名二十余岁的青年模样。

而看其面容,正是当年随金玉宗修士前去取宝的韩立。

韩立淡淡的瞅了一眼远处的城墙,蓦然身子一转,连战兽都不再骑,大步向远处而走。

没有多久,他身形就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荒野中不见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