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九玄明玉潭

一声娇叱后,一道黑色火焰随之飞出,蓦然化为一只漆黑油亮的丈许大怪鸟。

此鸟只是双翅一展,就不知怎么的一下横跨三十余丈,出现在了老者身后处,一扑而上。

那黑袍老者显然也不是等闲之辈,虽然尚未回头但似乎已经知道身后发生的一切,不加思索的一声大吼,一只袖袍向后一甩,另一只手则一摸天灵盖,顿时一把灰色小幡和一件碧绿玉扇同时出现在了身后,一下化为灰绿两色的凝厚光霞,将身形淹没进了其中。

但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那只黑色大鸟一扑到光霞之上,就化为汹汹的黑色火焰。

原本看似不同一般的光霞,竟“噗嗤”一声后,纸糊般的化为乌有。随即老者自身的护体灵光,更是直接被黑色的火焰点燃一般,瞬间也化为了妖异的黑色。

老者吭都不吭一声,就连躯体带元婴在火焰中化为了灰烬。

然后黑色火焰往空中一卷,再次化为了一只黑色大鸟,往原路飞射而回。

这时数十丈的紫袍大汉尸体旁边,空间波动一起,一名曼妙人影现身而出,冲着远处飞来的黑鸟一招手。

此鸟顿时化为一股黑烟,一下没入其手腕上的手镯中消失不见了。

而那人影,正是明明已经离去的那名宫装少妇。

此女目光朝远处老者葬身的地方冷冷的望了一眼,又瞅了一眼诡异悬浮在身前的尸体,脸上露出一丝讥讽。

“区区一名冥尸谷的元婴修士,连本宫的灵禽都对付不了,也敢跟随本宫后面鬼鬼崇崇的!不过,冥尸谷的化尸术倒也颇为神妙,这具临时改造的躯体,正好借来一用的。”

自语的说完这话,宫装少妇一张口,立刻飞出一拳头大的乌光,一闪即逝的没入了紫袍大汉的躯体中。

随即少妇两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片刻后,尸体表面骤然间浮现一层黑芒,随即又一闪的消失掉了。

大汉身形一动,双足落地的站在了少妇的身前,只是目光呆板,毫无灵性的样子。

宫装少妇手掌一翻,那只血红圆珠再次出现,手一扬,圆珠就冲大汉射去。

紫袍大汉木然的一张口,一下将圆珠吞进了腹中。

见到此幕,少妇脸上露出一丝诡异,嘴巴动了几下,但没有任何的声音出口。几乎与此同时,身前的大汉忽然露出了和少妇相似的表情,口中蓦然传出了和紫袍大汉生前一般无二的声音:“不错,不错。只要没有元婴以上修士出现,应该不会发现这具躯体的异常。一点点的分神,足以应付眼下的一切了。”

随着少妇口中“咯咯”一阵娇笑,身形一晃的再次消失不见。

只剩下紫袍大汉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后,忽然大汉目光一闪,抬腿就走,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密林中。

如此一来,这片区域很快恢复了原先的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同一时间,方夫人所在的木屋中,韩立已经听完了对方讲述的一切,脸上现出沉吟之色。

“听夫人刚才所说,是想让我协助秦仙师等人去一座妖兽巢穴中,取一株叫‘七叶阴血芝’的灵草,但通向此灵草的唯一通道,被那些妖兽设置了一种金行禁制。需要一名皮糙肉厚,并且力气极大的炼体士去破除此禁制。是吗?”韩立缓缓的开口了。

“韩兄弟所说不错!以我们的修为虽然也能强行破除此禁制,但动用法力的话,很可能被看守的妖兽提前发现,抢先吞下此灵草。故而只能找没有法力的凡人去悄然破除禁制。当然秦某绝不会白让韩兄弟冒险的,事后一定有重谢的。”锦袍男子诚恳异常的说道。

“重谢?”韩立目光闪动了几下。

“不错,道友是否听说过本宗的九玄明玉潭。此潭深处之水具有不可思议的古怪力量,对我们修仙者用处不大,但是对凡人修炼的炼体术来说却是有极大用处。可以刺激全身,助其突破一次瓶颈。当然这种效用只有一次,再次浸泡的就没有用了。因此不少炼体士和本宗是交好的,其中不乏高阶的炼体士。只要阁下答应助我们拿到灵药,我们师兄弟几个就联名给道友求下一次浸泡的机会。韩兄弟觉得如何?”锦袍男子期盼地说道。

“九玄明玉潭,在下还真的第一次听过。”韩立眉稍一动,露出一丝迟疑来。

“道友似乎出身极远的地方,不知此事倒也不稀奇。毕竟金玉宗也并非大宗门,但是附近炼体士却是人人皆知此事的。稍微向他人打听一二,就可知真假了。”秦姓男子微笑的说道。

韩立闻言,再次沉默了下来,半响后,才沉声的问道:“只是协助破除一道金行禁制即可,其他的一切无需我出手?”

“这个自然。请韩兄弟出手,就是为了对付这金行禁制的,其他事情都交给我师兄弟几人了。兽潮一爆发,那妖兽巢穴附近的普通兽类肯定大为减少。唯一可惜的是,安远城被攻破的太早了点,洞穴中的几只妖兽恐怕并未减少多少的。”锦袍男子见韩立有些意动,当即大喜的说道。

韩立闻听这话,则心中念头再次急转起来。

说实话,若没有这个所谓的九玄明玉潭,而给其他的好处,韩立根本就不会去替几个小辈取什么阴血芝。这种对结丹修士有用的灵草,早就对他没有半点吸引力。但是可以助其突破炼体术瓶颈,这一个不大不小的好处,足可以省却他十余年苦修之功。这对现在争分夺秒,想早一步将金刚诀修炼大成的他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诱惑。而区区一个金行禁制,对他这样半个阵法大师来说,即使不用法力,破除也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好,只要能让我确信,帮助几位取到阴血芝后,真可以进入九玄明玉潭中一次,我就答应此事。“韩立心中有了决定后,也不客气,盯着秦姓男子锋芒毕露的说道。

既然对方已经察觉到自己不是普通的炼体士,自然也无须再隐瞒什么了。

见到韩立说话的口气一变,方夫人和潘青都有一些意外。但方夫人是七窍玲珑之人,略一思量,也就有些恍然了。虽然不知心中如何所想,但脸上含笑不语,并未再开口参与进什么。

“韩兄弟想要一个保证,这还不容易。几位师弟,将那东西拿出来吧。”秦姓男子说着,单手往手腕上储物镯一摸,顿时一件白蒙蒙的玉佩出现在了手中。

潘青和另一对年轻男女也拿出了同样的一件东西。

锦袍男子将这些玉佩一收,就递给了韩立。

“这是……”韩立瞅了这些玉佩一眼,眉头微微一皱。

“这是金玉宗弟子每人必备的灵心佩。里面都被门中长辈施过法,蕴含我等一丝精魂在里面,原本是一对的。只要本宗弟子离开宗门,必定会将另一只留下。万一遇害,或者出了什么差错。本宗长辈就可借此寻到我等的。当然此佩被毁的话,我等也同样心神受损,对以后修为大为的不利。现在我们几个暂将此物交给韩兄弟保管,可见我等真心了。若是韩兄弟还是不信,在下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了。”锦袍男子郑重的说道。

“在下相信秦兄等人不是无信之人,就如此办吧。”韩立虽然神念无法放出体外,但是双目却是经过明清灵水洗涤无数遍,即使不用灌注法力,如此近距离,也可看出这些玉佩上隐含一丝魂力,似乎真的所言不假,故而微微一笑的说道。

随后他将这些玉佩收进了怀中。

就算这些玉佩真的有些问题,但凭他的神通,几人事后真要反悔的话,又怎能由得了他们。

见韩立真的答应下此事,锦袍男子等人均都高兴异常,再闲聊了一会儿,约好休整一日,后天再出发的时间,几人就纷纷告辞了。

韩立则被安排在附近另一座稍小些的木屋中,让其好好的养精蓄锐。

转眼间,一夜一日无事,当第二天夜晚再次降临时,这个临时的人类聚集点忽然热闹起来。

因为安远城的城主,竟然安然的出现在了营地中,如此一来,自然引起其他人的一阵骚动。

甚至连方夫人都离开了木屋,前去亲自拜见这位赵城主一面。

韩立听到此消息后,脑中只是一闪那名叫“黛儿”的女童面容,随即心中就波澜无惊了。此女能找到自己的至亲之人,应该真的无事了。

但是没多久,就有人前来叫韩立过去一趟。

原来这赵城主和手下略一商量,就打算带着孙女去天元城,投奔一位好友去。不过在临走前,那叫“黛儿”女童,一定要再见一见韩立。

赵城主似乎也想顺便谢谢他这位其孙女的救命恩人。

韩立闻言略一思量,也就答应的走出了木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