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天劫之危

他既然身处灵界,自然对什么兽潮丝毫不感兴趣,现在唯一关心的只是法力如何恢复,如何破除身上的冰凤禁制,可以重新拥有原先的一身神通。

这可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因为按照当年天澜兽分身所说,在灵界元婴和化神修士可是每隔三百年就要经历一次小天劫的。他现在虽然法力不再,但境界犹存。谁知道这天劫还会不会降临到头上,以及何时降临。

若是真有化神期天劫下来的话,以他现在区区的四层金刚诀,又无法驱使各种宝物,绝对无法挨下来的。

一想到此事,韩立神色又阴沉了下来。

解决此事的最好方法,自然是尽快找到那只冰风,和其互相解除禁制。

他和此女在空间节点中遭遇意外时,这只冰凤依仗空间天赋,可是比他先一步的逃脱节点的,应该也是身处灵界中的。自己如今因为禁制落得个法力全无,自己在这只冰凤身上所下禁制也应该发作了。而自己下的禁制厉害,他可清楚无比,现在此妖女情形恐怕还不如自己呢。

但是诺大灵界,就算他法力依在,想短时间内找到对方也根本不可能的。在三境七地中,法力神通远超化神的存在,恐怕大有人在。

如今一丝自保之力没有的他,想马上找到对方,自然是白日做梦了。

想恢复法力只有自救了。

但以他现在一丝灵力都无法吸纳,空有一肚子的秘术神通都无法施展分毫的情形,重新修炼法力似乎也是不可能之事。至于找其他高阶修士帮忙,以他身上的秘密之多,更不会考虑这种找死的方法。

韩立坐在椅子上,脸色阴晴不定了许久。

“看来还是只有走原先的那条路了。”他目光闪动一下,低声的喃喃一句,面孔变得有些阴霾起来。

在前来安远城的月许时间内,韩立早就细细想过有关恢复神通的事情,经过大半月反复思量,还真让他想出一个可行办法来。只是此手段实在谈不上多好,耗时也不短的样子。再加上原先对灵界尚不了解,心中一直犹豫不决的。

现在经过对灵界的初步了解,和再一番的分析斟酌后,似乎还不得不采用此方法了。

那就是自己将唯一能修炼的金刚诀功法,彻底修至大成境界。

按此法决典籍上所说,将金刚诀七层全都修成,单凭肉身的强横就可以和元婴修士一较高低的。如此的话,单凭强大的肉身就可将冰凤的禁制自行排出身躯了。

到了那时,他就可修炼法力,重新凝练元婴了,就简单多了。

虽说凝练元婴一般需要百年时间,但是他只要稍微恢复些许法力,就可以拿回自己的储物袋,躲在一处无人地方,凭借储物袋中携带的大量灵丹灵药,足可以将此过程加快数倍的。

一句话,他现在想恢复神通,就必须将体内禁制驱除掉,才能重新凝练元婴,彻底恢复原有的神通。

按照他的估计,自现在这种情况下若真是有小天劫的话,多半也应是三百年后的事情。但这也只是他的猜测,为了小命着想,自然是尽快将金刚诀修成的为妙。

有关金刚诀的修炼之难,韩立早就从天澜兽分身口中知道的清清楚楚。

就算灵界灵气浓密异常,可以强行使用灵气灌体的秘术,但真正能将金刚诀修炼到大成的凡人炼体士,也是寥寥无几的。

若是一般之人,就算再资质过人,也根本不敢有这般自信的。

但韩立又岂是普通人,不要说一步步从普通凡人修炼至化神期的,让他心性坚毅远超灵界的普通修士,就是肉身也因为炼化过煞气,服食过“天尸珠”“龙鳞果”等灵果灵药,早变得强横异常,特别是因为那龙鳞果和淬骨诀的修炼,更是让他身体已经丝毫不下于一般的妖兽之体了。

他到了灵界后,又将包括第二元婴在内的两个元婴都化为庞大精元散到身躯中,让肉体潜力得到再一次的提升。

如此诸多条件加在一起,难怪韩立如此自信了。

现在他唯一要考虑的,也就是修炼此功法要承受的非人痛苦,以及在修炼此功法花费的时间长短吧。

因为远离城市的地方,有许多中低阶妖兽和各种兽群出没,以他现在情况,独自修炼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况且金刚诀后面几层的修炼,似乎原本就要借助争斗中的体悟,才能加大突破瓶颈的几率。

如此的话倒不妨留在这天东商号中一段时间,若是真感到不方便或者不妥的情况下,再离开也就是了。

至于那张血咒文书所下的血咒方一入他的身体,就被其肉体蕴含的强大精元自行炼化的干净,哪能真约束他分毫的。

心中有了决定,韩立没有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没多久就带着这些书籍离开了酒楼,并随便走到一处无人的僻静处,将这些典籍放在两手间轻轻一压。

顿时这些厚厚典籍在一股巨力之下,一下化为了漫天纸片,飘落一地。

下面他又在城中找了一家铁匠铺,在里面查看了一番,忽然将那根地蛟筋交给了此地的一位铁匠,然后指着店铺中摆放的几种材料低声的吩咐了几声,塞给了对方两块低阶灵石。

那铁匠先听韩立之言,有些一呆,但随即一握住手中的两块灵石后,立刻满脸笑容的点头不已。

韩立这才淡淡一笑的离开铁匠铺,在路上拦了一辆用两头似鹿非鹿、似马非马怪兽拉的空兽车。

他也不管对方是何来历,将不小的一块银子抛了过去,口吐“如云客栈”几个字眼后,就身形一闪的进入了车厢中,随即双目一闭的闭目养神起来。

这种用各种性情温顺的兽类拉车的兽车,在安远城的大小街道上到处都是。毕竟以此城规模,若没有兽车代步的话,从城中一区走到另一区,恐怕走上几个时辰也未必能走到地方的。

眼前兽车颇为的华美,却明显并非那种专门拉客的车子,反像是哪家大户人家的私人用车。

那名车夫一见韩立拦车举动先是大怒,但一见到银子又一呆,稍一犹豫后就一驱兽车的直奔城西而去。

韩立几乎在车中小睡了一会儿后,才听到了车夫的话语声:“这位大爷,如云客栈已经到了!”

韩立缓缓睁开了双目,二话不说的走下来兽车。

只见身前出现一大片阁楼宅院,最前边一座高大阁楼门前,悬挂着一个巨大牌匾,上面用金粉色古文书写着“如云客栈”等几个字眼。

而在阁楼前的两旁,则各有一排排用木架搭设的凉棚般所在,一辆辆式样各异兽车停在其中,显得有些拥挤,并不时传来一些古怪的嘶鸣声。

韩立目光一扫,很快落在了站在阁楼大门前,招呼尽出客人的几名小厮身上,手一抬,冲其中一人招呼了一下。

那个小厮也是机灵异常,立刻一溜小跑的过来了。

“客官,你有什么吩咐,可是要住店。”

“今天可有天东商号的人入住,知道他们住在何处?”韩立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声,也抛给对方一块散银。

“呵呵,原来客官要找天东商号的各位大爷,小的亲自给带路吧。”小厮接过来银子,眉开眼笑起来。

随即带着韩立穿过阁楼,直奔后面的那一片片宅院而来。

“天东商号的诸位大爷,因为人数太多,已经将西院整个包下来了。西院可是我们客栈中最好的院落群了……”那小厮一边带着路,一边口中热情异常的介绍着。

韩立听着小厮的言语,却一直神色淡淡,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咦,韩兄弟,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张大哥早就嘱咐过了,一见到你,立刻要带你去见下夫人的。快跟我来吧。”尚未走到所谓的西院跟前,迎面走过一名青年,一见韩立一怔,随即大喜的大步走过来,并大大咧咧的一把要抓向韩立的手臂。

韩立眉梢一动,肩头不经意的一晃,对方的大手一闪,竟然诡异的落空了。

这青年略微一呆,吃了一惊。

“原来是罗兄弟。罗兄弟所说的夫人,是方夫人吗?”韩立微微一笑,平静的问道。

这青年原来就是天东商号骑士中的那名“小七”。

“不错,自然是方夫人了。夫人听说了你的事情,对你很好奇,打算见见你。”罗姓青年脸上异色一闪消失,笑着说道。

“在下已经是商号的一员。方夫人要召见,在下自然会奉命前去的。就麻烦罗兄弟带下路了。”韩立轻描淡写的说道。

“呵呵,这是应该之事。”青年刚才一把抓空,终于知道韩立的确身手远胜自己,自然不敢再有不敬的举动,赔笑着一口答应下来。

于是韩立将那小厮打发掉了,跟着罗姓青年走进了西院之中。

路上碰到了不少商号的守卫、骑士,自然一一打过了招呼。

二人东一转西一拐数次,再一连经过十几个大院落后,终于来到了一独处一地的小院前。

附近比较幽静典雅,门口还有两名陌生大汉,赤手空拳的守在那里。

韩立二人一走过去,顿时四道冷冽目光扫了过来,让人身体微寒。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