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南歧子与符老

“没办法,张小子说新加入的一人是罕见的修炼奇才,年纪轻轻就将金刚诀修炼到了第三层。非让老夫过来看一看不可。”老者轻咳一声,满脸皱纹抖动的说道。

“金刚诀第三层!这个人?”翠衫少女吃了一惊,两眼圆睁了起来。

“香儿妹妹,不可无礼。快点让道长和符老进来。”蓝衫少女目光闪动一下后,却这般说道。

“哎呀,是香儿失礼了。”香儿一经蓝衫少女提醒,才醒悟了过来,急忙将身子一让,请门外二人进来。

叫南歧子的道士微微一笑,不在意的走了进来。符老却叹了一口气后,才慢悠悠的晃进了车门。

这时,外边天色已经黯淡下来,而车队仍然向前飞快前进,丝毫停下的意思都没有。

“这位兄台就是张领队所说之人吧。”道士也没有客气,进来之后目光稍微一扫,落在了韩立身上。

“不错,就是在下。是张兄请道长过来的吧,但在下的身体恐怕道长无能为力的。在下只需静坐数月,就可自行痊愈的。”韩立平静的回道。

“嘿嘿,阁下既然已经将金刚诀修炼到了第三层,神通之大其实不在贫道之下了。但修仙者和你们炼体士有些不同的,说不定贫道有办法呢。如此一来,阁下说不定不用一躺数月之久。”南歧子没有因此不快,反而轻描淡写的说道。

韩立闻言,脸上一丝异色闪过。

虽然他神念无法离体,无法准确知道对方修为,但是通过近距离的神念感应,还是可以隐约判断出眼前道士己是一名筑基期修士。

在人界的时候,任何一名踏入修仙界的修士几乎都有一种视凡人如蝼蚁的心态,一般情况下连一名炼气期修士也不屑和凡人打交道的。但在灵界,眼前筑基期道士如此客气和一名凡人说话。这让韩立有些不适应,甚至有点怪怪的感觉。

看来的确像天澜圣兽分身说的一般,凡人力量灵界也非同小可,甚至连修士们也不敢轻侮的。

心中如此思量着,韩立面上一笑的点点头,客气说道:“既然道长如此说了,那就麻烦道长了。”

南歧子见韩立答应下来,露出一丝笑容,然后一招手,手腕上竟有一个淡青色圆环。另一只手往圆环上一摸,顿时一面黄色铜镜出现在了手中。

见此情形,韩立心中一动。

这个好像是一种储物法器,但明显比储物袋高级得多。一名炼气期修士都有这种东西,看来是早己普及灵界修士的东西。

储物袋多半灵界修士并不用的。

他的储物袋,在散去元婴时,除了那两枚灭仙雷取出藏在了身上,其他一切宝物都放进了袋中,和几只灵兽袋就地掩埋在十余丈深的某处地下。

为了小心起见,他特意将几只灵兽袋袋口大开,对噬金虫,六翼霜蚣,啼魂兽下了苦守此地,守住储物袋的命令。

至于那只土甲龙,当初他根本没有带到灵界来,而是留给下界的南宫婉。

如今韩立体内,除了一张可化为无形的化灵符以及不怕被人窥视的破灭法目外,连虚天鼎和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等重宝,都留在沙漠中了。

他法力全无,如今宝物根本无法驱使,留在身上反而会招惹杀身之祸。等什么时候法力回复,再来取回这些宝物就是了。这沙漠如此荒凉,再有灵虫看守的话,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至于那只神秘的绿色小瓶,他思量了半天,还是没舍得留下此物,同样带在了身上。

小瓶平常看不出异常的,就是被人发现了,也只会当成普通之物的。

韩立心中念头急转,南歧子自然不知道他的嘀咕,更加不清楚面前看似年轻的韩立,竟是一名化神期的高阶修仙者,只是随意的问了几句,就将手中镜子对准韩立一晃。

结果一片青光从镜上飞出,将韩立大半身体都置在了其下。

南歧子双目轻轻闭上,似乎正通过手中法器感应着什么。

结果片刻后,这位筑基期修士脸上便现出了愕然之色,再等了一会儿,才睁开了双目,但用奇怪的目光打量了韩立两眼。

“怎么,道长看出些什么了?”韩立不动声色的问道。

“施主还是多爱惜下身子的好。韩施主体内经脉有小半已经破裂开来,看来不是修炼金刚诀时灌体灵气不足,就是辅助丹药有些缺少。我们人族不比妖族妖兽之体的天生强横,炼体时稍有差池都会让自己躯体自行崩溃的。好在施主似乎醒悟的早,经脉破裂的不太严重,还处于修复之中。不过这种损伤的确不太好治,我也没有合适丹药,唯有给施主写几道清心符,稍减轻下体内的痛苦了。”南歧子长吐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

“那就有劳了!”韩立微微一笑,口中称谢。

“嘿嘿!既然南歧子仙师已经看过了,老夫看不看也是无所谓的。不过既然来了,总得走一下过场,要不回头还真无法向张小子交待的。”白袍老者却在一旁淡淡说道。

“符施主太谦虚了。符兄家传的玄天九龙金针术,活人无数,连许多修仙同道都受益不浅。贫道可久闻大名的。”道士却客气的冲老者微一稽首。

“在下只是符家一个破门子弟,哪懂得玄天金针术,道长真是高看我了。”白袍老者连连摇头不己。

南歧子哑然一笑,不再说什么的将身子一让。

白袍老者上前一步,自然到了韩立跟前。

一抬手,将韩立一只手腕抓住,另一只则手一扬,破空之声发出,数道金丝一闪的射出。

“噗噗”声传来,韩立身上现出数根金色细针,只露出了小半截,大半己没入了体中了。

原本根本无法动弹分毫的韩立,竟然蓦然一个机灵的坐了起来,但身子却仍然直挺挺的,仿佛木头一般。

“柳儿,你们拿一个东西,给他后背垫一下,让他坐好。”老者不慌不忙的冲蓝衫少女说道。

“遵命,符老!香儿,去把我们的被褥拿来一套,给韩公子垫上。”蓝衫少女乘巧的应了一声,并转首吩咐道。

叫香儿的翠衫少女闻言一呆,似乎有些为难但还是答应一声,走出了车厢。

而趁些机会,白袍老者却干脆坐在韩立旁边,一边把着韩立的脉搏,一边半闭双目的摇头晃脑着。

韩立望着老者,一言不发。

他感应到,一道微弱气流正在身体各处飞快流窜,纤细异常,若有若无。

若不是他神识强大无比,对自己身体早就是了如指掌,恐怕还真不易发觉的。

老者似乎感应到了韩立的注视,目光一瞥的望了一眼,正好看到对方露出似笑非笑神情,心中一怔。

这时,那名香儿已经抱着一床丝绸被褥回到了车厢中,然后不等老者吩咐,就上前将东西铺好,垫在韩立背后。

韩立倾斜的半靠在被褥上,鼻中传来一股馥郁清香,口中谢了此女一声。

翠衫少女却只是淡淡应了一声,不冷不热的样子。

韩立不以为意,继续关注这白袍老者的举动。

这时符老单手虚空一挥,顿时手中又多出一根金针来,比较细长一些。

老者用两根手指熟练的将此针夹紧了,然后单手一阵模糊,手臂仿佛车轮般的一阵急挥,无数道金芒骤然间将韩立身躯笼罩其下。

韩立只觉无数穴位上微微一凉,竟然同时都被此金针扎了一下。

随之一段酸麻之感同时从四肢传来,韩立手指略微一动,随即竟缓缓的抬起双臂来。

倒吸凉气的声音,顿时从车厢中传来,不但四名少女脸现钦佩之色,南歧子目光微闪下,同样有些动容了。

“佩服,符兄的金针之术真是奇妙之极!”道士轻笑的说道。

“没什么,只是雕虫小技而己。我只是让他四肢暂时恢复些许活动能力。但是仍不可使出任何力气的,否则体内经脉反可能大规模断裂。”白袍老者肃然的冲韩立叮嘱道。

“多谢符老!”

韩立十指略微活动一下,心中又惊又喜。

金针刺穴之术,他在人界时同样学过的,并自认为颇为精通,但如今和这位符老一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世间竟真有人单凭金针刺穴方法,就有这般化腐朽为神奇的效力。

不过他再一听老者后面言语,心中又为之一凛。

白袍老者一看韩立活动没有问题,单手往韩立身上又一拍。

金芒一闪,金针同时从韩立身体中射出,却被老者袖袍一抖下,全泥牛入海般的收走了。

韩立活动了一下双腿,徐徐的走下了长椅,并小心的走了几步。

“老夫只能做到这一步了,经脉回复却要全靠你自己了。老夫还有事情,就不在此多待了。”

白袍老者竟马上告辞而走。

南歧子闻言点点头,也从身上掏出数张符箓出来,手一扬,会都化为一张张青芒,没入韩立身上不见了。

这位筑基期修士,同样的告辞起身。

于是四女自然将二人送出了车厢外,就重新关上车门。

这时,韩立坐在椅子上双目微垂,似乎正在体验那几道符箓的效果。

“韩大哥,你的金刚诀真的已经修炼到了第三层?”这几名少女回转车厢,互望了几眼,那名叫柳儿的蓝衫少女忽然间笑吟吟的问道。

“韩某也是侥幸而己。”韩立眼皮一抬,扫了此女一眼,不置可否的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