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天东商号

金莹剑一被带手套的手掌抓住,光芒一敛,剑身却愈发阴寒逼人起来。

看到这里,韩立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着实有些吃惊。

带上这只手套后,眼前骑士竟然真的可以驱动这件所谓的“灵具”。

这可颠覆他一直以来的观念了。

虽然曾经听天澜圣兽分身说过,灵界凡人中杰出者似乎可以和修仙者对抗,但眼前的“灵具”若真是类似法器一般东西,凡人也同样可以使用,这让他有些骇然了。

如此的话,普通凡人岂不同样有能力灭杀低阶修士了。

韩立正惊异之时,眼前的骑士一晃手中短剑,再次往韩立手腕上一划。

这一次的动作明显凝重了许多。

韩立眉头一皱,心中缓缓催动起法决。

说来也好笑,明王决和金刚诀是同一种功法,不过方式上,一个是借助自身体内灵力来修炼,一个则是利用外界灵力强行灌体的。

韩立当初自然是采用明王决方法修炼的,但是如今体内法力全无,催动此功法时,却只能使用金刚诀的心法了。而且他的明王决也并非修炼到了第三层,而是在淬骨诀和龙鳞果的辅助下,早已修炼至了第四层。

单凭肉体的话,他若不故意减弱金刚诀威能,这把金莹剑仍然无法伤害他分毫的。

短剑一和韩立手腕接触,金芒略微一顿,总算划破了表皮,一缕鲜血流出来。

骑士急忙抓起韩立另一只手,用手指一沾此血,在血咒文书上开始书写数个古怪符文。

这些血文方一成形,就诡异的没入纸片中不见了踪影。

此刻,骑士才冲韩立一笑说道:

“阁下现在只要将契约内容默想一遍,最后在心中表示同意即可!”

韩立眉梢一动,但依言的一一去做。

结果血咒文书蓦然血光大放,一个个符文仿佛活过来一般,纷纷从文书中飞射而出,没入韩立和骑士身上不见了。

而血咒文书本身则“噗嗤”一声后,自燃起来,在一团碧绿火焰中化为了乌有。

“哈哈,很好!韩兄弟,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天东商号的人了。小七,去找一辆车子来。韩兄弟身体现在有碍,无法骑狻狼兽的。”疤面骑士面露笑容,对韩立一下和颜悦色起来。

先前的那名青年答应一声,立刻催动身下巨狼向后方奔驰而去。

而疤面大汉则笑眯眯的和韩立闲聊起来,并自我介绍起来。

这时韩立才知道,疤面大汉叫张奎,是这天东商号的一支护卫队的队长,这次是护送一批贵重货物,货物路过这青罗沙漠的。而这片青罗沙漠面积并不算小,光是从一头穿过另一头,车队就需要疾行月许时间的。

就在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时,远处灰尘大起,一个庞然大物向这而来,那名小七就在灰尘前边带路的样子。

等到了近前时,韩立方才看得清楚,竟是一只四五丈高,七八丈长的巨龟出来。

在巨龟的背上则架设有一个青木做的车厢,龟壳前端另有一个座椅,一名黑瘦的灰袍老者端坐其上,仿佛车夫般的存在。

巨龟在几名骑士面前停了下来,车厢门就自行的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名纤细人影,竟是一位年约十五六岁的翠衫少女,圆圆脸蛋,十分甜美的样子。

“张叔,就是这人吗?”少女目光在地上韩立身上一扫,笑眯眯问道。

“香儿姑娘!这位韩兄弟已经加入我们商号了,只是身子有些不便,其他车子都有货物,只有劳烦几位姑娘了。”疤面大汉对少女竟客气异常。

“哦,既然加入了我们商号,就不是外人了,照顾一下自是应该的,将他送上来吧。”少女嫣然一笑说道。虽然年纪尚幼,但已显露出一丝女人的妩媚。

疤面大汉口中连声称谢,随即手一挥,两名骑士跳下巨狼,将韩立从沙堆中拔出,一人抬头,一人架腿,就通过悬挂的一道绳梯,将韩立送上了巨龟上。

少女身子一晃,先一步的闪进了车子,随后两名骑士将韩立也架到了车门处。

韩立目光一扫,就将整个车厢中看的一清二楚。

车厢空间很大,足可坐下十余人还绰绰有余的,但除了先前那名翠衫少女外,车中还坐着其余三名少女,年纪从十二三岁到十六七岁之间不等,但个个容貌出众,不像一般之人。

而车中除了一张桌子和固定在四周的长椅外,就空无一物了,显得颇为的空旷。

怪不得,那疤面汉子会将韩立送到此地来。

韩立最终被安置到了车厢一角的一张长椅上,下边垫着一张不知名的黄色兽皮,毛茸茸的,倒也颇为的舒适。

两名骑士老实的退了出去,竟没有趁此机会多看车中的几名女子任何一眼。

韩立有些诧异,但是他在人界不知经过多少大风大浪,自然不会露出异样之色,冲车中几名女子微微一笑后,就自行闭目的养精蓄锐起来。

虽然说他体内一丝法力没有,加上经脉没有完全恢复,无法真的修炼什么。但是在沙漠中一待数月之久,白天炙热难耐,晚上冰寒刺骨,再加上体内乱七八糟的被折腾不轻,精神上还真有些疲倦了。

在车厢中坐着的这四名少女,一开始自然用好奇目光打量着韩立,并窃窃私语着,明显在议论着韩立。

这些少女虽然话语声极低,但如此近的距离,以韩立过人耳力自然将她们的话语听得真真切切。

“香儿妹妹,这人负了什么伤,竟然一动都不能动?”

“谁知道,不过张叔刚才说了,一会儿会让车队中一名修仙士过来看看的。”

“啧啧,张大叔对这人竟这般看重?那些修仙士可轻易请不动的。”

“这不清楚,但是张叔说了,这个似乎潜力极大,是个难得的人才。否则也不会将他送到我们姐妹车厢中了。”

“人才?我怎么没看出来,这人看起来很普通似的?”

……

韩立对几名少女的议论,似乎充耳不闻,只是静静的躺在兽皮上一动不动。

这时巨龟再次掉头的跑动起来,虽然速度不慢,但却平稳异常。车厢中的韩立,只能感受到轻微的起伏。

不久后巨龟蓦然一顿,停了下来。

嘈杂声,话语声从车外传来,巨龟似乎回到了车队行列中。

然后就听到疤面大汉一声大喝后,整个车队再次开拔前进起来。

虽然韩立深处车厢中,无法看到车队人员的情况,但明显人数不少,起码有二三百人的样子。

这时四名少女议论了一会儿,见韩立却丝毫反应没有,似乎觉得无趣了,话题一转,又开始说起其他事情来。

这一次,声音放大了许多,没有避讳韩立的意思。

“听说这一次,我们天东商号运送的东西,关系到安远城安危,所以安远城城主才会花天价灵石雇佣我们商号从如此远地方运送这批货过来的。否则安远城这等偏僻小城,我们天东商号一般不愿做他们的生意。

“不过,为何夫人先行一步去了安远城,连我们四个都没有带上,这可有些奇怪了。”

“嘻嘻,你们三个不知道了吧。这次夫人亲自出马,一方面是这次货物比较重要,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迎接五少爷回家的。”

“五少爷,就是十几年前被送到外地修炼的夫人亲生子。不是说,五少爷身具灵根,已经被一位修仙士收为门下?怎会出现在安远城的。”一声惊呼传来,听声音正是那名叫“香儿”的少女。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了。我也是听夫人自言自语说的。”

“我听说这位五少爷因为身具灵根的原因,小时候很得夫人和老爷的宠爱。要是这样话,难怪夫人如此情急的先走一步了。”

几名少女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而长椅上的韩立,神色平静,胸脯微微起伏,似乎已经入睡不醒了。

“谁在外面?”车中年纪最大、也开口最少的一名蓝衫少女,忽然脸色一沉,冲车门外质问道。

其他三名少女闻言,神色微微一变。

而就在这时,车厢外传来一淡淡的男子声音:

“柳儿姑娘,贫道南歧子,受张施主之托,前来看望一名姓韩的施主?”

“原来是南歧子道长,柳儿失敬了。道长快请进!”蓝衫少女闻言,神色稍缓的回道,并下意识的转首看了一眼车厢一角。

结果此女神色一怔!

因为不知何时,韩立已经睁开了双目,并且头颅一偏下,正好对上了她的目光,嘴角还含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时,那名叫“香儿”的翠衫少女已经将车门打开了,结果车厢外竞站着一名黄袍道士和一名白袍老者。

道士只有三十余岁模样,脸上青光微闪,分明是法力到达一定境界的表现,而那白袍老者却一头灰发,满脸皱纹,一副微微颤颤的年迈样子。

“咦,符老!你老人家怎么也来了。”一见那名白袍老者,翠衫少女一呆,大感意外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