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八卷 初入灵界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陌生之地

韩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感受着地面的燥热,同时心里在默默计算着时间。

没有记错的话,按照一昼一夜算一整日的人界习惯,他在这里已经躺了三个月之久了。

之所以会这么说,因为他现在所望的天空上,竟然同时有三个夺目的太阳和四个朦朦胧胧的月亮虚影。

韩立很清楚,在不久后的黑夜,这些太阳会渐渐的全部转换为月亮,而当白昼再次来临时,月亮又会一个接一个的刺目炙热,再幻化出七个太阳出来。

就是说此地的天空中,时刻都会保持七个发光的天体存在,只是白天的时候,这些东西炙热难当,晚上的时候,就变得清冷黯淡。

而他感觉没有错的话,这里的白昼和黑夜均都长得出奇,大概是人界时的三倍以上。白天和夜晚的温度差别,更是惊人的悬殊,要不是他的体质实在特殊,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这里自然不是人界了,但是否是灵界?韩立心里有些狐疑,不敢肯定。

一来这里灵气并没有多浓密。似乎和人界的普通灵脉差不了多少,二来就是他出现在这里的方式有些特殊,完全是一个意外造成的,并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到达了灵界。

一想起当日在空间节点时遭遇的事情,韩立脸色实在不太好看,心中隐隐后怕不已。

不过话说回来了,要不是在节点的最后一段路程中碰到了此意外,他能否真通过最后出现的一波接一波的空间风暴,韩立自己也丝毫把握没有的。毕竟他的护身宝物已经毁掉了十之八九,连八灵尺这等灵宝都葬送在了其中。甚至要不是化灵符起了效用,恐怕他早已在空间风暴中灰飞烟灭了。

不过,他现在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的。

他刚刚脱离空间节点,出现在此地,因为和冰凤被迫分开,身上早先和冰凤互下的禁制,此刻要命般的发作了。要不是他懂得秘术够多,急忙用另外一种秘术强行压制此禁制,恐怕当场就法力反噬而亡了。

但就算如此,那股禁制的余力仍要命的在体内乱窜着,不停破坏各处的经脉,要不是木生珠发挥了不灭之体的神通,也在不停修复着身体,他肉身早就一塌糊涂,毁得不能再毁了。

如今韩立身体中,一股力量不断破坏着,另一股力量不断修复着,过程自然是痛苦之极,不但无法调动任何法力,身体也无法动弹分毫。并且破坏之力犹比恢复之力,还快那么一分。

时间一长,肉身仍会崩溃的。

韩立情急之下,只好采用元婴虚化之法,忍痛将所有宝物驱出体外,收进储物袋中,再将元婴自行散去,将元婴所化的庞大精元强行灌注到了身体各处,用来加强修复肉体的过程。

但如此做的代价,却是百余年内身体一丝法力没有,也无法吸纳任何灵力和动用什么神念了。

此刻,即使比韩立高阶的修士,用神念粗略一扫他的身体,也只会将其当成一介凡人而已,轻易无法发现什么不妥的。

如此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做法,果然大有效果。

经过三个多月的时间,那股残余的禁制之力总算消失殆尽,其经脉也重新恢复了大半。

据他估算,只要再过月许时间,也许就可恢复行动了。

心中默默思量着,他费尽地将头颅略微偏动一下,入目的全是一望无际的青灰色沙砾,寸草未生。

他竟然置身于一处沙漠般的荒凉之地上,大半边身子都被这种古怪沙子掩盖住,只是静静的躺在沙中不动一下。

头顶上的太阳由三个渐渐的变成了两个,最后又变成了一个,天空开始有些黯淡下来,有些将要黄昏的样子。

此刻韩立没有闭上双眼,反而睁大了双目,瞳孔中隐隐有蓝芒闪动,眨也不眨的注视着高空。

没有多久,附近空中传来数声凄厉的尖鸣,接着一个接一个黑点在空中陆续出现,足有二十多个,并且一阵盘旋后,向下急坠而来。

韩立虽然没有将法力灌注目中,但双目一眯下,仍可凭借惊人视力,将那些黑点看得一清二楚。

竟是一只只鹰首蝠身的黑色怪鸟,每一个都足有四五尺大,腹部生有一对发亮的利爪,黑色肉翅一展之下,狰狞异常。

怪鸟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到了离地面只有三十余丈的低空,目标正是躺在地上仿佛死人一般的韩立。

韩立目中寒芒一闪,四肢未动一下,但是头颅一偏,胸脯一瘪的朝一旁猛然一吸。

一小团青灰色沙砾,竟诡异的凝聚一团,一下飞向韩立。

眼看就要飞入口中时,韩立却张嘴一吐,一股轻风徐徐吹出,那团沙砾一下轻若无物般的在嘴边滴溜溜转动不停,却没有马上落下。

这时韩立目光一扫空中,只见那些怪鸟已经扑到离其不过十余丈,先头几只已经张开长满锋利小齿的嘴巴,一副闻之欲呕的腥风扑面而来。

韩立面无表情,但原本瘪下的胸膛猛然一鼓,从嘴中竟喷出一股白蒙蒙的强风,一下击在那团沙砾上。

“嗖嗖”的破空声大起,沙砾一下化为密密麻麻青芒从下方激射而出,仿佛漫天花雨一般的击在了先头的几只怪鸟身上,并发出了“噗噗”的闷响声。

这几只怪鸟发出金属摩擦般的惨叫声,顿时一惊的四下散去,但是只飞出了十余丈远,就从身体中射出无数条血丝,纷纷从空中坠落到了地上,受伤不轻的模样。

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剩下的怪鸟一见同伴负伤,竟然没有再攻击韩立,反而方向一变,狠狠的扑向地面上的同类,转眼间,就将负伤的怪鸟撕裂分尸,然后一人叼着一块绿呼呼的血肉,就心满意足的展翅高飞,不见了踪影。

片刻间,这片青灰色沙地上,仍只剩下韩立孤零零的一人了。

韩立神色平静,似乎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目光闪动的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又过了不知多久后,空中最后一个太阳也渐渐地黯淡,开始变幻起了形态。

这种绚丽奇景,韩立早就在地上观望了不知多少遍,但看着空中即将出现的七个皎洁弯月,心中仍有一种震撼的感觉。

忽然韩立神色一变,脸上现出了惊疑不定的神情,但可惜除了头颅略微偏动一二外,其他任何举动都无法做出。

过了一会儿后,从某个方向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并且隐隐夹杂着马蹄和车辆行进的嘈杂之声,竟似乎有大量人马从附近飞快经过。

韩立眉头一皱,现出了犹豫之色,不知道是否该主动引起这些人的注意。

若是他不主动出声的话,在身体半被青沙掩埋的情况下,相信对方也无法轻易发现他的。

但马上韩立心中的这一丝踌躇,就彻底抛弃了。

因为一只浑身赤红的拳头大火红小鸟,诡异的出现在了韩立上空,离地面三四十丈之高,盘旋不定,口中还发出悦耳的清鸣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悠扬之极,数里之内都可听得清清楚楚的样子。

分明是在给那些车队传递消息的样子。

韩立长吐了一口气,眼下的情况,就算他打算故技重施的用沙砾喷吐此鸟,也绝对无法做到的,只能静静的等下去了。

果然没有多久,地面一阵的轻微震动,似乎有东西冲他这边飞驰而来。

在一阵低低的嘶吼声,几名骑着一种怪兽的骑士到了韩立附近,而且在很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均一言不发的望着沙堆中的韩立,目光冰冷异常。

韩立头颅一偏,扫了这些“人”一眼。

不错,虽然穿着打扮实在古怪了一些,但的确是人类不假。

韩立心中微微一松。

几名骑士全是二十到四十岁之间的壮年男子,身上的装扮各不相同,有的全身严严实实,穿着一身锃亮盔甲,有的则只用几块闪着淡淡光芒的骨片覆盖住几处要害,简陋之极。但无论是谁,手中都提着一种沉重之极的棍状武器,前半截粗大数圈,满是锋利的尖刺,仿佛狼牙棒一般的兵刃。

但更吸引韩立注意的是,这些人座下的怪兽,竟是一只只青色巨狼般的怪兽,但头顶上长着一根乌黑发亮的直角,腰部和粗大四肢,全都披着厚厚的甲片,足有两丈来高,让它们显得狰狞异常。

韩立打量着这些人同时,这些怪兽上的骑士似乎看出来了韩立的不妥,原本绷得紧紧的脸孔放松了几分,但是仍没有随意靠近的样子。

其中一名四十余岁、面上有一道深深疤痕的壮汉,忽然转首冲一旁的一名青年说了一句什么。那名短发青年立刻往怀中一阵摸索,掏出了一块白乎乎的圆盘状东西,然后驱动身下的怪兽,向韩立这边走来。

青年在离韩立数丈远处又停了下来,叽里咕噜的说了一番根本无法听懂的话语,见韩立丝毫反应没有,眉头一皱的又打量了韩立数遍,然后手一抬,将手中圆盘对准韩立轻轻一晃。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