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进入节点

韩立站在光团之下,抬首凝望空中,一脸凝重。

南宫婉和他并肩而立,则默默不语。

其他人也一言不发,似乎在等着什么。其中包括了田琴儿和已经成为了千竹教教主的另一名弟子石坚。

“师傅,凤前辈今天真会到吗?若是过了午时再解除封印,恐怕有些麻烦的。”不知过了多久,站在韩立二人身后的田琴儿,轻声的说道。

“放心,凤仙子早在月前就发来消息了,今日必到的。”韩立头也没回的说道。

听到韩立此言,田琴儿不再开口了,只能继续等待下去。

再过了一会儿,韩立眉梢一动,蓦然扭首朝一侧的海雾望去。

其他人见韩立这般举动,不禁一阵骚动。

结果片刻后,韩立所望方向传来一声悦耳的清鸣声,随即海雾一阵翻滚,从里面飞出一只体长数丈,通体晶莹雪白的冰凤。

此凤遁速奇怪,双翅只是几个扇动,就一下到了众人上空,然后寒光大放下,化为了一名银衫女子,从空中落了下来。

“我来的不算晚吧?”此女轻描淡写的说逸,目光在众人面上一扫,最后落在了韩立身上。

“当然没晚!琴儿解除封印吧。凤道友,你我到一边互下禁制!”韩立转首吩咐一声,冲冰凤含笑说道。然后遁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没入一侧的浓雾之中。

银衫女子黛眉一挑,同样化为一道银虹跟了过去。

南宫婉站在原地,望着二人消失的方向,眉宇间隐现一丝担心。

这时,田琴儿却指挥着十几名修士腾空飞起,纷纷飞到了巨大光团之下,排成一个古怪的阵势,接着手上灵光闪动,各自现出了阵盘、阵旗等一干法器。

在田琴儿的娇叱声中,这些修士同时高举手中阵旗阵盘,光芒大放下,或放出道道光柱,或飞出缕缕光霞,纷纷没入光团中不见了踪影。

此女带着众修,开始解除节点上的封印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随着封印一点点的松动,原本模糊异常的光团开始清晰、耀眼起来,并且颜色也由灰色化为了白炙之色,仿佛一轮骄阳浮现而出。

如此刺目光芒,即使南宫婉这等大修士也不禁双目一眯,不敢过多直视。

而那些负责解印的修士,包括田琴儿在内,早已闭上双目,仅凭神念的感应来操纵手中的法器了。

就在这时,南宫婉肩头突然多出了一只大手,同时耳边响起男子醇厚的声音:“怎么,还有些担心!”

南宫婉先是一惊,但随即身子放松了下来,勉强一笑的回转过去。

在她身后处,韩立正含笑望着她。

“担心自然是有的。不过我等追寻大道,原本就是逆天而为,追寻那生死间的一线生机,倒没什么可抱憾的。对了,你和凤道友都种好禁制了?”南宫婉先是轻叹一声说道,随即又关心的问道。

“禁制都下好了,而且也都是那种除非施禁之人亲自动手,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解除的死禁。如此一来,我和她倒是不用怕对方动什么手脚了。”韩立闻言,苦笑了一声。

“哼,只要你不在背后捣鬼,本宫又怎会动什么手脚。”韩立背后白光一闪,银衫女子从虚空中直接撕裂而出。

“凤道友,现在不要随便施展空间神通的好。还是多留些法力,应付空间节点中的危险吧。”韩立却眉头一皱。

“放心,我自然有分寸的。”这只冰凤不知是否因为互下了禁制的缘故,竟没有冷言相向,神色比先前缓和了许多。

韩立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了,一步向前和南宫婉站到一起,抬首注视着空中的解封。

银衫女子也同样不语起来。

足足过了一刻钟时间,当空中光团刺目到了极点时,低沉的闷雷声传来,白光一敛,空中光团蓦然转换成了一个漆黑如墨的孔洞,里面不知有多深,一丝光芒都没有,仿佛一个择人而噬的巨兽之口。

韩立心中一凛,银衫女子见此,凤目中也异芒一闪,但毫不迟疑的说了一声:“韩道友,我们动身吧。”

随即此女周身银芒闪动,向黑洞徐徐飘去。

韩立嘴角抽搐一下,单手一拍腰间储物袋,顿时眼前银光一闪,另一个“韩立”出现在了身前。

正是那只人形傀儡。

韩立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抬,冲着人形傀儡的头颅闪电般一拍。

“噗嗤”一声,一个漆黑如墨的元婴从傀儡头顶浮出,乌光一闪下,射入韩立身上不见了踪影。

韩立再冲傀儡轻轻一点,顿时此傀儡银光大放,身形骤然间缩小,化为数寸大小的木偶。

而几乎与此同时,他另一只袖袍一抖,两只蓝色小鼎和一团三色光焰同样飞出,盘旋在了身前。

“婉儿,这些宝物对我通过空间节点没有多大用处了。你在人界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劫数,这些东西能助你一臂之力的。你收好吧。”韩立说着长袖一拂,顿时一股青霞飞卷而出,将这四样宝物推向了南宫婉。

说完,韩立身形腾空而起,化为一道青虹紧追冰凤而去。

南宫婉一咬牙的纤手一招,将人形傀儡以及其它宝物均收到了手中,然后抬首注视韩立背影,面容有几分苍白。

这时,那只冰凤在深不可测的黑洞前停了下来,等到韩立青光一敛在身后现形而出后,才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声:“怎么,不和你南宫道友再多说几句了,本宫倒不是急着马上进入里面,可多给你们夫妻一点时间的。”

难得这只化神妖修,说出颇通几分人情的话语来。

“不用了!有什么话语,我和婉儿早就在此前都说过了。现在我们只要一心通过节点就可了。”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回道。

随后他单手一拍自己天灵盖,青光一闪,一只青色小鼎浮现而出,足下再轻轻一踩,翠光闪动间,一只绿尺诡异呈现,略一转动间,银色莲影浮现足下。

袖袍再不经意的一抖,一只银符飞射而出,在轰鸣声中,化为一只三色战甲紧贴身上。接着七十二口金色小剑从身上激射而出,化为片片金光,在附近盘旋不定。

与此同时,韩立两手一翻转后,一只金灿灿圆环和一柄数寸大小玉伞被扣在了手心中。

银衫女子见此,脸上一丝讶色闪过,但自己也不慌不忙的肩头一抖,十几道白芒飞出,在空中略一顿下,现出了一根根的晶莹长翎。

它们低空略一盘旋,随即直扑而下,化为一层白幕将冰凤护在其中,同时此女身上的银衫灵光流转,竟幻化出千鸟朝凤的神奇图案。最让人吃惊的是,此女一张口下,竟再喷出一只半透明的冰舟。

此舟方一出口,就有数寸大小,但转眼间就迎风狂涨,化为十余丈之巨,停在了二人身前。

“我这只洞天舟,使用自身寒元凝炼万载之久,才最终形成的顶阶防御法宝。在开始时应该可以护住我们一段时间,让你我省却不少麻烦的。”银衫女子身形一晃,就轻飘飘的到了冰船上,然后才回首,淡淡说道。

韩立没有客气,一抬腿,人到了冰舟之上,站在了银衫女子身后,随之沉声说道:“既然道友有此种宝物,韩某也助仙子一臂之力吧。”

说完这话,韩立背后冒出大片灰色光霞,接着其中黑影一闪,一只丈许大的迷你小山浮现而出,通体乌黑,毫不起眼。

冰凤一怔,尚未明白这是何宝物时,此山滴溜溜的从灰霞中一飞而起,随即一个盘旋,稳稳的落在了冰舟之上。

接着就见韩立两手掐诀一催,此山放出大片灰光,将冰舟都罩在了其中。

银衫女子虽然不知道,这灰色霞光有什么古怪,但是却也能看出其肯定非同寻常,当即也不言语一声,神念一催之下,足下冰舟在灰霞中也升起一层银色光罩,接着“嗖”的一声,就一闪的遁入了黑洞中,刹那间就不见了踪影。

黑洞下方的人群,一阵骚动。

所有人全都睁大了双目,死死的盯着空中,眼都不眨一下。

但是没有多久,大多数人都有些失望了,黑洞就像刚开始时一般,丝毫异样都没有出现,一直波澜不惊的样子。

“琴儿,留下两名弟子看守此地就可了。其他人走吧,再留在这里也是无益的。”终于南宫婉收回了目光,冲田琴儿冷静吩咐道。

“遵命!”田琴儿恭声应道,随即抬手招出两名结丹修士继续留在这里,其他人则跟着南宫婉返回了小岛。

等过了一个月后,节点的入口处仍然丝毫异样没有后,南宫婉则再次吩咐田琴儿用法阵封印住此入口,然后留下数名弟子驻守,其他人则随她返回了乱星海。

韩立并未给任何人留下元神灯,故而包括南宫婉在内的所有人,谁也不知道韩立是通过了节点已经身处灵界之中,还是和向之礼他们一般,最终未能抵御住空间风暴和隔界之力,已经陨落在了节点之内。

这也是韩立不愿留下元神灯的原因之一,毕竟对亲近之人来说,有一丝希望总比没有的好。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