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六丁天甲符

“联手?我什么时候答应和他联手了?”银衫女子望了韩立一眼,自行在一张椅子上端坐下,淡淡说道。

“凤道友说笑了。那空间节点如此危险,独自进入其中,几乎一点生还希望都没有的。这些年间,道友不是也发现这节点的不稳了,恐怕离彻底崩溃也没有多少时间了。”南宫婉毫不在意银衫女子的冷淡,反而笑着说道。

“和他共同进入节点也不是不行,但我有一个条件,他若是肯答应了,我才放心和他联手的。”银衫女子瞅了韩立一眼,面上露出一丝奇怪之色。

“什么条件,姑且说来听听?”韩立神色一动,心中有些好奇了。

“一起进入节点可以,但我对你不放心。进入之前你我必须互下禁制,一方有难,另一方不全力相助的话,同样无法活着离开节点。这样的话,我才放心和你联手。”冰凤眸子凝望着韩立,一字字的说道。

“没问题,我可以答应。如此做的话,韩某同样大感放心的。”韩立一听这话,却笑了起来,一口答应了下来。

银衫女子见此情形,反倒一怔,重新上下打量了韩立一遍后,冷冷的说道:“你肯答应最好,既然这样,我也要先离开此地一段时间做些准备了,那空间节点起码还可以再坚持三十年时间,三十年后的今天,我就会准时到了这里和你汇合的。希望到时不要反悔了。”

银衫女子一说完此话,随即就站起身来,向外就走,丝毫不征求韩立意见的样子。

韩立眉头一皱,却没有说什么,南宫婉却起身送了出去,似乎还有什么话要和此女单独说的样子。

韩立在二女走出大厅后,坐在椅子上沉吟了起来,好像现在才仔细思量冰凤刚才的建议。

过了一小会儿后,他抬首起来,只见南宫婉无声无息的再次走了进来。

“看来三十年后,夫君真的要走了。”南宫婉美目流露出一丝不舍,神色同时有些黯然。

“我没什么,主要是担心走后,此地的空间节点崩溃后,你以后就算进阶化神,如何才能到灵界去?”韩立轻叹一声,眉头皱起的说道。

“这个无碍的。天下空间节点,又不是只有这一处,我已经服用过回阳水,若是能进阶化神,寿元之长已经远超他人。如此长时间的话,我会在人界另寻觅到一处节点来。”南宫婉红唇一张柔声回道。

随后此女走到韩立身边,缓缓扑入了韩立怀中。

韩立双手抱住了柔若无骨的娇躯,闻着此女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整个人不禁有些心神迷醉。

这时,南宫婉同样不愿说些什么,二人就这样偎依在一起,一动不动,而地上映出的两者影子,已融为了一体,好像原本就是同一人一般。

……

“对了,婉儿!你说的防御性重宝,指的是何物?”不知过了多久,韩立轻拍了下佳人的香肩,轻轻问道。

“夫君还记得,当年血色试炼中,你我在底下洞窟中发现的那个金色箱子吗?”南宫婉有些不舍的离开韩立怀抱,稍整理身上的宫裙,柔声说道。

“金色箱子?哦,此物我自然记得。”韩立略一思量,就回想起了昔年之事。

“当年的血色禁地,其实是某名上古修士的隐居之地。那口金色箱子中就是进入区域中心处高大宝塔的禁制令牌。不过即使如此,要想进入此区域,还必须本身具有元婴后期修为,才可以无视外边压制修为的古怪禁制。当年我一进阶元婴后期成功,就去越国进入宝塔中,得到了这名上古修士的衣钵。不过除此之外,我在宝塔某处禁制中还发现了一名修士的残骸。显然此人不知道此处的厉害,在没有得到禁制令牌的情况下贸然闯入其中,结果陨落而亡。从这名残骸身上的数件宝物,件件都非同寻常。可见残骸主人身前也是大有历来之人。其中有一件东西神妙异常,我觉得对你节点之行大有帮助,就带了过来。”南宫婉细细的说道,并且一说完话,纤手就往腰间储物袋一拍,顿时一团六色莹光出现在了手中,里面隐隐有一张银色符箓!

“就是这道符箓?”韩立一眼就觉得此物有些眼熟,但一时无法想起什么,眉头一皱的问道。

“此符箓不知道是何人炼制,其神通夫君看看再说。”南宫婉双目笑意一闪,随即将手中银符往空中一抛,然后十指掐诀,悦耳的咒语声出口了。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悬浮南宫婉身前的银符滴溜溜一转,突然间化为一道银光扑到了女子身上,顿时一层银蒙蒙光罩浮现而出。

光罩上银光狂闪,轰隆隆之声随之大起。

韩立开始尚未在意,但轰隆隆之声越来越响,渐渐连绵不绝,连整间大厅都充斥着此声,空中灵气都被震动吸引过来,并且越来越浓密的样子。

韩立心中一凛,双目微眯了起来。

就在这时,大厅中浮现出一缕缕五颜六色的灵光,万流归海般的齐往南宫婉身上狂涌而去,转眼间没入光罩中不见了踪影。

银色光罩开始变幻不定,一层层的光幕在南宫婉身上凝聚,颜色各异,灵光夺目。

片刻后,一道界限分明的六层光罩赫然成形,凝厚异常。

“六丁天甲符!”

看到这里,韩立脑中灵光一闪,再无任何迟疑的失声叫道。

“六丁天甲符?叫这名字!夫君认得此符箓?”南宫婉大感意外,但是手中法诀不停。

六层光罩变形起来,刹那间就化为一件六色战甲,紧紧贴在了南宫婉身上,艳丽灵光流转不停,惹眼异常。

“应该不错的。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此符箓,但是在大晋一个门派的典籍中,见到过有关此符箓的描述。六丁天甲符不是靠修士自身法力催动,而是吸引附近的天地灵气而形成防御的一种符箓。”韩立双目闪亮的说道。

这天符门的三大密符之一的符箓,他可早就想得到炼制之法了。只是一直没有任何线索,也只能有些遗憾了。如今竟然得到了一道成符,难道那残骸就昔年天符门的那位长老。向之礼进入血色禁地,也是为他而来的?

韩立不由得这般想道。但心念急转,又觉得不太可能的。

不过他也没再多想,而是走到了南宫婉身前,仔细打量起那道灵符所化战甲来。

只见此战甲除了四肢和头颅外,几乎将南宫婉身躯都护住了,并且表面光滑异常,符文若隐若现,显得十分神秘。

以韩立如今的神通,轻易就感应到了战甲中蕴含的可怕灵力,眉梢微微一动。

“的确是六丁天甲符不假。不过按典籍上描述,此符箓不应该就这点威力才是。婉儿,你没有全力催动符箓吧?”韩立目光闪动下,这般问道。

“自然没有,我不过展现十分之一的威能。”南宫婉轻轻一笑。

“好。这符箓的确对我进入空间节点大有帮助的。对了,有没有从那残骸上得到符箓炼制之法。有的话,就更好了。”韩立蓦然想起了此事,双目一亮的问道。

“没有,并且这种符箓就此一张而已。”南宫婉摇摇头。

“算了,是我太贪心了。有这一道符箓,也是难得之事。”韩立虽然有些可惜,但转念一想,又哑然失笑起来。

南宫婉听到韩立此言,温婉一笑,单手往身上战甲上一拍,顿时六色战甲寸寸碎裂,重新还原成了一张银符。

接着此女冲着此符张口一吹,顿时一道红霞一卷,就将符箓包裹着,直接送到了韩立面前。

韩立没有客气,将符箓收了起来。

下边的日子里,韩立就在岛上停留了下来,和南宫婉整日朝夕相处,恩爱异常。

两人均都知道,无论是韩立是否能偷升到灵界,这段日子恐怕就是二人可以相聚的仅存时光了。以后,二人很可能天人永隔,再次相聚一起的几率,实在渺茫异常。

故而二人都彻底放开对伴侣的感情,这些日子里简直如胶似漆,寸步不离。

但是三年后的一日,韩立正和南宫婉在雾海附近的一座,景色秀丽的小山上,品茶闲聊,却忽然面色一变的袖袍一抖。

半块白蒙蒙的玉符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落在了其手心中。

正是一张万里符!

韩立一把将万里符摄到了手中,日光往上面一扫。

玉符上虽然仅是聊聊几言,韩立神色却一惊,随即露出大喜之色。

竟是在坠魔谷留守的人形傀儡发来的消息,玄天仙藤终于开花了,并结出果实出来了。

……

一年后,天南坠魔谷内谷中,一道青虹一闪即逝的没入一个隐秘小山谷中。

然后韩立在内谷足足待了数月之久,青虹再次离开此谷,消失的无影无踪。

时间流逝飞快,一转眼就到了韩立和冰凤约定的三十年期限,雾海中,巨大光团之下,聚集了一群服饰各异的修士。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