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五龙海

在临走前,韩立却将那石坚一同带回了天南,让其去那极西之地,将那千竹教之主位子抢下,也算继承了大衍神君衣钵!

石坚早就听韩立说过大衍神君之事,对此自然毫无意见。

一传送到了天南,他就拜别韩立独自去了极西。

以他此刻的元婴修为,拿下一个区区的千竹教,自然是手到擒来之事。韩立倒并没有因此担心什么。

而在此回到坠魔谷的韩立,立刻开始了化神期的修炼。因为有了从风希那里得到的灵药移植秘术,韩立将芥子空间中的那些原来无法移植的灵药,全都带到了芥子空间之外,如此一来,原先因为原料问题,无法炼制的绛云丹终于可以不受限制的炼制了。

虽然绛云丹是元婴期丹药,但是此丹药药性过于霸道,就是对化神期助力也不小。

如此一来,在这种灵丹无限制的供应下,原本应该极难修炼的化神初期,韩立反而修炼的飞快。

经过百余年的苦修,他一口气修炼至初期的顶峰,将那青元剑诀的最后一层修至了大圆满境界。

下边再服用绛云丹,丝毫效果没有了。而且因为人界天地元气稀薄的缘故,再进阶化神中期,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故而,他毫不犹豫的出关了。

而在他闭关修炼元磁神光和突破化神瓶颈的期间,曾经通过万里符和向之礼等大晋的化神老怪物联系多次,将当年银月留给自己的未拿出资料,一点点的透漏给对方。

结果向之礼等人经过一番番苦苦追寻,还真让他们从中寻到了一个可以使用的空间节点。

这让这些老怪物全都大喜过望。韩立得到消息后,自然同样如此。

结果在准备了百多年时间后,向之礼、风老怪和呼老魔继车老妖之后,联手进入到了空间节点中。

但不久,三人遗留在人界的本命元神灯,就一下灭了两盏,只有呼老魔的元神灯尚还亮着,但也变得黯淡之极。

再过几日后,老魔元神灯同样的熄灭了。

不知是老魔已经成功升到了灵界,所以隔断了元神感应,还是也陨落在了节点中。

韩立最终通过万里符,从三人门下弟子得知这些消息后,心中自是一凛。

看来这空间节点的危险犹在他预料之上的,以向之礼三人的神通,竟也几乎全军覆没。

这让他心中不安了。

看来银月当年所说的空间节点的危险程度,丝毫没有夸大之言,的确是一条九死一生之路。

好在向之礼倒也算守诺,那空间节点的位置早就留给他了,不必担心找不到的问题。

现在他既然无法在修为上有寸进了,自要先亲自看看那空间节点的入口,好早些做准备了。

毕竟准备的越充分,通过此节点的把握才能多一分的。

光是通过万里符的描述,他根本不放心的。

不过,那空间节点的位置不是在大晋,也不在天南等他所熟知的地方,而是在一座叫做五龙海的陌生海域上。

这地方大晋也是罕有人知,但是向之礼等化神老怪却掌握着一座直接通往此片海域的传送阵。他还必须先去大晋,才可以顺利的传送。

这一来一回时间可不短,他在离开前,必须先返回乱星海一趟再说。

心中有了定计,韩立继续让人形傀儡看守着芥子空间,自己则飘然离开了坠魔谷。

……

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岛上,数名元婴级别的修士,正聚集在某座小山上的石亭中,含笑谈论着什么。

“碧仙子,听说你这次炼制出了一炉馨香丹,这可是易经洗髓的上好丹药,不知小老儿能否讨要几颗过来。”一名身穿宽大灰袍的白须老者,正手捻胡须的冲对面坐着的一名绿衫女子,笑着说道。

“阚兄说笑了!谁不知道道友自己就精通炼丹之术,又怎会看上碧仙子的一点馨香丹。倒是君某这一次,要为门下几位弟子,交换一些此丹的。”对面眉清目秀的女修尚未回答,另外一名蓝袍的中年儒生,却抢先轻笑起来。

“赵道友此言差矣!老夫精通的丹药,大多是在促进修为,精进法力的几种灵丹上,对这馨香丹可是的确不会炼制的。现在难得有此机会,自然不会放过的。”那老者也没生气,反而笑眯眯的回道。

“两位道友不用相争。这一次,妾身到此参加交换,已将馨香丹带了大半,足够两位相分的。倒希望两位道友拿来交换的东西,不要让妾身太失望才是。”那名绿衫女子说话轻柔斯文,不像修道之士,倒像一名大家闺秀一般。

但老者和儒生听了此言,均暗松了一口气,口上才客气起来。

这几名修士,竟是在这里举行小型交换会。

同坐在石亭中没有说话的另外两人,见此却不禁相视一笑。接着其中一名面色蜡黄的大汉,突然抬手将一只金色木盒拿到了石桌上,往中间一推,就盯着老者凝重的说道:“这一样东西,是范某和孙道友合力才到手的,要换阚兄的那两颗‘化蛟丸’,只有此丹才能让在下的疾风蟒,进化成蛟。”

“化蛟丸?上次交换的时候,老夫不是说过了吗,这东西不换的,在下的碧灵蛇,同样需要此丹的。”老者脸色不快下,连连的摇头。

“嘿嘿,阚兄不必回答的这般快,还是先看看在下拿出的东西,再说吧。”范姓修士一声低笑,颇有自信的说道。

“道友除非有青灵芝这等材料,否则盒中东西就算再珍贵,老夫也不会答应的。”老者心中一动,但口中仍毫不松口的样子,但手却已经一招,将那盒子直接摄到了手中,然后打开了盒盖。

一颗蓝灿灿的拇指大圆珠出现在其内。

“雷鲸兽内丹!”老者一见此物,蓦然失声起来。

其他人也一惊,均不禁望了过去。

“阚兄果然见多识广,竟然一眼就认出此物了。这的确是一颗七级雷鲸兽的妖丹。虽然只是七级妖兽,但是此兽珍稀,诸位同道都应该知道的,是我和孙兄足足追杀了其三天三夜,才最终得手的。拿此物交换,不知道友觉得如何?”范姓修士如此说道。

老者望着手中的盒子,眼都不眨一下,显然对这妖丹渴望之极的,但是那化蛟丸同样大有用处。

他一时间踌躇不定起来。

“雷鲸兽的妖丹,这倒的确不大常见的。能让在下看上一看吗?”

就在这时,忽然一淡淡的男子声音从亭外传来,陌生之极!

“谁?”几人均都一惊,全都随声望去。

只见不知何时,在亭子外边出现一名青袍男子,只有二十许岁,面容平凡,但双目清澈异常。

石亭中的这几名修士,不禁面面面相觑起来了。

他们谁也不认得这人。而且这里看似普通,但应该被布置的禁制遮蔽住了才是。如何会有陌生人出现?但让他们没有马上翻脸大怒的原因,却是对方一眼望过去,竟仿佛体内一丝法力都没有的凡人。但是若真是一名凡人又怎可能出现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阁下是……”那范姓修士似乎是此地的主人,略犹豫一下,谨慎的问道。

“没什么,在下只是来问下路而已。若有打扰之处,望几位道友不要见怪!”青年抱拳一下,神色淡淡。

他自然就是从大晋传送过来的韩立了,而这里就是五龙海的某片海域。

韩立对此陌生之极,自然需要打听一下此地的位置,再设法买一份海图了。

而这里的幻术禁制虽然也算不凡,但又怎能瞒过他的明清灵目,故而从这岛屿上空经过时,一见这里有高阶修士聚会,当即不客气的降落下来。

“问路?”范姓修士一呆,随即面露不信之色。

“道友,若能有份附近的海图,那自然更好了。对了,你这枚雷兽妖丹虽然看似完整,但丹内的妖力已经散发的差不多了。就算拿去配药,也无大用的。”韩立却根本不在乎对方如何所想,反而瞅了一眼老者手中的盒子,微笑的说道。

“此事当真?”

“阁下胡言乱语什么?”

老者闻言,心中一惊。而范姓修士却面色大变,大怒起来。

“信不信,自然随几位道友了。在下只是随口一说,不过若是哪位道友愿意出售海图给在下,并回答几个问题。在下也有一枚雷鲸兽妖丹相赠,虽然等级低了一点,但用来炼药也足够了。”韩立不动声色的说着,手掌一翻转,一颗外形相似的妖丹就浮现而出。

同样蓝光灿灿,但是明显比先拿出的那颗大了一圈。

这一下,亭中的几名五龙海修士,先是一阵愕然,随即神色各异起来。有的目中神光闪动不已,有露出难以置信表情,还有的则死死盯着韩立,似乎想从其脸上看出一朵小花来。

“阁下倒底是何来历,故意到此戏耍我们的吗?”范姓修士将目光从韩立手中妖丹上挪开,忽然面现厉色的喝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