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荒岛设伏

韩立将手心那一小团灵光往空中一抛,光团悬浮在空中不动起来了。

单手再往腰间一摸,一翻转下,一杆数寸长的小幡出现在了手中。

此幡通体赤红,散发着阵阵的血光隐隐有阵阵的鬼哭声传来。

凌玉灵见到此物一呆,诧异望了韩立一眼。

但韩立却没有心思解释什么,而是口中念念有词,将小幡抛到了头顶上。

光芒一闪,小幡体形狂涨起来,转眼间就化为了丈许大的一面巨幡。幡面上血光闪闪,仿佛是用浓浓的鲜血涂抹上一般。

韩立冲此物一点指!

顿时巨幡一展,雾气现出,化为一团血云奔不远处的元磁山飞去。

但最后,此云在小山顶部一顿,停了下来。

接着血云一阵翻滚,四处蔓延开来,将洞窟顶部都遮蔽住了大半,并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血腥,仿佛血气幻化而成的。

凌玉灵神念一扫,就感应血云中深不可测的阴魂之力,一惊地急忙将神念收了回来,心中同时有些嘀咕起来。

这时,韩立则大步走到了元磁小山面前,冲空中悬浮的那颗光球一招手。

光球一闪,冲着小山激射过去,一下没入山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再单手一抬,冲着面前小山虚空一抓。

小山表面一抹五色灵光闪动,随即晃动几下,山体就有轰隆隆之声传来。最后则漂浮了起来,缓缓向空中血云飞去。

结果在凌玉灵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偌大的小山直接没入了血云中,再也不见了。

韩立这才扬手打出一道法诀。

空中血云一阵翻滚,最终收缩变化后,还原成了一杆数寸大赤幡,一闪即逝的落入到了韩立手中。

洞窟中空空如也了,元磁山却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

“空间宝物!”

凌玉灵终于回过神来,一脸的吃惊。

“此宝是有些空间神通,倒让凌道友见笑了!”韩立笑着说道,随即神念往赤魂幡中一扫后,露出满意之色。

“具有空间神通,且能将元磁山装下的宝物,恐怕整个人界都没有几件吧。亏得韩兄能找到一件出来。”凌玉灵面上惊叹之极,但心中却苦笑了起来。

当年天星双圣给其留下挟制韩立的方法,可是对方必须留在星宫修炼元磁神光才行得通。否则纵然后面手段巧妙万分,此刻也根本无计可施的。

此女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终于彻底熄了将韩立留在星宫的想法。

手上血光一闪,小幡消失的无影无踪,接着韩立略一沉吟后,就微笑的冲此女说道:“我可以在贵宫逗留一段时间,和道友交流下修炼心得,并顺便看看道友修炼上倒底出了何问题。不过在此期间,在下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贵宫帮助一二。”

“韩兄对本宫有过大恩,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就是了。何必和妾身如此客气。”凌玉灵虽然一怔,但马上轻笑的回应道。

“其实也是小事一件。在下想需要知道外海金蛟王的近期行踪,若是能探到此妖准确落脚处,那就更好了。”

韩立平静的说道,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凌玉灵闻听却心中骤然一挑,一对眸子不禁异色流转。

“韩兄要打听那金老妖的行踪,难道道友想要……”此女迟疑之下,不禁吞吐了起来。

“在下找着金蛟王,自然有些事情。凌道友不必多想什么,在下只要知道其下落,不会将星宫牵扯进去的。还是对道友来说,此事太过为难了?”韩立瞥了此女一眼,眉梢轻轻一挑。

“韩兄对本宫有过大恩的,就算是再为难的事情,妾身也绝不会推辞的。不过前些年,本宫在外海的人手几乎全撤了回来。而金蛟王又是十级大成的妖修,打听其行踪,恐怕要多耗些时日的。”凌玉灵摇了摇头,神色有几分凝重。

“时间长些没关系,哪怕花费数年时光,韩某也等得起。”韩立却淡淡一笑,露出不以为意的表情。

“既然韩兄如此说了,那本宫马上就安排下去,道友尽管等消息就是了。”凌玉灵见此,不再犹豫了。

韩立听了此承诺,点了点头,露出满意之色来。

二人再闲聊了几句后,就离开了洞窟,消失在了玉门外的通道中。

……

两年后,乱星海外海的一处无名荒岛上空,悬浮着两道人影,竟是一男一女两名修士。其中男子面容平凡,但双目晶莹发亮,而女子则相貌清秀,身材娇小。

两人面容都非常年轻,年纪相近的样子,但那女子此刻却恭敬异常的冲男子在说些什么。

而男子却不动声色,表情淡淡。

“听你所说,金蛟王最近一定会到此岛来!它不会临时改变了主意,另去他处了吧?”男子声音不大,但那女子听了,却马上恭谨的回道:“韩长老放心,我等早就打听了数遍,并对一名高阶妖修搜魂过,消息不会有误的。此岛海底处生产一种很稀少的灵果。虽然对我们人族来说,并无太大用处,但偏偏是蛟龙一族最爱吃之物。金蛟王每隔十余年,在灵果成熟之时,就会到此岛下边采摘一次,几乎风雨无阻。要不是此灵果移植他处,会马上枯死,想来早就被蛟龙一族迁移到他处了。现在正是灵果成熟之期,一般情况下,金蛟王一定会到此一趟的。”年轻女子似乎对蛟龙一族颇为了解,十分肯定的回道。

“嗯,如此的话,我就再等上些日子吧。”男子沉声说道。

既然提及了金蛟王,这名男修自然就是韩立了,而女子则是凌玉灵派出来带路的弟子。

通过星宫两年的全力追查,终于有了金蛟王的行踪。一直滞留在星宫的韩立,才会亲自跟着此女离开天星城,用星宫遗留的一处隐秘传送阵,悄然的到了外海,并已经在此岛上埋伏了数月时间。

不过直到如今,尚未发现那金蛟王的踪迹,韩立忍不住下,再问了这名女修一次。

而这星宫女子毫不犹豫的肯定之言,这让他神色稍缓。

现在韩立轻咳了一声,想要再问得更仔细一些时,突然面色一变,蓦然一扭首,朝远处海面一望而去。

“好,终于等到了。从气息上看,的确是金蛟王不假。你马上离开此地吧,省得有危险波及到了你。”韩立脸色一喜,转首冲那女子吩咐道。

这名女弟子一听韩立这话,心中大凛,急忙敛衽一礼后,就化为一道白虹朝相反方向激射而去了。

而韩立则在女子离开的同时,袖袍一抖,一只黑色小瓶被滴溜溜的祭了出来。

一股灰白魔风过后,五具人形骨架颤悠悠的现形而出。

“去”

韩立神念一催,五具骨架驾驭起魔风,朝高空四散遁走,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之又将一只灵兽袋祭了出去,结果十二条四翅蜈蚣也嘶嘶的飞射而出,然后在韩立驱使下,往下方海岛一头扎下,遁入了地下隐匿起来。

韩立自己再看了远处的海面一眼,冷笑了一声,骤然间在原地同样消失。

他一口气做出了这般多手段,但实际上只是一刹那间的功夫而已。

荒岛上空瞬间变得空荡荡的,仿佛从来就没有人到过此地一样。

仅仅一顿饭的功夫后,远处天边灵光一闪,一金一青两道惊虹飞射而来,转眼间破空之声在海面上空响起,光芒一敛后,现出两道人影出来。

一名身材魁梧,一身锦袍,虬发碧须,另一名身材干瘦,银冠青袍。

两人方一现身出来,那名金袍大汉威严之极的脸孔上突然现出一丝疑色来,目光随即闪电般的四下一扫,但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怎么,金道友发现什么不妥吗?”那名青袍修士见此情形,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句。

“刚才在远处的时候,好像有人用神识探查了我们一下,但是那神念实在过于微弱,我也不太肯定是不是一时错觉。”金袍大汉眉头一皱,不太肯定的说道。

“若真有这样的事情,岂不是说那人的神念比金兄还要强大得多。这是怎么可能的事情?”青袍一听这话,却哑然失笑起来。

“风兄可太高看金某了。老夫虽然号称金蛟王,但实际上不过是在附近海域,抖抖威风而已,一旦出了星海,根本不算什么。”金袍大汉却摇摇头,同时神念飞快的在岛上一扫,并未发觉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

他自然不知道,五魔早已分散在了极远的高空之处,而六翼霜蚣则已经深藏地下数百丈之深处。至于韩立自己,神念却货真价实的远在他之上,自然更无法察觉到了。

“金兄真是过谦了。天下间除了化神修士外,又有谁能奈何得了金兄。不过此地,还真是偏僻。若不是道友带风某到此。在下怎么也想不到,那龙鳞果竟然生长在此地。”青袍修士虽然对金袍大汉的小心有此不以为然,但一笑之下,还是不露痕迹的奉承了对方一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