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精火现

韩立袖袍一抖,另一只蓝色小鼎也飞射而出,同样一阵嗡鸣后体形涨大,然后在神念一催下,飘悠悠的往巨型法阵上空飞去,一直飞到二十余丈高空处,才滴溜溜的悬浮不动起来。

银光一闪,小鼎上现出了人形傀儡来,动也不动的站在鼎上一角处,稳若泰山。

韩立微点下头,猛然一拍腰间某只灵兽袋,一股白色寒风从袋中飞卷而出,随即现出十二条数尺长的四翅蜈蚣来。

正是十二条六翼霜蚣。

这几条蜈蚣一现身出来,立刻摇头摆尾的口喷寒风,一股股白雾弥漫到了高空中,立刻将这些蜈蚣的身形隐匿了起来,然后寒雾滴溜溜的一阵转动后,就分布到了整座法阵的各个角落。

布置完这一切后,韩立才神色一松。

但他心中仍不敢就此大意了,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法阵,确认一切都没有问题后,才站在法阵的某处,两手一掐诀,周身蓦然冒出一层紫色光焰出来,身形竟仿佛虚幻般的缓缓沉入了地下之中,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巨大光笼中,只剩下鼎上站着不动的人形傀儡,以及朵朵白雾轻轻飘动着。

而在地下数十丈处,韩立已经身处一片赤红熔岩之中。

原本可以将人化为乌有的高温,韩立在紫罗极火保护下,却丝毫异样没有。但在寒热之力交织之下,阵阵滚雷般的闷响不停地在附近响起,让人听了有些烦闷。

这倒不是韩立不想转换成先前的火龙柱护罩,而是此一时彼一时,火属性护罩虽然可以很轻易的和四周熔岩融为一体,但是身处这种极热环境下,同时要控制护罩内的温度,消耗法力之大,远胜于寒属性光罩的。在未见到太阳精火之前,韩立自然不会这般做了。

不过身处熔岩中,他即使将神念开至了最大,能感应到的范围也远逊于地面上的时候,不过百余丈左右。

韩立发现到此事后,不禁叹了口气。

怪不得那寒骊上人明知道,太阳精火就在此地,如此多年来,却一次都没有得手过,到了最后,甚至彻底放弃了捕捉此火的心思。

身处此环境下,即使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想要抓到一个颇具灵性的太阳精火,也是有些不切实际的,也许只有化神修士出手,才有那么几分可能的。

即使他已经做了如此多准备,但能否真得手,心中同样没有底的。

韩立猛一拍站在肩头始终不动的太阴火鸟,此火鸟一展双翅飞出了紫色护罩,一头扎进了熔岩中不见了踪影。

整个过程无声无息,似乎丝毫不在意熔岩的炙热高温,也没有任何阻碍的样子。

韩立见此,先是有些无语了,随即又暗喜起来。

这太阴真火明明是人界至阴之物,但却在熔岩中也无大碍。看来此火号称三大真灵之火,肯定另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玄妙在其中,以后有机会的话,还真要好好研究。

话说回来,太阴真火和太阳精火,原本一个是极热中诞生,一个是天生极寒,阴阳交汇吸引下,只要那太阳精火就在附近的话,一定会被自行吸引而来的。

下边就看他如何将其引到地面上去了。

心中一边思量着,韩立则通过心神联系远远跟在火鸟后面,开始以这座火山口为中心,四下游荡起来。

一日,两日,数日后,韩立几乎将方圆万里的地下全都搜过了一遍,特别是以前那位寒骊上人曾经发现过精火踪迹的数处地方,更是每一寸都没有放过。

可让他大失所望的是,还是丝毫都没有发现太阳精火的踪迹。

韩立头痛了,不得已之下,只能将搜索范围开始放大了,但是那太阳精火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踪影全无。

一个月后的一日,韩立正在离火山口数万里外的一处地方搜索着,面上毫无表情的样子,但心中的却着实有些焦虑了。

任谁天天在熔岩中穿梭不停,双目所及的都是赤红之色,神念还必须全力扫视着附近的一切,大耗精力法力之下,恐怕都有些无法忍耐了。

就在韩立思量着,是不是该再次回到地面上恢复下灵力时,突然脸色一变,双目一挣下精光四射,现出了惊喜之色来。

他二话不说的一拍腰间储物袋,顿时装着五子同心魔的黑色小瓶被祭了出去,在熔岩中略一打滚,放出五魔出来。

五魔显然在熔岩中有些不太舒服,但通体灰白色魔气缠绕下,倒也不真的惧怕此处的高温。

韩立口中念念有词,五魔一个打滚化为鬼头模样,转身四下激射,竟纷纷没入熔岩深处不见了。

韩立袖袍再一抖,十几根火龙柱放出,赤红光罩再次浮现护住全身,但他身形同样一晃后,竟渐渐模糊不清起来,最终和四周熔岩融为了一体,就此消失不见。

如此一来,此地除了偶尔传来的熔岩流动声,变得寂静无比。

一盏茶的功夫后,一道赤光一闪,太阴火鸟在赤光包裹下从熔岩身处冲出,又在另一侧的熔岩中没入消失了。

几乎同一时间,附近熔岩突然一阵激烈的翻滚,温度骤然提升了一倍以上,同样银光一闪,似乎什么东西从附近一掠而过,紧追太阴火鸟而去。

而随着银光的消失,附近熔岩再次恢复如初,但是那种高温却一时无法降下来。而就这时红光一晃,韩立顶着护罩从附近现出,目露喜色的望着银光消失的方向,二话不说的也化为一道红光追了下去。

如此一来,三者全力追逐之下,数万里的距离只花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就飞遁而过,到了布下法阵的火山口附近。

但就在这时,麻烦出现了。

那太阴火鸟虽然在熔岩中不受影响,同样灵活无比,但是和后面那团银光相比,遁速明显差了一筹。而经过这如此长距离的追逐,在离火山口还有十余里的时候,堪堪被后面银光追上了。

顿时那银光猛然往太阴火鸟身上一扑,银光赤芒闪动的搅合到了一起。

韩立虽然不敢冒然接近,生怕惊跑了那团银光,但是通过和太阴火鸟心神相连的神念,终于将那团银光真面目看了个清清楚楚。

竟是一只数寸大小,通体洁白如玉的带翅小马,但一对小翅银光灿灿。

此马一追上太阴火鸟,双翅扇动之下,无数朵银色火花立刻从翅上纷纷泛出,迎头向太阴火鸟气势汹汹罩去。

它自然就是太阳精火幻化而成的真灵之火了。

而那只太阴火鸟刚刚诞生时,其实虚弱无比,这才被韩立轻易捕捉收服的,但是后来在小极宫的玄玉洞中吞噬数之不尽的万年玄玉寒气后,总算威力大增了。

故而论威能,太阴火鸟并不比眼下的太阳精火差哪里去。

但是此刻它身处熔岩之地,被白色小马借助无穷无尽的熔岩火力,威能凭空增长了三分出来。此消彼长之下,太阴火鸟则需要花费一部分灵力去抵挡熔岩高温,故而虽然口喷赤色寒焰拼命抵挡,但是几个照面后就大落下风了。

韩立通过神念联系,看到此幕,眉头一皱。

无论是他还是同样尾随的五魔所化鬼头,现在可都不宜出手惊扰了精火的。毕竟他从寒骊上人记忆中得知,此团太阳精火似乎成灵已久,稍有风吹草动,就会立刻逃之夭夭的。偏偏太阳精火所化火灵,火遁术奇妙无比,在这熔岩中来无影去无踪的,正常情况下一旦远遁,根本没有希望再重新追回的。

若是被惊动一次,下次即使有太阴火鸟出面引诱,韩立都没有丝毫把握,此火灵还会上当。

故而他明明见到火鸟处在了下风,也不敢轻易出手和召唤五魔相助的,只是面色阴沉的心念急转不停。

忽然他心中一动,有了一个注意,当即两手掐诀之下,一张口,喷出了一颗白蒙蒙的圆珠,正是那颗一直被紫罗极火培炼的雪晶珠。

韩立法诀冲此珠连打数道进去,此珠滴溜溜一转后,蓦然化为一道白芒飞出,直奔前方激射而去。

结果片刻后,雪晶珠就一下出现在了小马和太阴火鸟争斗的地方。然后圆珠只是一晃,就落向了两者。

那小马顿时一惊得双翅一晃,朵朵银焰闪动下,一下在熔岩中消失不见,下一刻却出现在了二十余丈外的另一处地方,双目盯着圆珠,满是惊疑之色。

但是那太阴火鸟却根本没有躲闪之意,反而趁此机会身形向上一扑,一张口竟然将圆珠吞入了口中,浑身赤芒大涨起来。

此火鸟却毫不犹豫的一回头,再次向远处飞遁而去。

后面的银翅小马一呆,眼珠滴溜溜转动几下,四下旁顾,见丝毫异样没有后,终于再次双翅一展,又追了上去。

但是这一次,太阴火鸟借助雪晶珠中暗藏的紫罗极火之力,遁速却大增许多,银翅小马一时却无法追上。

并且转眼间,两者就到了巨大火山口的下方。

太阴火鸟遁光方向一变,朝上方激射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