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八灵尺与啼魂

做完这一切的韩立,丝毫没有停手之意,两手一搓,再往空中一扬。

在两声霹雳声中,两道粗若手臂的金弧从袖中激射而出,然后汇聚一起,化为一只碗口粗的金色巨蟒,摇头摆尾的直扑空中。

与此同时,韩立一张口下,一颗晶莹圆珠子喷出了口外,一晃下化为一条十余丈长紫蛟,同样狰狞凶恶的扑了出去。

而银色巨莲也迎向空中的翠芒,徐徐向上飘去。

空中落下的翠芒突然灵光一闪,重新现出了八座翠峰出来,只是其中四座已经残缺不全了,光芒黯淡下来,另外后来的四座山峰自然完整之极。但是随之这些山峰蓦然通体翠芒流转,也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八座山峰往中间一凑之下,竟然真的融合一体,在这一刹那,一座接近千余丈的庞然大山瞬间浮现在了空中,接着毫不犹豫的向下压去。

这时,下边的紫蛟、电蟒、银色巨莲也同时迎了上来。

顿时各色灵光爆裂开来,电弧、寒气、银光、翠芒交织到了一起,竟然让大山真的为之一顿。

但是此山实在太大了,无论电弧雷击、寒气冰封,对其庞大身躯来说,都仿佛无足轻重的,微微一颤之下就再次下落,将那朵足有三十余丈的银莲竟然硬生生一压而沉。

下方的韩立,双目一眯下,瞳孔蓝芒一闪,随即口中一声低喝,张口喷出了一团精血。

此血一下没入了空中银莲中心处,被那绿尺一吸而入。

韩立十指车轮般的掐动起一个接一个法诀,同时玄奥晦涩的咒语声,朗朗出口。

一听此咒语声,下面原本平静观战的向之礼和风老怪互望了一眼,均不禁现出吃惊之色来。

眼见那千丈大山即将把巨莲压碎之时,突然八种不同的怪异尖鸣从巨莲中的绿色木尺上传出,随即就见此尺滴溜溜一转,蓦然浮现出八只寸许大的幻影。

此幻影在韩立法诀一催下,体型狂涨,转眼间就化为八只体长十丈的灵兽虚影,通体绿光蒙蒙,竟仿佛实质一般。而每一只虚影模样,全都和传闻中的数种天地灵兽一般无二。

而八只虚影或口喷灵火,或扬首扑去,一齐出力之下,竟然将那大山硬生生的挡下了,让其只能在半空中缓缓转动,却无法落下分毫。

远处的老魔见到此幕,面色终于变得有些难看了。

他虽然这次出手没有真打算灭杀对方,但绝对心存了重创韩立的意思。若是让韩立真就这般轻易挡下一击,提此条件目的岂不落空了。

心中如此想到,呼老魔虽然看似未动,但是神念暗自一催,突然翠峰上啼鸣声大响,无数道灰色影子从山中飞射而出,化为一只只体长丈许的苍猿,凶恶异常的直接扑下。

这些苍猿自不真是什么妖兽,而是此宝炼制时用来血祭的妖魂变化而成,因为基本上是不死不灭之身,哪怕被斩成无数段,只要片刻功夫,他们就可再从翠峰中重新生出,威力可以说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难缠之极。

可是这些苍猿方一出现的瞬间,在韩立身边已经缩小成丈许大的啼魂兽,双目一亮,二话不说的口中同样长鸣声发出,随即体型在黑光中再一次涨大起来了。

只是这一次,其身躯只涨至了十余丈后,就停止了变化,而是鼻中一哼。

一股股黄霞从巨猿鼻中飞卷而出,然后转化为数百道的迷蒙黄光,朝天空激射出去。

说也奇怪,那些苍猿明明身上妖气浓稠,几乎每一个都有不低于五级妖兽的惊人修为,甚至有几只都有七级顶峰的样子,但是被这些黄光一扫过后,立刻如同蝼蚁般的纷纷栽落而下,并且眨眼间就化为一缕缕绿气,被黄光一收而入,飞也似的飞卷而回。

这些绿气被啼魂兽所化的巨猿一吸而入。

数百只苍猿竟无一落空,纷纷化为啼魂兽的果腹之物。不过此凶兽吞噬完所有苍猿后,体型再次缩小,立刻化为一道乌光自行飞入进了韩立的腰间,一下不见了踪影,回到了自己的灵兽袋中。

韩立一怔,但随即神念中传来了啼魂兽要再次进化的信息,当即心中一喜。

不过啼魂兽一口气吞噬掉如此多苍猿的这种诡异情形,不但让其他修士大感意外,即使呼老魔自己一时也愣在了原地。

其他人也许不知道这些苍猿的厉害,但他身为宝物本人,可深知这些妖魂的难缠,心中吃惊自然远超旁人。

而空中的千丈大山,在八只灵兽虚影合力抵挡下,也彻底停在了原地。一副无法再落下的样子。

韩立则面色微白的盯着空中的大山,心中暗自思量,是否要再动用其他宝物,彻底将此山毁去。

“哈哈,韩师弟和呼道友果然神通广大,这次交手就到此为止如何。再下去,恐怕真伤了和气。”下边的向之礼,忽然哈哈一笑的开口了。

他身形一晃一下,就无声无息的在原地消失不见。但下一刻,蓦然出现在了韩立和呼老魔之间处,并且单手看似随意的冲那千丈翠山一抓。

轰隆一声,从虚空中蓦然现出一只黑气缠绕的鬼爪,仿佛遮天巨物从天而降,一下抓住了大山峰顶处,五指一用力,竟将其硬生生的提高了十余丈。

韩立见到向之礼此神通,面色不禁微变,而呼老魔则面色难看起来。

“哼,想不到向道友的巨灵爪,已经修炼到了如此境界。但现在施展出来,是想向呼某示威吗?”呼老魔冷眼观望下,阴森的说道。

“巨灵爪,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又怎能入呼兄的法眼。在下只不过怕道友万一打个兴起,忘了一击之约。现在韩师弟应该算是接过此击了吧?”向之礼微微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

“呼某身为魔宫之主又怎么会对一名元婴修士失言的。韩道友的确算是接下我这一击了。”呼老魔神色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才望着向之礼缓缓点点头。随即一抬手,冲远处的大山一招。

顿时此山传出翁鸣之声,同时通体翠芒闪动不已。

向之礼嘴角一动,那只抓住大山之顶的擎天巨爪立刻凭空消失了。接着千丈大山一颤下,重新化为了八座百丈山峰,然后呼啸的飞射而回,同时体型急剧缩小起来。

当八座山峰飞到卷轴近在咫尺地方时,已经化为数寸大小的模样,纷纷没入画卷中不见了踪影。

此幕同样出现在了悬浮在老魔头顶的十余座翠峰上,转眼间所有小山都没入画卷中,然后此画在灵光闪动中徐徐合上,重新化为一只平常无奇的古朴卷轴。

老魔虚空一抓,卷轴就化为一团绿光没入袖中,不见了踪影。

“虽然紫灵这丫头如今我不会迎娶了,但是其余两女还在,在三日后纳妾典礼还是要举行的。向兄不会就此告辞,不喝一杯喜酒吧?”木冠老者目光闪动的在韩立和向之礼等人身上一扫后,竟展颜一笑,仿佛先前对向之礼的冷言,从未发生过一般。

“当然,向某已经送出了贺礼,怎会不多喝上几杯。”向之礼同样的笑容满面,丝毫不觉奇怪。

“韩道友,你也在本宫多待几日,等典礼之后,再离去如何。”呼老魔点点头,随即神色平和的对韩立也这般说道。

韩立目光一闪,但是心念急转下,面上丝毫异色不露的回道:“这是自然!向师兄和风道友都未离去,韩某怎会离开。”

“哈哈,好。众位道友,我等再回宫殿中好好痛饮几杯。”呼老魔扬首一阵大笑,随即化为一道乌光,奔下方宫殿射去。

下方的修士,先前被韩立和呼老魔一战展示的神通,看得心神动摇,感叹不止。此刻见呼老魔如此说道,自然口中连连称是,纷纷紧跟了进去。

而风老怪嘿嘿一笑后,同样返回了大殿,下面顿时只剩下一脸惊喜的紫灵。

“韩师弟,你我也进去吧。嘿嘿,师弟尽管放心。呼道友也是性情中人,你既然接过他一击,此事就算揭过去了。他不会另寻借口找你麻烦的。你尽管和这丫头,在魔宫多待几日,尽兴就是了。”向之礼笑嘻嘻的和韩立说完这几句话,也自顾自得一飘而下,大摇大摆的进入殿中。

韩立苦笑一声,摇摇头后,也徐徐的落下。

“韩兄你没事吧!”紫灵这时再也忍不住的走了过来,精致异常的脸庞上,满是担心、感激等交织一起的神情。

“我没事,只是消耗了些元气。倒是紫灵姑娘,你是打算现在离开,还是在呼老魔纳妾典礼后再走。”韩立望着此女,平静的问道。

“韩兄打算什么时候走,我和韩兄一起走就可以了。”紫灵几乎不加思索的回道。

“要是如此的话,你要在此多待些日子了。我恐怕无法马上离开的。”韩立沉默了一会儿,轻叹了口气。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