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一击

“据我所知,寒髓只有小极宫才有的。要不是小极宫以前也有化神修士存在,并且太阳精火实在难寻,此物早就被其他修士强抢了过来。现在小极宫虽然没有了化神修士,但寒髓早在许久前就莫名的失踪了,老夫也曾经亲自潜入小极宫寻找过,却一无所获。你这寒髓是如何得到的,难道就是小极宫丢失的那一瓶!”呼老魔阴沉的传声过来。

“自然不是了。这世间哪有如此巧事,那瓶丢失的寒髓会落在韩某手中。在下只是在小极宫的虚灵殿玄玉洞中,从万年玄玉中重新得到的一点。而这次和道友交换,在下也不可能全拿出来。稍微分一下,勉强也够两份回阳水的炼制了。”韩立似乎早就预料到老魔会如此一问,面不改色的说道。

“哼,老夫不管此物从何而来。这东西原本就多服不宜的,够我一人用就行了。但你若真打算用它作为交换,本尊还另有一个条件。若是答应了,老夫就答应放紫灵丫头离开魔陀山。”木冠老者目光一转,突然停止了传音,直接开口道。

“什么条件?”韩立一丝讶色闪过,对方另提条件出来,这倒让他真有些意外了。

“很简单,除了你说的东西给我外,你还必须硬接老夫一击。不准躲闪,也不准使用灭仙珠。但无论你是否接下,老夫都不会再做为难了。”木冠老者目中寒光在紫灵身上一扫后,面无表情的说道。

向之礼听到此条件,神色为之一动,但瞬间恢复如初了。倒是风老怪诧异的望了老魔一眼。

其他人更是神情各不相同!

原本呼老魔神态大变已经让他们一头雾水,不知道韩立拿出的是何罕见宝物,竟让一名化神修士也骤然神色大变的。但现在一听此条件,顿时又无语起来。

“硬接你一击,还不能躲闪?”韩立瞳孔一缩,反复确认的喃喃一句。

“不错,就是此条件。老夫要不稍给你一些颜色看看,恐怕其他人真以为我堂堂的魔宫之主连侍妾都保不住呢!”老魔阴森的说道。

一时间,大殿中再次的安静下来。不少人心中暗自思量着,呼老魔难道杀心未泯,打算借此机会一举击杀对方不成。毕竟以元婴修和化神修士的惊人差距,不躲避之下,又怎能安然接下一击的。

而就在所有人目光都望向韩立时,紫灵的脸庞则白得近乎透明起来。

沉默了一会儿后,她突然一咬银牙。

“不用韩兄交换什么,妾身改变主意了,不打算离开魔宫。韩兄你自己走吧。”此女艰难的说道,声音有些苦涩。

韩立一听这话一愣,但随即明白了此女的心意,轻笑了起来。但是尚未等他开口,那呼老魔却冰冷的先说道了:“你当我魔宫是何等地方,想留就留,想走就走吗?只要老夫答应了作此交易,你这就是打算留在此地,也是痴心妄想的。姓韩小子,你不会答应此事吧。”

“在下的确不会答应的。若是只是一击的话,韩某还真想尝试的接下。”韩立冲紫灵摇摇头,毫不在意的一口答应下来。

老魔嘿嘿一笑,单手一抬,一根手指冲不远处的紫灵一点。

此女立刻感到丹田处一阵麻痒,不禁花容失色的轻呼一声,随即娇躯一颤,数道黑丝从此女体内一下飞出,仿佛灵蛇般的一个盘旋后,就没入了老魔手指中不见了。

紫灵这才再次直起了身子,体内法力略一流动后,脸上顿时变得又惊又喜起来。原本根本无法调动的灵力,再次狂涌而出。

韩立见此,神念也朝紫灵体内一扫而过,片刻后,面上终于露出了满意之色。

此女体内的禁制果然不复存在了。

“东西呢!”

呼老魔倒也毫不客气,这边刚解除了紫灵体内的禁制,就望着韩立冰冷的问道。

韩立嘴角一翘,蓦然的手一抬,一道白光从袖口中飞射而出。

呼老魔双目一亮,单手虚空一抓,白光就到了其手中。

竟是一个乳白色的玉瓶!

老魔目光闪动两下,袖袍在往瓶上一拂,顿时瓶盖自行打开。而与此同时,一圈圈黑芒往四周荡漾开来,形成了一层黑色光罩,以防止有人也用神念偷窥瓶中之物。

木冠老者这般慎重的态度,让其他人更加好奇,就连向之礼也不禁手拈胡须的沉吟不语起来。

仅仅一会儿功夫,呼老魔检查完瓶中之物后,面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将瓶子重新盖上后,手掌一翻转,此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做完这一切后,他再次抬首望向韩立,脸上笑容一敛,却浮现出浓浓的煞气来,突然周身黑光一闪,蓦然化为一道乌光奔殿外激射而去,同时殿中留下他丝亳感情没有的话语声。

“韩小子,我在殿外等候你了。可不要让本尊等得太久了。”

此话尚未说完,乌光就已经消失在了殿门处,袅袅的回音却仍然在大殿中回荡不已。

韩立见此,神色并未见慌乱,反而悠然的给自己再倒上一杯灵酒,几口喝完后,才从容的站起身来。

“韩兄,你真的要去硬接他的一击。他可是化神修士?”紫灵黛眉紧锁,忍不住的担心道。

“放心!若只是一击的话,我还有几分把握的。”韩立望了此女一眼,平和一笑的说道。

当年他未进阶元婴后期时,连古魔始祖分魂的一击都硬生生的挡了下来,面对化神修士,心中有一定把握的。

“那我和韩兄一块儿出去,妾身在旁边替韩兄观战。”紫灵一对眸子灿然发光下,坚决异常的说道。

韩立双目一接触此女眸中的异色,微一迟疑下,还是点了点头。

他身上灵光一闪,一把拉住紫灵,同样化为一道青光激射而出,也在殿门处消失的无影无踪。

殿中的蓝袍儒生等人,也纷纷驾驭起遁光,一哄而散的涌出了大殿。

这场热闹,他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的。就连另外两名和紫灵一般要成为侍妾的绝色女修,略一迟疑下,也带着宫中侍女走了出去。

刹那间,大殿中就只剩下向之礼和风老怪二人。

他们竟然默默地坐在原地,根本未动一下。

“向兄,你如何看?”风老怪开口了。

“什么怎么看?”向之礼神色不变的反问了一句。

“自然是那韩小子用什么东西,让呼老魔连侍妾被夺之事都能放置脑后。这世间能让老魔动心的东西,可实在不多的。”风老怪冷笑了起来。

“既然是不多,又不是没有。这又有何奇怪之处。”向之礼仍然平静异常。

“向兄真不想知道那东西是何物。能让呼老魔这般失态的宝物,恐怕对你我也大有用处吧。”风老怪深深的望了向之礼一眼,大有深意的说道。

“就算那东西是可以助我等突破眼下瓶颈的至宝,或者是可以延年我们一二百年的圣药,那又如何?风道友是觉得突破眼下境界就可以飞升灵界了,还是多活个一两百年,就可以一口气修炼至化神后期?若无法做到此事的,我等还是别为外物分心了,专心寻觅空间节点即可。只要能够寻到合适的节点,你我等人就可以长生有望了。何必舍近求远的多此一举。”向之礼叹了一口气,说出这般一番话来。

“不错,向兄之言有理。倒是风某一时犯了贪心。其实不管那东西是什么,到了呼老魔手中我们肯定是没戏了。而看呼老魔样子,也根本不想告诉任何人的。不过,这老魔竟然要韩小子硬接其一击,可存心不良。不会真想趁此机会,取了那小子的性命吧。”风老怪先思量一会儿,最后又苦笑起来。

“不会有事的,我事先已经提醒过呼道友了。况且韩师弟既然敢一口答应,自应该有几分把握的。但是话说回来了!这老魔脾性古怪,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走出去看看吧!他别一时糊涂,真做出了什么意外的事情来。”向之礼随即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后,竟有些坐不住了。

风老怪点点头下,也站起了身来。

二人身形一晃之下,人就蓦然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而下一刻,二人身影就在殿门附近浮现,随后一闪,就再次的不见了。

当向之礼二人身影在大殿外的某处地面上出现时,在离他们百余丈远的高空中,韩立和木冠老者已经互相对峙的悬浮在了半空中。

一个神色如常,一个面无表情!

地面上稀稀拉拉的站着其他修士,但附近的其他几座宫殿中,同样涌出来数百名花枝招展的魔宫侍女,望着空中的情形,一个个窃窃私语的交谈着,脸上均都露出了兴奋之色。

这也难怪,像这样由魔宫主人亲自出手的机会,就是她们也难得一见的。

“若是呼老魔出全力的话,向兄觉得韩小子有可能接下此击吗?”风老怪眯缝着眼睛看了空中一会儿,忽然一转首,面带诡异的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