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图谋阴罗

那道黑芒自然正是那口魔髓飞刀了!

说起来此飞刀纵然厉害无比,特别擅长隐行迹,但如此近距离的从虚空中出现时,总有一些迹象可寻的,特别对一些大修士来说,灵觉更是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故而韩立先用惊神刺在对方脑中狠狠一下,让其剧痛之下,神念立刻下意识的收缩回体内。如此一来,韩立才让魔髓飞刀从后方闪现而出,趁机飞到了对方脖颈处,悄然的一斩而下,就将其头颅轻易取下了。

可以说胜负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间而已。

否则,韩立即使另有手段拿下对方,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恐怕要大花一番手脚的!

说起来,也是这位对自己的身上战甲太有信心了,万万没有想到韩立手中竟然有魔髓飞刀这等视魔气如无物的存在,魔气凝聚战甲竟然丝毫效果没有,未曾给他争取到任何时间,一击就得手了。

不过,就在阴罗宗宗主身首异处的同时,原本动也不也的韩立,背后双翅一动,一下化为一道青弧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韩立身形就在那无头尸体上浮现而出。

但就在此刻,尸体突然诡异的膨胀起来,随即一声巨大爆裂声后,一股血云弥散四溅开来,其中有多半朝刚刚浮现的韩立,迎头扑来。

韩立也真吓了一跳,不加思索下,两手一扬。

雷鸣声大作!

两道粗大金弧弹射而出,稍一交织就化为一张金色大网,金光闪闪的反扑向了血云。

那血云固然是一种将修士血肉化为攻击手段的歹毒秘术,但却恰恰被辟邪神雷所克。结果两者方一接触,原本看起来气势汹汹的血云,顿时在金光闪动下,马上溃散消失了。

不过趁此机会,一个通体乌黑的小人被一块血云包裹着,早一步的飞遁而逃了。

这小人自然就是阴罗宗宗主的元婴了。

只是这一瞬间的功夫,它就遁到了三十丈外,然后才不再掩饰的施展瞬移神通。连闪两下后,它竟就带着那团血云又瞬移出了数十丈。如此一来,距离韩立足有百余丈远了,眼看就要逃之夭夭的样子。

韩立看到这一幕,脸色一沉,蓦然冷笑一声,忽然背后雷鸣声大起,双翅上同时浮现青白两色的粗大电弧,接着一颗颗雷球凭空浮现在了身后,围着一对羽翅转动不定起来。

风雷翅一抖之下,雷球全都爆裂开来,青白色电弧刹那间都灌注到了双翅之内。

韩立在惊人雷鸣声中,一下化为一道电弧射出,又一晃的消失不见了。

而一呼一吸后,电弧就到了三十丈外弹射而出,随即再雷鸣一起,又弹射而出的消失。下一次,电弧就出现在了数十丈外处,马上就要追上逃走的元婴。

阴罗宗宗主在血云中一回首,正好看到韩立风雷遁的神妙,顿时惊惶起来。

当即心中一寒之下,也顾不得再吝惜本源之力了,两手掐诀,元婴就化为一道血光在原地消失,竟打算接连使用瞬移而逃。

这时,韩立恰好已在后面四十丈浮现而出,一见前面情形,不禁一声轻哼。

他眉宇间一道纤细血痕浮现而出,随即黑光一闪,一只乌黑眼珠悄然浮现。

正是韩立一直在体内培炼的破灭法目。

此目方一出现,瞳孔中就马上黑芒一闪,一道乌光喷射而出,一闪,没入身前的虚空中踪影全无。

但马上,前边传来一声闷雷般的爆裂。

接着黑光一闪,元婴一个跌跄的从虚空中跌跄而出,仿佛瞬移术只施展到了一半,就被硬生生击出虚空的样子。

不过此元婴一脸的惊慌,似乎还不敢相信韩立真有办法破掉自己的瞬移神通!

它脸色红白交错一下,忽然一咬牙,又一掐诀的不见了。

韩立眉头一皱,神色彻底阴沉了下来,眉宇间法目又喷一道乌光后,背后双翅一扇,竟也化为一道电弧消失了。

如此一来,当元婴再次被乌光从虚空中逼出来之时,韩立身形却浮现在了元婴身后十余丈远处。

那元婴见此大惊,一抬手,数道绿丝冲韩立激射而来。

韩立同样抬手一弹,也有数道火丝一弹而出。

两者方一接触,就发出“噼啪”般的爆裂声,这些绿丝纷纷现出原形,竟是数根纤细如丝的绿色飞针。

而那元婴趁此机会遁光一起,想要再次逃掉。

但是这一次,早有防备的韩立面无表情的袖袍一抖,一道金芒闪电般射出,一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下一刻,一声轻微的霹雳声从前方传来,那名阴罗宗宗主一声惨叫,双手蓦然捂住了胸口,一把数寸大小的金色小剑赫然插在那里,但没有洞穿其身体而过,只插进了一半的样子。

但从小剑上弹跳而起的电弧,却结结实实的击在了元婴上。

这位阴罗宗宗主主修的功法,显然也是上古魔功的一种,被金弧直接劈中元婴后,通体黑光闪动,元婴竟一脸痛苦的呈现了溃散的迹象。

韩立目光一闪,身形一晃,人就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元婴头顶上空。

二话不说的两手一搓,又一道碗口粗金弧在手掌间浮现而出,发出让人心惊的轰鸣之声。

“道友且慢,我有话要说!”下方的元婴一见此幕,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无血了,蓦然大叫了起来。

“韩某可没兴趣听什么。”但是韩立却犹若未闻,手中动作丝毫没停,单手一扬,金弧化为一条金色巨蟒狂扑而下。

阴罗宗宗主又惊又惧!

虽然元婴之体早已重伤了,但自然不会就这般束手待毙。当即身上灵光一闪,就要再施展什么秘术,打算拼死一搏了。

可是就在这时,忽然元婴数丈远的另一侧空中,一蓬青丝从虚空中诡异的射出,出其不意之下,一下将不及防范的元婴缠了个结实。

青丝的另一端青光闪动,一只小鼎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

正是虚天宝鼎!

房大修士大惊,被这些青丝捆束住的同时,体内的法力莫名其妙的凝滞不灵了,让其心直往下沉去。

眼看避无可避,金色巨蟒一下到了头顶上空,大口一张,就要将其一口吞下。

元婴不禁面如土色起来。

就在他干脆闭目等死的时候,下一刻元婴竟然安然无恙,反倒是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爆裂声。

他不禁愕然的张开双目,却心中一跳。

因为韩立不知何时的欺到了眼前,正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淡淡的打量他。

“你……”

这位阴罗宗宗主心中一动,想开口说些什么时。韩立却面无表情的手指一弹,数道银芒激射而出,纷纷没入元婴身体中。

不好!

阴罗宗宗主,自然知道不妙,但是未等他有其他念头时,就两眼一黑的昏迷过去。

而韩立单手一翻转,数张禁制符箓浮现而出,袖袍一挥下,一下将人事不知的元婴贴了个满身,然后再冲空中小鼎一点。

顿时虚天鼎中一声清鸣发出,那些青丝席卷而回,竟将此元婴收进了鼎中。

韩立这才神色一松下来,瞅向另一边的五魔和三尸。

此刻五魔借助极寒之焰的威力,同样将三尸困的死死的。并且在他望过去的同时,五魔同时一滚,幻化成了鬼头模样,然后呼啸一声,纷纷冲进了五色火海中,朝行动迟缓无比的三尸直扑了过去……

韩立微微一笑,将空中的宝物不管敌我的统统一收后,再冲那人形傀儡一招手后,人就单手托着小鼎,朝下方的一个偏僻山头落了下去。

人形傀儡则身形一晃后,木然的紧随落下。

就在五魔大占上风的时候,韩立身形再次浮现,从山下徐徐飞来,只是手中的虚天鼎不见了踪影。

他看了看已经吞噬的七七八八的五魔,当即也不言语,就静静地看五魔最后的争斗,脸现沉吟之色。

“你真的决定好了,要孤身闯一下阴罗宗!”童子声音悠悠的传来。

“也谈不上什么闯不闯!从对这位房大宗主搜魂得到的消息看,只要避开几种特别厉害的禁制,阴罗宗对我来说,已经谈不上什么危险了。而且现在阴罗宗门内,好像只有五六名长老坐镇了,其余的人都出去应付其他敌对势力了。这正好是个机会,先将总坛中的那些长老解决掉,再对那些外出的家伙一一动手。通过搜魂,虽然还不能确切掌握其他阴罗宗长老的行踪,但大概的下落总算心中有数的。不会让阴罗宗剩余修士一起联手对付我的。”韩立平静异常的回道。

“韩道友如此有把握最好。不过,道友现在是只想夺够了幡旗就走,还是心中真存了弄垮阴罗宗的念头?”童子话题一转,竟然这般问道。

韩立闻言则不禁沉吟了一下,好一会儿后,才冷笑的说道:“我心中如何所想,毫无意义!没有了大修士坐镇,再一下少了其余六七名元婴级长老。天澜道友认为,阴罗宗还能保持十大宗门的地位?恐怕到时候,落井下石的宗门以及以前结下的一些仇家,自己就会主动找上门去了。何须我再多动什么手脚?”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