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半途截杀

某处高空中,一道青光徐徐前进着,青蒙蒙遁光隐约罩住一名年纪极轻的青年,单手把玩一块淡红色玉简,面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此人正是才离开天机殿不久的韩立,手中拿着的玉简,自然是记载炼制芥子空间秘术之物。

“没想到芥子空间这般大名声,炼制的步骤竟然并不复杂,所需的材料也大都是普通之物。若是如此的话,炼制空间倒是丝毫不难的。”韩立在遁光中喃喃的说道。

“嘿嘿,这也能叫芥子空间?我看顶多只是一处可以定位传送的空间裂缝罢了。真正的芥子空间,是可以随身携带,并随时随地进入的至宝。”韩立耳中蓦然传来了童子懒洋洋的话语。

“道友这话虽然有理,但是以我们人界修士的力量,又怎有能力炼化出这等宝物出来。就是道友所提的乾坤带以及我手中原先的黑风旗,也只是稍具空间类神通的宝物,无法称之为芥子空间的。”韩立却不以为然了。

“这话倒是有理。据我所知,即使在灵界,真正芥子空间也是一只手就能数出来的。而每一个芥子空间至宝的拥有者,几乎都是灵界最顶阶的存在,否则早就被窥视之人抢去了。既然这空间炼制秘术到手,下边是否要去阴罗宗抢那鬼罗幡了。不过,道友就这般大模大样的直接闯上山去吗?”童子轻笑的反问道。

“直接闯上山,自然不会了。纵然现在的阴罗宗只有一名大修士了,但毕竟是魔门十大宗之一,谁知道宗内布置了什么厉害禁制,以及拥有什么杀手锏。阴罗宗也是传承的上古宗门,我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冒险的。”韩立摇摇头。

“那道友的意思是……”童子的好奇心似乎被挑动了起来。

“很简单。擒贼先擒王,先设法解决了阴罗宗宗主后,其余的元婴长老就好对付了。而且我们事先不是在坊市中打听过了,这些年来,有不少魔道大宗门窥视阴罗宗的十大宗门地位,这位阴罗宗宗主似乎最近经常出门的,只要找准了机会,在邡莽山外将其一下灭杀就是了。没有了大修士主持,就算阴罗宗的禁制再厉害,也没什么太过顾忌的了。不过动手前,还是要先选好其他的下手目标,一旦动手绝不能拖延时间过长,万一被化神修士察觉,插手此事,可就有大麻烦了。”韩立声音阴沉了下来。

“这倒也是。人界的大修士固然不会轻易出手,但你若是真存了灭杀如此大一个宗门的心思,恐怕这些家伙也会坐不住的。”童子微微一笑。

这一次韩立却没有接口,但嘴角泛起了一丝冷意,将手中玉简一收后,遁速一下加倍,转眼间在附近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

大半年后,封州和苀郡交界处的某片不知名山脉上空,正在上演着一幕大屠杀。

大约有五六名一身黑袍的修士,正指挥着上千只铜甲炼尸,围住数十名衣衫各异的其他修士,拼命攻击着。

这些铜甲尸全都等阶不低,再加上那些黑衣修士也一起出手,结果尸气滔天下,只是一顿饭功夫,身处群尸包围中的修士,除了几名修为最高的结丹修士外,其余之人纷纷被众尸吞噬掉了。

仅剩的这几名修士,也岌岌可危的样子。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金石般长啸从远处天边传来,啸声直冲九霄,让正在争斗的这些修士闻之,竟然双耳针扎般的一阵刺痛传来,随即同时嗡嗡作响起来。

一听此啸声,那些围攻的黑袍修士面色大变起来,而被围攻之人则纷纷精神大振,人人面露喜色来。

只见远处天边灵光闪动,隐隐传来了滚滚雷鸣,一团数亩大小的碧绿魔云呼啸而来。此魔云足有数亩大小,遁速极快之极,眨眼间就遁出百余丈来,离这些争斗的修士不远的样子。

“我道是谁亲自带队来打本宗的主意?原来是血骨门的毕道友。”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冷冷的话语在激战上空传出,黑光一闪,一道模糊人影就诡异的浮现而出。

随即此人似乎双袖一舞,顿时化为一道不起眼的灰光一闪即逝,直奔对面的魔云激射而去。

“房老魔!”

对面一声惊呼,随即魔云毫不犹豫的方向一变,竟马上向后飞遁而逃了。

“哼,道友既然已经到了本宗的地界,就不必再走了。”一声冷哼传出,随即破空声大起,灰色遁光颜色一阵变幻,竟化成了漆黑如墨的颜色,同时遁速也倍增起来。

两者一前一后,片刻功夫就遁出百余里去,在天边尽头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些黑袍修士一见此幕,人心重新安稳下来,催动那些铜甲炼尸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攻击。而被困的这些修士,一听“房老魔”等字眼后,则面露绝望之色,虽然频频拼命,杀伤了不少铜甲炼尸,但最终还是被黑袍修士灭杀的干干净净。

然后这些黑袍修士祭出一个个乌黑皮袋,将这些铜甲尸全都收进了其中,但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站在那里一阵的窃窃私语,目光不时瞅向远处的天空。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天边灵光闪动,一道乌虹浮现而出,向这边激射而来。

原本说话的黑袍修士,立刻停止了交谈,分列两边的束手而立。

黑光一闪,乌虹浮现在了几人面前,现出一名黑气罩体的人影。

“参见宗主!”这几名黑袍修士立刻大礼参拜,人人都一脸敬畏之色。

“血骨门的人都处理干净了吧。”黑气笼罩的人影淡淡的问了一句。

“宗主放心,血骨门潜入本宗的七十三名修士,全都被灭杀的干干净净,未有一人逃掉。”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上前几步后,恭谨的回道。

“毕火这位血骨门的长老,也被我毁掉了肉身,只放他的元婴回去了。经此一事,想必血骨门不会敢轻易打本宗主意了。哼,要不是宗门人手不足,本宗都想直接杀上血骨门去。”人影阴冷的说道。

其他黑袍修士不敢接口了,只是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等着人影下边的吩咐。

而下边,黑气中人影沉吟了好一会儿,口中才再次吩咐道:“这里暂时没有什么事情,你们先回宗内吧。我还有些事情要独自处理一下,可能要回去晚一些时日。”

“遵命!”

这些黑袍修士自然不敢有丝毫反对,纷纷领命道。然后在黑气中人影注视下,这些黑袍修士就化为颜色各异的遁光,干净利落的飞离了此地,最后在天边消失掉了。

附近天空中只剩下人影一人,孤零零悬浮在半空中了。而他在黑气中望着远方,一动不动,仿佛整个人都静止住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蓦然开口了:

“道友在旁边看了这般长时间热闹,也该现身了吧。难道想让房某逼你出来不成?”

一说完这话,人影蓦然转首盯向附近某处空无一人的地方,口气不善起来。

“哦,房道友真不愧为阴罗宗宗主,竟然发现了在下。但将门下弟子都打发了,才喝破韩某的行踪。道友害怕连累了这些门下弟子吗?”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悠悠传来,随即青光一闪,一名一身青衫的年轻男子,两手倒背的出现在了那里。

这名青年正是韩立,而黑气中的房姓修士,自然就是他此行的目标,那位阴罗宗的宗主了。

说起来,韩立为了能够准确的堵截住此人,可是亲自在阴罗宗总坛所在的邡莽山脉附近监视了足足半年多时间,才最终抓到了眼下这个良机,并一直跟踪到此的。

“是你?”阴罗宗宗主一看清楚韩立的面容,蓦然身形一震的说道,随即狠狠的盯住了韩立,竟一眼认出了韩立的样子。

“看来房宗主也认出在下了。”韩立却目光平静异常,一脸的淡然之色。

“你果然已经进阶元婴后期了,现在出现在这里,是想杀我吗?”阴罗宗宗主身上的黑气突然一散,露出一张二十七八岁模样的年轻面孔,只是脸色苍白异常,双目隐有碧光闪动,显得妖异之极。

“不错,我既然在这里了,你我之间自然只有一个人可以生离此地。”韩立徐徐的说道,神态如常,仿佛只是和一位朋友聊天一般。

“好,很好。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以后也打算前去天南找你的。现在到处流传,乾老魔和小极宫的寒骊上人都陨落在你手中了。说实话,我根本一点不信。所以你这次自行上门送死来了,本宗主正是求之不得呢。杀妻之仇和其他几位长老的大仇,本宗正好一起报了。”阴罗宗宗主一听韩立之言,先是面色连变数下,但最终双目碧光大盛,蓦然扬首狂笑起来。

随即就见此位身形滴溜溜一转,周身一下浮现大股黑气,转眼间就将其身形淹没进了其中,接着里面一阵鬼哭之声传来,几个高大身影在黑气中诡异的浮现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