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无题

但是让僧人大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那十道火丝虽然没有洞穿金色虚影,但忽然同时红光一闪,一下化为一根根粗大的红色火链,闪电般一个盘旋,就将金色虚影死死捆束住了。

僧人见此,先是一呆,随即不加思索的抬手冲着空中一弹。

一道白色剑光从指尖处一闪射出,直奔那火链狠狠斩去。

一声悦耳的脆响后,红芒白光略一交织,剑光竟被一弹而开,只是在粗大火链上砍出豆粒大小的一个豁,根本无法完全斩开。

这一下,银袍僧人脸色一沉。

他见对面的三色火鸟和紫色火浪就要一前一后的席卷而来,情急之下,单足猛然一踩脚下的白莲,同时口中发出一声龙吟般的长鸣,两只手臂向外凝重了一分。

巨大金影仿佛感受到了僧人心中的焦躁,猛然通体金光大放,庞大躯体竟一下狂涨了小半起来,变成了七八丈之巨,一副要将火链瞬间挣断的模样。

但让僧人心中一沉的事情接着发生了。

火链随着金刚体形的变大,也随之变大起来,丝毫没有显出吃力的样子。

僧人两手再一掐诀,金色虚影又在灵光中,骤然缩小倍许下来。火链竟也同样的随之缩小变细,仿佛跗骨之蛆一般,死死缠在虚影上,无法摆脱。

这一下,银袍僧人真的面色大变起来了。

眼见对面三色火鸟正飞到了附近,他一时也顾不得头上的虚影,急忙先将手中的玉瓶往空中一抛。

银瓶一个盘旋后,瓶口直直的对准飞扑而来的火鸟,在银光大放下,瓶中传出一阵阵的梵音之声,随即七色佛光从瓶口中大片喷射而出,直接冲着迎面的三色火鸟一卷而去。

火鸟则口喷三色火焰,双翅一展的也想破开这些佛光,一口气飞至银袍僧人的头顶处。

随即两者方一接触,佛光蓦然一阵流转大放,七色灵光不停转动之下,竟将火鸟包裹其中,往回一卷,就摄进了瓶中。整个过程风轻云淡般,竟似乎此瓶根本是三色火鸟的克星一般!

银袍僧人见此,神色这才一松,但马上又冲空中银瓶一点。

此宝一颤之下,再次喷出大股佛光。这次目标却是紧随火鸟之后,滚滚而来的紫色火浪。

看来他打算用此宝,同样将紫罗极火一同收进瓶中的样子。

但是就在这时,对面蓦然一声淡淡的“爆”字出口,原本悬浮在其身前的银色小瓶中突然间的摇晃剧烈,瓶子表面凹凸不平起来,同时在银光狂闪中,有仿佛闷雷般轰鸣在瓶中隐隐传来,并且声音越来越大的样子。

“不好!”

银袍僧人先吃惊的用神念一扫银瓶,随即发现了什么惊人事情,竟一下失声起来。随即就见这位雷音宗的高僧,足下白莲再次一晃,人就在莲上一闪的消失不见了。

只在虚空中留下了徐徐转动不停的数尺大莲花,和上空被禁锢住的金色虚影。

而就在此僧金蝉脱壳的同时,银色小瓶在灵光闪动中,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彻底爆裂了开来。

一轮三色光晕在银瓶消失的虚空中浮现而出!

三色符文略一流转,光晕体积就一下狂涨数倍,竟一下将空中白莲以及金刚虚影,全淹没进了其中。

金色虚影被一圈圈的火链圈在空中,根本无法移动躲避分毫。故而虚影虽然在三色火焰中稍微支撑了一下,但还是“噗嗤”一声后,仿佛泡沫般的崩溃溶解,化为了乌有。至于那白莲则更加不行了,方一被三色火焰罩住,就马上气化掉了。

三十余丈外的另一处地方,白光一闪,银袍僧人身形浮现而出。但在金刚虚影被灭的瞬间,他脸色骤然苍白了数遍,一张口,竟喷出一小口精血来,同时淡金色的肌肤一下黯淡了许多,一副损伤了不少元气的模样。

那金刚虚影竟然和本命法宝一般,和其心神精血大有联系!

韩立却面无表情的手中法诀一催,后面滚滚而来的紫色火浪顿时方向一变,一下幻化出一条十余丈长的紫色火蟒,口含白珠的扑向逃掉的银袍僧人。

尚未扑到僧人面前,附近就寒风大起,温度一下降低到了极致,给人一种四面八方的空间都要冻凝住般的诡异感觉。

银袍僧人足下白光一闪,凭空再幻化出一朵和先前一般无二的莲花,双足未动,但莲上连闪几下后,一下后退了十余丈去,同时口中发出一阵苦笑声:“住手!不用再比试了,韩道友果然神通广大,老衲甘拜下风的!”

银袍僧人竟然方一和韩立正式交手这么一下,就主动认输了起来,同时其双目盯着空中银瓶被毁之处,面上不禁满是可惜之色。

那只银瓶可是他当年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一件佛门顶阶宝物,竟然在一场切磋中被毁了,这实在让他大感郁闷的,哪还敢再继续交手下去。

更何况虽然双方都未出全力的样子,但韩立神通明显在其上的样子,他伤了元气之下,自然不愿再争斗下去了。

韩立听到这话,目光闪动几下后,微笑着冲远处一招手。

紫色火蟒顿时身形一凝,随即一个翻滚后就化为了团团紫焰不见了,只有剩下那个白色圆珠滴溜溜的悬浮在空中,然后在韩立神念一催下,此宝和也还原成火丝原形的火链一同激射而回了。

这二宝最终闪动几下,就一下没入韩立身体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则双手冲对面的僧人一抱拳,平和的说声“承让”后,人就徐徐落下了。

在殿门处,迎接韩立的自然是满目敬畏的眼神。

虽然同为大修士,韩立才方一认真出手,就如此轻易击伤了元智和尚,恐怕下边包括粲苦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大出预料了。

就连少年模样的焰竹僧人,此刻一对上韩立目光后,也不禁露出一丝不自然之色,也没有先前的从容了。

“两位道友的争斗,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了。真希望粲某以后也能有进阶到此境界的一天!既然韩道友取胜了,本阁主自然不会失言与人的,我这就叫人去取芥子空间炼制秘术去。”虽然银袍僧人不敌韩立,但这位天机阁阁主却满脸笑容,没有丝毫的沮丧之意,反而未等韩立说出口,就主动示好的提起了此事来。

“那就有劳粲阁主了。”韩立却淡笑的回道。

粲苦口中连说“应该”,马上就从身上取出一块令牌,交与了身旁的一位结丹修士,仔细吩咐了几声。

那人立刻双手捧着令牌,急忙离开了这里,直奔下方的地面激射而去。

此空间除了半空中的这座天机殿外,地面上自然还有众多的楼台阁宇,一个个精美绝伦,隐隐有人出没的样子。但是这些人似乎早就被人吩咐过了,即使刚才韩立和银袍僧人的一场大修士大战,下边也没人真敢露面而出。

拿着令牌飞走之人,转眼没入下边的一处阁楼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这才将目光收回,而就在这时,银袍僧人在空中稍微调息了一下后,也从天空落了下来,正从袖袍中掏出一个白色药瓶,倒出一枚火红药丸,服下了腹内。

“元智大师,无碍吧?”韩立自然开口问候了一声。

“无事,服下丹药后只要静养数月就可以了。倒是韩道友,你手中的那件羽扇,不是普通宝物吧。我这罗汉金身,自付就是顶阶法宝击在其上,也不会有大碍的。但竟挡不下此扇的轻轻一击,看来不是真正的灵宝,也应该是某件灵宝的仿制品了。有此扇在手的话,人界恐怕很少有人敢硬接道友一击了。”元智和尚眼见韩立望来,这位雷音宗的大修士却不以为意的冲韩立一笑,似乎丝毫不在意伤在韩立手中之事,反而神色自如的问道。

“大师真是好眼力,在下此宝的确是灵宝仿制品。”韩立嘿嘿一笑,并不在意的回道。

银袍僧人闻言,原本冷漠的脸孔上竟现出一丝笑容来,开口还想说什么话语时,旁边的粲苦却将话先接了过去。

“两位道友,有什么话不妨在殿内再详谈,另外在下刚好得到了一瓶上古时候的灵酒‘津龙吟’,据说普通修士喝上一口,足可抵上月许的苦修之功,但最重要的是,此酒的滋味绝对美妙难言。几位道友,不妨一同品尝一二。”胖老者搓了搓手,笑嘻嘻的这般说道。

此刻的粲苦仿佛就是一名好客的农家老翁,哪还有丝毫一阁之主的模样。

“津龙吟?贫僧倒是听说过此灵酒。听说是用现在人界早已灭绝的数种奇果酿制而成,据说此酒醇香无比,远非现在的灵酒可比的。嘿嘿,道友不要奇怪。老衲虽然身居佛门,但对这杯中之物,还是有些难舍的。当年粲苦道友,就是用数十坛上古灵酒,引诱老僧当这个客卿长老的。不过,韩道友,可不要因此就将老衲当成一位酒肉和尚。其余的戒律,贫僧可还是要遵守的。”元智一听此话一喜,随即看到韩立望过来的目光有些愕然后,竟半开玩笑的说道,语气中竟大有亲善之意!

韩立闻言心中一动,但人却笑而不语。

一行人再次走入了大殿之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