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金刚

眼见无数金芒激射而来,两手加持法印的僧人却对此视若无睹,似乎对身前佛珠所化的光幕信心十足。

韩立见此,心中一声冷哼。

众飞剑金芒大放,威能一下又大了三分。

“噗噗”之声大响,金芒一闪即逝的都扎在了光幕上,但发出了仿佛击在枯木般的沉闷声。让那绿幕一阵乱晃,竟然没有洞穿而过。

韩立神色一动,但暗中剑诀一掐。

顿时银袍僧人附近的上百道剑光同时一颤,随即齐往高空一聚。

顿时光芒四射,一轮金色骄阳凭空升起。

但当光芒一敛后,一口数丈长金剑赫然浮现在那里。

这时,韩立毫不犹豫的冲对面轻轻一点。

“呲啦”之声大起,金剑表面金光一黯,却浮现出一层乳白色寒芒,厚厚的晶冰随即浮现而出,竟化为一口数十余丈之巨的擎天冰剑。

此剑通体晶莹剔透,体积之庞大,任谁一见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本在下方掐诀的银袍僧人抬首见此,脸孔终于大变了。

而就在这时,对面的韩立又单手一横,冲下方虚空一挥,口中冷冷吐出了一个“斩”字。

冰剑一晃之下,就狠狠落下,尚未真斩到绿色光幕上,附近空间就先浮现一层层肉眼可见的波动,同时凄厉嗡鸣声大作,仿佛真是一座冰山气势汹汹的直压而下了。

这一下,银袍僧人虽然自持身上绿幕坚韧无比,但也绝不敢真硬接此击了。

他口中一声佛号,足下白色光莲滴溜溜一转下,整个人就和此莲在七色佛光中消失了。

巨剑带着嗡鸣之声,一下斩到了空处。

下一刻,巨剑旁边数丈远处白光一闪,莲花滴溜溜的浮现而出,随即僧人也跟着诡异的出现在了白莲上,同时手中所结手印瞬间一变,身上放出一股惊人之极的灵压,头顶上突然浮现出一道五六丈的高大幻影。

此虚影通体金光蒙蒙,面目狰狞凶恶,满头卷发,半身赤裸,竟然和传闻中的佛门金刚形象一般无二。

而就在这金刚虚影出现的一瞬间,银袍僧人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竟对准身前巨大冰剑,遥遥两拳击出。

“轰隆隆”一声巨响,金刚虚影做出了和僧人一般无二的动作,怒目圆睁的接连捣出,从侧面结结实实的击在了剑身一面。

两团斗大金芒在冰剑一面爆裂开来,如此大巨剑竟在巨响声中,被斜着一击而飞,在半空中一连翻滚了数圈后,才勉强的重新稳定下来。

而韩立急忙往冰剑上仔细一看后,心中不禁一惊了。

因为巨剑一侧被那金光虚影击中之处,冰层全都寸寸的碎裂开来,露出了里面金灿灿的金剑本体。

这是什么功法,好像和明王决不太一样,但又有些关系似的!

他有几分惊疑了。

不过,他的飞剑上次祭炼后,掺入的玄玉之多到了让人张目结舌的地步了,每一口都到了其所能容纳的极限。

故而青竹蜂云剑蕴含寒气的厉害,自然不可能只有这一击之力了。

韩立神念一动下,那看起来似乎有些半破的冰剑,只是乳白色寒芒闪动几下,破裂的地方就恢复如初了,随即冰剑不客气的横着一扫,再斩向一旁的银袍僧人。

巨冰剑威力竟然不减分毫,就仿佛先前对其得重创,根本未曾发生过一般。

这次,银袍僧人大感头痛起来了。

他脸色一沉下,僧人未施展遁术躲开,而是身形一涨之下,两只手臂突然粗大了一圈,两手朝着巨大冰剑的来路往中间闪电般一合。

“砰”的一声,金刚虚影同样举动下,竟然准确无误的用两只手臂将冰剑在半空中夹住了,让它无法再落下分毫。

要知道这佛门虚影虽然体积也不算小,单和冰剑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如此一档之下,颇有些螳螂挡臂的模样,真的就被金刚虚影硬生生的挡下了。

韩立瞳孔中一缩,心中真有几分骇然了。

要知道不要说冰剑本身所含巨力,就是万年玄玉产生的极寒,就足以冻结一切抵挡的法宝、法器,而金刚虚影却毫不在乎的用双手就挡了下来,并且丝毫异样没有。

这种秘术实在非同小可了。

当然韩立目光一扫下,同样也注意到了下面的银袍僧人,却似乎没有头上面的金刚虚影这般轻松,虽然双臂一动不动,但是身子却不由自主的下蹲了几分,同时面上的金光也接连晃动不已,一副有些吃力的样子。

韩立眉头不禁皱了一下。

这位元智僧人秘术,看起来似乎和六极真魔功有些相似,但本质上却又截然不同的。

那六极真魔功虽然同样身后幻化出六道魔影,但这些魔影是借助外来之力,是修炼者借助古魔始祖的真魔气形成的,并施展的魔功。而僧人召唤的金刚幻影,却似乎是自身体内法力所化,而此秘术的威力大小和明王决也相辅相成的。

否则别的不说,若是这僧人没有将明王决修炼到第四层的境界,刚才小山般巨剑一击,就算那金刚虚影可以接下来,肉身也早就无法支撑的崩溃开来了。

韩立心中大为称奇,但是青竹蜂云剑可不仅仅是这些威能,两手一掐剑诀,神念立刻催使出飞剑的另一神通来。

雷鸣声一起,冰剑蓦然浮现出一道道手臂粗细的粗大金弧,直接幻化出数条金色电蟒,直扑虚影而去。

“咦!”银袍僧人面上一惊,显然绝没想到韩立的飞剑竟然有如此多的神通,不及多想下蓦然一吸,对准前方用尽全力的一喷。

虽然从僧人口中丝毫东西都未喷出,但是被其操纵的金刚虚影则不同了,同样的举动下,却从口中喷出一股股金色霞光。灵光闪动间,竟将几条电蛟一下翻卷吹开让它们无法近身丝毫。

几乎与此同时,银袍僧人又一声大喝后,夹住冰剑的一对金蒙蒙的大手突然同时一用力,顿时冰剑从中间就裂开了一道巨缝裂痕。

双手金光刺目之下,裂痕瞬间扩大,冰屑纷纷的碎裂而落。

银袍僧人竟打算凭借金刚般若巨力,将冰剑从中间就彻底折断的样子。

但是这位雷音宗的高僧显然打错了主意,韩立见此冷笑一声,手中法诀一变。

原处冰剑突然一下巨颤,一声清鸣后,就化为道道金丝从虚影大手中一哄而散,尽管那金刚虚影反手抓了两下,但是每一道金丝都仿佛通灵般的一个盘旋,就巧妙的躲了过去,让其丝毫收获都没有。

“化剑为丝!原来韩道友竟是一位精通剑诀的剑修之士!”虚影下的僧人一怔,口中喃喃的说了一句。

“在下这点火候难敢称什么剑修。倒是元智大师施展的秘术,让韩某开了一番眼界,不知此神通是何来历?”韩立淡淡一笑,将众飞剑一招而回后,非常平静的问道。

眼下并非生死相搏,他倒不必丝毫不放的穷追猛打的。

“区区的雕虫小技,算不了什么,只不过是和明王决相配合的一种小神通罢了。”银袍僧人嘿嘿一笑,同样说得含糊不清,根本不愿仔细透漏的样子。

韩立听了,不禁苦笑了一声。

“佛门神通果然非同小可,想来再用普通的手段,你我也很难短时间分出胜负的。韩某下边可就要动用几件大威力宝物,元智大师自行小心了。”韩立神色转眼恢复如初,并大有深意的说道。

说完这话,韩立先冲对面僧人十指连弹,十道纤细红丝,一闪即逝的激射而出,但忽然又都一晃的消失不见了。

接着袖袍再一抖,顿时一团三色光焰滚落而出,化为一柄三色羽扇,浮现在了手中,滴溜溜的一转后,就被他一把扣住了。灵力狂注之下,往对面轻轻的一扇而出。

一声凤鸣传出,一只数尺大的三色火鸟从羽扇中飞出,一个盘旋后,就直奔对面的僧人一扑而去。

随即韩立再一张口,一颗白蒙蒙的圆珠喷了出去,方一出口就迎风狂涨,化为了尺许大小。

一股股紫色寒焰,在圆珠表面诡异的冒出。

韩立也未做其他举动,只是对准此珠,长袖轻轻一拂。

顿时一片紫色火海凭空浮现在了身前,随即卷起数丈高的高大火浪,气势汹汹的直奔对面席卷而去,声势惊人之极!

对面的银袍僧人见韩立这次动手,竟然如此凶猛,面色也不禁郑重之极,当即同样的单手一翻转,竟然一只银光灿灿的小瓶出现在了手心处。

但未等僧人祭出此物,突然上空金刚虚影身前处红光一闪,十道纤细火丝一下激射而出,一闪后就同时扎在了虚影之上。

结果“铛”“铛”几声后,两者方一碰撞,竟然发出了金属相撞般的声音,这些火丝根本无法洞穿金色虚影分毫。

僧人对此毫不在意,目光却全落在了朝其飞射而来的三色火鸟上,双目现出了凝重的表情。

虽然他第一次见到三焰扇,但是从三色火鸟上传出的惊人灵力,却让其如临大敌,心中不敢轻视分毫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