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交手

“师兄莫非忘了二百多年前的昆吾山魔劫和小极宫妖兽之乱了。若师弟没猜错的话,这两件当年轰动一时的大事,韩道友可都亲自参与过的,并且还起了不少的作用。”焰竹从容的说道。

“昆吾山,小极宫?难道这人就是阴罗宗和小极宫一直追查的那人?”银袍僧人一听这话蓦然一惊,目露奇光的重新打量起韩立来。

“如此多年过去了,还有人记得韩某当年的事情。怎么,几位道友想将在下擒下,交给这两家吗?”韩立平静异常,似乎对焰竹的指认,早就有所预料的样子。

“哈哈,韩兄莫开玩笑了。阴罗宗、小极宫纵然势力不小,但和我们天机阁有何关系,本阁怎会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不过,韩兄大名粲某可是如雷贯耳许久了。听说阴罗宗的乾老魔和小极宫的寒骊上人都是命丧道友之手,不知此事可是真的。”胖老者一听韩立坦然承认了,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后,笑容一下变得有些勉强起来了。

“当年的事情,另有些缘由。至于乾老魔和寒骊上人之事,就算我现在说不是,恐怕几位道友也不信吧。”韩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回道。

“听说韩兄当年修为尚是元婴中期。倘若外界传言都是真的,道友以如此境界就能灭杀两位大修士,现在再进阶后期,一身神通岂不是更加惊天动地了。贫僧倒是更想和道友切磋一下了。”银袍僧人神色变了数遍,竟凝重的这般说道。

“元智大师,无须这般吧!既然韩兄真心想要买芥子空间炼制之法,本阁也不是不能商量一二的。”粲苦闻听僧人此言,却一惊的急忙想劝阻道。

看起来,这位一知道韩立竟然就是曾经轰动大晋好长一段时间的那名神秘修士后,这位天机阁阁主心思顿时有了转变,不想再让这位客卿大长老和韩立交手了。

“粲苦道友不必再劝老衲,即使没有芥子空间之事,贫僧也一定要和韩道友切磋下神通的。毕竟贫僧在元婴后期停留了许久,正想和一些同阶道友交流一二,好看看能否从中领悟到什么。韩道友若真有传闻中如此厉害,老衲更不会放过这个良机的。”银袍僧人盯着韩立,竟然说出了这般一番话来。

听到银袍僧人说出这番话来,粲苦顿时脸拉长了,一转首,对一旁的焰竹连施眼色起来。

“粲施主不必过虑!若只是切磋神通的话,元智师兄和韩道友不会出什么意外,交流一二也好。说实话,贫僧也很想见识一二来自天南的大神通之术。”少年僧人竟微笑的说道。

胖老者闻言,顿时无语了。

“你知道韩某的来历!”一听焰竹提及了天南,韩立心中一凛,面色阴沉了下来。

“韩兄不必惊讶,虽然道友来历在普通修士眼中自然神秘之极,但是对我等正魔十大宗门来说,却不难追查的。道友真以为阴罗宗和小极宫也查不出道友出身吗?只不过,他们畏惧道友神通,现在故作不知罢了。毕竟当年两宗除了损失一位大修士外,其余的元婴长老也有多位陨落的,如今它们光忙于应付其他窥视两宗的势力都无暇了,哪还会再去招惹道友的麻烦。否则,道友这些年在天南也不会过的这般安稳了。”焰竹似乎知道韩立心中所想,竟不紧不慢的说道。

“这倒也是,其他宗门我不知道,但阴罗宗多半应该知道我的来历。不过,既然不是为了芥子空间之事,在下也没兴趣和同阶修士随便交手的,除非粲苦道友承诺,若是在下侥幸赢了元智大师,天机阁就愿意将炼制之法拿出来交易。”韩立神色一缓下来。

银袍僧人闻言一怔,不禁望了胖老者一眼。

这位天机阁阁主却脸色阴晴不定起来了,但半晌后就想通了什么事情,展颜一笑的回道:“既然韩道友如此有自信,粲某又怎会再推三阻四。只要韩兄真和元智大师切磋中占据了上风,这芥子空间的炼制秘术,交给道友又有何碍。”

他竟满口答应了下来。

“有粲苦道友这句话就行了,那韩某就领教一下元智大师的神通了。说实话,在下对佛门秘术也很颇为的好奇,希望大师不要让韩某失望了。”韩立嘿嘿一笑,立刻站起身来,毫不犹豫的说道。

此言一出,两旁站立的结丹修士,全都一阵骚动,有些人更是掩饰不住面上的兴奋之色。

而那位焰竹和尚则在一旁含笑不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银袍僧人则双眉一挑,冷笑一声后,儒雅面容上竟多出了几分煞气来。

“以两位道友神通,在这天机殿中交手,自然有些施展不开,不如到外面切磋如何。对两位道友来说,区区的禁空自然无法难倒二位的。”粲苦打量了一下左右,这般建议道。

“自然可以,贫僧没有意见!”银袍僧人缓缓点下头。

“那就依粲阁主之言。”韩立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于是一行人立刻走出了大殿,再次来到了殿门处。

其余人都站在地上不动,而韩立和银袍僧人一个周身青光闪动,化为一道青虹飞射上天,另一个则足下生出白色莲花,将其轻轻托起,徐徐腾空而起。

片刻后,二人就分别站在天机殿的上空,相隔数十丈的面面相对。

而银袍僧人凝望了韩立一会儿,忽然口中一声佛号,面上蓦然浮现一层淡淡金光。

韩立见到此幕,原本懒散的神情一敛,眉头一皱的忽然问道:“久闻元智大师是佛门的金刚护法,修炼的莫非是传闻中的明王决?”

“哦,想不到道友也对我们佛门功法颇为了解。老衲修炼的正是此决,还望韩道友多指点一二了。”银袍僧人听韩立一口叫出了其施展功法的名称,先是一怔,但马上傲然说道。

就见他两手一合,口中梵音出口,一个个淡银色符文从其银袍上直接漂浮而起,同时不光面孔,浑身的肌肤开始变成了淡金之色,一时间仿佛金身罗汉降世一般。

韩立面色不变,但心中一凛。

对方这种表现,分明是明王决已经修炼到了第四层的征兆。这说明对方的身体已经堪比一般的法宝坚硬,若是普通飞剑斩将过去,恐怕对方赤手空拳的就可抵挡了。

不过,若是对方只有这种程度的话,自然不可能是其对手的。

当即也不言语的袖袍一抖,顿时一阵清鸣声响,数十口金色飞剑从其袖口中鱼游而出,化为一道道尺许长剑光,在身前盘旋不定起来了。

随即韩立同样法诀出口,冲空中轻轻一点。

所有剑光一颤下,金芒大放,竟瞬间以一化七,变幻成了数百道一般无二的剑光,略一飞舞下,金色剑气几乎铺满了小半的天空,犹如一片片耀目的金色波浪,声势惊人之极。

下面观战的粲苦以及其他结丹修士一见此幕,不禁面色大变起来。

无需这位韩大修士再施展什么神通,光是如此多剑光一起滚滚攻来,恐怕一般的元婴修士就绝无法抵挡的。

对面的银袍僧人见到此幕,却无动于衷,只是两手一抬,手中同时有红绿两色灵光闪动,竟然分别浮现出一根数尺长的赤红禅杖,和一串翠绿欲滴的佛珠。

就在这时,对面的韩立两手一掐诀,数百剑光嗡鸣之下,化为一片金色霞光,飞也似的席卷而来。

“来的好!”

银袍僧人却口中一声大喝,猛然手一抬,那件赤红禅杖一下化为一条赤红蛟龙,直接迎向对面,而另一只手中的翠绿佛珠也被祭了出去,点点绿光闪动后,竟化为一层绿色光幕,将其护在了里面。

随即这位佛门大修,竟双目一垂,两手不停的转换手印,似乎要施展某种极其玄奥的神通了。

那只赤红蛟龙却摇头摆尾之下,一头就扎进了青竹蜂云剑所化金霞之中。

也不知此禅杖本体是何材料制成,虽然蛟龙身上瞬间被上百道剑光同时斩到,但竟然金芒红光交织之下,竟没有被掺加了庚精的众剑光斩成碎片,反而赤蛟不甘示弱的张牙舞爪,死死在金霞中撕咬扑动,毫不落下风的样子。

“万年火珊瑚!”韩立见此情形,喃喃一声,目中闪过一丝讶色来。

虽然掺入了庚精的飞剑犀利无比,但在人界自然还有几种材料,完全可以抵挡它的。这万年火珊瑚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此种材料稀少程度,恐怕比庚精更加难以的寻觅。这位元智僧人的禅杖,竟是此种材料炼制而成,而且看起来比例还不低的样子。否则绝无法抵挡如此多飞剑齐斩,而安然无恙的。

韩立心中惊讶,不过他的青竹蜂云剑可并非完全靠犀利取胜的,当即神念一催,一小部分剑光继续缠住红色蛟龙,大部分则一个盘旋,从一侧一绕而过,化为道道金芒直奔僧人激射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