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意外来客

“是谁?”黑脸修士一听这话,大吃一惊,不加思索的张口,先喷出了一道白光护住了全身,接着两手一掐诀,原本分列两旁的傀儡武士,立刻双目灵光闪动的纷纷腾空而起。

“且慢,曹兄!这是韩前辈,千万不要放肆。”那名白面中年人听闻陌生男子的话语,却面色一下更白了几分,再一看黑脸武将这般举动,却马上面带焦虑的大声制止道。

“韩前辈?”黑脸武将一听这话却有些糊涂了。

但既然连眼前和自己修为相近的中年人都这般小心的样子,说明对方肯定不是一位普通的元婴修士了。否则二人又身处芥子空间禁制之内,足可和元婴初期修士一战了。

难道来人是一名中期的元婴老怪。这可不是他和一些机关傀儡就能抗衡的。

心中如此想道,这位曹姓修士神念一动,那些原本已经腾空的傀儡落回到了原处,又一动不动了。

“算你见机得早。如此一来,我倒不好再以大欺小了。”男子似乎哼了一声,话语声再次传来。

随即二人头顶上空青光一闪,一名身穿青衫的年轻男子,双手抱臂的浮现在了哪里,瞅向二人的目光冰冷异常。

黑脸武将惊疑的用神念一扫对方身体,心中激灵的打了个寒颤,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恐惧之色。

对方丝毫没有隐瞒修为,竟然是一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

可大晋什么时候新出现这么一位姓韩的大修士,他怎么一点风声都未听到的。

一想到,自己刚才差点命令傀儡攻击眼前之人,曹姓修士背后寒气直冒,急忙冲高空躬身深施一礼:“晚辈刚才不知道是前辈到此,有冒犯之处,还望前辈海涵!”

空中的年轻人听了这话,面无表情的没有回答什么,却抬首望向不远处的空中宫殿,目中现出一丝讶色来。

如此一来,下方的黑脸修士虽然满头大汗起来,但也不敢轻易起身,生怕犯了这位前辈高人的忌讳,给自己招惹杀身大祸。毕竟以某些元婴老怪的古怪脾气,这种事情完全可能发生的。他可不想就这般陨落的不明不白。

幸亏这时,一旁的白面中年人终于出言替他解围了。

“韩前辈,你不是说给晚辈数月时间和阁主禀告此事吗,怎么一路跟晚辈到了此地。”中年人面露一丝苦笑后,也冲空中男子施礼道。

“没什么。我时间有限,可没时间空等下去。不如亲自和你们阁主谈上一二了。这里大概就是传闻中的天机殿了。听说此殿也是身处芥子空间内,而且还是一处非常罕见的游离空间,每数年就会自行改换入口位置,平常人可根本无缘得见的。现在一看,倒也没让韩某失望。你也起来吧!既然是此地守卫,刚才的一切,我自不会放在心上的。但是韩某想见一下贵阁主,你给我带路吧。”青年最后一句话,却是冲那黑脸修士淡淡说道,话语中充满了不容置疑。

曹伟峰听到前边的话语,原本刚放下的心顿时又咯噔一下,不禁为难的瞅了一旁的中年人一眼。

说实话,到现在他可还未搞清楚这位大修士的来意,倒底是敌是友的!

白面中年人听了这话,嘴角抽搐一下,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冲黑脸修士微点了下头。

曹姓修士顿时不再迟疑,口中急忙答应道:

“前辈有命,晚辈自然不敢不从,不过阁主现在正召见一名贵宾,让晚辈先通禀一下,就带前辈过去如何?”

“有贵客?”青年微微一怔,目中闪过一丝意外,但还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黑脸修士心中大喜,急忙抬手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传音符,低声匆促的对符箓说了几声后,就扬手将其放了出去,化为一道火光奔空中宫殿而去。

然后他就冲空中青年赔笑一下后,主动走入玉门内,踏上那一层层的空中玉阶,在前边带路起来。

白面中年人紧走了两步,也跟了过去。

这二人都是徒步而行,竟然未在玉阶上直接驾驭遁光而行。

“禁空禁制!”

青年见到此幕,眉头一皱,但随即嘴角却泛起一丝冷笑。周身青光一动,直接从空中飘向前方,竟似乎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

下方两人见到此幕,自然心中苦笑不已。

附近的禁制固然厉害,元婴以下修士全都无法离地三尺的,但是对一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了,也只能故作不知的继续向前而行。

空中的青年似乎也愿过于得罪此处主人,并没有直接遁向大殿,就跟在二人后面,不急不慢的缓缓飞行。

这名年轻男子,自然是从大晋远赴而来的韩立了。

他虽然修为大进,也足足花了半年时间才通过了慕兰草原,来到大晋。

说起来这一次经过大草原时,他并未遇到什么麻烦,竟然顺利之极的直接通过了。

这倒让韩立有些意外了。

原本他心中还抱有几分,好好教训一下突兀族仙师的打算,毕竟当年他差点被这些突兀族修士追杀的小命不保。

但是他一路飞行而过时,除了一些低阶的仙师外,竟然连结丹以上的突兀族修士,都未见到一个。

这让他有些惊讶了。

后来略一打听才知道,在百多年前不知什么原因,天澜圣女和大仙师联手发出命令,召集所有的高阶仙师都汇聚在各处的天澜圣殿中集中闭关苦修,没有圣殿命令,不得轻易外出的。似乎是想通过这次的命令,让突兀族修仙界的力量强行提升一个阶梯。

韩立弄清楚后,自然有些遗憾了,不过既然没有遇上,他倒也不会专门杀到天澜圣殿去。

毕竟突兀族的实力也非同小可,杀到天澜圣殿就并非突兀族哪一名修士和他有仇的问题,牵扯甚大。这可和在天星城被他灭杀的那位星宫长老之间的私仇不同,他对突兀族的整体势力,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于是心中细思量了一番,韩立还是放弃找突兀族人麻烦的想法,一路无事的走出了大草原,进入了大晋境内。

因为芥子的空间事情,相比其余两件来说,最简单耗时也最短,他自然先处理这事了。

他找到大晋某州府境内一座有名的坊市,直接找到了天机阁的某处分号头上,并对负责此分号的这名白面中年人提出了要买芥子空间炼制之法的事情。

若是一名普通的元婴修士说出这般话来,那负责分号的中年人绝对想也不想的一口回绝掉。

但是面对没有掩饰大修士修为的韩立,这位结丹后期的掌柜心惊之下,自然不敢如此做的,只能赔笑的连连解释。

说这种芥子空间秘术的事情,他根本无法做主,也没有资格知道炼制之法,必须亲自请示一下阁主才可。而且因为事关重大,光是依靠传音符传讯此事恐怕也不行,他必须返回总殿亲自跑上一趟,让韩立等侯两三月的时间。

韩立听了此话,觉得也有些道理,也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他可不会真在原地静等如此长时间,干脆施展秘术直接跟踪中年人,来到了此地。

据他所知,天机阁虽然只是一家商号,但实际上和正魔十宗的数家暗中都有些瓜葛,并且也有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担任此阁的客卿大长老。至于此人倒底是哪家宗门的修士,知道的人却少之又少,神秘异常的。

对韩立来说,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只要这位客卿大长老不是阴罗宗的那位宗主,就算是天魔宗和太一门的长老,和他也毫无干系的。

他这次来,虽然存了以势压人的念头,倒也不会真的白白讨要此秘术,早就准备大量的灵石和一些珍稀材料。

如此一来,对方想来也不至于为了一个鸡肋的秘术,真愿意得罪一名大修士的。

似乎韩立的所料没错,他们几人才走到悬浮玉阶的一半时,突然从那座空中大殿中传来了一声接一声的迎宾钟响。

随即殿门处光华一闪,十几道遁光从里面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分别现出了一名名修士的身形,分列在了大殿入口处的两侧,竟然不受禁空禁制限制的样子。

而在这些人的中间,并肩走出来二人,居高临下的瞅向韩立等人。

韩立眉头一皱,但马上神色如常,身形忽然在空中大步一迈,竟然一下凭空挪移了十余丈之远,只是接连几步,人就诡异的一下出现在了大殿的殿门处,正好和中间的二人面面相对。

两侧的修士见此,自然一阵骚动,有些人甚至面露惊慌,将手按在腰间储物袋上。

“不得无礼!你们先下去吧。这位是韩道友吧?”中间两人站在左侧的一名胖乎乎老者,忽然开口呵斥了两旁的修士几句,然后展颜一笑的问了韩立一句。

“阁下就是天机阁的阁主?”韩立仔细打量了老者几眼,同样淡淡的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